国内精品自线在拍

      “不知师윑尊欲⥰往何处?弟子可否随师尊一道外出历练?”风无双一脸期盼的样子。

      殄“你若长期跟在忡为师身旁,又如何得到历练?棅只有在生死大劫时,才会激发自身体能与潜质!”

      “弟子明白了!”

      秦泽思虑了一番:“这样吧,为师在你魂海设下两道神通!若遇到生死危机时,也可为你抵挡堯两次。”

      说完,秦泽打入两道剑招。

      ᴾ“此神通传承久远,为无名剑诀。共分为两式。一式名为【嵫呼风】,另一式为【唤雨】。技法在精而不在多,定要好生参悟!”

      푹 风无双稍微感应!

      索 只见一股绝杀气机,绽放而出,宛如漆黑的夜空,滑过一道闪电!

      两道剑意,无形无迹,却深知如若破封而出,天下无不避其锋!

      컝 “切记!剑境大成,便是剑意之境!剑意者,剑与意合,执쾄剑通灵!以意念御剑!你若将【呼风】与【唤雨】参悟到极致,凭借这两式剑诀,也可败尽东玄群雄……”

      “是!师尊,弟子定当㯸用心参悟♗!”

      风无双十分震惊剑诀强大,拜谢道!

      “对了!师尊,那南峰城宫森也来到帝΋都,在南城门外擂台上守擂三࢐日,凭借手中一柄木剑,ᄚ未有一败。”

      风无双想起此时前来,便要告知秦泽这件事情。

      “哦!他也来了!那便去看看吧!小天,你先去找你的姐姐玩,大㣈哥哥有事要出去看看!回头再来找你咯⭱!” 㓩

      “好的!大哥哥!”

      秦泽在风无双的带领下,前往南城门比ຝ试擂台而去。

       只见南城㜷门外百里范围,官道两边,人山人海。

      一座座擂台,皆有打斗。

      只有第一座綿擂台之上,盘坐一人,謀却无人敢上去掀其锋!

      ᬱ “不错!竟突破到了元婴初期!果酟然勤能补拙ᆷ!”

      秦泽等人降临在第一座擂台上!

      “啊,是前辈!宫森见过前辈!”

      原来第一座擂台上的便是那南峰城的宫森。

      ᨘ“恩,不必多礼!我传给你的剑儴诀,可曾掌握了第一层?”秦矽泽考问道。

      첑 “晚辈虽得其形,但却不得剑诀真意!想必不是一年半载便能领悟其精要!”宫森拱手行礼回话。 ꡷

      “嗯!如此想便是不错了!”秦泽点首后又继续道: ׮

      뮄 “看好!第二层境界为草木皆兵!以心化륎剑,意念控剑佳,心念所到之处,剑气所至。”

      秦泽双眼一睁一䙏闭,地面之上,顿时飞起数片落叶,朝着宫森而去。

      宫森察觉一股惊天气机锁定自己,全身意念落在了那落叶之上。

      ᷎随即闭上双眼,仔细感悟。

      一刻钟后,宫森缓缓睁开双眼!

      䢽“多鮯谢前辈亲身示퍡范讲法!晚辈似乎略有明悟了爵,再用些时日参悟,定能进入衯第二层境ﳝ界!”

      “如此甚好!”

      “六哥!你也在此啊?”

      远处九皇子踏步而来팃!比起前些时候,更加神䙺采奕奕,隐隐透出一股凡事皆胸有成竹气势。

      “见过前辈!”

       “宫兄!”

      埕九皇子朝着秦泽躬身行了一礼,쩲又面向宫森抱拳道。

      “见过九皇子!”宫森也抱拳回礼。

      “老九,你怎么来了?”风无双开口问道。

      “我听闻宫兄줅一手出神入化的剑法,越阶战斗不说,䬎还打得南城门区域的众人不敢上台挑战,故来看看!”

      “倒是恭喜宫兄,夺得南区第一名!翏”

      九皇子缓缓说来!

      “九皇子谬赞!”宫森不好意思的道。

      “咦!火㫮灵体吗?”秦泽望着远处正在进行大战的一座擂眒台。

      风无双等人闻言也纷纷望了过去。

      只见台上两人赤手空拳对战。 ヸ

      “接我一招空明捍掌!”彪悍大汉看准时机,迬全力一掌劈出。

      对面的是一名不到弱冠的少年!本已处于积下风᳍,此ퟶ时仓促之间,更是无力抵挡!

      只能使出压箱底的绝招!

      一掌挥出,一丝灼热こ之感袭卷而去。细看之下,似乎是一道蓝色火焰!

      彪悍大汉察觉此火异常炙热,抽身倒回㷯,躲过少年祭出的那丝熾异火!

      却是迅速反手一掌,少年躲避不及。

      “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被震下擂台...悺...

      “输了!ᬌ输了!”少年不顾伤势,失魂落魄的自语。

      他本来自一处뾯普通势力,集全宗之力才助他突破到元婴。

      哘 身上自然背负着振兴宗门的重任,指望着这次一举进入武道圣地。

      伡可就差一步了,他已经胜了十六场,再战胜这一场,便可进入帝都决赛了。

      怎奈?造化弄人呐!

      抬头望向诸多擂台人流,一副魂不守舍的뼿样子朝着帝都外走去!

      “小友留步!”一名老者죴突砊然降临在少年身后。 뫓

      少年闻言,回头行礼道:“不知前辈有何吩咐?”

      ʬ

      “本座乃是武道院内门长老,小友出自何处宗门?”

      少年惊愕。

      “晚辈是贺昌郡飞云门弟子!见过长老!”

      老者了然于心道:

      “哦!鐷原뛪来是飞云门!本座倒是与你宗门老祖云中子有着不浅的交情!只是他已坐化多年!”

      脉 “啊!长老竟还认识晚辈师伯祖?”

      “不错!倒是有些渊源!”老涽者含笑解释道。ᖃ

      “此番你虽无缘濵进入决赛!可本座观你身藏异火!也算是颇有资质트!故此,邀你进入武道院!成为外门弟子!”

      少年大感意外,原本落选,毫无希望!可这长老竟然邀他进入武道院!

      “小友意下如何?虽然此时进入只是外门弟子,但他日修为更进一步,通过考核,便可成为内门弟子!”

      老者出言催促道。

      少年自是欣喜若狂,正准ꋚ备应许之时,

      秦泽等人到来,一声“且ᓃ慢”!

      老者见到秦泽身后的风无双,神情一顿,赶紧躬身行礼道:

      “参见太子殿下!”

      随后又向九皇子行了一礼接:“见过九皇子!”

      他虽出自姻皇室风族,却并非是直系族人。

      身旁少年闻言,惶恐不安,想不到竟能遇见当朝太子!赶紧匍匐行礼!

      “不必多礼!原来是风长老在此!”风无双率先开口道!

       “正是老朽!老朽见着䍴少年资质准尚可,便想收入武道院,不知阁下喝止是何意?”

      쯛 勢 老者先是薱对着风无双道来,后又疑虑的问向秦泽!

      “此子乃是五行ఠ圣体之一的火灵体。修行火属性功法事半功倍!但单一修炼武道,却也走不远!”

      秦泽礫开口言明。

      老ꛕ者闻言略有所思:“那依阁下之言,又应当如何?”

      “进入丹道!丹武同修!”

      “进入丹道?”老者皱眉。

      颇有一番不快!虽说丹、武二院同为皇朝直属机构!

      但历来皆是竞争关系,何况此时明明是他先行招揽。

      霭 却跳出来一人指明,此子应当进入丹道院......

      风无双适时开口ᇅ道:“风长老不必疑虑!这也是本殿下的意思!⬎”

      “既然是太子殿ꎷ下的意思,老朽遵命便是!”老者看似心悦诚服道。

      “把他带到丹道院深处的那名老者面前,那老者自会收他为徒絅!”秦泽吩茖咐道。

      身旁老者与那飞云门的少年皆感喬疑ប惑,眼前这名男子是何身份?为何有着一种命令太子殿下的口吻......鍒

      “哦?火灵体质ᷖ很不凡?风云海院长真愿意收他入Ʒ门下?”风无双不由追问。

      秦泽摇头:“不!鑼不是那风云海!是深处那名圣境丹师!”

      ಇ“啊!师尊ꮀ说得是老院长ퟰ?”

      “正曷是!”

      秦泽肯定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