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酷视频app去广告版下载安装

      “是,我理解你们制定这一点的初衷,种花国刚刚对外开放,对外部世界充满了警惕这个是可以똆理解的,甚至要求企业内必须成돏立党支部这一点我也是理解的。

      但是在场的诸位,谁给我解释一下这一条,

      ‘由企哣业D支部书记对企业进行全面管理,党支部书记拥有完全的管理权瀮和决策权’

      是什么情况?” 

      ͨ姜老二气的拍桌子说道:

      “如果外商对㒏自己的企㨀业的管理和决策权֬都没有,你觉得外商会投资办企业?”

      徐司长弱弱的回答道:

      풽“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是D指挥一切。”

      “指挥一切?

      姜老二已经懒的说什么了:

      “OK,我知道你们有你们的国情,我束不和ῃ您争辩这些问题。

      但我也明确我的态度,如果ʶ我幇不能以企业决策者的身꩔份对企业进行完賄全的管理,쎰不能用包括工资、奖金等多种手段在⮋内的方式充分调듩动员工的ꯈ积极性。

      诸位,恕我直言,对这两个项目,我是非常悲观的濯,我不认为这两个项目能赚到钱。”

      赚不到钱,我ꉾ还投资个毛?

      虽然这话姜老二没有直接说出口,可在场的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说实话,姜老二是真的很郁闷,他没想到䆅,种花国早期೑对外国投资企业的限制竟쇔然这么安大!

      ፵一阵沉默之后,徐司长终于ࠡ开口了:

      “姜先生,您对我们的政策不满意,这个我们可以慢慢沟通、协调,总会找到一个领双方都满意的解决方案,请您相信我们的诚意,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沟通的。”

      “我也希望能够解决뛱,但我们的分歧太大,我不认为我们双方还有达成共识的可能,”

      姜老二叹了口气说道:

      “如果我对一家企业没有话语权,那我宁可不投资。”

      几位匆匆赶来的领导彼此对视了一眼,他镚们算是看出来ԑ了,小姜并不是想要借此焨来和自己方面讨价还价,他是真的对这个政策很失望,但姜家真的不能走啊,最后还是徐司长硬着头皮許说道:

      “姜先生,真的没有缓和的余地吗?”

      “那您说ꅴ我怎么办?”

      姜老二心灰意冷的叹了口气说道:

      “붼我们姜家来国内投资,说白了,最终的目的就是赚钱,我们希望在赚钱的同时也能帮到一些人,但如果是基于现핆在的政策,我不认为我们能䒭在这里赚到钱。ท

      或许等将来贵方修改了限制㸰条件之后我还会再来吧,但现在,我很抱歉。”

      一直没怎么开口、完美的充当着姜老二助理的첕海伦小姐开口了,她一开口,就让不少人无地自容:

      “我们老板出来的这10多天的时间,我们姜氏汽车公司新增了一家ⲹ汽车配件批发渠道商、3家二手车销售合作商和5家拆솉车公司,这几家公司,一年可以为费尔南⢂德斯创造最少20万美元的年净收益。”

      皗而在这里呆了十几天?

      看来纯粹就是浪费时间ៃ!

      ෿퇺姜老二心灰意冷的样子᫡以及海伦小姐透露出来的信息,终于让几位卌此前心中还有些不满的领导意识到,姜家并不是要用这种方式逼迫种花国方面让步,껢他是真的认为这种合作模式没意思,真的打算走人了。 䋟

      “姜先生,你此前不是说可以给我们的工人开工资吗?”

      方震忍不住껩说道:

      “比如那个拆车业务,你把那些需要拆的零件送过来,我们帮你们拆不就好了?”

      姜老二无语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单纯的人?

      㴹 姜老﵎二甚至怀疑,这家伙难道是活在象牙塔里面的吗?

      陈建军ᾪ的牙都要咬疯碎了,这个Ṣ蠢货,到底是哪个部门派来的?

      海伦小姐倒是毫不客气,说道:

      㖔 “这位先生,ᴈ我们给工人们提供的工资,不会直接发放到那些工人的手上吧?”

      粡 “当然不会。”

      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我们给工人的薪水到不了工人的手里,他们还是干多干少一个样、干与不干一个样,面对我们每年送来鉶的几十万辆等待拆解的汽车,您觉得他们能拆完多少辆汽삇车?

      監您觉得这些拆ᗜ解的汽车的㓮零件能否符合我们的要求?

      您凭什么认为这些工人能够满足我们对效率和质量的要求?”

      望着方震,海伦小姐的眼中充满了嘲讽,一字픸一顿的说繴道:

      “这位先生,如果我们按照您所蘿说的这种模式来运作,您猜,每年投进来至少几百万美元,我暹们最终能得到多少回报?”

      方震傻了,这些他哪知道?

      “小姜,您先别着急走,” ⤶

      伴随着뙆一阵嘈杂劝阻声,门外面忽然有个人大声说道:

      “要不你先听听我的建议?”

      谁啊,ꯃ这是想ꪹ干啥?!

      听着门外的声音,会议室的一众领导顿时面色不愉萹,友谊宾馆是干什么吃的?

      曾向红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让人在外面听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墙角?!

      但닷是姜老二餞却是섢一下子皱起了眉头,嗯,这个声音䞙,我怎么听渡着这么耳熟呢?

      还没等姜老二想起这个檴声音是在꭛什么地方听过的,会퓎议室的门被人呼啦一下大力推开,几个陈耕无比熟悉的身影闯入了所有人的视线∛。

      “诸位同志,不好意思,”

      ㇖ 一䕡马当先的这位虽然看上去有60岁了,但精神好的一塌糊涂,而且一点也不客气,目光直直的望着姜老二,直接视在场的其他人为无物:

      쒹“我听说姜先生在国内的投资遇到了困难?谬

      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听我们水木大学的建议?”

      姜老二吃惊的站起身来:

      “钟教授?᜗”

      餧 钟镜瀛教授啊,自己在水木大学学习期间,人家就是水木大学的博士生导师,而且还是改开之后共和国的第一批䐚博士生导师、种花国第一批博✫士生导™师当中仅有的一位汽车专业的博士生导师,这么牛X的老师,还坚持给本科生뻭上课、给本科生批改作业,更是给自己帮了很ƿ多的忙,对于钟镜瀛老餍先生,姜老二从来都充满了敬佩,他只是有些惊讶,钟教授怎ᕮ么会出现在这里?

      姜老二有些惊讶,宋教授高兴地说道:

      “你还记得我?”

      姜老二飞快的调整好了心情,微笑着点头说㜖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