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韩国限制漫画

      ⫮夜⢛色如幕,微风熏熏,纛旗飘飘,却直不起腰身。

      大营内士卒值守,巡逻兵紧握枪矛,一队队在夜间巡视铻。

      商议完战事的贼军统领,陆陆续续走出大帐,个会各部,逢纪也紧跟着众人ࠒ脚步。

      迎着帐外的夜风,他低头沉粋思一会后,瞅见身边经过的周仓。

      心中一动,忙上前几步将其叫住:“周仓统领,且等一下!”

      “何事叫俺?”

      꾄 周仓放缓脚步,发现叫砼住自己的逢纪,不明所以。

      魃 㗯渧他与逢纪同为大统赭领帐下共事,因职务不同,虽有点头之交集,却无甚来往。

      ꂖ而且逢签纪此人平日里跟在李唐身边,偷奸耍滑溜须拍马,心思更是﬷奸诈狠毒。

      典型小人做派,所以也不为众将所喜,周仓这名耿直的汉子,同開样不喜。

      虽不喜小人,周仓却不会꩚露于表面,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还是有点道理的。

      똮此刻见对方瞅自己不停,遂在次发问:“不知逢总管于某何事?”

      “若无甚要事,俺先回营处理军务....”

      周仓不大不小也是一名统领,在加上他身边有杨开刘猛等赵宏留下来的心腹辅佐,实力还是很强裩劲的,虽然只是处理一些讌后裔勤杂事,但也是大忙人,军营中还有很多事需要ﺜ他拿主意呢。

      贼军看似势大,其实军中情况如何,各部统㍖领心里一清二楚。

      队伍复杂,ன人员参差不齐,有强压的⌕青壮,有主动来投的义士,也有各方的地痞无赖,甚至还有牢狱死囚。

      ꠫ 롮 青壮的情况不用说了,这些人时时刻刻咬牙切齿,恨不得剥了贼军首领的皮。

      地痞无赖平日里看着老实,但若无人监督,他们偷奸耍滑不要太普遍。

      牢狱死囚更不用说了,这些肏人大多都是穷凶极恶之辈,他们与老贼一样,大多是脑袋提在裤腰带上过活的主,若压不住,甚至会反噬。

      无论是青壮,还是地痞无赖,亦或者义士与死囚,皆是新附之戝,对贼军真没啥认同感。

      与这些心思复杂,内里不一的人员共嗧处大营,自然需要万分谨慎。

      大统领之所以能压制住这些人,除了贼军的狠辣之外,还有就是他们这些统领日夜监督巡视,所以说大家都是忙人,自己的事情ﳥ一大堆,哪里还有心思去与他人攀交情。

      周仓不想与逢纪耽误时间,p他耐心有限,间对方还不说明,心中有些不᠐耐。

      꼷“哈哈,哪里话,既然叫得兄弟,自有要事!”

      先是打量了一下周仓的黑脸,逢纪又四下观望一圈,见左右无人便上前低声道:“此番不为其它,专为周兄弟解忧而来!”

      “忧?”老子在后方管理军矋粮,监查军营,酒肉吃饱,过的活不快活。

      咱,能有啥忧?

      㫮周仓不解,挠了挠头,看着一脸神秘的逢纪,憨厚的脑袋上满是问号。

      “㜟不错!”

      无视周统领的疑惑,逢纪接着忽悠道:“周兄弟虽为一方统领身兼巡营之职,但那是大统领看在已故赵宏将军的情面所封。”

      “如今统领一军,却不代表可以高枕无忧!”

      “何解?”

      “周兄弟身在后方,功劳不显,又没有上战场立功机会栨,长久之下各部将领何想?”

      “大统领何为?”

      征“说不定哪天,汝便被遗忘在角落,永无出头之机.....”

      “啊,Ἃ这是何理?”

      周仓本是粗汉,闻听对方一通忽悠,内里思虑一番,顿时心慌不安:“俺还想着多杀官军为大哥报仇呢!”薔 䒮

      “ꚮ若不得统军杀敌,这可如何是好?”

      他㜏中惶惶,不经意间瞥见逢纪单薄的身影,想其人虽然奸诈,但素有计谋,遂躬身行礼道:“还请先生教我。”

      ⓥ“周兄弟,折煞吾也!”

      逢纪心中大喜,面上却不露声色,上前将其扶住,谦虚道:“都是为大统领分忧的自쯕家兄弟,何必见外。”

      “既是兄弟㞮,自当相互帮衬!”

      顿了顿,他又接着忽悠道:“此前进言,大统领虽然没有采纳,但也没有明言拒绝!”

      “폀如此,这事自有我等操作空间,到时候周兄弟只需这般.........”

      “嗯!”周仓心下犹豫,有些迟疑!

      “周兄地莫要顾虑,若事不成功,自有纪一人承担更何况左!”

      似乎看出对方疑虑,逢纪面色稍沉:“右不过千余贱民,难道大统领会为ỡ了群贱民,而重责于吾等兄弟?”

      “有些事大统领爱惜羽毛不愿为之,然吾等枸作为统领麾下自然要为主分忧,不能因责而避!”

      ⑝“想想当孑初,赵宏将军.....”

      从事大人巧如舌簧,又是一番忽悠,最后更是提起赵宏,直接压垮了周仓最后的底线。

      .............

      城郊阳县,地处洛阳西部三十里,属于围绕拱卫帝都的中等县城。

      룞然而本该繁华似锦的城池,此时却风过无뽻人,静默无声。

      街道上无一丝人㿳影,家家户户更是门窗紧闭,宛若人间静城。

      “轰隆!”

      一声重物的撞击声,打破럖了这寂廖无声的平静,贼军发兵攻磊:“撞,继续撞!”

      헦“我就不信,覹这门比城闸还硬!”

      城池东侧,一占地极广的的邬堡前,近千名兵甲精良的士兵严阵以待。

      正前方,数十名民夫推动冲车,奋力的撞击着㳄堡垒大门眸!

      这是贼军中的一支征粮小队,他们盯上了阳县城中的世家大族,想要破门而入。

      而邬堡中的主人,自然不会任由贼军破门,高大읉的石堡中,一名面色沉重的中年人,正指挥着族众护位进行反击:“快,放箭,阻止他们!”

      “阻止他们!”

      “嗖嗖!”

      箭矢散落,却又密麻,穿空激射,贼军早有准备:“먡盾!”

      “朵多!”

      “朵多!”

      箭矢如飞,撞击在贼军的大盾上,响起阵阵沉闷的哚哚声。 ♙

      贼军刀盾整齐,除了一些特别倒霉的蛋在流血,其他的幸运蛋都完好无损。

      “上弩!”

      邬堡上,族长眼见弓箭作用廖廖,他脸色难看,当下吩咐左右:“上驽箭,把强弩搬上来!”

      뎫“我倒要看看,这些贼人能硬到什么程度!”

      “是,族长!”

      堡垒中,有族人高声怒喝:“床驽准备!”

      “射死他们!”

      “咔嚓差!”

      令人头皮发酸的机械搅ಮ动声,缓缓自堡垒中响起。

      邬墙上方,一根根巨型弩箭被护卫装填进卡槽之中,然后向贼军瞄准:“预备,放岲!”

      “砰砰!”

      墙壁震动,闷响如雷,手臂粗大的弩矢,瞬间被激发。

      “噗嗤哧!”

      箭矢穿空,带着死亡的咻咻声,覆盖空间。 䀜

      原本还对世家大族不屑一顾的痳贼军,顷刻间遭受了沉重的打击。

      “啊嘶.햂.슱..”

      正前方一排操纵冲车的士兵,直接被弩箭穿胸,数十名民夫与戝,宛若根根肉串般,被钉在一起,让人心悸。

      哪怕是有大盾保护,但近距离面对强弩穿透,普通木盾根本就是形同虚设,没有丝毫作用魆。

      前列贼兵,几乎毫无幸免,Ұ一个个如同钩镰割草般,成片倒下。 

      后方,正在嬽指挥士兵攻堡的贼将,目睹眼前的惨状箆,心中一寒。

      他知道,自己碰上了硬茬子,鿠如此利器在手,这邬堡想要强攻,其中代价必然惨重。

      想到这里,贼将不由望向身边一名瘦高青年,语气不善壶道:“王百长,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肥羊?”

      “这分明是一头浑身长满棘刺的,硬茬子!”

      “韩将军,这司隶王氏一族盘慃踞阳县百年,其中钱粮物资积蓄如山,若我等能攻破邬堡.......”

      쵖 “攻破邬堡?”

      士兵伤亡剧增,韩忠已经下令麾下士卒㞇停止进攻,此时王观又要怂恿他去对付这些硬柿子,当下脸色难看心中不快。

      床弩这种利器,因为体型庞大制作复杂,加上其身娇贵运输困难,所以大都是用作雄关巨城亦或财力雄厚的世家邬堡之中。

       在两军野战交锋的移动战场上,几乎很少见到。

      虽然很少见到,但不代表韩忠不知道其中厉害。

      ኁ这王氏大族盘踞阳县日久,其仓中钱粮堆积的同时,自身实力也不可小觑。

      族内私兵的武器装备,甚至比之一般汉军都要精良,硬骨头难啃啊。

      韩忠,属于豫州老贼的一员,随着贼军规模不膦断扩大,他也从当初的百人长,升为了司马头目。

      ゞ贼军规模扩大了꼒,不但李唐的实力增强,一众老贼也跟着水涨船高,什长变百长,百长变司马,屯长变校尉,等等不一而足,都在变强。

      唯一不变的就是各部统领了,比如黄邵臧霸这些原本就是一部统领的人,现在还是统领,只不过是麾下管的人变多了而已。

      韩忠现在与统领无缘,他现在要做的是完成统领派发下来的任务,积累资历和军功,㫸此次出来的任务便是征集军粮甿,为大军后勤提供保障。

      对他来说,征收对象无论世家大族和贫苦百姓,ॵ只要能够完成任务便可。

      完全没有必要,也不想与这些坐拥㒟邬堡而守的地头蛇,死耗下去。

      强攻乌堡,士兵损失严重,他也没法向周统领交差蚦。

      眼见他似有动摇,王观心中不由大急,自己好不容易才劝服上司来此邬堡僃,若半途而废,不但前翻努力付诸东流,自身也有可能在其心中失去分量。

      若失去信任,到时候把自己派去当作炮灰攻城,棴找谁哭去。

      王观可是知道炮灰营内的惨状,霈说一檔句大浪淘沙,百不存一都不夸张。

      自己这身板,若真伤了战场,估计就是一发箭雨的事。

      想到这里,王观心中急转,脑门汗流,紧忙䬪上前一步,赶在韩忠离开之前建言道:“将军,百姓苦寒,家中有什油水?ⷒ”

      “若挨ȗ家挨户征集,不但用时日久过程繁琐,而且我等夺其救命口粮必生事端.........”

      “哼,一群泥腿子罢了,还能翻起什么花浪,朝廷能肆意剥削欺辱得,没道理我等兄弟不行!”

       “再说,兄弟们手中的刀,可不是摆设!”

      “这世家的邬堡,根本不好欺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