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简图

      杨杏眼睛里含着泪珠不敢落下来,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ョ,接过王德发手里的钱,向对面小卖部走去,

      刚转身她的땷眼泪就掉落下来了,心里特委屈,明明不关她事,

      囩 明明王德发不凶腜的,为什么现在也那么凶了,还凶她。

      她现在一点都不喜欢王德发了,他把她心里的那׭一丝好感给凶没了,

      王德发可没在意杨杏对他的好感,杨杏这样的人,你要救她,就㍏得凶她,就得安排她,不然㩗她就不会听你的。 Ḡ 쾕

      既然报了警,那么掀摊子就得有个掀摊子的样子,

      刘强这一欞逃逸,刚好给他做手脚的空间,最好把刘强送进去关几天,方便他操作怎么救杨杏,

      脶对于周围那些摆小摊的人看着他造假,他完全不担心,

      堖 等110来了,纺织厂保安出来作证,只要还在这里᷎摆摊的谁也不会帮刘㬧强,狐假虎威的禝事儿,王德发自然会。

      至于刘强本人,他一个肇事逃컲逸的人,就算他全身长满嘴也没用。

      쐻 杨杏更늎不用担心,只殩要吓唬吓唬她就行了,刘强最ᑩ多吓唬她,说打她,

      王德发吓唬她,是要抓她坐牢,那个轻重,烥她会选哪个?

      这年代老百姓普遍老实本分,坏人藪特肆无忌惮,所以才需要国家严打。

      110很快过来了,纺织厂保安报的案,王德发是苦主,两个保安是证人,周围小摊贩做辅证,

      很快案情就﨓明了了,这是一个顾客嫌老板东西卖得贵,头脑发热做出的冲动,

      嫌疑犯也好找,王德发不知道他家地址,杨杏知道啊,

      ҄

      两名民警刚录好案子,杨杏买酒回来了,一件啤酒12瓶,小卖部老板送货过来的,

      亰 王德发看差不多了,笑着说道,

      “两名民警同志辛苦了,这案子也弄好了,拍了照,东西也熟了,不如大伙先吃了再忙,

      我这麻辣烫煮㿋久了就会煮坏掉,到时倒掉就会浪费粮食,我们国家还在发展中,可不能随意浪费粮食。”

      王德发的麻辣烫,那真是香,正在办案中两名民警闻着就1差咽口水了,

      这会王德发一说,他们没多做考虑就直接答应了,

      九十年代的警察,很롙大一部分ꘑ是合同制民警。

      合同制民祆警不是正式人民警察,也不是现在的协警和辅警,属于临时工一类,

      八䎒九十年代的几次严打,地方警力都出现了一定的不足攵,各省采取了不同的方法补充警力。

      一般都是退役军人、企业安ꆕ保人鸖员、学历高点的社会青年和混杂一些关系户。

      至于素质,不好说。

      待遇而言,还比不력上纺织厂保安٨,毕竟纺织厂保安属于正式工人,铁饭碗, េ

      滙 当然以后肯㱀定是民警好,再过几年纺织厂都竅没有了,保安也就是个下岗工人,

      췩 两名保安从厂里拿了几条椅子出来,

      稢 几人围在王德发的麻辣烫摊子上,就吃上了。

      至于保安离岗在厂门口吃麻辣烫喝酒会不会被开除,这个他们完全셉不在意,

      ⧵ 他们可是正式工,除了管他们的头儿和老总,其他人他们还真不嘘。

      而这时能管他们的人都已经下班了,所以喝点小酒,又怎么了!

      每ᥨ人秒开了一瓶啤酒,直接拿瓶子喝,东西都在锅里了索性大家就ꑿ当火锅吃了起来,

      喝了几瓶酒过后,几人开始称兄ଳ道弟了,

      “勇哥,发哥,那刘强真不是东西,在学习时就꙾爱欺负同学,还欺负过我同桌,呐,这ﳫ就㟚是我同桌。”

      王德发说着指了指站在旁边看着他们吃东西的杨鋁杏,

      “他就是个流氓,要是遇到严打年份,就得送去打靶。”

      “小王,这种社会败类迟㣛早得被⎸收拾,以后他要是再来犯事,那就是重复犯罪,那就是ኊ屡教不改,罪加一等。”

      “对,小王,等会把他抓了,好好教育教育他,先关他十天半个月,再谈赔偿。”

      ……

      王德发他们的话听在杨杏耳맮朵ٷ里,直吓得她瑟瑟发抖,一手拽着王易德发的摊子一角,手都白了,

      这要打要杀的,铹这些人比刘鉅强还凶恶,她好想回家。

      澰 王德发可没在意杨杏的恐惧,酒巘喝得差不多了,麻辣烫也差不多吃完了,几人都有一点醉意,这年代物资还不像后世那么丰富,

      大家都不是什么久经酒精考验的人,王德发这时才开始计划怎么帮杨杏脱离刘强,

      ່ 掀摊子弥算不上什么罪,最多赔点钱就完事了,王德发自己都说别人是嫌他东西卖得贵,一时的冲动。

      要帮杨杏必须再想办法,过几天她就要和羖刘强结婚了,想必刘强的唚一千块钱已经给了杨杏的父母,㈼

      这一千块想要杨杏궊父母再退出来,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要不㇎是这个年代风气,杨杏父母收完钱,搞不好把杨杏捆了送到刘强床上,

      一想到风气̈́上,王德发墯突然有主意了,他记ャ得纺织11厂有两人下工时打赌亲厂花,一人不敢亲,一人胆大拦着厂花当着众人的饇面亲了厂花一口,最后胆大的被抓去打靶了,倇

      对!流氓罪!在后世只是一句骂人的话,在这个年代可是比小偷小摸打架还来䊗的䘷严重,

      虽然杨杏家收了刘强家的彩礼,但现在杨販杏毕竟还不是刘强老婆,还没办结婚证,

      法律上他们还不是夫妻,所以!王德发看佯向杨杏一脸凶相的说道,Ჷ

      “杨杏,等会你带路去刘强家,见到刘强就扑到他怀里⃾,喊非礼!”

      ᇦ “不要!”杨杏一听王德发的话,脸色发白,摇头回距道。 ꤂

      “疀我要给刘强一个教训,你说不要?ﶹ”

      “我跟你讲,我这痦一摊子值500元钱,釐你是刘强未婚妻,你刚刚和他一起来的,是갲一伙,是同犯,澂你不㹆配合,就得赔我钱,250元钱你赔不赔,不赔钱,你去坐牢。”

      “呜呜呜呜呜呜……”杨杏被吓坏了,⤧忍不住小声哭了起来。

      王德发的话听在4人耳里,4人愣住了,王德发쯭这可不像好人啊!

      ቴ 王德发吓唬完杨杏回头见4人表情,就知道坏了,不过他有心里准备,

      쎵 这会䄵好吃好喝的供着,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一时半会他们不会朂翻脸,他还能解释,

      ☈ “勇哥,发ԣ哥,军哥,李哥,我知道你们是正直的人,那刘ֆ强13岁就跟一帮痞子流氓混了,在学校里作威作福欺男霸女敲诈勒索,要不是他运气好,年纪小,早被抓了,

      上班后他还和那帮૵混混来往,这种人迟早有一天得进去,杨杏根本不喜欢他,是杨杏爸妈为了一千块钱逼着杨杏嫁他的,还好现在他们还没结婚,不化然杨杏跟着这种人一辈子都会被毁了,我们这是救杨杏,你们是为民除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