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樱花视频下安装

      傥麻九躺在铁笼子里的木板哽上,眼望蓝天,心如大海,波涛汹涌,一浪一浪,不能平静。

      突然,一只白色的大鸟落在了麻九头顶的树冠上,这鸟长得很像喜鹊,长长的尾巴,胖胖的身子,圆圆的脑袋,鸟的腿是红色的,头顶长着一撮黑毛。 Ⱌ

      鸟儿娍站在一个靠近铁笼子的树杈上,两只眼睛看着笼子里的麻九和李灵儿,一动不动,有些出神。

      咕咕릜···咕咕···咕咕···

      麻九学了几声븆鸟叫。

      呭其实,很像鸡叫。

      声音网善良慈爱忧伤无助还有豴绝望,更有一丝淡淡的企盼。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声也善。

      白鸟侧耳听听麻九的呼叫,眼睛眨了几眨,扑棱棱扑᨝棱棱落到了大铁笼子的铁条上。

      白鸟把头伸进铁笼子,看着麻九两人,并发出了咕咕咕的鸣叫,头上的黑毛一晃一晃的,似乎是在询问,眼神很温ⶉ馨,充满同情。 츟

      ꀣ麻九心中一热,人们都希望得到关注,谁愿意被冷落被孤独呢?

      “远山斜阳大地白,

      白衣天使天上来。

      扁鹊重生有妙手,

      千古传奇银雀台。”

      麻九轻轻吟了四句,然后冲着白鸟又说道:“神鸟啊神鸟,看你聪぀明伶俐,举止不凡,一定是名医转꿫世,扁鹊重生,就麻烦你救救这个可怜的姑娘吧!她是花木兰转世,王昭君ꆪ重生,咋地也不能让咱们的巾帼英雄夭折呀!”

      白鸟左右晃荡着脑袋,侧耳听着麻九的祈求,然后轻轻点点头,长鸣一声,飞走了。

      寂寞孤独又留给了麻九。

      鵁李灵儿依然如故,仿佛一个睡美人。

      麻九轻轻抓挠了几下她的手心,希望她早点醒来。

      咯咯咯·····璣·

      一阵笑声从魔洞里传出,一个小小少年撒腿跑了出来,他一身白衣,穿着一双红红的皮靴子,头发狅剃得光光的,头顶只留ᗩ一撮毛,长得很像䃓死去的小铁蛋,圆脸,大眼睛,白白净净的。

      ⋂ 后面跟着一位年轻的妇人,穿着很朴素,布衣襦裙,盘着发髻,长得五官퓕端正,面带愁容。

      摁 “娘,你别逼我背诗词了,我累了,我要爬树了。一望八九里,烟村六七家,门前两棵树,雂天天把人杀!”

      “聪儿,你又信口开河了!快回来,为娘我生气了!”

      “谁大嘴大舌了?你看,笼子里又有大鸟了,你又要哭鼻子了!我要爬树,我要和大鸟玩!”少年边说边窜到了树下。

      妇人姗姗地跑쭂过来,抓住少年,连扯带拽地把少年弄回了魔洞䉷。

      少年很不情愿,不断回头,瞅向铁笼子。

      魔窟里怎么有良善之人呢?

      看口来,大千世界,楗无奇ᙃ不有,黑白共存,对立统一。

      风儿吹,树冠叫,木板凉,人不醒。

      麻九望天,遍饥肠辘辘。

      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传来,很急很神秘。

      鬵 帮当!

      什么东西撇进了铁笼子,落ೋ到了麻九的身边。

      쫐 嗁麻九拾起来一看,是两只ᶂ扣在一起的木碗,暞用十字花的绳子牢牢地捆在了一起。木碗很沉,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

      耮噗!噗!

      两个拳头大小的青椒被撇了进来,顿时弄湿了板子,麻九赶紧Ꟃ拿起来,里面有水声,麻九找到小小的灌水口,将其朝上立了起来。

      一个小小的身影一闪,就跑进了魔洞。

      正是刚才吟诗的少年。

      这个季节,青椒这玩意可是稀奇之物啊。

      麻九拿起青椒,把它放在李灵儿嘴巴上面,稍稍倾斜一点儿,一股清流流进了李灵儿的嘴里。 햄

      久旱逢甘露。

      李灵儿嘴唇蠕动着,٩像嗷嗷待哺的Ⴀ婴儿。

      本能!

      ح绝对是本能!

      李灵儿的嘴不再动作了,水顺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麻九停止了喂水,擦干了李灵儿的嘴角。

      这地冻天寒的,沾水会把人冻퓃伤的。

      麻九摸摸李灵儿的手쮥心,还很凉,挠挠她的手心,李灵儿仍然没有苏醒的迹象。

      毒性没过,只能等待了!

      麻九打开木碗,里面装着两个压成饼的馒头和两只小小的鸡腿!

      폸 ⻧ 一股诱人的香气扑鼻而来。 쪆

      馒头和鸡腿뽾还热乎乎的,冒着白白的蒸汽。

      麻̊九拿出了一个馒头和一只鸡腿,把另䍟外一个馒头和鸡腿留在木碗삱里,重新用麻绳把两只木碗绑在一起,踹╗在了怀里。

      怀里顿时鼓了Ơ一个大包,成了畸形人了。

      山风是从ς北往南吹的,麻九和李灵儿都是头朝北,脚朝南,而白云洞就在他们的东面,他们的西面是万丈深渊。

      麻九半卧在李灵儿的脑袋北边,给李灵儿当着寒风,麻九侧着釿身子,脸朝南,头朝东,这样,便于观察魔洞附近的情况。

      麻九狼吐虎咽地咬着馒头,啃着鸡腿,喝着青椒里的水,꽯水并不凉,还有点热乎。

      吃得有点急了,麻九噎住了。

      麻九使劲地抻着脖子,就像鸭子吃食时抻脖子一样。

      好半天的功夫,食物才慢慢地下去了。

      馒头和鸡腿吃完了,其中一只青椒里的水也喝完了,麻九顿㜫时觉得肚子不空了,也有力量了。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霪得慌。

      这话一点不假ﺸ。

      麻九用袖子擦à了一下嘴,躺在諦了木軈板上。 

      白影一闪,鸟儿扇动翅膀的声音传入了耳朵,刚才那只白鸟飞了回来,嘴里衔着一个白亮亮的东西,轻轻地落在了铁笼子的顶部,双脚踩着铁条。

      啪嗒一声,白鸟张开嘴巴,ᬶ那个东西掉了下来,正好落在李㻇灵儿的腰部。

      麻九眼睛一亮。

       上前一把拿起了那个东西,这是一种植物的茎叶,有两尺ꂍ多长,长得形状很像土豆秧子,有食指粗细,略微弯曲,晶莹剔透,小枝小叶,枝叶一色晶莹透넁明,叶子的边缘呈现一点点䀠的绿色。

      拿在手里,感觉沉甸甸的,绝对不是枯枝败叶的感觉,证明这种植物的煋含水量还是很大的﷒,而且很新鲜。

      咕咕!咕咕!咕咕!

      白鸟不停地冲着麻九叫着,还不断地跳来跳去的,显得很着急。

      白鸟的叫声很有节奏,似噶乎在鼓励麻九做㈬什么。㎅

      咕咕···

      难道这是一种仙草,能够给李灵儿解毒䤐?

      麻九下意识地把枝条伸进了嘴里,轻轻一咬,一股水就出来了,味道甜丝丝的,多少有一点酸,满嘴清香,沁人心脾。

      麻九又咬了几口,三寸左右的枝条被麻九咬瘪了。Ꟁ

      一口口甘露被麻九咽了下去。

      也就一会儿的功夫,奇怪的现象发生了!

      原来꨹酸痛的身子顿时不疼了,发麻的右臂也减轻了嬑不少,逐渐不麻了,浑身燥热起来,可以说䴷是热血沸腾㪬,活力倍增,耳聪目明。

      仙草!

      果然是仙草!

      不但可以解毒,还能增强体力,旺盛精力,愉悦心情!

      麻九一阵狂喜!

      白鸟果然是神鸟!

      抬头一看,白鸟已经不在了!

      助人为乐,不留姓名!

      麻九迅速檑解开缠着李灵儿伤口的白凌子,露出她手臂⧆上的伤口,将仙草草茎横放在伤口之上,麻九向上弯折草茎,一滴滴甘滜露倄落⤺在了伤口上。

      ⮪ 青紫틑的伤口奇J迹一般地变红了,伤口周围的紫色也慢慢消失了,整个㿁手臂的颜色也逐渐变淡,手臂由原来的暗红色逐渐恢复了本色,像葱白一样了。

      壆麻九又往李灵儿嘴里滴入了一些甘露,李灵儿蠕动着小嘴,像品味香茶一样,随着甘露的摄入构,麻九明显地看到李灵儿的面色逐渐红润起来,原来苍白的喁面色逐渐有了血色,脸颊也似乎膨裙胀了一些,眼角也变得比原来好看了,连眉毛似乎都焕发了光彩。

      有血气了!

      闀胸脯开始上下浮动,已经明显地出畺现了呼吸声。

      椤 麻九眼睛湿润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