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拍美术馆

      戀高风欣喜的揣着装有“金蛊笔”的木盒,走在回楼的路上。

      最终他用了四瓶“大还丹”和四瓶“玉露丸”,从少女手中换下了这件异宝和那袋萆荔草种子。

      之后,他在其他摊点随便买了些丹砂,就兴冲冲的赶了回来,准备开始他的制符大业。

      破开禁法进了小楼后,高风看见小和尚还在打坐,就没有去惊扰他,自行上了二楼,回到了屋内。

      把符纸和잞丹砂分别在桌上摆好,高风就拿出了金蛊笔,开始䮕投入到“飞行符”的制作中。

      他按照“符箓指南”中所说的制符方法,把身上的灵力通过持笔的右手,缓缓注入到笔杆之中,再用笔尖处点沾上些许丹砂,在一张符纸上,画制起了符咒。

      大约半个时辰,高风面带喜色的直起了身子,伸了伸有些酸痛的懒腰냅,看着桌上那张银光闪闪的灵符,㡊不禁心花怒放。

      从外观上来看,这张灵符和他在交易会上的摊位上看到那ᵥ张简直一模一样,就是上面蕴含的灵气淡了点,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㒹高风第一次制符,而且看似是一次性就成功的样子。想来只要多多练习,肯⓬定会越来越熟练的。

      高风拿着新出炉的灵符,鰸兴奋的观摩了起来,爱不舍手,对自己佳作相当的满意,就准备尝试下“飞行符”。

      谁知还没等他施法念咒,那纸符上的灵力㥘忽然间紊乱起来,大有暴起的迹象。

      高风ஒ大惊,不假思索的急忙将“飞行符”抛了出去。

      “扑哧”一声,那飞行符在空中自燃起来了,变成了一团火球,烧得一干二净。

      高风呆呆的看着“飞行符”消失的地方,无语!半晌之后,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此靏符是失败了。

      高风虽有些沮丧之色,但并未丧失信心,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制符一道,没什么经验,而他隐隐感觉刚才那道符已经离成功很近了,相信只要多制做几次,肯定会成功的。

      就这样,接下来的半日里,高风制作了一张又一张的“飞行符”,但也一次又一次的连续失铜败。

      做出那些的灵︂符,不是自己燃烧,就是会突然间发生小爆炸,还有的只要一画完,灵力就在灵符上迅速消失殆尽,变ᑩ成了废纸一张。

      当高风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制콅完灵符,不是爆炸,就是刚一制作完成,灵力就很摮快散尽,这让一向冷静的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抬头望着屋顶,突然张嘴大骂道:

      퐟 “贼老天,你是有意在耍我吧!一打十二张符纸,怎么也应成功一次了。而且这只不过是初级下阶的“”飞行符”啊!难道今天选错日子了,不适合制符?”

      此话出口后,高风顿觉⧙心中憋着的那股闷气消散不少,心情也舒畅了些。

      他歪头想了一会,侧目看了一眼桌上只剩下不到一半存量的丹砂盒,以及那根“金蛊笔”,觉得失败的原因应챼该不是在这上面。䥗

      因为他将灵力注入此笔杆时非常顺利,而那丹訳砂一被画在符纸上也是灵气浓郁至极,不像是假货。

      一时之间,高风也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思虑了片刻后,还是决定去问问小和尚,看看是否能给他解惑。

      ᧰这时,高风才觉得在修仙路上,若能有个师辈之类的人给予指点,实在真是太重要了,心中动了要拜师的念头。

      当小和尚听完ꐫ高风画符失败的抱怨后,用一种极其古怪的目光直直愡盯着他,像是高风脸上突然间开满了花一般。

      高风见小和尚뛶如此模样,心里有些发毛,心想:“难不成自己刚才所说有龼什么不对之处,才让让对方这样盯着自己。”

      “高施主恐怕对制符一道了解甚少吧!”小和尚终于᝻开口了。

      “方木大师说的不错,在下是第一次制符。”高风老实的承认。

      “在我们修仙者中,霮其实没有多少人会亲自制符,有什么需用的灵符,一般都会去各地的交易场换买。即使是那些修仙家族中的人,也是一样。”

      㶄 “为什么?”高风惊讶了。

      “很简单,因为有经验的制符师太稀少了,而要培养一名合格的制符师,那花费的代价,又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是修仙家族也不可能培养出一个合格的制符师,只有那些修Ϲ仙的大派,才有实力培养的起。”小和尚微笑着说道。

      “高施主觉得自己一连失败十几次,很是丧气,对吧?”小和尚问道。

      “是啊,光材料钱,都够我买数个现成的“飞行符”了!”高风懊恼的说。

      “可是,高施主知道吗?一开始想学制符的新手,就算在制符上连续失败个上百次是也是正常的事。

      要是碰上资质差点的人,就是持续失败数千次,也不是稀奇的事!

      只有在制符上经过上붥千次、摜万次以后,成功率才可能逐渐增加,这还只是在指同一种灵符的绘制上。

      若要是换了另外一种符箓,虽然不能说还和新手一样,但一开始的失败率,同样是高的惊人,令人望而止步。

      所以一个合格的制符师,要没有数万次的制符练习,根本不⓫可能培养出来。

      “所以,请高施主想想,这样的材料损耗又有几人能受的了呢?”

      不要说修仙家Ý族,就是修仙大派培养出来的制符师,也只能在跨初级制符上有所建树,要让他们去练习中级符箓的制作,恐怕那些大派也要倾家荡产,无法负担的起。

      “除了那三大超级门派뤉外,㵂又有哪个门派会有那样财力、物力,去培养一个中级甚至高级的制୧符师呢?”

      毕竟越是ꝺ等级高阶的符箓,所用的制符材料越是昂贵的出奇。”

      小和尚说出的这通话,让高风目瞪口呆。

      “那怎么在货摊上,还有人在卖丹砂和符纸!”高风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

      “呵呵!那些丹砂和符纸㎽,是专门卖给修炼符术的人所用。”小和尚笑着说촖道。

      “符术?”高风不解起来。

      驅“就是释放쟘所习的法术时,必须使用事先绘制好휘的符箓,才可生效的法术!

      和那些把法术存储在符纸内,让人使用方便的符箓不同。

      “符术”所用的灵符无法简单裧的用灵力激发,还需要一定的念咒施法才可,不过一般都很简单,很容易就能上手。”䡈

      “符术因琨为经常要使用同一种符箓,所以这些人觉得去买的话,太不划算。”

      索性就和施主一样,自己去练习符箓的绘尾制,因为品种比较单一,花费虽然不小,但还在他们的承受范围内。

      所以高施主若真想修习“符术”的话,从长远上讲,自己制作符箓最好了,但如果不常用此术的话,还是花点小钱,干脆买几张符备用即可。”小狹和尚细细讲道,譔最后还给了高风一些建议。

      ⒞ “多谢方木大师指点!”高风很有诚意的深施了一礼。

      “施主多礼了!”小和尚忙回执了一礼。

      “这小和尚鼮倒很好说话的,以后若还有什么疑难之事,倒不妨继续去请教他。”高风在回屋的路上,暗暗想道。

      现在专门练习制符,是不可能了胉!还是以后抽空去买퓠几张符备用一下吧!͏

      倒是得抽ꃓ空赶紧将身上的《五雷天心诀》修炼一番,再将哪几种初级法术修炼一番,增加几种绡对敌的手段,增强几分实力。”

      高风推开屋门时的一刹那,脑中就已想好了今后的安排。

      就这样,高风在以后的日子内,白天在屋内大把大把的吃着从乾坤袋中拿出的丹药,打坐炼气修炼《五雷天心诀》。

      晚上则跑到无人的地方,练习那几种初级法术。

      分别是“天眼术”娧、“定神术”、“藏匿术”、“升空术”、“隐息术”、“烈火术”、“传音术”、“冰冻术”,以及最难练的“地缚术”。

      经过十余日的苦修,在招摇山交易会结束前的最后几日,高风也终于把《五雷天心诀》修炼到九层。

      可高风却心知肚明,他之所以这么快修能修炼完《五雷天心诀》的第九层,很大一部分的功劳在于“乾坤图”中那些灵药的助力,若没有那些灵药,他根本不可能破关的!

      至于那几种术法,“藏匿术”ﲶ和“传音术”都是和“天眼术”相类似的辅助法术,只要略懂法力谁都可以学会,所以高风很轻松的就上手了。

      其中的传音术,就是高风见过为数不多必须使用“传音符”才可运用的符术。

      “藏匿术”则是一种纯粹的普通法术,是将灵力覆盖全身,使身体变成和周围环境相似,让人不易发觉。

      这个法术显得有些鸡켉肋,因为“天眼术”轻易就能把它识破,根本瞒不过其他修仙者的耳目。

      “隐息术”是高风感觉最实靝用的一种法术,它可以自己气息给隐藏起来或者是压低自己的修为,而且就算是比自己高出一个境界也会不被轻易发现的。

      为此,他特意试了一下,结밗果还真的将自己的气息给压制下去了。

      现在就算是筑基期的高手,也绝对看不鸤清他的棟真实实力,能看到的也只会是一个只有练气期十层的高风。

      高风对此十分的满意。

      而“烈火术”和“冰冻术”则都是地域性法术,一个可以让法力所及的地方变成一片火海,一个可瞸让有水的地方凝结成冰。

      这两个法术的威力大小,完全视施法者的法力深厚而定。若是那些大神通之人来施展,就是算使千里之地变成火海,凝千里之水结为冰川,也是轻而뛹易举之事。

      它们是适合高风目前修炼的法术,那是因为这两种法术不仅比较好学,而且门槛也很低,就算是练气期的修仙者也可轻易学会,但就是因法力所限的缘故,范围小的可怜而已。

      聪 卽 高央风在将这两个法术学会以后,又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现在这两个法术早已是得心应手,已能将一块丈许大小的地方变成火海,随心的聚水成冰,这让高风一度激动不已。

      因为交易会就快要结束了,来参加交易的年轻修仙者,终于在招摇山交易会的最后两天达到了最高潮。

      此时,高风所处的交易广场,挤满了至少三千多名修仙者,出摊的人更是比以前翻了数倍。

      他们大널都多数都想抓住这最后机会,把还没有换出的物品,全都兜售出去。

      而先前一直窝在屋里不出的那些修仙者,也纷纷露面出现,他们也想趁此良机,观察起那些可能成劲敌的同道。

      高风则苦笑了起来,他发现在这么多修仙者中,他发现他这种有九层修为的比比皆是,这让䇼他一时无语。

      高风现在也没什么需要购买的,就顺着人流一个㰺摊位一个摊位的走过去。

      哪里人多就往哪里去,为的只是听修仙者对买卖物品的评论和见解,多长长见识庇。

      还别说这一路听来,还真让高风大开眼界,对一些法器和材料有了不少的了돔解。

      比如说:可以自动袂追敌的飞刀法器,可以往外喷雾的葫芦,砍到人就能把人冻结的斧头,猎蝽的卵可以制药,千年铁木可以铸器,等等。

      高风越听越觉得有趣,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广场的中段。

      睯 “不行,你靃这个东西我不要,拿其⣘他物品换!”

      “这可是一件半成品的法宝!就这材料换你的枪绰绰有余!”

      “我要这半成品的觧法宝有什么用?难道我还能找到元婴લ期的修士把它炼制完成不成啊!”

      休想换我这“火龙枪”!

      一阵激烈的争吵声,从前面一ﮟ个摊位传来。

      “半成品法宝?”这个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声音,立刻让附近的修仙者炸了锅,哗啦一下把那个摊位围的水泄不通㿽。

      要知道,法宝可是低阶修仙者白日做梦也不敢想象的东西,就算是一些高级修졅士也不一定会有,但如今竟然在这交易会出现,虽然还是个半成㬚品,那也是个奇迹。

      这让高风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灵识海内的“乾坤图”。 ෞ

      “在淗哪里了?”ᖞ

      ㉲“让我看看!”

      “这就是法꣬宝吗?”

      “怎么感觉就是块铁片啊!”

      让这些修仙者们如同闻到了腥味的猫一样,心痒难耐,各个蠢蠢欲动。

      燊……

      高风因为离那个摊位比较近,所以倒让他抢了个里圈的好位置,把眼前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翌。

      只见在这摊位前面,站着一位三十出头的壮汉,这汉子皮肤黝黑,手脚都比一般人要大的多,猛一看还以为是哪个农民混进了交易会。

      但是凡䬭是用天眼术看过此壮汉法力的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뤹凉气。这黑兮兮的汉子,竟是位十层的大高手。

      “和这位较劲,那不是找死吗?”有些修仙者暗自称奇,把目光落到那摊主身上。

      毵 这摊主倒是一个很普通的青衫青年,法力只有八层的样子,但面对眼前的汉子,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有人注意到摊主衣领上绣着一朵“紫荆花”形状的图案,这时修仙者௖们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位是有名的修仙家族叶山岭朱家之人,怪不得这样有持无孔。

      ֿ 在这两人之间的摊子上,放着一个有奇怪花纹的枪和一个长方形的铁片状的物品。

      这“铁片”状的物品,ᵲ看上去坑坑洼洼的,就像是被锤子在上面捶打一样。唯一引人注意的地方,就是上面不时闪烁着一层淡淡青芒,甚是奇特。

      这就是半成品法宝?看到实物之后,围观的人中有不少大失所望,和他们心目中的形象大为不符。

      “别看这⧵半成品的法宝表面难看!但那只是它给各位的一种错觉,只有真正拿到此物,才会发现这法宝不仅非常的柔软,甚至比丝绸会更加的丝滑,这ᬶ是因为它的里边加了一种极其稀有的材料“青鳞丝”。

      “所以,它的表面才会呈现出坑坑洼洼的样子。”

      而且不论什么物体,只要被其罩住,就会立即隐形,并且会将灵力锁住不外泄一丝一毫,而且还不会妨碍灵气从外面的进入。”黑汉冷着脸,大声给摊主解释道。

      说完他突然把袖口朝下,从里面钻出了一只银色小兽。

      “一级妖砷兽银甲蜥!”围观的修仙者中뾥,有人叫出了此兽的名称,又引起了一阵小骚动。

      “真不愧是十层的高手啊!竟然连一级멚妖兽都抓的住!”许多人不禁暗暗想道ꮑ。

      룙这时,黑汉子拿起那块“铁片”往银色小兽身上一罩!

      结果,奇迹出现了!小兽和“铁片”立即消失不见。当场许多人用天眼去看,结果却毫无所获。

      汉子看到众人的讶然之色,有些得意之色。㺃然后猛然在原地方一抓,手中多出了一块“铁片”,而那银甲蜥也立即显出了行迹。

      “这半成品的“铁片”状的法宝,不仅是活物,就是死物也有同样的效果。”

      说完此话,壮汉拿出了一把寸许长的、灵气逼人的飞剑放在地上,并再次用“铁片”罩上,结果同样的消失无影了,而且一丝灵气也没外露。

      “真奇妙啊!”

      ἃ “真能隐形哎!”

      “啧啧!不可思议!”

      ……

      围观的人,纷纷议论起来。

      “怎么样,换你的枪绝对物有所值吧!”汉子再次取下“铁片”,把飞剑收好后,向摊主说道。

      “不换!要做到隐形,买张中阶的“隐形符”就行了,而且就这么大点的东西⴮,能䳥让我隐头,还是让我隐脚?”摊主摇摇头劧,讥讽的说道。

      “不给你说了吗?这是半成品法宝,至少是元婴期修士炼制出来的,不是同样水平的修士,谁能看的破它的隐匿功效?“隐形符”怎么能和它比!”壮汉生气的说道䷶。

      “你就算说的天花乱坠!可我根本就不需要此物!你还是拿五十块灵石,或其它等价物品来交换这枪吧!”摊主冷冷的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