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晓彤臀部好大啊

      夜深人静。

      营地里大部分人已홺经入睡,只有负责夜晚安全的士兵在值쐣守巡逻。

      第三小队营地,立着一座座房屋뢻。

      ▨能进入黎明军团的人,除后勤外,最低也是一阶蔗职业࡫者。

      而职业者日常的修炼必不可少,所以需要一个相对独立安全篮的环境,这导致营地中几乎人手一间房。

      탢暗淡的月光下,一道黑影轻手轻脚地穿过几个房间,最后停在一个房间门口,并确认了一下门牌号。

      “没错,就是这个房间。”

      侯兴锋深椥吸几䗬口气,考虑了这么久,他还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必须跟叶哥说清楚,我不是那种人。”

      随即他伸出手,就凔在准备敲门的瞬间,房门突然从里面打开。

      漆黑的房间倅里伸出一只手,抓着他就拉进了里面,并反手关上门。

      귈遭此突变㑝,侯兴锋졐当即就想大叫뮻。

      可声音还会发出,就感觉喉咙被什么戳了一下,顿时又咽了下去。

      旳啪!

      灯光亮起。

      作为最顶尖的部队,这种方便照明的工具即便昂贵,也会应用起来。 湪

      “我好像没叫你凌晨来,而菰是晚上来吧?”

      一道熟悉的흂声音响起。

      “叶哥。”

      见把自己扯进屋的是古辰,侯兴锋顿时安下心来。

      刚才他差点以为遇到了什么凶人,还未去往第七层,就命丧于此。

      擦擦头上冷汗,他回答道:ބ“好像是没说,不过叶哥你昨天不是让我避开其他人来你房间嘛,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避开其他人。”

      古辰无语:“你真是个人才。”䳓

      “没有没有,一般般,一般人才。”

      侯兴锋自然听出这句话是反话。

      但说这话的人是䍼他叶哥,莎反话又怎么样,只要脸皮厚,完全可以当作好话听䁆。

      ꥰ “接着。”

      古辰转身向屋内走去,随手扔出两样事物。

      侯兴锋急忙接过一看,发现是颗﭅深色的一阶能量珠,以及一颗散发着浓重腥臭味的ﶚ黑∨球。

      强忍着捂住鼻子的冲动,他不解地问道:“这是什么?倀”

       古辰说道:“如果想在今天突破瓶颈,靍就吞下那䛗颗药丸。” 刏

      “这是药丸?”

      侯兴锋看着手中乒乓球大小澕的黑球,一时之间不ⲳ知该说些什么话。 戅

      如果是其他人递穦给他这颗黑球,并跟他说这是药丸的话,他绝对会以为对方疯了。

      蕭“动作快点。”

      古辰指㰾向屋内的一处空地,催促道:“吞掉药丸,立刻以能量珠为辅,尝试突破瓶颈,尽量在天亮之前完成。”

      末了,他还补充了一句:“我可不想让人看到你早上ᚕ从我房间走出去愱,传出什么谣言。”

      “哈哈,怎么会。”

      侯兴锋抬起手,摸了摸自己光滑的头部。

      这时,他也知道昨ǥ天낂那不过是自己的臆想。

      想想自己中ꅌ间还纠结鸐那么久,时而想要出卖节操,时而又想保下节操,反反复复,直到凌晨过后才终于决定保下节操。

      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他慢慢拿起黑色药丸,贅琢磨着服用方法。

      ࣧ药丸这么大,一口吞下会不会堵在喉咙,下不去?

      要焏不要试着把它咬碎,分为几口吞?可是那样会不会很难受?

      “对了,那颗药丸是我用许多珍贵材料炼制而成,㼱也是你今晚晋升的关键。”

      这时,旁边传来古辰的声音:鶉“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必须要一口吞下。”

      兰 “我懂了。”

      謍 侯兴锋深吸一口气,켣如同即将赴死的壮士ث。

      㮍一闭眼,就把缏药丸直接塞入嘴中,用最快的速度吞咽下去。

      可即便如此,那种极致的腥臭之气仍然让他有种窒息般的感觉,眼中甚至不自觉왾地流出泪水,可છ见有多难受。

      踟 “看来我制作的药丸,劲道诡还是挺足的。”

      ⵥ 古辰微微一ត笑,这个药丸确实是用许多珍贵材料炼制而成。

      具体的配方和手法,则是依靠脑海中▩那零星半点的记忆拼凑得茎出,但由于无法找到相同的材料,也无法使用相埨同的炼制手法,基本已被他改得面目全非。

      줴所以效果如何,他也⚥没有信心。떋

      不过,这药丸只是一个借口,真正帮侯兴锋突破瓶颈的其实是他。

      ﬣ “叶哥……”

      好一会儿,侯兴锋才缓过神来,擦了擦眼中不知何时漫出的泪水䆦。

      鬌 古辰直接打断道:“别废话,药丸是髫有时效性的ꐓ。”

      씄ᙷ侯兴锋当即闭上嘴,快走几步盘坐在地上,把能鸀量珠置于双手之间。

      身体迅速放松,感应着体内缓缓流动的能量,他춚开始椯引导它们冲击着那个早已溢满,却始终无法冲破甚至松动的瓶颈。

      一次,又一次。

      侯兴锋惊喜地发现,瓶颈竟出现了一丝松动,这两次⨷就比得上他这几天来,上百次的努力。

      “这么珍贵的药丸都说送就送,这就是抱好了大腿的后果吗?”

      “决定了,以后打死我也不会松开这条大腿,我生是叶哥的人,死是叶哥的鬼!”

      侯㫟兴锋心中感动,恨不得当场向古辰表忠心。

      但華同时,他还暗暗补充了遻一句:“‘这个人’说的是手下的意思,即謟使要我死我都不带眨一下眼,不过节操不行。☨”

      쩄茡 很快,他再度投入到冲击瓶颈中。

      他可不想因为胡思乱想,而浪费了这么珍贵的药丸㧲。

      풨外界,侯兴锋双手中的能量珠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让槠他能够第一时间补充掉冲击瓶颈魠所消耗掉的能量。

      “差不多峻了。”

      古辰来到侯兴锋身后,左手挥出,轻放在其背上。

      쨲对他而言,等级与等级之彬间没有任何瓶颈,晋升如同吃饭喝水般简单。

      但这不代表着,他覙对其中精要完全不了解。

      毕竟即便身为神的记忆再怎么稀少,只要记得随便一点关于修行天赋上的知识,也足以让他在这个世界上受用良久。

      其中就有一些辅肋性的突破技巧,无副作用,但是门槛很高。

      在这个፻世ᣃ界,除了古辰自身,其他人还真不一定能学会。

      “再加把劲!雺”

      侯兴锋的意识空间内。

      瓶颈的松动幅度虽然不大,但也足以让他欣喜若狂,并为此发起一次又一次的进攻。Ƃ

      对ꟛ于自己今晚能否突破成功,不说有信心,但起码看得见希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