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受罚

      挂了电话,苏野回到客厅,挪啊挪礢,把自己挪到苏爷爷身边,俊秀的脸上挂着讨好的➮笑意,故意拉长尾音叫道:“爷爷~~~~”

      “停!”苏㴽爷爷被刺激的一身鸡皮疙瘩,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ꇶ“有话好好说,做什么这个调啊鄯?没零花钱了?我就说嘛癡,你奶奶每个月给你打的那点钱够干嘛的啊。”说着就要从兜里掏钱。

      뺵 “啊?额不是不是,爷爷你误会了,是ꬂ这样。”苏野冥思苦想找了个说法:“你孙子我呢,这些年在部队里做的挺好,你孙子是天才!去了才죻一年就学会控制超能力,之后喪就一直在为国家做事,积攒了不︢少功勋值。

      这个功勋值呢,和你们以繓前的什么奖章不同,是我们૲这些特殊人才用来兑换⡞资源的一种货币。你看我,艾路雷朵都养的这么好,我寻思着눞都这혃么多年了,也没见到您和奶奶,挺想你们的,就打了申请,退伍回来参加高考翧,用剩下的功勋褟值换了个魔都那边的小区,每个月可以收不少房租,也能够我再培育精灵的。

      但是吧,有件事,我是有信心考上魔都大学的,可是孙子舍不得你和奶奶,想接你和奶奶一起去魔都生活。您肛和奶奶都有精灵,基本的自뾋保能力还是有,我那个小区也是多麞数住着训练家,安全方面不用担心。

      到时候砦您要是无聊,我就辞了经纪人,您二老帮我收租子,要是不想收租䓪子,我每个月给您几万块钱,您陪奶奶出去旅游逛街,也弥补一下这些年逝去的青春呗。”苏野忍不鄭住打趣了一句。

      “去你퉖的,臭小子,还开爷爷奶奶喊的玩笑了!”苏爷爷笑骂孙子,粗糙的大手狠狠的把苏野整齐的头发揉的凌乱才满意。

      苏爷爷想了想,叹口气:“我孙子比他爷爷出息,比你爹也出息。不过啊,爷ᚸ爷奶奶在这里呆习惯了,这么多年的老街坊,出门还矫能有个聊天的。你自己去吧,以后爷爷奶奶想Ї你了就去ꊀ魔都看你,反正你现在不在部叫队,想见你也容易,青城距ᇤ离魔都也近。

      到时候爷爷奶奶就去你那里住,你可不要嫌弃爷爷奶奶只会给你添乱啊。䃪”老爷子欣慰的笑笑,也回了一句玩笑话。

      “ꪤ我ꊓ才不会嫌弃爷爷奶奶呢,永远不会。”苏野一时间感情丰沛到涌上心头,鼻子一酸,抱着爷爷的胳膊嘀咕着。

      这时苏奶奶从房间里走出来,见这爷俩腻上了,笑着说道:뽘“你们俩干嘛呢?ௐ八点档还没勷开始呢,你俩先演上了?”艾路雷朵跟在后面,也笑眯眯ᐝ的,“ailu、ailu”的叫着。

      남 “艾路雷朵!你也笑我!”苏野张牙舞爪的扑了过去,艾路雷䜋朵瞬移跑开ܱ,两个小辈满屋Β子ꀨ打闹,把二老逗得合不拢嘴。

      ……

      蔚清早六点就起来,习惯性的和艾路雷朵出门围着小镇跑氒了一圈,陪着奶奶去了早市上买菜。把老人家送回家后又去酒店确认了前一天订的菜色够不够数,然后就是跟着爷爷到处散步,满足老爷子炫耀孙子的心愿。

      十一点左右亴,大伯ⓞ一家和苏父先后到䧎了爷爷家。

      苏建江是个生意人,喜欢把自己打캚扮的西装笔挺。因为有钱,加上妻子庞琪做了家庭主妇后格外喜欢槍打扮丈夫궁和儿涫女,保养鱻有一手,所以四十多的苏建江看起来比小五岁的弟弟还要年轻一点。 

      至于苏野这憴一世的父亲苏建成,就比不上哥哥,原来是青城附近城市一个小机关单位的一个小公务员,离婚那会已经是个副科级,也算是个人物。离婚后被人借机撸了职位,现在在一家发电厂㶰工作,新妻폏子是个家属,靠着一辆面包车开客运,有时帮蒈人毁运些瓜果蔬菜扳,倒是过得还不如以前。婽 男

      裄不管别人会不会心软或是原谅他,反正苏野心里是挺顺畅的。

      倒是谈不上原谅不原谅还是趄气不气的䖹,生ᢢ命安全谁都在乎,可㩧是这些年,就苏野所知,他妈每年按时打ﷴ生活费过来,五六年时间从未停止,一年至少还有錽几通电话了解一下儿子的近况之类。可是这当爹的呢,真是DŽ有㣅了新家忘了旧人,离婚时说好的生活费一分没给,这么些年往苏爷爷这里电话没少过,却一句也没问过儿子,对继子倒是好的不行,很让人怀疑到底谁才是他亲儿子。

      算了,不说了,越说越气。

      好在这位还算有脑子,没在这种时候把他新妻子和继子带来给苏野添堵。一大家子坐了一会儿后就去酒店里吃饭喝酒,苏野也没给苏爷爷老两口添麻烦,全程只当苏父踵不滰存在,苏父似乎有话想和苏野私下说也只当做没看见,一口菜一口趘酒吃的心满意足。

      青城地方̄不大,这家酒店有点小,价格也还算便宜,一桌最好席面也不过花了两千多块。苏野用超能力煨定住了要抢ᙐ先付钱的大伯,得意洋洋的掏出钱包刷了卡才解放了人,转身就被“重量级”的堂哥“镇压”了。

      “好小子,学会了超能力先用你大伯身上了哈?”苏庞一个锁喉勾住苏野脖子Ⱉ,笑嘻嘻的闹起爛来。

      “咳咳,哥,哥!你先放手。我天芖啊똹,大伯母是给你喂了什刔么猪饲料啊把你吃这么胖?以砠前还能昧着良心说是壮,现在……哥你没打算大学找对象了是吧?”好不容易从苏庞的胖手下“ؙ救回”自己一条小命,苏野龇牙咧嘴,开始“흮贫嘴模式”。

      不过갹说实在的,苏庞和苏野只完差了三个月,小时候几乎是一起长大,感情很好。但是相比起能夸一句“玉树临风、俊秀不凡”的苏野,苏庞就真对得起他的外号“苏胖”。不说那厚如熊掌的大胖手,就那腰围,苏庞身高现在一米七总䣗有了,쇽可看那腰围,檚好像……也有一米七的样子……

      真对不起大ꐒ伯和伯母的好基因。

      “切,뽐我有什么办法。”苏庞苦恼的捏捏自己肚子上的肉。全家他老爸老妈包括他姐都是出了名的美貌,就他,谁见了都‼得怀疑这是不是他爹妈抱回来的。

      其实苏庞长得不差,两人五岁以前也是被很多人抱在怀里稀罕的“小金童”。问题吧,在馕于苏庞上学后不知为何变得越来越能吃,也越来越会吃,肉把五官都挤到一起去了。加上他的精灵有点特殊,主宠俩一起吃,可不得越吃越胖吗。

      苏쁋野瞅瞅一边,把艾路雷朵都衬的毫无存在感的“小胖墩”。

      “你真是自己作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