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大事件第三季3

      谢雨晴已经经历了好几次梦境重启,她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前辈们,不愿意接这种任꼰务了。

      每一次梦境之主醒来,她都跟随蝎梦境,如时光倒流般,重新开始。

      有时候,她甚至会随着梦境快速重启,頴如卡싇碟一般಍,探索梦境的途中与原点之间,来麾回切换퀚。

      这种感觉,十分不好!

      来来回回十几次重启之쀯后,她发现,周围㳕到处都是黑雾。

      她离雇主已经很近了,可是这朦胧的黑雾,让她无烆法看清周围的环境地羇形。

      她的神志,已经开始在这黑葇雾中渐渐迷和失……

      外界,谢安彤守在女儿身边,感受着她的精神力,正在快速下降!

      “难道,女儿迷失在梦境之中了?”

      要救女儿的办法,是有的。

      可是这种办法,是所有梦境师都不愿意去做的事情。

      雇主的梦境世界,和他自身的精神力强弱有关,如果超出了雇主本身精神力所承受的极限弅。

      就如同一个被吹爆的气球,会“嘭!残”的一声,导致精神本源破碎,破碎的精神本源,痬是无法修补的。

      大多数植物人,都쁰是精神本源遭受重创,才导致昏迷不醒!

      女儿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双系辅助梦境师,将来,也可以成哗为竞争梦主的候选人之一꓌。

      “你小子如果在最后时刻,还是无法캙醒来,就不要怪我了!老娘不能为㮻了你,赔上我的宝贝女儿。”

       这小子的精神力,还是蠟挺不错的,经历梦中챬梦这么多次,他的精神力,早已千锤百炼。

      可惜,没有人去正确的指导他,成为一位优秀的梦境师。

      业内那么多人,都没有将他治好,在今天఍之前,就连花葬语自己,都要险些放弃了。

      不断沉沦在梦境之中,任谁都会精神崩溃,成为傻子。

      谢安彤的打算,就是在最后关头,若这小子,还未醒来。 姹

      那么她就会强行进入他的梦境之中,在梦境破碎前,将女儿带出来。

      以花葬语的精神强度来说,确实可以艮在谢安彤带着女儿出来前,坚持个四五分钟是没有问题的。

      遦 梦境中,谢雨晴还在因为梦境不断重启之下,身体来回变刍幻。

      每一次回到鯤原点,不光是身体,甚至她⿖的意识,都是回到原点。

      ⬊ 一直重复,循环着。 䲦

      当这种重옇复次数,达到九十九次的时候。

      正循环不断的梦境,终于停止。

      籾 而谢雨晴,终于从迷失中,清醒了过黅来!

      “我刚才……迷失了吗?”

      她浑身打了一个冷颤,终究还是实力太弱了!

      作为옋一个梦섶境师,除非精神力變耗尽,否则是不可能在梦境中迷失自己的。

      谢安彤见感受到女儿的精神力,正在缓缓回复。

      “这是梦境空间퍠,稳定了吗?”

      她今天的心情,还真是如大海浪潮一般,潮起潮落。 莲

      梦境中,花犧葬语的起居小쁂屋

      老爸消失的这几年里,到底是去了哪里?

      ⭫ 他的话匣子里,埋藏了几年的问题,这一次,他要全部问清楚。

      亲人,就是他的执念。

      愿望,又何尝不是一种欲望?

      从他梦境空间的诡异程度来看,他对于父亲的삑不辞而别,十分在意。

      “傻儿子,老子要是想见你䫕,随时都可以!”◶

      花葬语此时哪里还有濮重逢的喜悦。

      꼹“既然你可以随时来见我鮂,我这几年,无数次沉沦ᒡ在梦境里无法自拔,你为什么不来见我?”

      他的情绪有着些许波动。

      “我每天,去游学校,走着走着,我就睡着了!上课,上着上着,我就睡着了!甚至,吃饭洗澡的时候,也会突然就睡着了。”

      他憋了几年的话语,终于打开。

      门外的谢雨晴,早已到来。

      她正在倾র听着,屋内少年这几年心酸的咆哮。

      “你知道吗?我每一次昏睡,都比上一次还要久,普通梦境师,根本就无能为谾力,那些厉害的,我根本呾请不起。”

      少年的低语,让整个梦境与他产生了共鸣。

      仿佛在回应着他的委屈,和心酸!

      ෉“你知道吗?”

      “普通……梦境……师……根本……”

      “我请……不……起……”

      梦境内,再一次出现卡碟现象。

      킋屋外,谢雨晴惊恐的声音传来。

      “灾祸……啊……”쵨

      一声女孩子的尖叫,打破了屋内压抑的气氛。

      花响荣一脚踹在花葬语屁股上。

      “可以了!跟老子出去!Ӓ”

      一脚被踹翻的花葬语气极。

      “你又打我?”

      ⁀“你老子我想什么时候打你,就什么时候打你……”

      这熟悉的话语,哪怕是在骂他,那也是曾经的味道。

      谢雨晴看着眼前的父子,有些好奇。

      “他身边怎么还有一个人?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花响荣大手一勾,右手就挂住了自己儿子的脖子上面。

      不看正面,会让人觉得,这两人分明就是一对勾肩搭背的好兄弟……

      谢雨晴出生起,就从来没有见过쯃自己的父亲,她很羡慕花葬语和他父亲的感情。

      女人,无论年龄多大,果然都是感性的生物。

      父子俩正在私密交谈

      “听着,臭小子,除梦师,需要在特殊的뜷环境下,才能觉醒,你一辈子饛都没有经历过痛苦,也没有什么强大的欲望……”

      花响荣再次看着自己的儿子,叹了一口气。

      “你要是真有强大䓔的欲望,老子봴也不会教你!”

      花葬೓语被这只勾在脖子上的大手,勒得有算些喘不过气。

      “你看,这家伙纯粹就是你自身的负面情绪,当负面情绪累积到极限,就会诞生强大的灾祸!不累积到这种程度,你怎么觉醒?”

      花响荣将儿子一把推了出去。

      “我花家儿郎,谁又不是从这一步走过来的?打败他,你就可以觉醒成为……”

      他看了看旁边的谢雨晴……

      鎳“梦境师!”

      㦡 花葬语有ᮧ些奇怪的看了看老爸。 褼  “不是除……”

      花响荣赶紧将他的话头打断。

      “老ƕ子说什么就是什么汣?还不快去?”

      谢雨晴看着那巨大而扭曲的身影……

      那就是灾祸ꎞ吗?

      这少年,是有多么希望,见到他的父亲啊……

      少年站在巨大的灾祸面前,他渺小的身体,对于眼前的灾祸来说,一根手指头,就可以将他摁死狼。

      就算是谢雨晴自己的觉醒试炼,都没有这么可怕……

      他真的可以办到吗?

      花家?

      出去以后,问问家里那只母老虎。

      抛 花响荣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集中精ᘯ神,尽全力去想象,你手中,最想要的,是一把什么样的武器?勅这里是你自己的梦境世界,你才是梦境之主!你才是它的创造者……”

      善 双眼紧闭的花葬语,脑海中,所回忆的,是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教导自웞己精神力,所拿⏣出来的梦器!

      尽管记忆十分久远,但现在,他脑海里的精神力,比普通人,大了不少,这就是梦中梦,对他精神上的锤炼。

      灾祸,还在他头顶,不断咆哮

      “你……웕知道……吗?”

      “我每一次……昏睡……”

      “普通……梦境……师……我请……”

      ḙ “你知……道……吗……”

      它还在重复花葬语说过的话……

      这巨大ꡉ的灾祸,居然是这少年对亲情的渴望。

      谢雨晴,柔情似水的眸子里,点点星光闪耀。

      这种时候嵉,她还有心情,去感动……

      果然是心大……

      “我…宙…不要……被……漚净化……”긬

      灾祸,双手紧握,一阵呼啸声,巨大댈的头锤,降临花葬语佝的头顶。

      这一下若是被拍实了。

      他那精神力所凝聚的身体,绝对会被拍碎!

      “吼!”

      灾祸的低吼声中㩑,竟然隐藏了阆一丝自鸣得意……

      “完了!”

      谢雨晴见到少年纹丝未动,觉醒的征兆还未出现。

      她此时,只能闭上眼睛,这场不公平的试炼,就要结束了吗?

      场中一度安静

      突然间,꓿不知哪里传来的BGM,让他体슧内的热血彻底燃烧…… ﷾

      蓝色光芒汇聚,少年的手中,他的武器,终于凝聚成功……

      泰 “对!在这里!我才是梦境之主봼,我才是你的创造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