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晚上免费视频

      “你是……”中年妇女有点犹豫,看陆在川的样子是外乡人?

      “我是省城来的贁医生,来这里义诊的——就是免费看病…緳…”说到这陆在川看了苏木一眼,苏木是收费的,自己说免费是不是不太好?

      ⟨“孩子哪里不舒服?”陆在川拿过药箱曩。

      “孩子发烧了,您给看看?”中年妇女看向陆在川,既然是省城来的医生컜应该是有本事的吧?

      村里没有医生的时候去镇上看病,那也是弛看的西医。

      “好,您抱好孩子,我先给他量量体温。”陆在川ꦆ说道。

      从药箱里拿出一个温ꢩ度计,甩了甩,把殊温度计插在孩子的腋下,让中年妇女搂紧,别让温度计掉出来ꚉ。

      又从药箱里拿出一个小手碋电和一个压舌板沴,对孩子说道옫:“小朋友,张开嘴让叔퐆叔看一下,啊——”

      孩子见到陌生人有点害怕,直往中栛年妇女的怀里钻。

      蠋中年妇女有点不好趿意思,“孩子胆子小怕곦生,要不等阿木过来再看吧?”

      陆在川无奈,只好点点头。

      苏木那边因为要留罐十分钟,下了罐要等,就战先走了过来。

      从口袋里掏ꧫ出一个糖微笑地看向孩子,“宝娃,来姐姐给你一个㸜糖吃!”

      陆在川看她,没想到她还随身带了糖,看来很有经验了。像儿科的医生就这ﱤ样,哄孩子有一套。

      孩ᑢ子看看她,伸手去接。

      中年妇女笑笑,“真是个贪吃鬼!”

      “宝娃,张开嘴让槌姐姐看看!”苏펉木又说道。

      孩子便很乖地张开嘴,苏木从陆在川的手里拿过小手电和压舌板,往里一压一照,陆在川也凑了过来。

      ᫯ “是扁桃体发炎?”陆在川说道。

      两人靠得太近,陆在川的鼻息都喷在苏木的耳边。

      苏木一偏头,白他一眼,还是点了点头,“应该就싈是这个引起的发烧!”

      伸出手摸了摸孩子的额头,热得烫手,温度肯定不低。

      ᫮ 陆在川看差不多有五分钟了,把体温计拿了出来,“三十九度!”有点高了。

      苏木看了看孩子的手掌,手掌大鱼际处很红,手心很热,又看了看舌头,舌尖赤红,舌苔又黄又厚。

      这是崴大热仉之相,而且有积食。积食也可以引起发热。

      “先打一针退烧针,再开点消炎吃!”陆在川说道,一边说一边从药箱里拿出一个注射器。

      孩子一见到针就大哭起来,팝“我不要打针,我不要打针!”

      “小朋友别怕,不痛的!”陆在川连忙说道。

      “痛、痛,你骗人,我不擵要打针,不琗打……”孩子哇哇大哭起来。

      整个人在中年塗妇女身上用力挣扎扭得跟麻花一样,中年妇女都快淧抱不住他了。

      “好、好,咱们不打针,不鐉打针!”中年妇女连忙哄孩子,对陆在川不好意思ࡈ笑笑,“孩子以前打过测一次针,很怕痛,要不첲还是不打了?”

      陆ꭓ在川拿针的手一顿,脸ꤋ上讪讪的,“不打针烧退得比较慢,这么高的烧……”

      “阿木,还是你帮我看看有没有什么退烧药给孩子吃一点!”疐中年妇女对뺤苏木说齉道。

      “西医也有退烧药!”苏木看了陆在川一眼,怎么觉得他有点뭭可怜?

      “西医不好,药那么苦,又难吞,孩子每次吃药都吐出来。”中年妇女说道。

      陆在川嘴角抽了抽,那有中药难吃?

      ఞ苏木有点想᳡笑,忍住了,点点头,“有的,我拿给你,马上煎了给孩子吃,喝水就行。”

      说完从药箱里拿出一个黄纸包的东西,打开递到中年妇女的面前,“这个马上用水煎了给孩子喝,煎十五冬分钟就可以。”

      陆在川一看,不知是什么ꉶ,灰扑扑的,像香灰一样。

      他知道乡下一些地方是信迷信的,鵄看病不去找医生喜欢找神婆,神婆神神叨叨的,烧符水呀或是香灰水骗人喝,那根本治不了病还会喝坏人。

      不过苏木应该不会吧?

      “这是什么?”陆在川问苏木。

      “这是药!”苏木看向陆在川왭,戏谑地说婿道:“怎么,你想尝尝?”

      ࡨ 陆在川真的伸出手指沾了一点放在嘴里,眉头皱起来,“这是石灰?”

      “什么石灰?这是石膏!生労石膏,是一味中药,你懂不懂?꺀”苏木一下火了,“我给孩子吃石灰?我的脑子是ᐗ坏掉了还是怎的?栨”

      陆在川一愣,꼳这是生石膏?石ౘ膏也可以做ᘚ药吗?

      륮“别不懂装懂好吗?”胍苏木的脸一下冷了下来,“生石膏,又名寒水石,有清热泻녰火解肌发汗的功㆗效,辛、甘,微寒,归肺、胃经。”

      “孩子头痛身热,三焦大热,皮肤㥦热,肠胃中结气,这要先退热。生石膏本来就是可以单独成一味药的。”苏木看着陆在川,冷笑一声,“怎么,省城来的大瀷医生也有不知道的?”

      陆在川抿嘴,⋺他对中药是不௏了解,他家两代人都是西医。

      苏木冷哼ᬋ一声,不想理他,把药递给中年妇女,“훬快去把这犌个煮ꟶ了,等会儿喝了水,先退烧,我再开一点消食化积的药给宝娃吃鐟。”

      “哎,好,那我先回去,等会儿再过컈来拿药㫑!”中衲年妇女连忙接过药。

      刚才她吓了一跳,还从来没见过阿木发这么大的脾气㖖,这个省城来的医生真是不懂就别瞎说啊。

      陆在川摸摸鼻子,又被苏木쭬凶了。

      在省医院的时候还感觉自己挺厉害的,大家也很尊敬他,在这里怎甈么总뿕挨骂?还是被这么一个小姑娘骂,心里有点怪怪的。

      㡺另一边拔的竹罐也到了时间,苏木不再理睬陆在川秷,走过去蹲下身鉼体,在竹罐边沿的皮肤上按了按,气漏进去,竹罐就掉了下来。

      ␉ 竹罐一拔下,里面流䰎出黑黑的污血,苏木用药棉擦干净뵙。

      又取了新的药涂上去。

      全部弄好之后,苏木站起身,“杨띃阿公,看看怎么样?”

      老人动了动脚,“薔现在好多嵛了,不那么疼了!”

      “那就好!”꼊苏木微笑。

      陆在川惊讶,这么鞹有效吗?

      ⃶ 訮杨老三拿了两块钱给苏木꺶,“谢谢你啊,阿木!”

      蛓 “杨三叔您别客气!”苏木微笑收下。

      陆在川看她,編才两块钱?这要是在医院鬨,光检查至少也要十几块,还要开药,他们看病真Ꙏ便宜,怪不得都不舍得去医院看。

      而且人家还有效。

      陆在川顿时对苏木的药好奇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