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w废柴

      譮 公子带着愚人众的精英,躲在总务司门前人群中,暗中观察事情动向,当然更多是给安德烈以监㱥视,因为这家伙并不想出来冒头。❓

      北国银行在璃月的业务开展,其实是非常仰仗凝光在律法上给他开绿灯的,每年他孝敬凝光的钱輔,可真没少花,安德烈银行业务也不好做,知道为了今天这事出来闹一波,他绝对会把凝光给得罪的。

      至冬国势力其实分两波,一波是以绝对服从女皇意志的愚人众为代表,他们可以说效忠的是女皇而非至冬国,皇卫兵;而另外一波是服务于至冬国国民的体制,譬如正常的外交ꢤ官和贸易官等,至冬国的经턾济和国赁际发展,自然也便考虑在其中。

      别看愚人众如今在提瓦特大陆横行霸道,他们至冬国的것外交官可没少出去䙡替他们擦屁股,一些⧞小国家或者无神国度,愚人众犯事了还好说,譬如欺负隔壁自由的蒙德,愚人众外交官都是趾高气扬的。

      可是璃月就不一样了,愚人犯事了至冬国外交大臣,那个是天天跑总务司道歉,协商后续事情如何妥善解决,因为璃月可以直接经济上制裁至冬国,这都不用请示帝君摩拉克斯了,什七星高쭡层会议就可以直接通过制裁法案。

      弱国无外交,在提瓦特大鶎陆一样适用。마

      总务司蘘终于开门了,千岩军抬着一口大大的上等棺材出来,凝光亲自带队出面,直接给安德烈和其纠集的闹事外国人一个下马威。

      “ࢆ死者为先,人都被你们折腾了一晚上了,也该让他好好安息了”凝光出场便抢走了所有的主动权,⢄送你们愚人众一口瓻好棺材,也让总务ꥦ司收割了一波民意,至少现场不少路过看戏的外国人点头表示赞。

      璃月港可是提瓦特经济贸易的中心,这里做生意的外国人多不胜数,总务司不可能不考虑他们的民意,当然如何兼顾本国璃月人民和外来商人游客间的利益平衡,一直以来都是件麻烦的事。

      “多谢凝光大人赠棺”安德烈ⴀ笑着道,习惯性便客气跟凝光说话了,他是真갉不敢跟凝光来点脾气,他也没料到这事会由凝光亲自出面主审。

      公子自然是对安德烈低头哈腰不满斋的,一旁叫道:“不就送了口棺材嘛,这事跪就不追究了?睹我们还等ܙ着呢”

      公子身边的愚人众喽喽们也是起哄道:

      “对啊!把凶手交出来判刑,杀人偿命”

      “没错,杀人偿命”

      “外国人的命也是命啊”

      ……

      四周璃月人民有的肯定就飾不满了,柿回怼道:

      ⲉ “呵呵,说了半天你们这些歪国人一点证据都没提供”

      “就是,总务司甘雨大人,怎么可能包庇凶手,简直血口喷人”

      “估计是你们外国人乱来,对甘雨大人不利,然后被反杀了还在这闹呢?”

      ……

      路人游客也七嘴八舌,觉得自己老神探客观发言道བ:

      淤 “这事还不简单,直接把几个当事人都找来一问便是啊”

      漣“对呀,让甘雨大人出来说明昨夜之事”

      “先不管这么多,先把那嫌疑人抓ㇹ起来审쨰审呀”

      “全城通缉嫌疑人,最好他畏罪直接来自首,ᅭ那这事哪有这旪么多口水仗”

      ……

      “肃静!”䱉千岩军威武吼道,震慑全场。

      뇀 众人暂时安静了下来,大家也都看向主审凝光。

      “被举报的疑犯,已经在被押来的路上,不过抓捕过程中,又新添不少疑点,疑犯似乎正被你们北国银行谋杀哦”凝光冷静回道。

      “呵呵!绝不可能,我们北国银行向来遵纪守法,尊重璃月律法,有凝光大人帮咱们主持公道,哪还用得着此等越权的暗杀手段”安德烈一口否认道。

      ᥈ “是嘛,那૳你们至冬国愚人众呢?”凝光冷冷问道。

      安德烈一吓,转头疑惑的看向身后公子,因为昨夜钟小离回港前,已㶛经暗杀失败了,接着第二天又在港内再次暗杀钟小离,这简直就是骑脸璃月,而且站在愚人众立场上,明显也太蠢了吧。

      主要是安德烈也没得到愚人众那边通知。

      公子狠狠的一个眼神,示意安德烈继续顶上去,还摇头表示愚人众并未继续谋杀钟小离,就算要继续杀,那绝对也会选择后续日子在璃月港外。

      “凝光大人想必是误会了吧,说咱们动私刑也得要讲证据吧”安德烈不认。

      凝光拍了拍手,接着千岩军压着北国银行的日常愚人凩众看守弗拉德ꣵ上来了。

      “费拉德!你?”安德烈大惊问道。

      “我什么也没做啊,冤枉啊!海港边爆炸真和我没关系,我之前只是去约见笔友,然后突然爆炸了去看看热闹”费拉德着急地喊道,“现场那么多人,凭쳰什么你们千岩军就直接冲过来抓我一个啊?त”

      安德烈也皱着眉头,又回头看了看人群中的公子,公子再次示意他继续顶上去。

      “凝光大人这不能说明什么吧?”安德烈严肃问道,他已经再綒得罪凝光的边缘作死了。

      “确实不能算是铁证,但正巧的是被炸的人,正是你们쉆举报的毒害你们银行员燺工的凶人”凝光说完,看向人群背后,钟离推着Ƹ棺材车和胡桃慢慢赶来,时间也来得恰到好处,“下面到底情况如何,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凶手和你们亲自쉽对峙”

      蒝“你们要的凶手来喽,本堂主……”胡桃高兴地准备自我介绍。

      “胡桃暂时先缓一缓主,让被怀疑对象先解释,大家可都等ᡂ着呢,现在还不是你出场的时候”凝光微笑道。

      钟离此刻轻轻拍了拍棺材,钟小离迷迷糊糊从棺材内醒来,看向四周!

      “嗯?我是谁?我在哪鴅?我又穿越了?”钟小离吐槽道。

      “小兄弟你现在可官司缠身呢,解释一下昨夜你在璃月港都干了什么吧?”凝光回道。

      钟小离拍了拍刚才落水脑子进的水,仔细ⶼ打量一翻现场后,也明白了这是被愚人众给告上了呀。

      “昨夜我回璃月港,在港口斜铺除见着个游荡的愚人众士兵폖,那家伙鬼鬼祟祟地要去摘路边的野莓果吃,我们刚好路过还好心提醒他别乱吃,结果他不遯听吃了便毒死了,更离谱的是,这人前脚刚䝖死,后脚就冒出一大堆像早᜹就埋伏好的愚人众,上来就说我杀了他们的人,然后要杀我”钟小离基本全部如实回道。

      凝光听后继续审问道:“所以从你絓的自我陈述来看,你觉得自己是无辜的,被愚人众给埋伏暗杀了?”

      “客观点来讲吧,愚人众是否暗杀我不清楚,我也没证据,但是我肯定是无辜的,被他们冤枉了,那士兵的死与我无关,总务司七星秘书甘雨小姐,昨夜恰聥巧与我同行,她认为愚人众此等♧毫无证据便追杀人不讲道理,才一路护着我”钟小离继续补充道。

      钟小离甚至都没有直接主观态度的咬死愚人众有目的埋伏᫱他,这回答倒是让路人和外ꕓ地游客对硟他也支持不少,倘搗若再结合今日港口边,又发生在钟小离身上的二次谋杀,似乎愚人众看来的谋杀嫌疑就更大了!

      “呵呵,这也不过是你一面之词吧,咱们有弟兄走丢,寻啝找到的时候已经死在你身前,你还二话不说逃走”安德烈再次被公子狠狠的眼神逼迫,继뛿续顶上。ꆷ

      “逃走的时候,总务司甘雨秘书长还帮忙?安德烈这也是你想说但又没说的对吧?”凝光冷冷问道。

      ⟔ “凝光大人我想其中甘雨大人,肯定有被这小子花言巧语蒙骗,才会做出帮他逃走的举动”安德좥烈也不傻,告状也不能乱告啊,咬住公子想要噺的人就Პ行。

      “这小子谁呀?大晚上居然能ᐲ有资格跟七星秘书在一起?”

      퓫“不会是甘雨大人小男友吧?”

      “卧槽,我失恋了”

      ……

      四周的人也有开始猜测钟ꗷ小离身份的。 ᷡ

      公ᯯ开钟小离就是小岩王爷,如今看来这个时机并不是适合,因为毕竟官짷司缠身,被愚人众给黑了一把,若不能干净的洗白这件事情,恐怕未来小岩王爷身上一直都会背着一条人命的污点。

      愚人众如此莽的陷害钟小离,首先肯定是为了其身上岩神之心,其次便是有目的得搞臭钟小离,给他制造舆论负面,给小岩王爷泼脏水,毁掉的是璃月人民心中未来的希望。

      읍不得不说女士这波是真恼羞成怒了,从愚人众使出牺牲႒自家手下性命,挂死钟小离这一手就可以看出。

      暂时得不到神之心不要紧,只要先毁掉钟小离这小岩王爷,没了璃月人民的支持,愚佒人众以后迟早有更多更好的下手机会,稍微花点小钱也可以收买一波讨厌钟小璃的璃奸走狗。

      再次回归案件本身,有效的可以双方给自己证明的证据太少了,若从疑罪从无的角駻度来叛,钟小离确实可以被宣判无罪,北国银行和愚人众告状失败,但结果肯定是他们会继续上诉,继续无休止的扯皮打官司,单就这一件事,可以՟一直制造负面给钟小离泼脏水。

      这种状态下,璃月方面官宣钟小离就是小岩王爷的压力可想而知,是不会在这么有负面情况下宣布的,因为那样璃月国民对新帝啋君的认识和影响实在太大。

      蜵 愚人众要的也就是这个效果,那么他们可以继续,明目张胆的暗杀钟小离,也不会背上个杀害国家领导人,挑起两国敌对的政治和战争风险,只要你璃月方面不官ᭉ宣,就一直装作不知道如此暗杀下去。

      与此同时周围的理智立场客观的观众,也对此表Ⰶ现了各自不同的态度认知:

      “事到如今,两边都没啥有利的证据呀,似乎都有可能。感觉成了一桩悬案了,那퀛人怎么死的都不太清楚,真是吃了个野果就毒死了?太荒唐了吧,我天天吃怎么没被毒死?”

      “乱吃毒死的多了去了!就是那死胖子自己吃了毒死的,但愚人众肯定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虽然觉得这位小兄弟很大可能被冤枉了,但就是觉得可恶,被这样无理的碰瓷官司盯上”

      “这种碰瓷放谁身上都恶心吧,一般人只能花钱消灾,可是对面是愚人众绝对不图钱的,总感觉他们想要这小兄弟的命,所以甘雨大人꛺才如此保他,我现在可以理解了”

      ꔽ “哎,要是有啥可以记录事件经过的푏东西就好了,就像留影机把整个过程都记录,那就铁证如山,两边都没啥好说的了”

      钟小离也确实觉得愚人众,这拿人命碰瓷他一招太损了太恶心了,过去现实世界里,碰瓷也是常有的事,在没有天眼监控普及的时候,碰瓷者可是屡屡得手啊,可⑛惜了如今原神世界并没有天眼记录这一切。

      就算是真有天眼,也不能再那荒郊野外给安监控吧,总之钟小离回归璃月,愚人众这⦷一关能不能过,直接决定了他能不能顺利登基。

      “凝光大人,既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证据也尚鼼缺,这等案件就暂时先封存吧,等后续调查到更多㟃证据,咱们再次开庭审理”安德烈主动提出狁暂时封案。

      封案就是他们愚人众想要的结果,污点给钟小离这簘小帝君挂上,给他们未来杀钟小离创造更多有利机会。

      凝光此刻冷哼一声,笑道:“哼!可笑,在我凝光手里从来就没有封存拖延再审的案켟子,是时候该艎让桖死者自己说话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