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

      时间如白骥过隙一去不复返。

      十三年后。

      这一日的傍晚,大白收摊后,飞回到了四十九层的宅院之中。

      寳 这个时候韩立在被追杀,好不容易回到了魁星岛,终于快成小寰岛岛主

      而李信正在喝着茶,手里拿着从白门阁買来的乱星海记ⳕ事书籍,看着远方的景色,感觉头上有个巨大晝阴影ᐲ覆㦓盖,抬头一看是大白那张大脸蛋子。

      “大白,你看啥呢?”

      “大哥我要突破了。”

      “噢你要化形了啊,这是静心蒲团,你突破的时候可以清净灵台,防止心魔入侵。”

      鼉李信说完丢给大白一个蒲团。

      “二楼有间静室,厼给你留着呢,你自己去用吧,店铺那边我会去看的。” ⠲

      “嗯!”大白应声点了点头,拿着蒲团上了二楼。

      第二日

      清晨。

      太阳还未升起。

      一大早,李信在咸鱼铺门口接收由炼气修士和筑基修士组团出海所猎쨄杀的妖兽肉。ە

      此时的李信身穿灰色T恤和沙滩裤,脚上一双人字拖,对着店铺门口排着的几十个修士喊道。

      ℿ“一个个排好了一个一个来。”

      李信说完对着一个脥青袍修士招了招手,接过他手中的妖兽肉和妖兽骨,掂量了下。

      “来,冉光俗,五十七斤的深海鲮鲸背脊肉和两百斤鱼骨,这是二十颗低阶灵石,你收好了。”

      李信从身后盘子里扒馔拉出二十颗,交给了一个青袍ꠝ修士,鹆青袍修士接过灵石后转身出城去了。

      李信봲结算풩完一个又一个修士的灵石,转身对着旁ӆ边的黄袍修士说道

      “瞿剑是吧,这是你的十七颗亟低阶灵石,现在行쭧情不太퉬好这雷⋉灵根修士又比较少见,所以这个三菱雷龟肉뤥不太好卖,而且你这个量ꐚ也比较少才八斤。” ᾋ

      灰袍修士闻言꼢点了点头也不废话接过灵石转身就走。

      “呦你这可是阴ꐙ芝马的血肉啊,这可是培婴丹的材料啊,你这还舍得卖啊!”

      ﬘ 李信对着身前的一铟位白袍结丹修士申屠载说道。

      申屠载身后排队的修士纷纷露出贪婪的神色,转瞬之间消失不见。

      只听申屠载道:“这是阴芝马的扇骨肉,血液也已经抽干净了,扔肉量稀少不适合做材料,这才拿到前辈您这来卖的,剩余的血䥑肉被我家老祖拿去放在丰乐拍卖行拍卖去了。”柍

      “噢这样啊我说촅你怎么舍得卖麿这好东ꂣ西,差不多八十六斤᧱,算你一百低阶灵石,这是一颗中品灵石你收号了。”  ⸅

      李信点了点鑂头说着接过扇骨掂量了下,从身后的盘子里拿出一颗较大的灵石交给了申屠载。

      申屠载接过灵石转身飞入天星城。

      转眼一个时辰过去了。李信也收完了帒剩余修士手上的各种海霸类妖兽的肉和某不知名小岛的妖兽肉。

      蛍让喻纪,也就是前段时间ᷬ招来的炼气七层的修士,整理好货柜拿着法器砍斧和切肉刀,将货柜上的肉一一分割好,分门ᣂ别类后放在了带名字的货架上。

      ᝗ 渖而后李信施展冰霜法术将货柜覆盖上一层薄薄的冰霜。

      阳ꀷ光如约而至,缓缓照亮整座天星城。

      这十五年来周围的凡人店铺有样学样,不再像之前纷纷谈好交易价格,时间不超过三天就出城去了。

      而是提高价格蘆做好保鲜,大大增加了天星城的人流量和入城费。

      此时的街道上叫卖声络绎不绝,修士和凡人的人流也是在这天星城的街道上缓缓流动着。

      頺 这十几年之间,韩立不是在打架,然ю后跑的路上,就是在跑的路上在打架,然后又在跑。

      十年之后。

      大白出海渡劫回来了,化形后的大白并没有变成人样,还是老郠样子只不过身形变成了人形,浑身白蓝相间的茸毛ꂢ。

      쭘 肩膀上还是顶着一颗虎脑袋,只不过这颗脑袋却越发圆润可爱,不复威武的样子,身形也越发的壮硕,满身的肌肉两米多高,活脱脱一个魔鬼筋肉男。

      上身穿着薄薄的黄色工装马ᔰ甲,马甲上刻画着不少的阵法符文。

      下半身穿着的,还是那件开了个洞的屎黄色的大裤衩子。 劯

      ၳ 李信和大白的修炼方法和凡人修仙里的修炼方法差别巨大,凡人只要修为侽和元神强度到了,就戡可以用丹药强行破綮境,心境方面要求反而没有李信和大白的炼气士法高。

       大白和李信的修炼方法有个弊端就是,心境不到就算修为到了用丹药也会造成㲦境界不稳时不时会掉下꥿来,有时候丹药还不一定渝有用。

      经受过现代电影洗礼和李信的言传身教,ឍ见识过悲欢离合和家长뻑里短的大白,心境鮹早就不옔可同日而语。

      所以才ꢌ会如此之快的突破元婴,也Ꝿ就是炼气化神中期。

      因为大白本身是凡人修仙界的生物所以必须经受雷劫。

      汄而漖天星ⶻ城里时不时的有些修士因为没交够灵石,停留日期到了之后被赶出天星城ꍉ的也不在少数。

      毕竟满天飞的筑基期䙄白衣修士不是吃干饭的。

      修仙之人五感的灵敏度是凡人的百倍,凝聚元神之后,元神扫视之下皆是无所隐藏。

      可是大部分店ᭀ铺里都有隔绝鹊神念的禁制。

      这十年之쒐间蒠有了俞纪这个店员,李信则时不时꿝去天星宫观看传送阵发的阵纹,总算是研究出其中的原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转眼又是一年过去了。

      正午。

      咸鱼铺前,大白抄着一口东北大议碴子味的口音淋坐在咸鱼铺前的马扎上,手上拿着把大扇子。

      边魬扇着风鉲,左观右看边叫卖道。

      “隡都来看看啊!냠早上新鲜到货的两百斤深海大龙虾啊,都来看都来看妶啊。”

      ᩼ 此时一年仅十二岁的小孩子在海鲜柜前挑挑捡捡,一脸嫌弃的放下了鲮鱼。

      쫐 “郔说你呢小子,你看又不买还挑탚挑捡捡,小心劳资大耳瓜謢子扇你。

      ”大白说着也没站起来,就是伸手挥舞着手掌,想吓唬吓唬这小孩子。

      小孩见状也不怕,还扮了个鬼脸,“略略略”

      “嘿你小子欠揍啊。”大白ዄ说着站起身来。

      小孩见状立马转身跑了,大완白见湲他跑也没追딭继续坐下叫卖着。

      “툏呦!白哥又吓唬孩子了啊。”咸鱼铺子隔壁皟一个卖干货的老板从店里探出头来䱱调侃道。

      ㍪ 大白闻言也没生气,撇了那老板一对眼:“原廷你小时候还没被我打够屁股啊,三天两头扒拉我家鱼,接了你老子的店,性子还不收敛点。”

      “劳资突破꾕元狔婴这些年还没揍过人,要不要再让你尝尝我这砂锅大的巴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