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美人天下

      മ 揣上侨汇券带上钱,桑柏来到了县城。

      到了丈母娘家桑柏一向是不会空手的,今天过来桑柏带了一副猪肝,还有一副大肠,至于肉啥的桑柏去晚了髀,被人쾷都给买没了,他自然也就没有买成。

      㫇 到了家,桑柏便和丈母娘一起打理起了大肠,一边打理一边两人小声的聊着天。

      “你今天怎么来了?”

      刚下班的夏雁秋看到桑柏在家里,先是吃了一惊,然后便笑了起来,只不过细心的话会发现夏雁秋脸上的表情有点僵。

      赵美玲道:“怎遄么鍕这就不是小柏的家啦?小柏过来看我的还不行?”

      “行,他来看您的”夏雁秋笑了笑。

      这时赵美玲道:“今年转正的名额当中有没有你?”

      这话一出口,夏雁秋脸上的表情更不自然起来。

      这表情摆出来,赵美玲哪里还有不知道的,于是张口又问道:“怎么还不能转正么,西边小学陈小娟人家在车队这次就转正了,你比她去的时间还长了一年吧?”

      夏雁秋道:“领导找我说让我发扬一下风格,把转正的名额让给同事……”。

      “什么!哪个领导说的,我明天去找他,凭什么我们要让?”赵美玲火气一下子上来了。

      夏雁秋也不说话,就这么苦着脸听着母亲唠叨。

      ⿍ “你说谁?哪个领导,是姓钱的还是姓王的,要不就是姓于的?……”赵美玲追问道。

      “妈,这事您别管了”夏雁秋说道。

      “什么叫我别管了!这叫什ሱ么话,你的事我还不能管了,咱们明明今年可以转正的,有编制的为什么他一张嘴咱们就要等下去啊!”赵美玲越说越气。

      但夏雁秋直接成了锯了嘴的葫芦,一声不吭。

      这鬘下赵美꒟玲火气ૠ更大了,桑柏一看立刻伸手说道:“妈,妈,您消消气,这事怕是还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内情,您别气坏了身体”。 탒

      “小柏,你说我能不气么,两个小빯的不省心把工作给弄没了,这大的也不安生,都结了婚了怎么还这么傻,人家说让你௳让你就让啊”赵美玲气的大口大口喘气。

      桑柏见了立刻伸手捶起了赵美玲的后背。

      “雁秋,有什么就说什么呗,都是自家人,你把事情说仔细了”桑픆柏道。

      夏雁秋道:“大家投票的时候我的票没有过!领导说有些人向他反映我工作有些不认真,还不能团结好同事,爱讲排场……”

      “这都哪跟哪啊?”赵美玲有点不明白了。

      想了一下道:“怪不得你̏这些日子不戴手表了呢,不会是因为这个吧?”

      ਐ 夏雁秋道:“不是因为这个”。

      不过这话说出来谁信啊。

      ⟣ 桑柏道:“就是因为一块表?”

      삐不得不说,夏雁秋的表的确张扬,㮅这时候海鸥、明珠都瓎是好表了,进口的梅花那都不能用好来衡量了,直接就跟四十年开个劳斯莱斯在街上逛似的。

      一开始夏雁秋也不知道这表好到ᜂ这个程度,但是有一次有个领导的老婆过来一看,便认出了表,给大家一解释,这个表最少值六千多块,顿时就把一群人给镇住了㸲。

      恾 夏雁秋道:“还有些人说我就算是不干这个正式工,也能活的很好!” ږ

      说着说着,夏雁秋的眼眶子红了。

      “这是被我给连累了啊”桑柏听完之后长叹了一口气,好ꍍ一会儿才说道。

      “这真是岂有此理!”赵美玲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这怎么떔到处都有红眼病的人啊”。

      њ 一些人见금过桑柏一会儿跑港市,一会儿댸跑RB,这心里就有点扭曲,一扭曲就在心里嘀咕:凭什么他能去,我不能去?

      跟着就联想,觉得这人肯定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这才能有机会出去,我是不稀得干,如果能㥰这么下作我也能出去。 宣

      于是私下来就有཮流言传出来,反正都是些不好的,总之就是能踩벫两脚的时候就不会踩一脚。

      最后就有人传夏雁秋父就是쟻来玩的,平常工作也不认真,怎么怎么的。

      关健是夏雁秋这时觉得自己同办公室的,也就是售票处的一些人也都在心底桠打起了小ೃ九九,这次没有转正,其中两个人是给她下㣩了绊子的呿,这才茟是让她最伤心的。

      说着说着,訞夏雁秋就忍不住流了泪,她觉得自己平常对同事都挺好的,谁家有个事能帮上忙的她绝对不推辞。

      但是就为了不让自己转正,其中两人居然背地里捅起了自己刀子。

      要说两人不是正式工也要转正,夏雁秋也可以理解,但是明明这两人都是,还能干出这事来,这让她特别心寒,也特别委屈。

      桑柏到是不以为意,这世上的乱事多了去了,这样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的,社会上损人不利己的人车载斗量。

      伸手轻轻的抹了一下夏雁秋眼角的泪珠,轻声说道:“这活不干也罢,我刚才还说呢,等你回来和你商量一下,我想明天去市里看看买一台摩托车,搶现在正好,你不干了咱们一起去”。

      夏雁秋有点毛了:“你说的轻巧!我不弄个正式工,以后怎么办?”

      켄“你这丫头,冲着小柏喊就精神了㲖,你怎么不冲着让你让一下名额的人喊?只会쩪窝里横的东西☀”赵美玲立刻不Ἣ乐意了。

      䥹桑柏詸这边立刻两头说好话。

      “其实啊你也别䍥看着眼前的事,你得放眼看以后,你发觉没有?”桑柏说╿道。

      夏雁楂秋问道:“发觉什么?”

      “咱们不䉴要票能买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像是肉什么滂的今年乡下都明摆着卖了,搁去年行不行?那肯定是不行的,这就意味着什么?”

      看到夏雁秋和赵美玲都是一脸懵,桑柏又道:“这证明市场终究要代替现在现在国家大小一把抓的情况췈,也就是说以后钱会越来越重要,票据会退出历史舞台,而眼前现在看起来的铁饭碗也会被打破”。

      “小柏,你可别胡扯了,打破了我们怎么办,我们⤑都在厂子里忙活了半辈子的人了,把我们工刎人的饭碗子打破,全国䔔多少工人,谁敢啊!”赵美玲很不屑。

      桑柏也没有办法解释啊,总不能说我来自以后,再过个差不多十年,有你们这些工人哭的时候,到时候一个个捂着脸去大街上蹬三轮车,生怕遇到熟人。那Ỡ时候你们才知道你们的铁碗变成了泥碗。

      笑覦了笑,桑柏并没有说话。

      夏雁秋对于桑柏늴的分析쑁到是挺听的进ἂ去的,不过她也怀疑啊,其实不光是矘夏雁秋,你在这时候和所有的工人说,十年后大下岗潮就会来了,谁都能喷桑柏一脸口水,咱们是工人阶级,哪有失业一说!

      “不会吧?”夏雁秋问道。

      桑柏道:“咱们试目以待!” ફ

      说完,桑柏转䪊头冲着赵䡱美玲说道:“妈,评不上就评不上吧,他们觉得那东西宝贝詤,咱还看不上眼呢,等过两年,让雁秋去港市上班,给我当总经理去”。

      赵美玲听了笑道:“ᗿ你可算了吧,就她的样子还能管鰎人,小柏你到是可以的,她不行!”

      桑柏道:“妈,您是偏向我,늴我心里明白,不过管理人这事我真不行”。

      这么一聊,夏雁秋没有转正的事情就被冲淡了不少。

      过了一会儿,赵美玲去厨房烧肥肠,桑柏和夏雁秋便躲进了屋里。

      “預媳妇,要冼是干的不맕舒心쾋就别干了,咱们回家生大胖小子去,你看看你这经常不在家,长此以往的别说是儿子了,连孙子都耽误了”。

      “一边去,我要是不弄个正式工,以后就算是有了孩子上哪里去上学?你是农村户口,我又没个正式工作ㅍ,总不㳹能把孩子扔乡下吧”夏雁秋说道。

      桑柏惊奇道:“原来你都考虑上了!”

      “可不푲得多想想么”夏雁秋说道。

      桑柏道:“这事你别想了,等咱们的﵈孩쿫子到了上学的年纪仪,柳树庄直接建个小学,咱们挑最好的老师,不光要有教育水平,还要品行高洁的才行”。꿿

      “你说的比唱的好听,人家肯钻柳村纇庄这村子?”夏雁秋明显是不信。

      桑柏笑道:“ꡀ咱们走着瞧!”

      桑柏这边早就打算好了,如果他几年后还不能十倍普通老师的薪水请好老师到柳树庄教书,那他干脆直接回四十年后的世界算了,过来丢的哪门子人啊。쥈

      ꠆ 小两口正要说点什么呢,突然间听到窗外有人叫门。

      “请问夏怉雁秋女士在么?”

      胥 坾 ᯮ桑柏一听就괴知道这是德间苍介留在县里的留守,正儿八经的RB小鬼子,不过中文同样贼溜。大名叫啥桑중柏给忘了,还是个小课长,桑柏都叫他池田。

      “你好,池田先生,进来吧!”

      “原来桑先生在啊,那可真是太好了,我们社长想让您明天和他通个电话!”池田小课长一进来箁就给桑柏一个深躬。

      现在最让桑柏揪心的就是通讯,以前䎆用惯了手机,现在啥也没有,打个电话都时不时的还会串线,更别璊提什么微信之ᛃ类的了。

      现在电话转接可能很多人都没有见过,先拨号到总机,总机那边会问你打去哪里,听明白了地方,总机接线员立刻一通忙活,把总机的插头按着要求插接起来,这样你的电话才可以打过去。

      人工操作有的时候肯定会出错,她一出错你这边就打到别人家电话上去了,接下来对不起,请您重新从头再来一遍。

      总之,这时候打电话,你得有相当的퍕耐心才成。

      当然了,要是长途的话你口袋里还得≾有钱,不是一般的贵,而是特别贵,像是这种国际长途就更贵了,好在是德堗间苍介那边掏钱,要不桑柏得心疼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