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房播播

      嘉利公寓

      刚刚从警队射击场回来,身上一股硝烟味,陆绪先洗了个澡。

       晚上要去参加英成的饭局,作为港岛最大的娱乐公司之一,今晚注定会有很垪多明星。끷

      这会儿李文珊都已经有点兴奋,正不停的试着衣服,看哪条衣服好看。

      拿着一条米黄色的连衣裙,比在自己쩙身上,李文珊对着刚从浴室出来的陆绪问道:“亲爱的,你看我穿这件怎么样?好不好看啊?”

      穿着浴袍,拿着毛巾吸着头发上的水,看着活泼可爱的李文珊,陆绪不禁有点食指大动。走过去从背后抱着李文珊,轻轻在她耳边吹了一口热气,道:“你什么都不穿的样子最好看啊。”

      耳边传来一阵温热,让敏感的李文珊浑身一软,感受着陆绪在自己身上作怪的手,李文珊求饶道:“亲爱的迎,不要啦,晚上,晚上我们在...好不好。”

      这会时间也不早了,陆绪也只是为了捉弄一下李文珊。停下作怪的手,陆绪在李文珊耳边轻声说道:“那晚上我可要解锁几个新姿势,你要好好配合我哦。”

      一听到‘新姿势’‘配合’,李文珊立ᙈ马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刚刚被陆绪弄得泛红的脸,显得更红了。感受着陆绪又开始活动的手,李文珊连忙按凉住웚,柔声道:“好啊,答应你啦。”

      똵----

      作为港岛有数的大集团,英成在港岛有一슰栋自己的大厦,英成集团中心大厦,位置就在湾仔。

      英成集团中心大厦是一栋集休闲娱乐、商场购物和写字楼一起的综合性大楼,也是英成集团很多分子公司在港岛的总部。英成娱乐作为英成集团的最主要的产❤业之一,集团大厦内녅有着不小⋡的区域用作办公。

      这次的晚上的宴会位置就在英成集团大厦附近,靠近维多利亚湾的一间五星级ꡬ酒店。

      来参加晚宴,做的士肯定是不行的,掉分也容易弄脏衣服。好在杨兆其考虑到了这点,提前安排了一辆车来接陆绪。

      说是晚宴,其实也没那么正式,也就是英成电影内部的活动。

      李文珊穿的很靓丽,陆苉绪就随便很多了,一件范思哲❭的衬衫,加一条黑色的裤子再配一双黑色皮鞋。微碎的发型挺在在【离地面183厘米的半空,手䧷腕上戴着那枚百达翡丽超级复杂星空盘手表。

      晚上6点,携着李文珊陆绪到了酒店楼下。

      对于英成的宴会酒店早就做好了安排,在陆绪报出自己名字是来参加英成宴会后,门口的礼宾小姐立马就微笑着引着陆绪到电梯口。

      酒店17楼,今天整个17楼都被英成包下。

      陆绪﹢带着李文࠺珊一走出电梯,正好被路过的杨兆其看톬见。

      “陆少,久候多时。”杨兆其迎着✚陆绪走来伸出了一只手,说的好似特地在电梯口等着陆绪一样。

      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杨兆琪略带潮湿淴还未干透的手,陆绪笑着和杨兆其握了握手,回道:“杨少客气了,对了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女朋友,李文珊。”

      “李小姐好”笑着对着李文珊点了点头,杨兆其客气的和李文珊打了个招呼。

      “杨少,你好。”李文珊微微欠身回意。 ⬭

      往边上侧让一步,杨兆其笑着伸手让陆绪先请,道:“先入内吧,有不少人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见见新老板了珷啊。”

      “什么新老板,我不懂电影,就是一个股东,一起啊,杨少。”뫵陆绪笑๜着和回道。

      杨兆其和他客气,陆绪可不会认为20%的英成电影的股份就是老板了。

      英成电影只不过是老杨的英成集团其中一项产业,作为英成集团太子的杨兆其在英成的分量肯定比自己重,不然李文珊的事陆绪也就用不着找杨兆其了。

      和杨兆其并排入内,只见一个宽敞鷆明亮的大厅内摆着7张桌子。此刻桌子上都坐了不少人,陆绪扫了一眼,有不少面孔都是前世或者今生在屏幕上看到过十分熟悉。

      美 大哥成,歌神迅,酷B谢,歌后容,姐妹组合,大师哥陈,厦门峯,小房子,鬼才黄,贱人杜,渣渣辉等等,另外陆绪还看到了小李少未来的女朋友梁…

      “陆少,李小姐这边坐吧。”杨兆其引着陆绪到了最前面中轿间的一个大桌子上。

      쬭这张桌子是现场7张桌子里最大的一张,也是唯一大一号的桌上。18个人的座位,近乎比其他小桌子大了一倍。

      此时桌子上差不多已经坐满폏了人,杨兆其的老爹,老杨端坐在上首位置。没办法别看老杨这么有名,报纸上出现的次数比小李少的老子老李出现的次数都要高,其实他的实际资产和李家比还是差的很远。

      憫 这个年代老杨的实际资产估计没比陆绪前段时间在澳岛赢到的四十几亿的资产多多少。所以英成椚举办这次宴会不止是因为陆绪是英成的大股东,也是看在陆[绪是新晋富豪的面子上。

      “陆先生,真是年少有为,一表人才。”作为主人的老杨站起身墩来对着陆绪说道,一脸笑意仿佛和陆绪认识很久一样。

      侍应生为陆绪拉开椅子,陆绪人走到椅子和桌子中间汐,笑着回道:“杨总,客气了,要说到年少有为,你应该说杨少,杨少才是真正的青年쾋才俊啊。”

      “哈哈哈,兆其在陆先生你这个年龄可没陆先生这个本事啊,请坐。”老杨笑呵呵的回着,别人夸自己的儿子,老杨还是很高兴的,相比于大儿子,他的这个二儿子很是让他满意。

      主桌上除了老杨、杨兆其、陆绪和李文珊以外,还有英成灅电影的总裁吴炬,大哥쀊成,酷盀B谢,歌后容,姐妹组合,歌神迅,厦门峯,经纪霍,玉䍄女郑等。

      能坐上这张桌子的都是有点地位的人,副总裁级别的都没资格上桌。

      大哥成就不说了疪,他在港岛娱榩乐圈的地位不比㩔老杨差多少,而且大哥成本身也是英成的大股东。

      酷B谢最近几年也算是风头无两,是英成的正宗一哥;歌后容和歌神讯则是英成궵音乐흭方面的一哥一姐;姐妹组合最近几年也很红,演唱双优,风头不弱于酷B谢;厦门峯,人家家里有底子,资产不比老杨低,킪而且《寻秦记》和《大唐双龙》也奠定了他在圈子里的地位;至于经纪霍,那可是被称为港岛最后一个金牌经纪人的传奇人物。

      主角陆绪到了,也没什么其他䔌的重要人物要等,大佬杨对着边上的侍应生说䓢道:“上菜”保

      “来来来,倒酒啊,陆先生想喝点什么,白的还是红的?”大哥成拿着两瓶酒热情的问道,他本身就是㴀个爱凑热闹的人,十分活跃。

      “我都可以”今晚这种场面,标准的应酬局,陆绪知攰道自己逃不过,索性也不推辞。 

      陆绪这么说,桌子上췇的其他人大哥成都熟悉,于是大哥成便决定道:“那就男的都喝白的,女的都喝红ꯥ的吧,怎么样?”

      “好” 䳍 聪

      “可以”

      大哥成发话了,在座的几个人也没反对,在圈子里混,喝点酒㫊已经算是沺小意思。

      “쎭那就按Jackie的意思办”老烫杨挥手叫了两个侍应生倒酒。

      五星级酒店的服务ᘀ很好,老杨刚刚说上菜没5分钟,服务员陆鎴绪端着一盘盘每位珍馐上来放到桌子上。

      兩刚刚上了几个菜,还没开吃,大哥成就站起来举着一个酒杯对着陆绪道:“陆先生,刚来港岛,我敬你一杯啊。”

      쯕 ḝ 拿起酒杯站룋起来,陆绪笑着回道:“陈先生的电影我可是从小看到大啊,这次来港能见到陈先生,真是不负此行。”

      “哈哈,陆先生这么说,我都觉得自己老了啊,来干。”说罢大哥成一口干下了酒盅里的茅台。

      和大哥成干了一杯,陆绪没放下杯子,倒满然后对着老杨䶼道:“杨先生这秷次为了鄙人真是破费了,虽然在英成电影占了股份,但是悥我对于拍电影这门行业一点都不懂,以后还希望杨总能带我发财啊,这杯敬你,先干为敬。”

      “陆先生灔,客气了,说不定쇲陆先生反而是英成的贵人也说不定啊,能认识陆先生这样的人才,我杨XX也是三生有幸啊。”老杨站起来,说罢也干了一杯。

      和老杨干了一杯,陆绪还没坐下,继续倒了一杯,敬大哥成道:“陈㬖先生刚刚敬我实在让我这个后辈很不好意思,这杯算我쌽回敬陈先生的,我干了,陈先生随捸意。”

      大哥成开心的笑着陪饮踿了一杯,回道:“陆先生,客气,客气啊,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了啊。”

      一次性三杯酒,虽然白酒的酒盅不大,但笺是还没开吃肚子里没点底,一般人也롁架不住这么喝。最关键的不是酒量,而是陆绪这三杯酒喝的进退有据,䗅行事周全᎕有礼貌,让再坐的明白人都大为赞赏。

      这次宴会的主人是老杨,按理来说第一个是要老杨发话的。只是大哥成和老杨关系好,地位也高,所以喧宾夺主先敬陆绪。氪

      大哥成的敬酒不好不喝,陆绪喝了。但是他立马就又敬了╶老杨一杯,算是给묻了老杨面子和台阶。随后陆绪第三把回敬大哥ꡰ成,也给了大哥成面子和台阶。三人皆大欢喜,陆绪也打响了他在娱乐圈地位的第一枪。

      坐下,轻轻的拍了拍李文珊的手背示㏳意自己没事,随后陆绪开始和桌子上的几人谈笑风生的聊了起来,一边聊,一边找着由头敬酒。

      前世恋爱没多少经验,但是在职场混过几年的陆绪,对ﶣ于应酬还是有些心得的。

      ㏴客气的敬了一圈桌子上的诸位,然后陆绪就主攻大บ哥成、老杨、杨兆琪和英成电影总裁吴炬。一挑四,完全不落下风,一个小时后喝了2斤多白酒堕的陆绪一点都看不出醉酒的样子,爱喝酒的大哥成已经脸色通红成一片,瀩抱着陆绪的肩膀语无伦次说着什么。

      老杨好ἀ歹是个BOSS,喝的不多,好歹还在下属面前保持了风度。吴炬帮老杨挡了不少酒,这会已经干脆的趴下了。至于杨兆琪,陆绪灌他的不多,所以他喝的最少。

      除了主决桌上的人以外,其余6张桌子上的人也时不时的来主桌上敬一下老杨、大哥成和陆绪。对于下属和艺人的敬,咖位不够的老杨也就抿一口意思意思,咖位够或횫者关系比较好的几个的老杨才干完。倒是陆绪,不论是谁来敬酒都是来者不拒,一杯ᅉ喝完,翻杯不滴。

      쐱到晚宴结束的时ﷴ候,陆绪面子的桌子上已经放了5个空酒瓶,总共喝了5斤多的白酒。白酒是茅台,斛53度的那种,这份酒量也彻底折服了在场的所有人。以前总有人听说有人能喝5斤白酒,밖但是谁也没见过,今﨡天老杨算是彻底服气了。

      他们这个圈子里的籧人,多﷭少会有点傲气,你要是没点本事和能力是不可能被他们认同的。就像蚂蚁永远不可能和大象做朋友,母鸡在老鹰的铁爪下,也只能成为食物一样。

      之前老杨不太清楚陆绪赢钱的具体情况,以为陆绪运气好,胆子大,连赢了日国人几十亿。今天这么一看,老杨觉得陆绪这个人有点看不透了。

      不过也认可了陆绪是能和他췸们站在一起的人物,至少这个酒量就是老杨生平仅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