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青木小荷的资源

      第63章 愚忠

      暗处的身影眸中划过诧色,险些站了起来,见林令脖子上并无血诰迹,又将身子缩了回去,静观其变。

      林令夕等不到人,手心뷹窝满了汗。

      她让自己ᮤ冷静下来,又权衡了一会儿,将匕首转到手臂上,一刀划过去,詇血渗出来,耽手臂传来清晰的刺痛。䄻

      看向围墙,她咬牙在赌,赌江南会现身。

      她此刻脑子里乱得很,时不时闪现出戴生痮曾舍命保护原主的场景,内心深处也有一个声音在呼䘻喊她。

      ꢖ 她半蹲在地上,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原主的记忆牵❪绊着她,促쥽使她一定要救下戴生。

      㕰 江南➕见林令夕脸色挤不好,心中一颤,也看出林令夕以己身逼她现身,她无耐摇了摇头,纵身一跃䝾出现ኌ在进令夕的面前。

      林令夕不等江南搀扶,自己站起来,抓住江南的手臂,问道:“那日比武招亲你曾救过我,同行的还有一侍卫戴生,你那日之后有没有见过他?”

      她现在才想起戴生或许那日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到府中,或许那日便已经出事了。

      쇆 “见过。”江南回忆半晌,回道,看着林令夕的样ꑐ子,心中还是有些意外。

      她竟然䬣为了一个小小侍卫而伤害自己。

      既是世子的人就不该去担ō心别的男人,这也是她不愿出现的原因。

      쒼 她롵背过身,冷声提醒道:区区一个侍卫,你若是需要,待世子归来,你需要多少便安排多少。”

      “᲻再多的人也难得湆一片忠心。”林令夕反驳道。

      㤕 戴生那日在她比武招亲时也⾲一直在身边保护,在她落魄时更未想要⏼离开,这样在搪低谷中仍有鴲一片赤诚之人难︶能可贵。

      씹 催问道:“他那日到底怎么了?”

      “那日只㛊见过一面便离开了,其他的我也一无所知。”㺾江南故意说道,她想了想,又转向林令夕,提醒道:“䰧这几日世子不在临城,无法时刻保护小姐,所以属下劝小姐安分些,别牵扯到庞杂的事情中。”

      糇 她又靠近,意味深长道:“这对你,对世子都࡬不是一件好䊱事。”只希望在世子归来之前保证林令夕完好无损。

      林令夕捕捉到江南眼中的掩饰,断定江南知道些什么,她重新提起匕首在脖子上㏄,威胁道:“你若不橍说,你也无法向慕修交差。”

      “你……”江܉南ᶭ瞳孔开穅阔,手紧张地伸向林令夕,叹ţ了一口气,“小姐这是何必呢,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小姐᭗好。”

      “你将知道的一切告诉我便是为我好。”林令夕坚定道。

      她必须知道真相!

      江南拗不첰过林令夕,只好妥协,“那鋥日我救了小姐,他不知我的身份一直纠缠不清,我们交手许久塼,另一个暗卫出手射了他一箭,我留餉了疗伤的药,便带着ꍈ小姐回去了。”

      “为何不将他一起带上,他是我的贴身侍卫。”林令夕不悦道。

      江南冷面依旧,解释道:“世子说完见小姐,那便黺不能浆有闲杂人等塵在场。”

      还真䅲是……愚忠!

      林令夕没想到江南对慕修忠心到这种程度,又汗颜又多有不修悦。

      “他┟摔落在哪里?”林令夕再问道。 걍

      江南耸耸肩,“他晕倒后我们随意寻了个人少的地方将他扔了过去,之后便真的不知他的去向。”

      扔?随意?ᗫ

      盻还真㾦是随了她⾊的主人如此冷面无情。

      林令夕怒意更甚,厉声道:

      “你派人帮我搜寻戴生的下落,尽횎快。”

      ল 戴生武功不弱,如今下落不圯明,定是遇到了十分凶险的事情,她必须查清楚。

      口 江南顿了顿,为难道:“世子离즁开将手底下的蒔人都带走了,若是属下离开您一步,不等您在世子面前说뢧,属下也会就此消失。”

      看来还指望不上别人!

      ꂓ 她还是自己想办⥔法첚。

      Ḛ䑂林令夕摆手朲,“你回去吧。”

      说完,转身离开,毫无拖沓。

      ֘看着林令夕的背影,江南无耐摇摇⥷头,藏匿起来。

      坲林令夕回到房间,思虑营救戴生计划的同时等待着ਞ春红和珍珠的消息。不知不觉天色已晚。

      春红和珍珠也都归来,恭敬コ守在林令夕身边。

      “如何?”林令夕眉头深锁,主动追问道。

      看这两人神色不像是好消息,她只希望也不要太糟糕。

      뛣 春红看了珍䯐珠一眼,先开口道:“奴婢这一去什么都没查到。”

      “奴婢去查了发现此事与世子无关,至于其他也没什么线索。”珍珠也无收货。

      林令夕扶着额头,感觉到事情的棘手,仍让自己保持冷静,她淡定地点了点头,开始想着卅新的追查方式。

      这头……怎么越来越疼了!

      她捏着太阳穴有些眉头越皱越深,感觉到有另一个人的情绪牵动着自己。

      她抚摸着胸口,那个让她救人的声音越来越近,让她不由地有些烦躁。

      她猛然坐起来,径直往门外走去。

      “小姐!”

      春红和珍珠一脸茫⧽然,下意识地叫住林令夕。

      “小姐,现在天色太晚,您即使亲自去也查不到什么,您现在脸色也不好,不如好好休息。”春红赶紧上前扶着林令夕,看林令夕脸色泛白,赶紧劝道。

      珍珠也担心上前,“有些事确实急䐐不得,小姐体恤下人也该顾着自己的身子。”

      听到两人说话,林令夕顿时清醒许多,她打直身体,按ɧ住胸口,将所有杂念驱赶出去。

      她辘脸色恢땋复,又如往常一般清冷,点了点头,回了房间。

      喝了一口茶,她吩咐道:“你们先回去吧。”

      房门关上,她躺在床上,心中隐隐悸动,她安抚住,喃喃㦒道:“人我会救。”

      既然占据了翬这副身体,那她也会做些什么,不会白白占用。

      竖日,林令夕起得很早,心中还记者戴生的事,也有了新的想法。

      看着⸰走进来的春红,她שּׂ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你和祖母的关系还㍝未戳破,去探探消息,你知道怎么做。”

      既然这事与慕修无策关,那便和其他几房都脱不了关系。

      僊她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再确认祖母那边的问题。

      明白了林令夕的意思,春红辑赶紧点头道:“羍奴婢明白。”

      她放下承茶水,便立刻赶往林家祖母的院中。

      晌午,林令夕在用膳,春红匆匆赶来,神色有些凝重,似乎不太顺利。

      “老太太那里没有戴生的消息。”春红禀报道。

       林令夕眉ए头微皱,细细将此事整理了一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