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以下禁止网站观看永久

      自神座联军全军覆没,神圣观影团受创之后,护水大军就再也不眯敢生出一点非分之想,老老实实的认真执行着那唯一的一条军规,荷塘又一次进入了隐世般的自Σ娱自乐平静生活。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这一日,如往常一般,有一朵花骨朵于清晨太阳升起之时,缓慢的张开的它的花瓣,平常的花瓣,没有任何绚丽夺䑯目的色彩,就如同万Ꮚ千花叶一般,普通而又不起眼,没有惊天动地졑的响动,也没有䔆万憈众瞩目的天地异象,在一个普通的清晨时分,做着本来该做的事情一般。当花骨朵花磊瓣内部的莲蓬依稀可见之时,可见在莲蓬之上所螳结的非未成熟,初步成型的莲子,而是一团黑色物体,在洁白无瑕的莲蓬之上,是如此的显眼,好⴪像是莲鱦蓬将所有的瑕疵全部集中于一派处,才成就了这铌株特别的,无任何瑕疵的莲蓬。当第一缕阳光正好射ܯ进黑色物体之时,黑色物体似动了一下,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如蚳死物一般,好似탕之前的动静是错觉一般。

      时间不因天地万物而有任何的停留驻足,但太阳高悬上空,进入正午时分,荷叶影子无影踪之时,白玉之上的那一团黑色物体动了,这次是大动静,整团物体伞开,现出了物体的原形,那个上百根骨头组成的一个骨架,原来如此,之前的团状物体只是这个骨架抱成团,将整个身体压缩至最小,因为骨架太黑,太密集,因而看起来像一团黑色的ᙏ不规则物体。现在,骨架展开之后,其外形也清晰不少,᪦虽然还是如之艻前所见一般的黑到极致,但整体外形上看,他是一个人情骨架,头骨眼睛位置不时看到两点明亮的光点。骨架也许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还不熟悉这副模样,不断的占莲碰里做着各种伸展运动:伸伸手,踢踢腿砖,转转腰。就如一首歌曲所唱的那般: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枊扭扭,早睡早起,我们一起来做运动。抖抖手啊,抖抖脚,勤做深呼吸。篽。。

      骨架运动的太入神了,做着做着来到了莲蓬的边缘,脚下一踩空,还未等他有所反应,整个骨架以自由落体之势,向下做着Ī更加高难度的动作。莲蓬底下是水,莲蓬离水面十米左右高度,这一뗏脚下去,散架的可能性不高,沉底的可能性很高。

      酶“完了,我是旱鸭子ᤃ啊!还没有来得及享受生命的美妙,就要离开了,不服啊!”眼睛望向四周,发现⳨印入眼帘的,除了荷叶之外,就是水了,自知脱身无望的骨架已经放弃了,心灰意冷之下,闭上眼睛,准备好了进入轮回转世。

      椪“嗯?就是地府的地面吗?怎么感觉软绵绵的很舒服啊ꔀ,哈哈哈!上苍待我不薄啊,没有进入地府,进入了天堂,这里应该是天堂的天空吧!我是好人,大善人,哈哈哈!”骨架狂笑不止,并未睁开眼睛,他怕一睁₯开眼睛,自己现在的感觉都是梦境、幻想,一切破灭,回归现实,他要在挣扎痛苦之中,失去这一世的美好生命。

      此时的骨架并未发现危险来临,荷塘大坝之上,一道闪电般的光芒射出໱,射向骨架所珆在的方向,此时的骨㻳架的脚下是一只蝴蝶垐,骨架就稳稳죫当当的站立于蝴蝶背上,随着蝴蝶的自由瓽飞翔,而在荷叶之间自由穿梭。

      在大坝光芒袭击的同时,大坝之外,南方的最高大茂盛的大树,以及北方蚁巢总部,也分别射出一道闪电般的光芒,在夸半道与大坝射出的光芒相遇,三道光芒并未相斥而消逝,而是另Ⲁ外两道光芒融入大坝所发出那道光芒之中,三者合二为一,以更快的速度,瞬间穿透空间,来到骨架面前欫,在后者未知未觉之中,进入了其额䡵头位置,没入其中。

      进入⚶骨架额头之后,光芒一分为三,一到ፕ进入心脏位置,于黑骨之上刻下一道字符,光芒此时似已经能量即将耗尽,慢慢的消失,之后字符化作纹身定在了骨架心脏位置的骨骼之中,仿若天生一般。

      而被分邇出的另外两道光芒,一道顺着左侧位置,一路向下,最终定格在耳骨位置,光芒汇聚,一刻钟之后,骨架左耳多出了一样装饰物,迷你版蜂窝状耳坠。

      另一道光芒一路向右,顺着头骨向下,来到另一侧耳骨位置,一道道如丝线般的黑色线条穿梭于骨骼位置,当不再有黑线出现之时,骨架右耳处同样多了一样装饰物,袖珍版蚁巢耳坠当三道光芒完全消ᣚ失,一切迹象将恢复正常之时,骨架似瞬移般,再次回到洁白如켞玉的莲蓬中心位置,席地而坐,而其额头被光芒刺穿的位置之上,显现一个色彩斑斓的吊坠,缩小版的蝴蝶,四件物品,似与生俱来就存在般,牢牢镶嵌在骨架各骨骼녂之上㡩,与它们融为一体,颜色也웉慢慢变化,最终与骨架一模一样,变成了黑色,不注意以为是因为骨架磕磕碰碰之后,发生变形而成。

      ⤻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骨架这时才再次睁开眼睛,茫然四顾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面显迷茫之色,刚才是自己的错觉吗?自己不是即将掉落水中了,怎么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嗯?那是什么?”鰨骨架无意间看到心脏位置上的符文,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脑中凭空多出了无数信息,一时无法承受,只感觉眼前멶一黑,像是被人打了一个ꬓ闷棍,昏了过去。

      睡梦之中,骨架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的梦,睡梦之中,他感觉有一人扮演着教师的角色,教育自己目前所在世界的쯊基本知识,带自己遨游在知识的海洋里,硛尽情领略的世界的美ͯ妙,让骨架对于世界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也明白了修行界的规矩和一些大陆共知的ⷹ大小势力及其基本情况。而其中对于骨架目前的情况来说,最主要的是,他知道了自己的名字,也就是说他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名字,一个让他欣喜而又不解的名称。

      “奇怪了,这是什么名字,怎么我感觉在个名字十分怪异,我是否之前有其它的名字,为什么我会对这个名字有如此感觉,好像我之前有见过其它名字,而那些名字和这个名字完全不一样,这是为什么呢?”对于名字的疑惑,让骨架忘记了Ͻ周围的情况,没有注意到自己目前所处的环境和睡觉之前的不是在一个地点中。

      一阵声响传到骨架耳畔,让他才终于注意到自己身뼚边的情况。此时骨架处于大坝坝顶的一个圆形葼平台上,是整个大坝的最高点,也ّ是整个大坝的最佳观察点,向内望去,荷塘的景色尽收舋眼底,美轮⿀美奂,飘飘渺渺,似幻似梦;向外瞭望,视野广阔,甚至可以看到河道尽头处,联军军营处的情景,次序分榃明,旌旗招展,人影重重。

      骨架寻声看去,发现是一群拳头大的蜜蜂,在骨架面前飞舞着,于空中作着一系列的飞行动作,组栩成一个个的字符,连起来是一串文字,询问骨架是否饿了,需要进食早餐吗?骨架看了半䗝天才ꋓ明白他们的意思,虽然双方第一次见面,但骨架心里对于蜂群并不排斥,隐隐有一种感觉ᓊ,像是许久未见的朋友一般鯟,亲切、温暖큉而又莫名的信任,相信对方对自己没有威胁,只有上下级似的关系,好像自己就是他们的君王一般。

      骨架不明白为䬪什么䬫有此感觉,但饥饿感传来,现在又明白了蜂犖群的意思,点了点头,对蜂群说:“我确实饿了,有我可以吃的食物吗?”

      蜂群好像听明白了骨架的意思,空中有多了一૖串繳字符,意思是让骨架向右边走㕣,他샢们会在前꬀面引路,引导骨架去食早餐。骨架点头表示明白之后,蜂群重新编队,组成一个箭头模样,向前缓慢飞行,见骨堵架也在后⻉面跟随,速度加快了一些혠,和骨架速度同步。

      来到平台鲟边缘,只见一只巨大的蝴蝶鸇在边缘处停下,在见ꛤ到蜂群到来之后,展开翅膀,蜂群指ﰰ引骨架走上蝴蝶背部,蝴蝶将带着骨架快速进入就餐地点。骨架没有在平台停留,直接走上蝴蝶背部,稳稳坐定之后示意可以离薘开之后,蝴蝶煽动翅膀,向着大욦树的方向飞去,而蜂群分作几队,如护卫队般,ࢍ为蝴蝶保驾护航。

      蝴蝶在空中飞行一段时间后,安稳的停在了大树下的一个平坦位置,在骨架从蝴蝶背部下来之后,自树▸后一群蚁族、蝴蝶和蜂族纷纷从四面八方来到骨架面前位置停下,随它们而来的,是各种瓜果和花蜜,蜂⁽群再次起琗舞,让骨架明白了,这些瓜果和花蜜就是自己的食物,若是面前的不够,它们还会取来Ֆ,荷塘区域的食物足够骨架的需要풜,而外面的军队是骨⢖架的额外大餐,如果紿有需要,它们可以去取来让骨架食用。。㌃。

      早餐就餐之后,骨架让蝴蝶带自己来到之前的平台处,一会儿看着面前的荷塘,一会儿望向远方的军营,陷入沉思,他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情况,需要静心好好思考一下。

      “唉!算了,不明白的事情就让它过吧,不管以前匄我是谁,有什么身份,现在尊既然㷒让我忘❵记了,又有了新☦的身份,那就重新开始吧!我现在的名字就是:1234567890987654321。”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