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看软件

      【12月24窱日早晨·南城·中心广场】

      寒冬。

      这场雪未免太久了吧。

      肆虐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凛冽的寒风吹过。路上行人缩着脖子,拉紧了衣服的领口,急匆匆地穿梭在干燥而寒冷的空气中。

      南城之心的中央广场是南国最繁华的地带,这里不仅有比金字塔更宏伟的图书馆,也有作为地铁枢纽的换乘中心。

      ' 在图书馆水池边,人们除了요能看见蓝天的倒影,还能看到高耸入云的大厦,和大厦玻璃墙反射的耀眼阳光。温暖似乎融化不了冰冷的雪,它们铺在路上,留下两道汽车来来回回碾压的痕魦迹。

      中心广场永远堆满了穿着光鲜亮丽的绅士和淑女,他们手持公文包,穿梭于城市间,举手投足,几千万的贸易往来便有了着落。

      这里虽뉁然不是wall street,但他们却有着不亚于wall street的影Ṕ响力,无论是权力、财富、智慧还是胆识。

      有个笑话,哪怕是中央广场的叫花子,要饭的碗都᝸有可能是古琦ꡃ,更别说这些来来往往的精英,身上披着的皮,说不定都是六位数以上。

      命运弄人,三色孤儿院便坐落在城市最华丽的地方。

      孤儿院的寒酸与高楼大厦形成鲜明的对比,就连门牌都十分破旧,看上去还是九十年代的东西。

      缺乏修缮的墙角挂着一个生锈的牌子,上面写着:三色ㄈ孤儿院,孩子们温暖而甜蜜的家!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站在孤儿院门口,睁着大眼睛,痴痴地望着里面,不知是在ꧭ寻找同伴?还是在寻找什么。

      她头发蓬松,很久没有搭理,肚子不受控制,发出咕咕叫的响声,就连手上的指甲也很久没剪了,指甲缝里很多黑色的污渍。

      又是一个可怜的女孩吧!

      过路的精英们都纷纷发出这样的感叹,三色孤儿院的孩子都是可怜虫,如果不是我们好心地拿钱来赞助簨,他们连像样的家都没有。真希望䯻他们下辈子投胎去个好人家,至少不要像这样受苦受累。

      一位教师从孤儿院中走出,老师是个面善的年轻女人,穿着朴素的衣服,举止投足彬彬有礼,她看到站在门口蒗的女孩,十分吃惊,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孩子,于是她连퉹忙跑过去问道:“甜甜,你怎么回来了,爸爸妈妈呢?”

      粎女孩眨巴眨巴眼睛,没有说话。

      丵“让老师猜猜看,你是偷跑回来了吧?”老师伸出食指,隔着铁鿊栅栏点了点女孩的额头,“这样可不行哦,如果是偷跑回来的话窗,必须要把你送回닔去的,你看这样叹好不好,我打电话给你냅爸爸妈妈,让他们来接你?”

      甜甜摇了摇头,嘟着嘴,一字一句说:“他们不是我爸爸妈妈,爸爸妈妈从来都不打我,而且还会给我买ﳢ好吃的......”

      “那......叔叔阿姨没有㜓给你买好吃的吗?”老师上下打量着甜甜,发现她比原来消瘦了很多,过去肉嘟嘟,像白雪公主的肉嘟嘟脸颊,都能看到颧骨了。

      “老师,叔叔阿姨对我很好,但我不喜欢他们,他们总是把我当成别人家的孩子。”

      “别人家的孩子?”老师有些疑惑,但看着甜甜失落的样子,也不愿追问下去,因为她大概也能猜到发生在甜甜身上不幸的事情了。

      “甜甜先进来吧,别퓲站在外面了,这雪下了一整天,估计还不会停,别冻着了。”老师连忙招呼着,叫来保安开门,大冬俳天的,她发现甜甜穿得衣服很单薄,完全不够一个小女孩抵御严寒,很明显,甜甜刚才说话૱都是极力克制着力气,要不然就会结结巴巴。

      保安是个老态龙钟的大爷,他慢吞吞地晃児悠着钥匙过来,緕提醒老师说窉:“老师,这孩子不是孤儿院的吧,按照规定,我不能让她进来,如果上面追查下来,我承担不了责任。”

      这是事实,落在白纸黑字上,不过老师还是不忍心让甜甜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外面,于是催促道:“大爷,快让孩子进来吧,她可能还没吃炕早饭,如果有人追查下来,就说是我执意这样做,和你没有半点关系。쵬”

      “可是......规㋵章制度......”大爷有些犹豫。

      老师见状,从钱包里抽出两百块钱塞到大爷手里说:“大爷,快开门吧,算我求你了——”

      老保安冷不防地把钱收到裤子包里,然后扁着嘴,砸吧道:“老师啊,下不为例咯,你总是这样做的话,迟早会给自己招来大麻烦的,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哦!”

      “我知道了,谢谢您嘞大爷ᠦ!”老师无奈地笑了笑,这就是所谓的三色孤儿院——孩子们温暖的家。

      大门嘎吱嘎吱地打开,甜甜牵着老师的手,缓缓走进这座曾生活3年的地方。这个可怜的女孩原本有着幸福快乐的生活,爱她的爸爸、爱她的妈妈,但脆弱的幸福却被突如其来的车祸给打碎,给女孩留下的,除了快乐的回忆之外,什么也没有。

      她那些所谓쎶的亲戚们,通过各种方式将原本属于她的遗产ꔸ和赔偿金骗走,然后将小女孩扔到三色孤儿院就一走了之,在而后的五年里,他们从未出现在甜甜面前。

      ᖃ 老师在知道甜甜的悲惨遭遇后愤懑不已,但凡有丝毫正义,甜甜都不会有这样稝悲惨的童年,可是她又能为她做些什么呢?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的老师而已,又怎么和那些没有底线的人争斗呢?헻

      年轻的老师叹了口气,她能做的,仅仅是多关心这位失去父母而駐一无所有的女孩,陪她聊聊天,带她一起玩耍,给她讲讲故事,告诉她未来依旧美好,她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尽量弥补她所失去的东西。

      直到两年前,上天似乎给甜甜带来了好运,一对成功的夫妇想要领养个孩子,长相甜美的甜甜被他们选中。在签署一系列的保证协约后,老师欣慰地将甜甜交给了夫妇,ᨺ因为这样,或许甜甜可以拥有个像样的家,过上普通孩子们的生活,而不是在这座孤儿院里,为芯第二天的饮食发愁。

      凒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那对看似成功的夫妇并没有按照协议中所保证的那样,真心诚意地对待甜甜,要不然甜甜也不会私自跑回来。

      她和甜甜在小操场的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下,老师想要打听那对夫妇的情况,但甜甜却不愿谈起,她笑着说:“老师,叔叔阿姨虽然对我不好,但我很听他们的话,他们让我干什么我就做什鮁么,您当初说一定要听叔叔阿姨的话,您说,我是不是很听话?”

      “甜甜最乖了,如果叔叔阿姨对你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可以给老꽛师说哦!老师永远站在你这一边。”

      “谢谢老师,老师最好了,我ﴙ最喜欢老师了,我这次回来是想要道别的,我以后不会再回来了,我要和姐姐去一个新的地方,如瀔果到了那里,可ꈮ能再也见不到老师了。”甜甜低着头,神情有些落寞。

      “以后也见不到了吗?怎么这么突然,是叔叔阿姨要带你去吗?䗂”老师问。

      甜甜摇了摇头说:“不是这样的老师,是姐姐要带我去的,叔叔阿姨他们会永远呆在家里,他们那儿也不去。”

      賡 老师觉得有些奇怪,擯于是追问道:㈮“你说的姐姐是谁呢?是叔叔阿姨的孩子吗?但我记得叔叔阿姨没有孩子呀?不会是陌生人吧!甜甜可不能被骗了,这个世界上坏人可不少哦,如果被人贩子卖掉了,甜甜就再也见不到老ᬅ师了。”裋

      老师轻轻拍着甜甜的脑袋,不知为何,两年后的甜甜似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就连她也几乎认不出她来了,曾经那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孩。

      甜甜看着老师的眼睛,撒娇似的说道:“放心吧老师,那位姐姐对我很好,她要和我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我们将在那里开始新的生活。”

      “新的生活么......”老师喃喃道。

      咕噜咕噜~岔~

      女孩揉了揉肚子,笑了笑:ꉧ“老师,甜甜肚子饿了,像吃馒头!”

      “稍等一下,老师这就去给甜甜拿馒头。”老师拍了拍女孩的脑袋说,“你在这里乖乖地等我哦——”

      “嗯!”女孩乖巧地回答礥道。

      没过多久,李老师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ꇖ从后厨拿了四个早上剩下的馒头。甜甜捧着老师带来的馒头,仔细端详了好一会儿,嘴里娱喃喃道:“馒头真的和原来的一样呀!”说完,她就狼吞虎咽起来,不一会儿,四个馒头就吃完了。

      “好吃!嗝~~刘爷爷的馒头还是那么好吃......可惜我以后都吃不到了......”女孩有些沮丧,“原来以为馒룾头很难吃,什么味道都没有,现在才发现,馒头是最好吃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好吃的!”

      李老师的心碎了一地,只能无奈地安慰道:“孤儿院的馒头是吃不完的,甜甜还想吃的话,随时齓过来哦,孤儿院永远都是你的家。”

      “嗯嗯!谢谢你,李老师!”

      甜甜紧紧抱着老师不放,生怕放开就会失去,她的脸上占满了馒头屑,弄得老师衣服上全是白色的小点。㓍

      李老师摸着甜甜的头发,心如刀割,很难想象这位坚强的女孩在这两年究竟遇읝到了什么非人的待遇,就连馒头都成了美味佳肴......

      她是多么想让时间倒流,倒流回两年前,在甜甜离开孤儿院之前,如果有机会再来的话,她宁愿把甜甜留在自己身边,都不会把她交给别人——可是,世界上没有如果!

      她长叹口气,安慰道:“好啦好啦,甜甜,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和爸爸妈妈闹矛盾了吗?”

      “他们不是爸爸哜妈妈——”紧紧抱住老师的甜甜突然哭了起来,她小声地念叨着:“他们不是爸爸妈妈,不是我的爸爸妈妈——”

      见甜甜哭了起来,李老师半兺蹲下身子,平视着甜甜的眼睛,耐心地劝道:“对不起甜甜,那䮆......你和叔叔阿姨发生了什么事吗?”

      甜甜揉了揉眼睛,慢吞吞地说:“ᵛ叔叔阿姨离婚了,和别的女人结婚了,他有了个小弟弟。阿姨离开后,叔叔和新的阿姨总是欺负我,然后我遇到了位大姐姐,她对我很好,我∺们今晚将去另外个地方。但我很想念老师和孤儿院,所以就在离开前先来看看老师。我这次来看老师不会给老师添麻烦的,就是想说个再见!”

       “再见?那甜甜之后要粎去什么地方呢?”李老师担心地问。

      “甜甜要去的地方很远,不过老师不用担心,大姐姐会照顾我的,她是世界上除老师和爸爸妈妈以外最爱我的人——”甜甜很含糊地笑了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谢谢老师,您的恩情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甜甜最后再一次给你说再见了!”

      说着,甜甜扬起小手,像极了太阳下芷旋转的风车,给老师告别,嘴角的笑容如向日葵般绽放。

      李老师没有挽留甜甜,在得知发生的一切后,她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来帮助这位被上帝遗忘的孩子。

      稄如果她再次放手,毥多年后╍的自己是否又会后悔现在做出的决定?

      李老师很犹豫,仿佛훖一个旅人在森林中迷失了方向,而摆在ꀋ眼前的有两条路,一条向左,一条朝右。

      ᇑ她牵着甜甜冰冷的小手,再一次,或许是最后杷一次问道:“甜甜,你真的愿意和那位姐姐一起走吗?如果不愿意的话,你可以回来的,三色孤⯛儿院永远是你的家——温暖的家恌。”

      “谢谢老师,但我已经下定决心了,这一次就让我自己做选择,好吗?”甜甜将小手从老师温暖的大手中抽出,然后抹去了眼角的泪水说:“大姐姐对我很好,是我愿意和她一起离开的,所以请老师放心好啦!”

      “叔叔和阿姨知道这件事吗?”李老师问。䌅 絪

      甜甜愣了愣,然后勉强地笑着点了点头说:“当然!放心吧老师!我马上就让他们知道!”

      李老师觉得큚有些不对劲,但也说不出究竟是哪里产生了嬙违和感,她说道:“一定要征求他们的同意哦!现在他们才是你的法定监护人!”

      “知道啦,李老师!那......再见咯......”甜甜似乎还有什么想说的,但最终却依峩旧没开口,她的目光总是飘忽不定,心中好像还有心事。

      娲李老师最后追问道:“甜甜,能最好告诉老师吗?你和那位大姐姐ਜ去那个贐地方,到底是去干什么呢?”

      女孩䗭笑了笑,偏着脑袋,天真地说:“我们要去打仗,老师相信吗?”

      ⠋打仗?

      这个词意味着什么,李老师不愿去多想,但奇怪的是,为何这两个词能从十岁小女孩口中很自然地说出,连半点严肃的神情都没有,甜甜究竟变成了什么样的女孩?李老师再也琢磨不透了。

      朎因为这或许是她听到甜甜说的最后一句话,这句话将伴随她一生,直到她离开人世。

      魗혇当她回过神来时,甜甜早已走远,她蹦蹦跳跳地出了孤儿院大门,而大门的铁栅栏已经被保安师傅牢牢地上了锁。

      甜甜离开了三色孤儿院,没有一次回头,不是不想回头,而是害怕,害怕回了头,自己便再也无法向前,她害怕老师的声音,那是她在人世间残留的最后人性,她絮害怕老师的笑容,因为和老师的笑容相꿜比,一切都显得不重要的。

      但是,她依旧鵕要向前,从内心深处发出的某种声音告诉她,必须向前!

      落雪纷飞,阳光下,天真的笑容逐渐凝固,如同魔鬼般狰狞。

      甜甜从纱帽街进入沙茶街,然后是鸿基新南街,最后停在了五更大道旁的立交桥下。

      一路上,她像疯子般,重复地念儹叨着:“不过是以我的方式,他们一定会同意的,叔叔阿姨!䮽不过是以我的方式,他们一定会同意的,叔叔阿姨!不过ᦂ是以我的方式,他们一定会同意的,叔叔阿姨!不过是硃以我的方式,他们一定会同意的,叔叔阿姨!”

      她站在路边,等待着什么。

      不是川流不息的人群,不是从天而降归向的大雁,也不是站在枝头啼鸣的燕子,也不是落下而不融化的白雪......

      而是那个女人——她最亲爱的姐姐。

      就在这时,一辆外观⽮精致的敞篷跑车停在了䣒甜甜面前,司机是戴着墨镜的蓝发美女,虽然身高不高,但长相极其美丽,身材也十分性感。

      美෬女向甜甜招了招手,并为她打开了侧翼的车门,“小甜,该走了炐!”

      “你终于来了,洛!”甜甜上了车,嘴角泛起微笑,“去会会叔叔阿姨吧,我要好好算算这两年的账了——等把他们处理完后,我们就可以开始真正的战争了——”

      “遵命!御主!”美女笑了笑,随后驾车扬长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