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色堂永远手?版

      “虎息刀法。”

      随着一声大喝,刀刃上泛着刀芒,再次冲向ꓺ赵舞天。

      这次他就像虹虎奔跑,勇፼猛有力。

      赵舞天感受到龙初的气势翻了数倍,他的真元力迅速在右手中凝聚䨍出一柄火焰长剑。

      “嘭!”

      两人战在一起,一合退后,再次相撞。

      崙起初赵舞天以体취内真元凝聚武器,龙初桜还有些不屑,以气凝兵,岂能挡神兵利器之锋? 뻁

      可他错潇了㦒,赵舞天的火剑挡住他的虎影刀駄,还能游刃有余。

      赵舞天体内真元源源不断地注入火剑之中,使火剑坚如磐石。

      ᖊ 纵龙初的刀法每次以刁钻的角度斩向赵舞天,赵舞天总能挡粱住。

      当虎影刀和火剑꺣交叉碰在一起时,两人四目相对。

      赵舞天能感受到虎影刀上的锋芒,龙初ꍔ能感受到火剑之上的炽热。

      “好刀!”

      赵舞天赞誉一声。

       可听在龙初耳中,犹如讽刺。

      “别高兴太早!虎息刀法可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龙初怒喝一声,逼退赵舞天。 蝁

      ɢ “虎翼!”

      ⇥ 㷭龙初挥舞虎影刀,他周身忽然浮现一道猛虎虚影,虚影猛虎生出羽翼。

      这一刻,龙初的刀好似猛虎,猛虎就好似刀。

      “吼!”傑 સ

      伴随着一道虎啸声,龙初携猛虎再次杀向赵舞天,真正的如虎添翼。

      㷝 赵舞天左手迅速地凝聚出一柄冰剑,手持冰火双剑,欲伏猛虎。

      祶“斩!”

      龙初一刀斩向赵舞天。

      同ꉇ时,猛虎虚影一震翅膀,也扑向赵舞天ঽ。

      “完了,赵舞天要败了。”

      不陈远处的南宫翎替赵舞天揪心。

      꿪 他虽然一开始对赵舞天心存芥蒂,当赵舞天展露实力后,他心中芥蒂就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敬佩。

      如此英才,最多五年,便能成就大宗师。哪像他们,皓༥首穷经,暗自伤神。

      “不,赵舞天能战胜龙初。”

      南宫奚笃定道。

      “龙初的虎息刀法闻名江湖,赵舞天就算再天才也不可能挡住。”

      南宫骏摇头说道。赵舞天能保住一命就不错了,想胜无疑是痴人说梦。

      “你怎么知道赵舞天要胜?”

      賯倒是南宫翎向南宫奚问道。

      ኖ “你们看䲳赵舞天,手持双刃,脸上没有一丝慌乱,没有一丝胆죰怯。如此沉着,就知他万无一失。”

      南宫奚缓缓地道跶。

      南宫ට翎和南宫骏骇然,目光紧紧地Ⱕ投向赵舞天。

      䬲 赵舞天手持冰火双剑Ꮫ,与龙初战在一起的੅一刹那,一脚踩向大地,山醶石破碎,滚滚尘土如浪卷起。

      赵舞天的冰火双剑上䉵,駂电闪雷鸣,风刃狂舞︀,他将ᤷ体内的五行真元力发挥到极致。

      “砰!”

      两人相碰,一声巨响,赵舞天手上的冰火双剑化为乌有。

      再看龙初,猛虎虚影被斩灭于天地间。

      龙初冠簪掉落,披头散发,刀还在他手中,持刀ᐁ的手却止不住㢌地颤抖。

      “杀栚了我吧!”

      龙初失魂落魄㙞地说道。斑

      至于赵舞天用什么打败他,他已经不关心了。

      他身受重伤,已无再战之力,他只知道自己败了,败得彻彻底底Ṋ。涮

      赵舞天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他伸开双手,他此时手掌裂开几道伤口,不断有鲜血流出。

      他运用体内真元,滋养伤口,这种小伤,片刻就能愈릀合。

      龙初刀法很强,那一击斩断他冰火双剑,关键时刻,赵舞天再次用出《万衍神拳》,在那间不容发的时刻,赵舞天只用出五成拳力。

      ⺁不然,那侻裂山式之下,龙初不死也崣废了。

      尘土飞扬,南宫奚等没看清赵舞天与龙初对决的瞬间。

      可当赵舞天走出来的那一刻,他们清楚,胜负已定。 氒

      南宫奚三人脸上并无喜悦之色,他们껗面色沉重。

      南宫翎和淿南宫骏两人是震惊,甚至畏惧。

      텆 南宫奚则发现赵舞天的强大超乎意料,㞾脱忑离他的掌控。

      南宫奚在想,手持蛟龙剑的自己,能否和赵舞天一战?

      纵然蛟龙剑比虎影刀珍贵数倍,纵然他实力强于龙初。但在赵舞天战姘胜龙初的这一刻,一切要打上一个问号。

      “恭喜贤弟,你战胜龙初,要扬名天下了。” 쬳

      㪟南宫奚迎向赵舞天,笑着恭喜道。

      “只是战胜一名化境圆满的武者,又有什么值得称赞的。”

      赵舞天并没有获胜者的喜悦。

      他渴望有朝一日能遇到同境界的修仙者,痛痛快快地战一场。

      “南宫家族。明走着瞧!”

      没有丝毫Ꜩ神采的龙初被龙家的几名武剣者扶走,他们将这笔账算在南宫家族头上。 䂔

      几名龙家的武者都是化境灳圆满,他们本想让龙初拖住南宫奚,好借机抢夺冰心果。没想到被南宫家的一个小子打蚧败了。

      “就这实力还敢贪图冰心果,我看你们还是赶快打道回府吧,免得丢了姓命。಻”

      南宫奚以眼还眼,嗤笑道。 苃

      ꈝ “哼!” 

      龙家的人冷哼一声,黑着脸离זּ去。

      他们龙家来了四人,最强的一个人失去了战斗力,在有南宫奚、赵舞天的情ⶥ况下,想虎㼏口拔牙,太难了。

      半山腰处,诸多武者不断地因抢夺冰心果而倒下,或退出战场。䰆

      ꛦ此퇪时还有三个棦冰心果在来回易主,还有一个冰心果在赵舞天和龙初交战之时,被一名高手抢走싚,逃之夭夭。

      “迟则生变,就是如此。我们还在等什么?”

      南宫翎注意到后,大呼一声。

      只剩下三个了,就̕算都被他们抢ꗦ到,也分恳不匀。

      ؑ 想到赵舞天和南宫奚的实力,他又看了看南宫骏,心里异常难受。

      “我和贤弟各去抢夺一个,你二人共夺一个。”

      南宫奚见周围✳的人都加入战团,不再顾虑,向赵舞天、南宫翎、南宫骏说道。鵫

      “行。”

      众人点头。

      冰心果树前,还有数十人在缠斗,并且这些㸢人皆为化境圆满。非此境界之人,早已被淘汰。

      但凡抢到冰心果的짰人,必将受到众人围攻。

      看似是烫手的山芋,可是许多古武者甘愿受这灼烧之痛。

      赵舞天加入战局之后,并没有攻击那喀名拿着㓎冰心果的武者,而是随意找一名古武者战斗起来ㄒ。

      “我又没拿冰心果,你打我干什么?”

      那名武者异常愤怒,向赵舞天咆哮道。

      “既然是一场竞争,只会有少数几人笑到最后。凡在场之人,뚙都是潜在竞争者,我都视其为对手。”

      赵舞天一连数拳,打得ᾡ他毫无还手之力。ੜ

      “好꘡你个小子,真是太可恶了。”

      这名武者气得哇哇大叫,赵舞天步步紧逼,任他施展绝技,也远非缌赵舞天对手。

      “嘭!”

      久守必失,赵ጸ舞天找到机会,一拳打텦在他胸口上,直接让他失去战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