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隔壁水泥工

      时光不老人易老,光阴如水人不觉。

      无名很少去山外,心里总有一个愿望就是游历河山。

      也许同龄人都勤于修炼,期望变得更强,但他对未来没有太多设想。

      无名每天跟着易慕老人,学习之时百灵和花魂都不会打扰。

      一兽一妖各有修炼之道,无名也不打听,花魂知晓很多让人意外。

      漇 榨 不过花魂也有问题和老人一样,不知道自己谁来自何方。

      闲暇时间,无名感觉百灵经常跟着自己。

      百灵经常躺在无名怀中酣睡。

      有时候无名情不自禁,摸头抚身,他反应过来连连解释,百灵却不怎么抗拒。

      百灵醒来之后,情绪低落,“无名,我得回归地下城……”

      “你要回去?”

      无名心有孤独,“什么时候呢?”

      “就今天,一会就回。”百쓁灵安静看着他。

      无名不知说什么好,他知道百灵是自由妖兽。

      一人一兽像朋友?或者像胡尔那样,可以成为姐࡮弟兄睍妹?

      百灵心中极其不舍,她觉察自己就要化形,而且冥冥中有雷劫感应。

      她心里既惆怅也伤感。

      因天地生养和其他原因,自身在百灵兽族被视作神女,只是无父无母,何处依靠?

      她对地下城没有太深情感,핥不过不知归횆属何方,自己会给族人带䮊来吉祥还是灾难?

      百灵兽族化形为人,已る经多年没有雷劫降临。ౝ

      “我终会成功,还是灰飞烟灭?”

      “成功啇还有相见之时,懢失败就永远不能再见!”

      ﻟ 同命才相依,同病才相怜。

      念及可能永不相见,百灵心中离绪堆叠。

      无名也有不舍,“百灵,嵔你还会回来吗?”

      ⿶ 百셷灵不知如何⡗回答,轻轻跃上无名肩膀,以头贴着他的脸边,“你多保重,希望还能相见。”

      来不及挽留,百灵已振翅一跃遁入天空。

      转眼无踪。

      “这,这就走了?”无名喃喃自语。

      花魂飘来跟前,“谁走了?”

      “百灵回地下城了䞨。”无名满心失落。

      瞧见无名年少孤独,花魂道:“笨蛋,你不会去找她?”

      无名无助道:“我怎么去?”

      “也是,让你爬树还行,去地下城有难度。”

      “这不是废话吗?”无名神情无奈。

      ꪘ 呵呵,花魂故作神秘,“除非......”

      ჰ“你有办法”无名仿佛窥见希望。

      “我没有办法,你最好能飞天䄆遁地。”

      “我,我揍你!”无名满脸黑线。

      鍞 花魂呵呵而笑,花枝乱颤,“好好,我不逗你。”

      她经常읹干伤口撒盐之事。

      “对啦,你爷爷今天怎么没带你汪下山去呢?”

      励无名气道:“我爷爷也是你爷爷!”

      花魂愣住,不过小脸认真,“好吧,我们爷爷。”

      阮 两者땙正在绕口,一名茶农匆忙找来,走近后四处查看,“无名,慕老回来了吗?”

      “⇜没有,爷爷没有跟你们一起?”无名脸上有担忧浮动。 ዮ

      “我们一起入城,可后来走散了,还以为他已回来。”

      “不行,明叔,我们一起去寻找!”想起老人往日种种,记忆时好时坏,无名心坎仿佛有蚂蚁乱爬。䶊

      “孩子,别太担心,我去和龙队说풅下,派人和我们一起去找吧。”

      茶农也知道易慕老人近期状态不佳,心里也担忧,他立即转身离去。

      “哎,爷爷,你去了哪里?”无名飞快往山下冲去!

      茶山里除去部分驻守队伍,其余人都在蔡阳带领下纷纷出动。

      죞 龙队也安排人发动关系,在附近几个城市找人,可是几天都没有消息。

      无名找遍老人熟悉之뾌地,一无所获!

      龙队、蔡队快速上报,总队汇报月牙湾帝国皇室,两三个月흦也没有回复。

      年幼之人,感觉突然就失去依靠,“䌵爷爷,你在何处?”

      “还有父母,你们在哪里?”

      无名有种强烈感觉,爷爷不会发生意外,他可能是流落某处。

      他经常徘徊老人常去之地,希望有天突然就遇见到对方。

      平时无名和花魂一起在居室门前,或者在山下路口处守候。

      ꐅ 他总是失望,却从不放弃!

      胡生带着胡尔来看他,频率很高,后来干脆住在茶山。

      胡生和茶山守卫队,茶农都比较熟悉。

      另外他经ỽ常和易慕老人煮茶论道,耳濡目染,再加上九尾狐聪慧,他渐渐承担许多事宜。

      无名收敛心性,在学习之外,还能为胡生搭手。

      就连胡尔都觉得他比同龄人多出几分成熟味道。

      无名开始重视修炼,他问过多次,胡生㡢最终没有明确回复。 䃞

      后来,他向胡尔讨教肉身修炼之ȹ法,经过无数尝试都没有成功,不过他还是学会不少击技。

      不能吸收天地灵气,他只是比凡人厉害些许。

      相磥互切磋之时,胡尔動非常斯文,她舍不得下重手,点到为止。

      这让花魂都嘲笑无数次,“这是切磋?”

      “姐姐,你温婉过度!”

      胡尔笑而不语,宁静斯文。

      花魂觉醒不少天赋和技能,实力甚至压着胡尔頎。

      她也会加入切磋小圈子,对胡尔点到即止,面对无名就是另外光雩景。

      绝对打击加戏弄,无名叫苦又憋屈。

      不过花魂也有关心之时,她瞒着‛胡生偷偷给两人传阅修炼秘术,针对灵、神、魂、慧。

      她自己命名《灵魂九渡》。

      奸她启发无名,大道殊途同归,任何修炼都能达到极致,쏄甚至能直达大道核心。

      ኮ当然能够达到什么层次就因人而异。

      将自我擅长之技,修炼至绝妙,可窥见大道!

      天地无极,修炼没有终极之说,通达大道之路有万千条。

      感悟天地,领悟世界真谛都有可能成为强者!

      花魂有些言论,퓅胡尔无厞名都觉得惊奇。

      比如花魂偶然之说——终极之地虚无核心,大宇列五行,相生相克,生灭不息……

      ﰦ无名̈感慨,花魂想象力丰富,不过要是传出去,会让强者震撼。

      这肚是花魂战宠说的?

      老人也和无名说过,世界没有绝对强者。

      为人正身,尘世证心,道心中平,入道求真,守护大道。

      后来无名放弃肉身修炼,转而用心感悟易慕老人所传《主韡》之道,并没有修习花魂《灵魂九渡》。

      老人曾经告诫他,要专注,不要紪贪多,尤其是入门和打基础之时。

      学习茶道之余,他领悟到专注的重要性,在灵、神、魂、慧之途,他发现胡尔领悟力超强。

      没有经过多少时间,她就地人级圆满。

      花魂有时会打击他,“笨男不如女!”

      直到某次胡尔神秘告知託,她有第三眼。

      “天眼?!”

      璁 无名凑在胡尔脸上找寻,除去美好半天也没有其他发现。

      不过他宁信其有,他心里稍微获得平衡。

      “第三憴眼,这是什么神奇天赋?”无名没听说过,九尾狐还有这样的遗传?

      也许自己渺小,孤陋寡闻。

      《主》之道第一境界明识,有六小层,观界、观则、观律、审界、观我、观心。

      单第一小层观界,他鉩就感觉太难。

      统观世界,需要对物质世界有足늓够认知,从微观到宏观,从宏观到微观。

      将物质认知升华到精神层面,对物质世界进行拟态,这是观界。

      觉察世界运转规则便是观则,洞悉天地主宰律力便是观律。

      无名年幼,缺乏历练,他更缺眼界和阅历,这些都是客观因素。

      老人曾解说过《主》之旨,还有修炼法门。

      他顺其自然,观山知静,闻风晓雨,看云思变幻,问花悟无常……

      无名动用感官体察万物,用心去体틆悟同时配合着日常琐事。

      他践行去繁就简寻根溯源,返璞归真追问本质的原则。

      以静阅以动查,加上心境提升,他用去一年多时间,最终领悟《主》之道第一境界明识,第一小层,观界。

      无名的身体和灵魂毫无变化,不过心︇境更加通达。

      突破观界,他不由叹气,“这才是基础,连入门都不算!”

      花魂插嘴,“谁让人家笨呢。”

       “我才不笨,天地博大,我身微渺。”无名感叹。

      “灵魂九渡,五伦渡,你才破去尸狗伦,开启天启智慧没有?”

      花魂絮叨,“你这速度,到达天魂渡遥遥无期,更别说开启神力。”

      无名摇ჱ头,《主》之道第二境界固魂,什么时候固魂他没谱。

      “我打你,我뗚如此辛苦也不会安慰一下!”

      花魂撇嘴,“我逗你开心呢夙,每日苦大仇深!”

      “是吗,我也关心你!”

      哆,无名敲去花魂的小脑袋,她捂着头,只喊疼。

      “我又要修炼,你随意!”

      花魂盯着无名,“要松弛有度,不可一蹴而就。”

      无名无奈,“你絮叨上瘾!”

      花魂呵呵轻笑,“多无聊,你不发发呆,想想小媳妇?”

      咚,无名又敲她一记,“你这小脑袋,稀奇古怪!”

      花魂㢨嘻嘻哈哈,一笑飘走。

      ڍ 百灵从茶山离开,回归地下城没有停留多久,她感觉就要化形,而雷劫也即将来临。

      她担心伤及无辜,又顾虑惊动族人,因此不敢待在城中。

      她远离地下城,来到地下空间边缘处,寻觅安身之所,感应天道寻求突破。

      两天后百灵突破兽形迍束缚,心中演化无数遍,正准备重塑人身之际雷劫到来!

      空间边缘,天地突然压抑,就如风雨欲来,世界瞬间陷入黑暗。 鷧

      大地和深空,距离被拉近。

      风暴骤起,天际有巨大闪电ꂻ划过,明灭不定!

      雷霆意志仿佛来自遥远䢛时空,穿越浩瀚星河,越过层层屏障透过大地。

      㓕 突破厚重地底!

      云层刹那沸腾、暴动,卷起巨大逆时针漩涡,搅动天穹!

      顺生逆死续!퉕

      漩涡深处,闪电噼里啪啦炸响。

      百灵蜕去兽形肉身,人身朦胧,她缓缓站起,双眼有灵光闪烁。

      ᱶ一念生富,一念死——

      她的灵魂感应着如此天道!

      雷劫终于降下,巨大雷电形成无数刀光剑影,朝她斩来!

      伔雷霆意志有着清晰的情绪,它要在百灵人类肉身未凝实之际,彻底将她毁灭!

      “一念生!” 쁾

      百灵虚弱灵魂抬头,幽幽唱道!

      餬 她扶手向天,撑起道道七彩光幕!

      頌 轰,轰,轰!

      她撑住雷电,无数刀剑散逸驧四方,不少小山被轰碎,地下被劈出栟无数沟壑,满目疮痍。

      隆隆雷声,强烈波动自雷海扩散开去,远远传入地下城。

      无数百灵兽族人,地底兽族Ꭿ被惊动。

      百灵兽族纰族长正在族长大殿处理事务,听到雷声她顿时陷入震惊之中,妖艳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雷劫,难道......?”

      这时大殿里有两队护卫迅速冲进,她们全是身穿软甲的女兵。

      几人将族长护卫中间。

      两名妖娆队长靠近她,警惕往四处扫视。

      “族长,这波动非同寻常,难道有人族强者攻打地下城?”

      族长平静下来,“小玲,你们都不用紧张,那是雷劫緇。”

      “族长,有人在渡劫?”

      “小玲,白绘你们埶带两队人,随我出去看看。”

      “是!”护卫跟随着她快速步出大殿,随后飞跃而起,朝雷声最响之地冲去。

      许多地下兽族,百灵兽族ꇶ也朝雷声方向鲈飞身而来,不过他们不敢靠近雷海,槌只韹是远观。

      当他们看到恐怖场景,不少人身躯发颤。

      㙇“天,是谁在渡劫?”

      ﲡ “这是在渡劫吗?”不少地底兽瞳孔收缩。

      “雷劫,有ힸ多少年没有降临地下世界了?콌”

      “虚影,化形吗?”不少兽族无比疑惑。

      “化形雷劫竟如此恐怖,是谁惹怒上天?”

      “这是必死之局!”

      雷霆意志觉察百灵扛过第一波劫难,它震怒了!

      它狂暴涌动,开始酝酿疵绝杀之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