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大秀视频在线

      一早,刘侠卿哼着小曲出门,迎面碰到一个人,老远地就打着招呼:“哎!刘将军,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样?什么?您不记得我了?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陈留营的刘氓啊!咱们可是正儿八经的本家兄弟,我祖上也是泰山郡的,大概是我的七代先祖迁到了陈留,说起来咱们应该是一脉相承的兄弟……对对对,都是实在亲戚……刘将军,这是一点小意思,亲戚的情份而已,您千万别客气……您看,您的侄子今年已经十五岁了,哦哦,不是,不是刘氙曲长,是兄弟我的儿子,长得特别像我,别人都댍叫他小刘氓。刘曲长是您亲侄子,小刘氓也是您亲侄子啊!对对,都是亲侄儿…纲…您看能不能让您的亲侄子到您的亲侄子手下当个兵,哦,就是小刘氓想跟刘曲长混,自家亲戚用起来总比别人顺手不是……什么,要六石粮和六丈布?这个,兄弟最近手头有点紧,刘将军能不能通融通融?啰您可是陛下的身边人……好ꥉ好,预备兵也成啊,以后有机会转正不是?我知道您为难,明天我再⺷凑些,多凑些,请戥刘将军帮着打点打点,千万䭙让您的亲侄儿当上羽林郎。”

      刘侠卿看着刘氓远去的背影,暗暗抚摸着怀里的一小块马蹄金,温暖的触感让人格外舒适,幸福感从每个毛孔滋滋地往外冒,此时若是有人问他:“你幸福吗?”刘大将军肯定毫不犹豫地大声回答Â:“幸福,真TMȯD幸졏福!”

      刘侠卿从Σ来没这么舒心过,虽然被挤出了皇帝身边,却得ꑺ到了将军的封号,侄子刘彪也得到了重用。阴差阳错的是,他됫自己突然成了军中的大红人,地位竟消篓没声地水涨뚯船高了。如今经常有人找他套近乎,目的是通过他与皇帝陛下搭上线,把自己的娃儿送进羽林营,以此获得一个远大的前程,这使他从众人口中的ﻳ“老刘”一跃而㽘上升为正牌的“刘将军”。

      这个称呼确实比老刘和刘校尉听起来更加Ǥ顺耳,别的将军都是御史大夫和丞相封的,唯有他牛马将军是皇帝御口亲㚫封,御史大夫和丞相能大过皇帝吗?不能!所以,别的将军能大过他牛马将军吗?当然不能!

      如此说来,他刘侠䎿卿岂不是天下第一将军?没毛病!

      带着这种自信,刘侠卿的脸上常常挂着一丝迷之微笑,这使他显得高深莫测,别具一种神秘的亲낯和力,尤其在他的一亩三分地――牛马厩,新来的牛马吏对他们的将军又恭顺又敬慕,见到他过来,都侧身让路,低头施礼问候。

      䝣牛马将军奉行以德服人、以礼服人的原则,总是微微颔首回应,自觉有礼有利有䄢节,十分庄重,又十分亲民。

      他踱着方步,缓步向前,向两边频频点头招手,神情高贵,意态悠엚闲,这污水横流的牛马厩黄泥地,硬是让牛马将军走셭出了戛纳红毯的感觉。

      周围大多是新面孔,从前的牛马吏大半进了小皇帝的口袋。可牛马厩并未因此凋零,反꜔而越发兴旺,最近想进来做牛马吏的人排起了长队。

      谁都知道这是皇帝的后院,牛马吏更容易进入小皇帝视线,运气好的话,说不定直接转为羽林郎。那些没能挤进羽林军的少年纷纷投身于此,以致于从前不受人待见、只有肐孤儿才栖身的牛马厩一下子变得炽手可热。

      刘侠卿可以对少年们左룇挑右拣,看不顺眼的直接淘汰,时常还可以收点䨯贿赂,卖个把牛马吏的资格。这小小的牛马厩成了刘侠卿的摇钱树。

      巡视了自己的领地,錥刘侠卿带着极大的满足感离开,直奔丞相府报告皇帝行踪,一到相府门口,他立即换上一副诚惶诚恐₁的嘴脸,嘴角从上翘转捲为下撇,略带着些恰如其分的忧虑,一直挂在脸上的迷之微笑㍨也迷一般地消散了。

      其实刘侠卿并不担心,也不忧虑,作出这副表情只是为了显出对工作的重视,适当的诚惶诚裸恐是对上司必要的尊重。

      ౉如今照顾(监视)皇帝的任务极为简单,因为皇帝就在那ه儿大张旗鼓地练兵,并不需要他追着到处寻找,他只要把皇帝的行踪按时报告就行了。

      一开始徐宣对于皇帝练兵之事很有兴趣,对此反复询问,等知道了练兵内容后,便有些不以ഽ为然,“每天只是站着不动,这是在干什么?比耐性吗俋?뉰”

      “真是胡闹,要是娃娃们都能上阵打仗,那要我们这些大人做什么?”卫尉诸葛稚笑道:“不如把羽林聤军都送到长安城下,列队站上一天,城上的伪汉兵说不定直接献城投降了呢!”

      “随陛下的便吧,他愿意练兵就让他练去,有点事儿干省得到处㦃乱跑,反正又不费咱们的钱粮,等끯有一天钱粮耗尽了,这个羽林军也就散了。”

      ὢ 徐宣这话不是危言耸听,若是只养这两千娃娃兵,节省点的话,一万五千石粮食足够一年的吃用,可是皇帝还要赈灾,虽然只是施㫓粥,也是极大的消耗。

      郑县是个大县,原本有六七万人,兵祸之下,许多人离乡出走,但余下的仍有大半,经过赤眉军一番掳掠,大都要靠救济才能生存,几万人吃ᖪ两千人的口粮,一万多石粮食能闑撑多久呢?

      刘侠卿对着丞相唯唯诺诺,心里却替小皇帝担心起来,灾民费粮食,粮尽了羽林军就得解散,羽林军散了还要曲长干什么?他的侄子刘彪岂不是要失业了?

      再者说了,没有了羽林军,还有人给他牛马将军送马蹄金吗?还有人排队求着要进牛马厩吗?他刘侠卿还会这么红吗?

      在刘侠卿的心里,粮食绝不能耗尽,羽林军绝对不能散。

      可是,看小皇帝这个劲头,赈灾这事儿不能停。唉,到底是年轻人,意气用事。刘侠卿暗暗地叹了口气,三心两意地听完了丞相的最新指示,没精打采地出了相府。

      因为赈灾,街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郑县恢复了些往日的热闹,原来藏在黑暗角落的百姓纷纷露面,而附近的饥民闻声而动,竟有不断向郑县汇集之势。

      刘侠卿看着大街上往来奔走的百姓,心里的忧虑又多了一层,不知不觉便向着附近的施粥点走去。

      街对面是长长的队伍,㵔迤逦蜿蜒了整整一条街,前后望不到头,拐了不知道多少个弯,人挨人人挤人的,每人手中提着一只陶碗。

      钱有正带着人在队豴伍中穿梭,不断地大声吆喝着,时不时抡起手中的鞭子,威吓地甩上几下,若是有人插队,那鞭子就毫不客气地抽到身上去。在这种强力维持下,排队的人虽多,也还算有秩序,看来钱有还是比较称职的。

      随着施粥规模不断扩大,钱袳有不断召集뵹人手,不管是胸怀大志的雄健少봉年カ,还是在闾巷中横行霸道、偷鸡摸狗的地痞无赖,都纷纷投휸到他的麾下,眼下他已搜罗了三四百人。这些人分散在各处,维持着全城的赈灾秩序。

      饥民没有不认识钱有的,一见到他,都老老实实地排队领粥,不敢喧哗捣乱,在民众眼中,他的威慑力丝毫不Ꮄ亚于名义上ᯎ郑县的最高治安长官卫尉诸葛稚,许多人甚至暗地里叫他小卫尉。

      这个施粥点是全城最大的一个,是一块二十丈见方的广场。原本是ﴒ个集市,因兵乱,无人再出来做生意,集市萧条,场地空了씑下来,正适合饥民聚集,郑深便选定在此地施粥。

      场地ዕ上支着十几口大锅,柴火烧得很旺,锅中的粥咕嘟嘟地冒着白泡,翻起一些绿色的菜叶,旁边的健妇持一柄长长的木勺,在锅中不断地搅动,嘴里大声吆喝着:“下一个!”手一起一落,那椏勺粘稠的粥便倾在陶碗之中。

      以駺大锅为起点,队伍长长地延伸开去,穿过广场,顺着大街伸出来很远。

      刘侠卿顺着队伍慢慢向前走,忽然被人从背后推了一把。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稳住身子回头一看,见一个汉子捧着陶碗急匆匆地过去,蹲到一旁的墙角稀里呼噜地喝了起来,每喝一大口都大张着嘴,哈哈地呼着热气,眼见那粥十分滚烫。

      旁边的女人叫道:“你这死鬼,这么着急做什么?好像吃了这顿没下顿了似的!”

      汉子嘴里含着米汤,含糊地道:糼“人太多了,㡾领不到粥,昨天就没吃到,我都快饿死了,你说急不急?”

      女人道:“饿死便饿滥死了,早晚都是饿死,早駒一天晚一天有什么分别?”

      男人已喝完了一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道:“那可不一定,若是一直有粥喝,或许就熬过去了,等到秋收就有东西吃了。”

      听了这话渧刘侠卿打了个哆嗦,秋收……难道这粥要施到秋收?那还得两个多月呢,得费多少粮食?这可是羽⍽林军的粮食!

      看着望不到头的长龙,牛马将军觉得头昏脑涨,这么多人,谁能养得起?

      这时一个七八岁的孩子领到了一碗稀粥,走开几步来到一棵大树下,正把碗送到嘴边,被一个大汉劈手夺了过去,三步两步走ꚅ远了。

      ꀏ那孩子哭道:“我都两天没吃粥了,好不쯩容易⻹排到一次,现在连碗都没了……”

      钱有提着鞭子过来,叫道:“来人,给这驽娃儿一只碗,让他不必排队,直接到前面领粥喝,谁敢再抢,我扒了他的皮!” 

      慸他扭头看到刘侠卿,惊喜地叫道:“义父!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ڈ“我不是你义父……”刘侠卿掉头想走。

      礿 “怎么不是?您不是牛马将军吗?”

      “我是,淋可我不是……”

      “那就对了!牛马将军就是我钱有的父亲!来兄弟们,都来认识一下,这就是我常说的,一人独当几百人的牛马将军,那是켄真正的横刀立马大将军,是我钱有的义父!”

      “大将军好!”

      “一个打几百个,太牛B了!”

      “钱兄就是我亲兄,钱兄的父亲就是我亲父!”

      轻侠少年们热情地打着招呼,一口一个父亲叫得牛马将军脑袋嗡嗡作响。

      钱有一个便宜儿子ᑲ就够他头疼的了鿝,没想到一下子又多了这么多儿子,你们这១么热情,怎么不把老娘送来给賙俺老刘开后宫?

      淡定,淡定!以德服人~

      刘侠卿深深地吸了口气,脸上又浮现出迷之微笑,他含笑向少年们一一打过쥰招呼,转头向着钱有道:“钱有,这么多뎌人,一天得费多少粮食?”

      “现在……一天一百八十石吧!”

      “一百八十石!怎么这么多?”刘侠卿的笑容倏地消失,一天一百八坅十石,那一磈万石岂不是只能顶两个月?

      钱有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父亲大人,您还别嫌多,这一天一百八十石还有许多人领不到呢!您看看这儿有多少人,此一处粥点儿就有数千人,全城像这样的粥点儿一共八处,加起来好几万人。真奇怪了,也不知从哪儿跑来这些哱人,反正是越来越多。开始时只须四个施粥点,一天用찞粮四十石,第二天就吃了六十石,到了第五天又增加䖣了四个粥点㪅,一天要一百石粮才够,昨天熬了一百五十石,今天是第七天了,看这样子,差不多要一百八十石,明天谁知道又要多少?”

      컱刘侠卿喃喃道:“一天将近两百石,上哪儿去找这么多粮食?”

      “这事儿自有陛下和郑先生傯操থ心,我只管让他们好好排队!”钱有大声道:“哎,那边那个,你怎么能抢别人的粥?你给我放下,看我不打死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