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初夏盛寒深免费阅读

      一个被隔绝了九年之久的村庄,一朝泏展现在世人眼前。

      昊ꁑ天锤볍与天使剑碰撞产生的巨大能量,将此地压抑了九年的怨气带向斗罗大玷陆四面八方。

      而距离此地最近的天斗城则首当其中。

      时至傍嬼晚,原本的红透半边天的火烧云在人们的眼中骤然变成血海沸腾,滚滚血云以铺天盖地之势迅速将整个天斗城给笼罩了起来,然后继续向更远方蔓延。 赾

      而天斗城的居民前一秒还在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而下一秒内心则升起无限的恐慌,热热闹闹的街头巷尾转瞬间变得空无一人,各自赶紧回到家里关紧门窗。

      窒息,黑暗,压抑的气息如同一块大石头压在每一个人心口,胆大的还敢把窗户偷偷打开一个缝眯着眼朝潥外看,而胆小的早就裹着被子趴在炕上瑟㨨瑟发抖了。

      먒 即便是训练有素的城防军和拱卫皇城的禁军,表现得也不比那些平民百姓好到䝾哪里,只不შ过因为严格的军令仫和还没有实质性的灾难与入侵才不至于太过于惊慌失措。

      但警报还是在第一时间就被拉响了,整个城市ᝯ顷刻间就如同一个超负荷的机器吱吱呀呀的动了起来。

      街头巷尾␟上不时的有军队来回巡逻,并且不停地向上级丝报告没有发现意外情况,才使得所有人心褗里那颗揣了很久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雪星亲王站在府院内仰头看着天上的翻滚的鸀血云久久不语,眉宇间有着些许愁绪,但也谈不上愁眉苦脸,仿佛一切都智珠在握,只是有了一丝小瑕疵。

      “父王,这是怎么了?”

      一旁只有九岁的雪珂,有些害怕的扒着门边,好奇的昂着头看着天上的异状问道。

      “珂儿,四皇子是不是又偷偷的出去了!”

      “是啊,前两天在太子哥哥府上玩的时候,就看到小小姐姐着急的四处打探他的消息。”

      “哼,雪崩哥哥简直太坏了,出去玩竟然不带自己最可爱的妹妹,实在是罪无可恕。”

      小小的雪珂挥舞着可爱的小拳头撅着嘴不满的说道,从小到大她唯一一次出过天斗城就是三年前雪崩陪她一起去落日森林获取魂环。

      虽然很危险,但确实很刺激啊有没有ꄥ。那段经历可以说是她为数不多最开心的记忆了,至今仍记忆⍪犹新。

      不过当她看到雪星深邃的眼神看过来时,自觉的放下举着的小拳㌵头,认罪般的悄咪咪的低下头。不过好一会都不见父王怪罪的身音传来,忍不住又偷偷的抬콘头瞄一瞄。

      “等他回来了,你랳就替父王看望一下他吧!”

      “啊,好的父王!雪崩哥哥他怎么了?”

      雪珂听到父王这奇怪的要求后,又联想到此刻诡异的满天血光ꔈ,想到雪崩他那爱惹事的性格不由得有一丝不好的预感,当下也顾不得害怕,跳了出来ɨ指着天上的异象连忙问道:帣

      衮“父王,难道这,这血光之兆是雪崩哥哥引起的?那雪崩哥哥会不⤕会?”

      “他,现在已经没事了!”

      “奥!”

      雪珂似懂非懂的应声道,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父王又是如何知道雪崩䠳哥哥已经没事了,但也不便多问,只能迷迷糊糊的答应下来,以后再找机会问问雪崩哥哥就是了。

      皇城内,雪夜大帝亦是站在花园内仰望着血色天空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作为一国之君,对于武魂ꫴ殿的野心又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发现呢,只不过是因为实力的差距太大和现在的他也失去了年轻的活力,弄不愿意再折腾了,所以才把权利ퟨ逐渐下放。

      只是今晚的异象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云妃现在在什么地方?”

      ᇹ“回陛下,云妃此刻应该正在淑云宫歇息呢,今晚是否要去云妃哪里就寝?奴才这就安排下去!” 逮

      “奥,哎,不必了,不必了,还是不去打扰了好了㗛。”

      淑云宫,云妃娘娘轻飘飘的看了看外面愁云惨淡的万里血云,然后淡定的回到桌子上坐了下来。

      一旁伺候的侍女ᡂ雪姬虽然心有余悸,但还是强自镇静替云妃娘娘倒了杯水后后怕的说道:

      “娘娘,你说那天上是氼怎么了,奴婢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现在都还有些害怕呢。”

      “雪姬啊,你在雪崩身边多久了?”

      云妃娘娘答非所问的问道。

      “啊,自四皇子出生之日奴婢便开始伺候着,满打满算已经十二年之久了。”

      雪姬虽然不明白云妃娘娘为何突然问起,但还是小心翼翼的回道。

      “是啊,十二年了,没想到一转眼就过去了十二年了,时间过得可塯真快啊!”

      “对了,我记得太子殿下应该也十八岁了吧,过싐几天就是他的成人礼了对吧!”

      “奥,奥,是,是的娘娘!”

      雪姬在一쳓旁连忙符合道。

      ꂾ  “长大了,孩子们都长大了!”

      ……

      血云继续向远方翻滚,远远望去,犹如决堤满天的洪水般。

      而殖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

      奔腾的血云一入海洋,在一望无际的海平线上更是横行无阻。

      而海里的魂兽凭借极其强大的ố危险感知能力,早在血云赶来之前就开始疯狂的逃窜起来。

      而当滚滚血云挤压过来时,那些还没来得及逃窜或者逃的慢的顿时狂躁起来,惹得整个海洋顿时一片乱象。

      就在这时,一道金光突然从远方亮起,接着一个擎天立地巨大的三叉戟竖立在天地间。

      “嗡!腳”

      三叉戟轻轻一震,便在海洋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无定风波!”

      一个严肃的声音响起,接着三叉戟轻潒轻一挥,原本看似不可阻挡的滚滚血云边被制止了,而后又的飞快地朝来处倒滚了回去,没一会海面上就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而海洋中的某一个岛上,此刻竟然坐这两个谈笑风生趣人,仿佛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一个看起来头发发白将行就木的老头⢼子。一个看起来风韵犹存଻满面红光的少妇。

      “这武魂殿当真是一代不佹如쐿一代,如今整个大陆都被⨻他们搞得乌烟瘴气的!”

      老头子看起来平平常常,但口气䩍却大的惊人。

      “当年原﫫本又一次机会与武魂殿交好的,可是你却拒绝了。如今一个性格大变,一个反目成仇,你内心可曾后悔?”

      㑩少妇轻生说道。

      那老头摇头道:“我还是那句话,他们两个不合适,注定有缘无分。再说了,以前任教皇千寻疾的性格,也必然不会同意此事的。”

      少妇泯然一笑道:“有你在,他又岂敢胡作非为!”

      “我只代表我,代表不了他,他的事只能靠他自己。”

      蚎 说道这里,老头子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况且我恐怕也无多少时日了!”

      “那你……”

      少妇有些惊奇道。

      “放心,老头子我还能坚持些许日子,最起码在没有找到接班人之前,还是⤳不会渊就不不管的。”

      펖 “那就好,我可不想牵扯你们那些破事!”

      랔……

      血云被阻挡在海≨岸线边,随后又转个方向朝大昚陆蔓延而去쨸。

      然而当它们路过一个不起眼地城市长空时,一把血红的长剑竟然直直插入血云之中。

      方圆百里的婻血云像是受到牵引般,顿时化作一个巨大的漩涡朝长剑汇去,没一会周围的异象就一扫而空。

      “好美味的食物,只可惜有些少了。”

      血红色长剑似乎有些意犹未尽,想再次去远些地方在大吃一탖顿。

      可还没等它行动起来,一道金色光波扫荡宇内,一下子竟然就把满天血云给净化干净。

      而那柄诡异的血红色长剑早在金色光波过来之际,就化作一道遁光进入下面城市种不见踪影了。

      而在金光牬荡世后,一个巨大地天使虚影浮现在天地之间,审视整个슏大陆。

      而꫄这个天使才캨是书中描述的那样䎥真正的神圣,纯洁,光明。双手紧握天使圣剑于胸前,守护着这片大陆。

      凡是有武魂殿的大城市里,此刻的武魂殿的上方也都会出现一个这样天使的投影,与武魂殿总部的天使遥遥相望,相映生辉첤,接受世人的膜拜。

      而在武魂城内部賎,身为武魂殿教皇的比比东此刻竟然死死的盯着空中的天使虚影不肯回头,紧握权杖的右手準指甲都扣进肉里也不觉得疼痛。

      “怎么㎁可能,怎么可ꯂ能,怎么会有他的气息。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那天使虚影在空中守候了片刻,最后一无所获后,觉有深意地看了眼她后便消散于天地间。

      セ“哼!” ࡵ

      比比东不甘的用权杖狠狠的蹲了一下地后才回去。

      鮾 “一切都结束了!”

      雪星亲王领着雪珂回屋道。 彶

      “你们究竟在干什么?”

      雪夜大帝看着仍滞留在空中的荧光暗自ᝪ思考着。

      “太子的成人礼,还是交给月轩来办好一点吧!”

      云妃娘娘想了想决定道。

      ……

      当一切归位平静后,天斗城外的那个荒芜许久的村庄ꯝ来了一蠾个全身被黑袍裹着的分不清男女的人。

      “果然是你!”

      再一次变回灵魂体的鸟人看到来人后一点都没觉得惊讶,反问道:

      “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出自你的受意吧!”

      “˂怎么,难道你还有着一颗悲天悯人的心吗?要知道若是没有此地庞大的冤魂滋养,你早在九年前就魂飞魄散了,我说的对吗,前任教皇千寻疾!”

      “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你呢?”

      “不Ⰶ然呢?你若是现在想死我也不会拦着你!”

      “哼!”౳

      好不容易苟活下来,千寻疾才不会想不开썩因뢦为变成这样就了解了自己。

      “真没想到你ὣ们竟然对斗罗大陆渗透这么厉害,就连雪星都加入了你们,恐怕整个天斗帝国都已经成为你们的掌上玩物了吧!”ڶ

      “哈哈哈,你不用就此试探我,虽然真正的机密我是不会告诉你,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与雪星之间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相互合作罢了!”

      “那你今日来又所谓何事?”

      “邀请你加樴入我们!”

      “若是我不同意呢?”

      “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

      千寻疾思考了片刻后答ꐁ到:

      “可以,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说说看。”

      “我需要一个天使武魂的人为我献祭㔁,这样重生的我才是嘴强的我!”

      莃“你的意思是要你的女儿千仞雪为你献祭?”

      魙黑袍人有ꭇ些鄙夷的看向千잘寻疾,正所谓虎毒不食子,他们虽然行事诡异邪恶,但也基本不会对自己的亲人下手,更何况还是自己地亲女儿。

      “不ᨬ是!”

      퀧鞞 千寻疾摇头否定道。

      “那难不成还是你父亲千道流?”

      黑袍人没好气的说道:“若真是如此我们可办不到,你亲自去试试倒真有可能,甚至还不需费一兵一卒就兵不血刃的让他同意为你献祭了。”

      “也不是他!”

      千寻疾仍摇头道。

      “那你是在消遣我?”

      黑袍人有些生气道:

      䁨“天下人谁不知道天使武魂乃是你武魂殿传承武魂,而如今世间只有你们묅三人有天使武魂,难不成这世间还有别的天使武魂传承?”

      “还真有!”

      千寻疾不急不慢的ḙ说道。

      ݆ “真的?”

      “千真万确!”

      “你可敢保证!”

      侅“我现在还有退路吗?”

      黑袍人思考片刻后便说道:“好,倘若你所言真的属实,我们可以帮你控ᵗ制一名天使武魂的魂师!”

      “如此……甚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