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翼原谅我按摩人妻095

      这是个嘴角有两撇胡子的中年人,虽然不太英俊,但却给人一种亲近感。

      王乐脑海中情不自禁出现了某本书中的人物,那家伙也有两撇胡子,看起来就像多了两条眉毛。

      “不好意思,但已经选了这里,就不能改了。”

      “这样吗,真是让人为难啊。”

      男人摇头叹息,“如果我出手的话,会不会死?”

      这可真是个让人觉得好笑的问题。

      不过,王乐回答的很认真,“会,而且是毫无痛苦的那种。”

      “唉,虽然我不怕死,但现在还不能死,告辞!”

      男人拱手抱拳,干净利落的跳下了房顶。

      王乐摇了摇头,这家伙还真是敏感,他刚刚不过稍微动了一丝杀心,对方就已经有所察觉。

      嗯,跑的也挺快。

      同一时间,以刑部高手为箭头的朝廷中人,已经将这楼给团团围住,弓箭手与努手把持着各个高点,下方则是手持兵器,身披甲胄的城防司士卒。

      他们单独拿出一个两个来,或许不强,但击中在一起的力量,将会十分恐怖。

      朝廷之所以是朝廷,正因为它有镇压一切的手段,江湖中虽然高手众多,但说到底也不过是下九流的人物。

      可惜,王乐想要等的却不是他们,因此连多看一眼的意思都没有。

      这无疑激怒了下方负责抓捕事宜的刑部官员。

      “罪人王乐,你擅杀忠良,视朝廷法纪为无物,今日本官就要替天行道,将你绳之以法!”

      随着此人话音落下,他身旁的城防司官兵齐喝踏步,气势直冲云霄。

      周围那些想摸鱼的江湖人被吓了一跳,除了极个别的几个人,其余都是脸色发白,匆忙后退。

      房顶上,王乐终于将目光挪了过来,淡淡的撇了下方气势如虹的士卒,以及那些瞄准自己的弓弩。

      虽然不是正菜,但作为开胃甜点,其实也不错,那么就活动一下吧!

      只见王乐将酒壶放在一旁,然后缓缓起身,古井无波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好似他面对的不是一群精锐士卒,而是乌合之众。

      简简单单两个动作,却带着滔天气焰。

      恰好此时天空中飘来一朵乌云,从王乐头部开始,朝城防司众人压去。

      咕咚!

      一个刚年纪不大的小兵吞了口唾沫,只觉手中兵器与身上甲胄,变得沉重无比,以至于他都快支撑不起,甚至连站立都变得困难。

      砰!

      一只有力的大手拍在小兵身上,他转头一看,发现是平时十分照顾自己的王叔。

      “别怕,等下咱们只要注意阵型,对面那家伙冲不出去,就只能乖乖被我们捉住!”

      “嗯!”

      小兵用力点了点头,只觉心中的恐惧正在消散。

      也就在这是,王乐从房顶跳了下来,溅起些许灰尘。

      他在身上拍了拍,抬腿朝刑部官员走去。

      “杀!!”

      一张张因为因为过于用力,而导致有些扭曲的脸孔出现在王乐眼前,他拔出雁翎刀,一声不吭的迎了过去。

      先天真炁在体内运行所带来的恐怖增益,足以让王乐成为超人。

      恐怖的反应力,可怕的速度,强大的力量,以及深不见底的体力。

      种种因素加在一起,呈现在世人眼中,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只见他如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优雅灵动的同时,却散发着无尽杀机。

      雁翎刀每一次挥出,必定带走一条生命,惨叫声不绝于耳,谱写出一副地狱般的画卷。

      不过短短盏茶功夫,跟着那名官员前来的百名士卒,就已经被屠杀殆尽,只剩下几个已经被吓破胆的可怜虫,正跪在地上发出无意义的叫嚷。

      其中就有刚才被安慰的那个小兵,此刻他已经完全傻了,当昔日那些强大的同僚,这个人杀起来,和杀鸡没什么区别。

      如果能活下来,眼前这场景,将成为他一辈子的梦魇。

      过于大的差距,所导致的后果就是碾压。王乐身上除了沾了点血迹,没有任何伤势,甚至连呼吸都没怎么变。

      “放!”

      这名官员瞪着满是血丝眼眶,放声吼道。

      他知道他已经完了,哪怕真的抓住王乐,结局也不会改变。

      因为这些城防司里的士卒,很多都是有身份的世家子弟,他们原本不会有任何危险,因为在宋国,最安全的就是京城。

      哪怕出了事,也有另一方人马处理。就这次出来,还是那群将官特地争取。

      没有人会觉得,这么多人对付一个不过是后天的家伙,会出什么意外。

      可偏偏,事实却是他们被碾压,被屠杀。

      也就在官员大吼时,更让他绝望的事情发生了。

      数十个原本在高处瞄准王乐的弓弩手,正处在一片慌乱当中。

      因为刚刚还在高楼空地外的王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他们当中。

      刀光乍现,血海涛涛。

      不消片刻,由刑部中丞领头的城防司全军覆没,只剩下他一人傻傻的站在原地。

      吧嗒,吧嗒。

      王乐踩着血水走来,身上浓郁的血腥味,犹如从地府中爬出的厉鬼。

      “你…你…”

      嗤!

      还带着血迹的刀从官员脖子中刺了进去,将他还未说完的话堵在喉咙里。

      王乐抬眼看去,原本人堵在周围的江湖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散去,随着阵阵脚步声传来,又是一对对身披铠甲的精锐正在往这边赶。

      和刚才城防司相比,这些人杀气更重,实力也更强。

      这一幕让他犹豫了一下。

      是留着继续,还是离开?

      算了,还是走吧。

      王乐明白,自己想要等的高手,已经不会出现了,继续在这里和朝廷厮杀,只是在浪费时间和体力。

      因为任务针对的是那些江湖人,这也是他的选择。

      那天夜里如果顺从姬无双,答应接近宫里某人,那么主线很可能就是权势争夺,以及阴谋算计。

      王乐不想在这些事情上浪费精力,因为相比那种不见血的战场,真刀真枪的厮杀才更对他胃口。

      简单,直接。

      拔出雁翎刀,官员捂着脖子软软倒在地上,王乐没有停留,屈膝跳上半空,往城外飘去。

      这是踏入先天之后,又一个好处,能够让他短距离飞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