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金币

      那个女孩忙向燕蛮儿跪下,磕头说道:“谢主人赐名。”

      燕蛮儿看着她谦卑的模样,还有些不适应。他忙走过去,将她埋在地上的头扶起来,说道:“你快起来,别动不动就下跪磕头的,我都有些不自在了。”他自小一个人无拘无束惯了,忽然有一群人见了他动不动就跪下,还真有些不适应。

      “奴奴不敢!”蒲公英脆生生的说道,她心里很害怕,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燕蛮儿看着女孩的脸有些脏,身上也散发淡淡的臭味,衣服破烂,便对母亲说道:“母亲,让他们下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

      燕母点了点头,打发两人出去。

      帐篷里只剩下母子二人。

      燕蛮儿走到母亲旁边,他将母亲的手抓起来,母亲还不到四十岁啊,可她的手却像是五十岁妇女的手,手掌上生着厚厚的茧子,他说道:“母亲,这些年你也辛苦了,以后就交给儿子吧。”

      燕母摇摇头,她将手抽出来,摸着自己儿子的脸,看着青春天真的脸庞,以及英气十足的眼睛,燕母就觉得心里有些微微发酸。

      她的孩子因为她受了太多苦了。

      燕母帮儿子将身上的衣服理了理,她的手摸到儿子的胸膛,感觉到儿子将他父亲留下的金丝软甲穿在了身上,她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终究还是穿上了啊,这孩子,别看一提他父亲就生气,其实心里还是很在意的。

      “孩子,左大都尉虽然脾气有些火爆,但对人是极好的,你在左大都尉手下做事,一定要仔细些,千万别惹他生气。”燕母仿佛想起了什么,叮嘱燕蛮儿道。

      “母亲,莫非您认识左大都尉?”燕蛮儿感觉母亲似乎很了解左大都尉。他们虽然隶属于左大都尉统治,但他们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大都尉,另一个则只是部落里的普通牧民,应该没什么交集才对啊。

      燕母眸子深处闪出一股莫名的色彩,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

      “我当然不认识了,我也是听达曼他娘唠叨的,反正你记着就好。”燕母忙回答道。

      燕蛮儿了然的点点头,说道:“母亲不用担心,我会小心行事的,今天跟大都尉有一面之缘,我觉得大都尉应该是个不错的人。”虽然接触不深,但那个白胡子老头给自己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这个我自然知道,我自己的儿子,我能不了解?”燕母轻轻笑道。似乎这些日子以来自己的母亲脸上笑容多了很多。

      “母亲,以后等儿子在战场上立了功,得很多的赏赐,就找很多人来伺候母亲,不让母亲再那么辛苦。”燕蛮儿神情坚定的说道。

      燕母淡淡一笑,她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说道:“别的我倒不在乎,娘啊就希望我的儿能平平安安的,赶快给我找几个可人的媳妇儿,生几个大胖小子,我也就有事干了。”草原男子,十七岁还没有成家的已经很少了。

      达曼和巫娜儿都快要成亲了。

      可自己的儿子在男女之事上太过迟钝,自己都有些担心,儿子会不会以后找不到媳妇儿!

      “母亲!”燕蛮儿叫了一声,现在说这些事情会不会太早了。

      燕母看着儿子的脸,说道:“今天你给监工的骑士给明刀的做法谁教你的?”

      燕蛮儿没想到母亲会突然问这个,脑海里又不禁想起那个女扮男装的小身影。

      自己似乎很在意那个女子啊!

      才分开短短的十几天,虽然一直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但有时候不经意间她都会毫无征兆的闯入自己的脑海里。

      燕母看着儿子脸上淡淡的红,摇摇头,心里暗道:“自己这儿子什么都好,就是这少年心事藏不住啊,也不知道他碰上的那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作为过来人的自己又哪里会不懂。”

      “又是你说的那个神秘女孩子教的?”燕母饶有兴趣的问道。

      燕蛮儿没有回答,只是弱弱的点了点头。

      燕母也不笑他,而是教导道:“孩子,你能懂得收买人心这很好,不过你要记住,你现在已经是十夫长了,有自己的手下和奴隶了,将来要上战场,博取更大的军功。而要做大事,首先得有人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大都尉赏赐给你的奴隶我看了,那几个人你可以重用,你对他们推心置腹,那他们对你也会誓死效忠,这才是真正的御人之道,钱财宝物只是小道,算计人心更是偏门,不可沉溺其中。”燕母曾经也是草原上有名的女将军,若不是因为那件事,说不定可以成为东胡山戎部落的巾帼英雄,自小浸染权谋的她深知,权谋是小道,为百姓牧民谋福才是大道。

      燕蛮儿静静的听着,母亲给他说的道理,他总是很用心的听,很用心的记。

      “我看了一个多时辰,那里面有一个燕国奴隶,人虽然长得不壮实,但我发现他做事比其他人要快,有自己的想法,这个人就不错。另外还有一个肃慎人,他似乎对地形特别熟悉,估计是肃慎人的斥候,这样的人在战场上也很有用。还有一个匈奴人,个子不高,但力气大,都是可用的人才。你要想办法让他们归心于你,将来在战场上都是你的助力。”燕母冷静的将自己观点说出来,她专门盯着这些人已经一个多时辰了。基本上每个人什么样的能力,她也了解的七七八八了。

      “孩儿知道了。”燕蛮儿对母亲的点评丝毫不感到意外,母亲的睿智他从小就已经领教过了,所以也就感觉到很正常了。

      燕母看着儿子一副认真受教的态度,说道:“也不要着急,不要害怕犯错。”

      “燕蛮儿,你在不在?”两人正说着,便听见达曼的声音从帐外传来。

      燕母笑道:“去吧,我知道你嫌我烦,我就不啰嗦了。”燕蛮儿虽然心里有这想法,可连忙挥了挥手,说道:“不烦,不烦。”

      颜母冷哼一声,对儿子的谎言不置可否,想以前每次自己给他讲道理,不是睡着就是胡思乱想,哪有不烦的时候。

      从帐篷里出来,和达曼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人,达奚若的儿子呼韩耶。

      达曼抱怨道:“燕蛮儿,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爱听你娘亲的话了,慢吞吞的。”

      呼韩耶骑在马上,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很是很是。”

      燕蛮儿骑上马,砸了达曼一拳,骂道:“你倒是厉害的很,不过是谁被他娘追的满部落跑呢,好像不是我吧?”

      呼韩耶奇怪的看着燕蛮儿,笑道:“你说的这个人是达曼?”

      达曼脸色通红,不是他是谁,提起这件事他就生气,还不是他娘看上了一个女孩子让他去见,他早心有所属才不想去的,结果他娘在部落里追了他两大圈,让他成为了部落里笑话。

      燕蛮儿点点头,他在达曼的胳膊上拍了一巴掌,说道:“你倒是说说难道你不听话?”

      因为追的结果最终还是达曼去见了,不过被燕蛮儿几个玩伴提前把那姑娘吓跑了。

      达曼摇摇头,对于当年那件不堪回首的往事,除了这些儿时的玩伴,还真没有多少人记得了。

      三人并骑走在路上,夕阳颓废的挂在远处的天空中,几只孤鸟在空中盘旋。

      呼韩耶笑着说道:“你们的生活可真精彩,不像我,从小就被父亲扔在战场上。”呼韩耶脸上虽然挂着笑,但说话间还是有一些淡淡的落寞的。

      燕蛮儿看着呼韩耶这个小胖子,呼韩耶这次在二十人排名中位列第一,如果不是自己横插一杠子,那他就是实实在在的第一了,可见骑射功夫相当了得。

      达奚若本来就是左部的第一猛将,他的儿子呼韩耶有乃父之风。

      “你就别伤感了,现在不是有我们两个朋友吗?你和燕蛮儿一样,怎么就不能变得简单点呢,每天想这想那的,你们不累啊!”达曼是个乐观的人,只要有他在的地方似乎从来都不缺欢声笑语。

      “对啊,对啊。”呼韩耶长长出了一口气,将心里的阴霾驱散,笑着说道:“那我们三个就做很好的朋友吧。”

      燕蛮儿说道:“当然,本来就是很好的朋友啊。”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哈哈大笑起来。

      三人到达左大都尉的军帐外的时候,那些守卫的眼神都有些异样,他们看向燕蛮儿的眼睛里少了几分疏离,多了一些敬畏。

      燕蛮儿本身在部落里地位极低,平时部落的士兵也看不起他。

      只不过围猎大会之后,燕蛮儿不仅力大无比的杀死了大黑熊,而且又受到天上神兽白狼的庇护,所以一下子在整个部落里地位极速翻转,就连那些王帐亲军都对燕蛮儿刮目相看。

      卫士看着三人,恭敬的说道:“三位十夫长,大都尉有令,请三位十夫长先在帐外等候,等千夫长们都到了之后再入帐。”

      燕蛮儿笑了笑,说道:“多谢大哥啊!”燕蛮儿本来也不是太严肃的人,尤其是和秦无衣待了一段时间之后,他更加觉得人其实可以活的更轻松些。

      卫士看见燕蛮儿笑得腼腆,也没有什么架子,心里喜欢,笑着说道:“千夫长他们还得一会儿才到,你们可以去附近转转,等这边有号角了再过来,反正别跑远就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