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前夕

      蓝色的星力保护自己桲的身体不受冲击的影响,青华在最后一瞬间勉强看清被树根包围的单麟书与鼎绪,他略微的松了口气,飞行短暂却行程了很长一段距离,一直将青华摔飞到后山范围外一处荒地之上,此时这ꚺ里已存在一些幸存者原地休息中。

      青华无力的躺在地上,慢慢的调整呼吸,促使自己的身体经快恢复过来。

      一旁存活下来的骑士兵认出了青华,赶来保护在他㽎身边。

      张巧儿的鞭子被树寰根所卷走,一路上瑞尔背着侏儒,怀中抱着㖨她ㅻ一路逃出,她也不是扭扭捏捏之人,大方的向瑞尔表示感谢。

      “这次多亏了你,我欠你的。”张巧儿看着瑞尔,虽然他没有那么强的实力,不过Ǯ现在看起来他这张脸来,也觉得倒有些英俊。

      “没关系,同伴间相㩋互帮忙是应该的。”瑞尔向张巧儿点点头表示举手之劳。

      “你不要装的很轻松好不好,我说要感谢你就是要感谢,怎么?你还不肯接受?”张巧昙儿看着瑞尔似乎还不领情,“想要本姑娘好意的人,都能在这排到帝国外,你这븧家伙,不识趣。”说着撅着嘴气鼓鼓的样蓚子。

      “姑娘打起架来可不是这个样子。”贾狼鸣对于可以存活下来非常开心,打趣的说道。

      쏄 “你,不服要不要打一架?”张巧儿撸起袖子就ᕝ准备大干一场。

      ᗉ “别别别。”嬕贾狼鸣干笑着摆手拒绝,“您䕡这么可爱美丽,怎么跟我这样的人计交,我多嘴,我多嘴。”

      콻 “呜呜呜呜呜。”侏儒嘴上贴着胶,气愤的支吾着。

      䋼 “哦,都把你忘了。”瑞尔掏出一小瓶子,到出一些水洒在㮁上面,然后扯住一个角用尽一撕,伴随着响亮的刺啦声,胶布连带着侏儒嘴上的绒毛一起撕了下来。

      “你!我要跳起来砸烂你的膝盖。”侏儒气愤的捶打着瑞尔,被瑞尔半蹲下来,一只手抵在额头制止住拳打脚踢的侏儒。

      “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瑞尔看向身边的同伴,虽然经历的时间不长,但他真正感觉有了一种同伴之间相处的氛围,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大家都是江湖中人,自然只能再会与江湖。

      “我撤了。”冷钦抱着刀说道。

      “我也准备走了。”贾狼鸣双手抱头轻松的说道,回头望向冷钦,“你去哪,我们说不定顺路。”

      ׍ “无可奉告。”冷钦淡淡的说道。

      “갆哎,这次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也没得到还白跑这么远的路,最关键的是差点把命交代在着,真是不划算。”贾狼鸣叹气道。

      《“能活着就挺好的了。”瑞尔表示生命高于一切,毕竟命没了就㪰一切都没了。

      “老大…“侏儒低下头暗自抹泪,此行也未能替老大报仇,在这样的时刻,未来的路中,他㢩又能去哪呢?

      张巧儿磨磨唧唧的,“呐,你准备去哪?”

      “是说我吗?”见很久没人回应츴,瑞尔指늄了指自己问道。

      “废话。”

      “大概会回原来的地方吧。”

      “是哪啊?”张巧儿对于瑞尔模棱两可的回答真想给他一籰鞭子。粔

      “䘡星光帝国,星怡乡。”

      “星怡乡?就是那个花城?”

      “没错。”

      ⚁ “那倒午还不错。”听到是那里,张巧儿满意的点点头,“那咱们什么时候뽥出发?”

      “嗯?”瑞尔有些诧异,“跟我吗?”

      ⮄ “废话。”䚍张巧儿给了瑞尔一个白眼,“之丕前还觉得你聪明,现쒉在只觉得你愚不可及。”

      “木头。”冷钦简短的说道。

      “呆瓜。”贾狼鸣跟着吐槽。

      “喂喂喂,我到底怎么了?巰”瑞尔有些不解,“你跟我一道,你没有地方去吗?”

      “本姑娘云游四方,想去哪就去哪ⶅ。”张巧儿骄傲的莃仰起头,“我不跟你一起,怎么报答你?”

      “我都说了不用…”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巧儿一个眼神杀将话杀了回去。

      踙 “准备好路途的盘缠,即刻启航。”瑞尔觉得没什么可덼交流的,默默的选择妥协。

      张巧儿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哎,你说那花城有那么美吗?我听说…”问题婧接连ꪄ不断的向瑞尔抛出。 

      余穹与常荆也在树根中存活了下来。

      쭽刚出来的他们警惕的守着出口处,准备将逃出的星魔教徒赶尽杀绝,可一直到最后,都没有能看到一丝星魔教徒ଢ的身影。

      “走吧。”余穹伸了个懒腰,“这ᛑ一趟下来累死我了。”

      “走吧。”常荆见长久没有星魔教徒톆的影子,也打消謔了念头,“回去补偿我뾜此行的开销。”他向余穹说道。

      “为什么啊?”余穹拉着脸。

      䏨“因为是你非要拉我来这么远的地方说要看陨石,结果我什么都没有看䉞到。”

      “这涬也不能怪我啊,我不也什么都瀟没见到。”余穹惨兮兮的抱怨,“别说陨石了,小命还差点没了。”

      “回去查查是谁发的悬赏。”常荆若有所思的说道。

      뷱 “怎么?你想调查一下?”

      “我怀疑是星魔教发出的。”常荆做出大胆的推测。

      “星魔教?怎么可能。”余穹一口否定。

       “我也只是猜测,你试想,能在三大帝国都有ᕂ分布的能是什么人?此行在如此偏远的地方,却穯能在第一时间将消쩀息传遍整偖个星空大陆又有什么人可以做到,而且不觉得今カ天星魔教的人是有备而来吗?如果不是那大树暴动,恐怕我们都不能全身而退。”常荆回忆着之前打斗时力大无穷的鼎绪与神秘莫测的单ხ麟书,自己面对他们时,又能有几分胜算。

      錔“那可以有必要探查一下。”余穹听劔到着表情露出几份认真。

      就在众人商议退却时,后山中却发生了一系列的轰鸣,打击声与爆炸声接连不断,녷仿佛要将整座后山봉炸平般。

      “快走。”韠常荆脸色一变,不管有什么变数此刻先溜为上。

      瑞尔一行人也警觉벍不安,纷纷离开此地,只留下还在原地休息的青华与守护他的㉠骑士兵们。

      “块走。”青华说话时只觉得胸口无比的疼痛,肋骨的裂开导致他吸气都非仗常难受。

      “块带大人走。”骑士兵将青华放在唯一一匹存活的白马背上,拍打马的屁股ꛮ使马奔跑起来。

      青华只觉得在背上一颠一颠的,胸口如同炸裂般的难受,他屏住呼吸,勉强支撑着身庼体的情况。

      “不把陨石交出来,要去哪?”통随着响亮的声音出现,单麟书与鼎绪竟ꤞ从后萒山跑了出来。

      “给我追。᥍”单麟书命令着鼎绪。

      “保护大人。”剩下的骑士兵们举起武器,面朝二人。

      当他们仔细看时却发现单麟书变得他们完全认不出졘来,原本瘦小的身体此刻庞大了数倍,씍而且脸色身上都是一些破破烂烂的像尸块缝合而成的躯体,嘴里돷吐着死人发出的尸气。

      》单麟书将全部的尸体星力全部融꜋汇옚与自己身中,凭借着与鼎绪相等的蛮力,硬生生从铺天盖䴐地的牢笼中跑了出来。 隂

      汇集了全部尸力的他,速度髙与力量都比之前强数倍不止,手中的扇子也变成一把由ﮐ尸骨组成的镰刀,单麟书一个箭步来到骑士兵面前,快速有力的ꋼ挥动着镰刀,刹那间,骑士兵的头颅一颗颗腾飞跃起,躯体应声倒地。

      单麟书操控着灰色的星力将倒地的众人血肉吸干,融入自己的体内。舔了舔嘴,“今天就杀光一切来好好犒劳我吧。”说完,他的后背肉体开始发生膨胀,一双骨翅冲ᖇ出肉体,崭♁露出来,单麟书常识性煽动着刚长出的翅᥈膀,随后腾入空中追赶着青华而去。

      鼎绪飞快的奔驰着,速度竟不逊色于白马,甚至还有过于之,两人上下夹击势必要将青华斩杀于此。

      青华看着前面的道路,“不好,不能再往前,前面是星土村的区域。”青华赶紧将马偏航,尽量绕开村落,避免伤及无辜。

      星力的耗尽让他不得不依赖身下믏的马匹,自然马的速度无法与自己的身法相媲美,可是这是他最辷后的⼀救命稻草。

      他不怕牺牲,可眼下最重要的是保护好身ዯ上的守护灵不落入星魔教的手中,不然哪怕九泉之下他也会痛恨自己,也无法去面对为自己死去的博道城与掩护自己的骑士兵们。

      “放弃畂挣扎吧。”单엦麟书已经飞到青华的上舮空,看着拼命逃命的青华,他控制星力,一团团灰色的星䑆力朝青华砸出。

      灰色的星力没有爆发,却让碰到的一切树木花草通通快速衰竭甚至分解,青华不得不左右奔驰来扭过头顶的冲击。

      可这样速度反而慢了下来,后面紧随其后的鼎绪离他越来越近,双柫腿就如同不知疲惫的机器,来回机械式的摆动着。

      “让我吃了你的灵ㆳ魂变成䴲你存活于世吧。”鼎绪双腿一跃,双拳抱在一起重重的砸向青华而来,虽然䧙被青华控制马面᲼前避开,可强大的冲击力将地面层层溅起,将马和青华摔了出去。

      咔嚓,鼎绪轻而易举的扭断了倒在地上马匹的脖畿子。

      “让我品尝品尝你的灵魂,看和别人的比起来是不是天差地别。”鼎绪一脸贪婪的来到青华面前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