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泽美?在线播放

      皇帝讲话贪结束,宴会已正式开始。各个桌间开始互相串,人们开始和自己熟悉的䑃人们混在一起谈天说地。

      䳿 建立交流㲯技术的会场还要等皇帝和族长慢慢推进,此时皇帝早已不再喝酒,转而找来他带来的著名工匠。

      皇帝此时要做的事明确得很,也正常得很,但江羽完全不适应,身在曹걶营心在汉。

      他们进来早已过去好久,外面看起来悬在高空,귳俨然已经很晚了。

      这ⴂ么晚了,一会还怎么和他们去玩?

      壝 要是有了这事,谁知道明天还能不能正常悠闲一天。

      此时江羽的心情类似于放了콹一个巨ꋢ长的假期后要开学的感쁧觉儵。ꦭ

      조 其实他并不想拜什么ۥ师,这些造武器的工匠看起来也帮不了自己解熿决什么问题。

      但ꮣ也许能突破知识盲区呢?

      江ᝠ羽心里有些矛盾,但也没有过多皩怨言。

      獡 毕뛇竟他没上过学,顶多小时候学过认字,到了修炼这块当场断代。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就是打小学开始辍学自学。ܘ

      那个腌看起来在工匠中地位不低的所谓大师倒是很热情,看起来有些醉醺醺地扒住他的肩膀,在皇帝面前跟他搭着话。軀

      ⱅ “修炼不了?这种病在民뙠间嘛……其实不算罕见。嗝!……啊抱歉……不过呢,普通人大都슅可以不需要那么强的实力,阪在地主或者厂子里学艺,总能找到出路……但是他们要出息,也难。ុ毕竟ᐒ用不了真气,那是全方位被碾压啊……嗝૜!等等我灌几口水……”

      说着把一边的酒坛子抡起来大灌几口,轻松得像喝可乐。

      这么个长的跟鲁智深一样的工匠,不说别人还以为他是武将。那手搭在江羽肩上那是相当的沉,快把他肩卸下来了。

      那工匠喝了几口,缓ᔏ过픊来不打嗝了,又开始说起来。

      唉“那不能修炼的人相当不少,你们这里很罕见,但出去外边,普通人十个能有橊三个不能的。这些人不服气啊,由于人数众多,各行各业的人都有,他们就聚在一起,ꠊ一起寻思出人头地的办法。什么改火药配方什么的,嘿,刚出来那会可是真出息,直接推出神机,官府都来找那个人。不过啊,历史上폙出了名的,除了他,不会真气的工匠也再没有了。就是神机,在进入会真气的人眼界之后,又被触发躳方式一改造,直接飞升,宛如神兵一般啊!可惜ᄋ了,那家伙졂红游极一时,结果终究还是昙花一现啊。”

      那ᐮ鲁智深一样的⟆工匠低着头,仿濂佛醉酒的欧阳修一般,低着头无精打采。

      这姁时皇骥帝悄悄说到:“他一直说‘那家伙’‘那家伙’的,其实发明火枪徇的就是㖙他祖上。修炼这种事㑽,上一代父母都不行,也不影响下一代可能可以正常修炼。别看他现在䙶正常得很,祖上可焪经常有不能正常修炼的人。他收的徒弟,很多都是不能正常修炼,来他这里学本事的。他也是个好人,只要来投奔他的,除非犯了法,几乎来者不拒。也正因为这样,家里有好大䃳的加工厂,工厂里没多少真ⵆ气修炼的먮好的,大都是他的徒弟在里面练手,也生产的厉害。从他那里出来,不管是能不能修炼,都比外面高一截。毕竟很多东西还是要依靠真气,在里面练真气顭的出来就跟白天那第一场的小姑娘一样,强度纯度都淬炼的相当不错。”

      早上墨莲见江羽的时候,江羽就看出墨莲真气纯度有所上升。

       怎么说呢,局势听起来很吓人,但其实很多地方都可以优䒺化,有捷径的吧。

      䁱找到捷径的人,也就扬名立万了啊。

      江羽正想着,那鲁智៘深一样的陈大师又突然开始说话。⽂

      聯 Ⱊ “这个世界……嗝!……还是绕不开真气这种东西的啊……如果抛闒开真气,那么整个不能修炼之人可以骄傲的主心骨……就只剩做饭了啊……孩子啊,你就算再不能修炼,也千万不能把真气放到一边去啊……只靠匠人手艺,终䉐究是走不出去的……”

      江羽当然没有放弃真气,只是他们这么介绍自己,面前这个猛汉好罂像担心起自己来了。

      不过自己这⯭种,到底怎么办啊……

      就算遄是滴出来的一滴血,干涸之后依旧有ㄫ效,那怎么找真气衰弱的机制啊。

      找不到机制,自己又拿什么拯救自己呢?又能想什么办法解决问题呢?

      江羽看着面前的陈大师,心里却闪过一丝无奈。

      桕封族长在一边也摇头,叹息着:“整个建立在真气支撑的体系上,一个不能修炼的人,就是从更高的地方摔下去,要是没处理好,那就里外不是人啊……这种一直以来都属于不掌握㟋力量的人承受的危难,自古以来也没有人能找到足以解决问题的方法,然⮹而即使掌握了资源,这条路也仍然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啊。”

      封族长看着自己的儿子,感受着自己的无力。

      他很强,但很局限。

       上一次他感受到无能턜为力쓬的绝望,还是那三个过于强大抓的妖神ᄨ冲进连城里大杀特杀的时候。那一次,他成功了。尽管最后也没能救回췵自己的老柛婆ᦉ。

      这一次,问题又出现ᦻ在自己的儿子身上,而这次的问题,更醽加没有机会。

      千百年来,从来也劳没有人解决过这种问题。

      江羽作为当事蘍人,早就习惯了这种情况。既然看不到未蕔来,那整天泡在迷茫里也不像话。 ꏩ

      江羽把注意力放在别处,开始淡化影响。

      貥 但此时,他却感受到了不和谐的䊘感觉。

      府 非常细微,仿佛无樓处不在。

      江羽头一次感觉到这种不清晰的感觉,옇完全无法定位,仿佛无处不在。磗

      但是,基本上特征不是人的。

      낉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妖气?

      一群人在那里酝酿焦虑,江羽的注意力早已移到别处。

      쎸 一直到深夜,这场饭局才终于㭆结束。

      江羽从饭局里出来,走侎向自己的住处时,那气息显然没有跟过来。曲

      江羽看着自己来的方向,总有种不祥的预颤感。Ჸ

      厂第二天他会被带着去山里一处地꧝方观䠎察学习,毕竟很多阵法来自于ꀗ观察大自然的启示,阵法学习去山里的风水宝地ﲒ很正常。

      得准备准备……

      江羽带倾着心事,向自己的房子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