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猿泰山2下载

      光年之擶外,浩瀚无垠的틩宇宙中存在着另一个平行的世界。

      ⴍ二零二四ᗶ年二月二十三号,在渝都轨道交通三号线的站口,宸长安背着画板从三三螃两两的人群中穿过,步行15分钟后,从三号线换乘到二号线。 

      冬日的晚风拂起发梢,她瘦削的脸庞有些疲惫。

      宸长安下午在商大的图书馆工作,晚上抽空在美院报了一个油画班,独来独往的生活乏善可陈。

      她站在二号线的站少口等车,接到A市打来的一通电话,头疼地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妈妈”两个字,犹豫地按下接听遗键。

      电话的另一端,宸母不出所料谈论࡙地又是那件事,她那“消失”了十几年뫜的母亲,最近频繁푷地给自己打电话,唠叨烬来唠叨去就是一个话题。

      宸长安握着手机,不耐烦地訐应付了几句后,便挂断了通话。

      今天是周末,又接近晚上10点,车厢Ⱑ里的乘客并不多。

      她找到个座位坐下,戴上耳机,列车行䃨驶向前,窗㕖外嘉陵江的夜景呼啸而过。

      宸长安望向令她一生痴绝的这座山城,鴫万家灯火通明,陷入被生活逼迫,썞世俗打压的深深痛苦之中。

      遤 宸母的话反反复复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仿佛一个恶毒的诅咒뇤,“长安,你已经27岁了,你不能像妈妈一样,一辈子就这样完了.꣟.....”

      讇 她的原生䊲家庭并不可幸。

      롨长὾安自小认为自己是一对춭恋倃爱脑的夫妇,不负责任生下的累赘。

      一」九九六年,宸的父亲坐绿皮火车自渝都,北上洛京出差。

      在长达十几个小时烦闷的旅途中,恰巧结识了同一节车厢返乡的姑娘。

      냛姑娘举止优ffi雅,容貌美丽。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火车抵达洛京后,男人给女人留了一个电话号码,让她到家后一定要记得和自己联系。

      খ姑娘紧紧地攥着手里的纸条,望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心中生出浓뫍浓的不舍之情。

      回到家中后,她心神不宁地度过了三天。

      这漫长的三天里,她发现在那辆火车上,只有一面之缘的英俊男人,竟让自己魂牵梦绕、茶饭不思。

      看着那张三翻四次被쏲拿出抽屉又被放回去,折得皱巴巴ഛ的ې纸条,她终于承认了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那个男人。

      主动打去的一通电话,让年轻的姑娘放下了矜持。两人再次瘇见面后,迅速坠入爱河,短短的时间内女人就彻底沦陷。

      앚 两⨢个多月后,男人带着新婚妻子回到渝都,不顾父母反对远嫁的新娘,怀揣着甜颐蜜的幻想来到陌生的他乡。

      渝都距洛京一千多公袓里,可这场远赴千里的爱情,也不过怟是禼一场过眼云烟。

      时间证明了一切。

      一见钟情寓的爱情,在现实面前ꯕ输得一败涂地,构女人对未来的希冀也被击得粉碎。

      回到渝都后,男人嗜酒如命的本性暴露,而酒醉之后又渐渐产生了不受控制的暴力倾向。

      茻一年怠后,宸出生于江北的一片老城区。

      ᨶ而夫妻二人的关系,并没有因为新生命的到来有所缓和。

      Զ 男ᐤ人依旧经常酗酒,喝醉以后就开始动手打女人。

      随着被家暴的次数越来越多,女人受䜲伤的憶程度也愈来愈严重。픇

      自宸记事以来,烜便常常在父亲醉后,被母亲锁进房间的衣柜里。

      她害怕被关在封闭黑暗,又狭小的空间里,哭闹着拍打藼四周的木板叫唤,却没人理会回应。

      Ꚑ 慢慢地,客厅里便会传ﰹ来刺耳的砸东西的声音,随之而来的就是父亲的癉咒骂声、拳脚声,最后全是妈妈的哭声。

      她当时只有三岁,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每次都㈎被吓得晕厥过去。䜔

      等醒来后ᝀ已经不좃知道过了多久,宸从卧室的床上起来,轻轻地走到门外,就会见到这样的一幕。

      鼻青眼肿,一身伤痕的母亲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跪在地上收拾着碎片걁。

      宸哭着跑过去抱住妈妈,她觉得妈妈当时一돜定疼极了,她的嘴角还留着鲜血!

      这种噩梦延续至宸五岁的时候,父亲变本加厉地出轨有了外遇,母亲再也忍无可忍地提出了离婚。

      ꒵之后,母亲孤身一人回到洛京,发誓此生宁死也不愿鵁再见到父亲。

      而宸呢,因为外祖父一家不同意女儿离婚后还带着个小孩,她只能被留在了男人的身边。

      被丢下的宸当时恨死了她的外祖父和母亲,她觉得自己就䈢像被随意遗弃扔掉的垃圾。삤

      父亲酒后虽然没ታ有打过自己,但她还是害怕厌恶极了퉮那个阴郁的男쨢人。

      ▛ ⚡宸白天上学,晚上等父亲下班回来后,就紧锁上卧室的房门,然后一整晚不出来。

      ᆑ 第二天艡一大早起来自己궗穿好衣服,轻手轻脚地溜进卫生间洗漱。收拾好后迅速背上书包,拿起放在玄关上的钱,拔腿就往外面跑。

      而一到周末,她就常常躲在住在对面楼里的姑姑家玩耍。

      햏 长此以往,日复一日,同住一屋檐下的父女却很少打照面。

      两年后,父亲将宸住在獖乡下养老的祖母接൹进饷城里照顾她,而自己借口去外地工作,ኵ永远地离开了生养他半生的故土。

      在宸的记忆里,祖母的视力很不好,常常戴着老花镜却还要拿着放大镜看报纸。

      无可厚非她是个很有学问气质讀的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ṧ代,就曾是清大中文系的一名毕业生。

      后来뚌因为丈夫英年早逝,祖母放弃了留在A市教书的工作,回到渝都独㥡自将两人唯一的嚊孩子养大。

      爱穿深色系衣服的老人,一头白发整齐地梳在脑后。

      岁月的痕迹抹不去她的精气神,反而为她平添了面对生活、命运时不败的定力。

      祖母虽有些严肃,不喜言笑,但面冷心热,待幑宸极好。鯾

      也和别的老人家一样,爱用手绢包裹着小孩子最喜欢的甜㑸食。

      当地特色的糕饼常常有整整的三块,她却一口自己也不吃,全㥛部揣໘在怀里捂得热热地留给孙女。

      人生孤苦,一个老人,一个楨小孩得此相惜相依。

      生如蒲苇却意志坚韧ư的宸,在㪵漫长的岁月里,艰难地成长蜕ꋓ变着。

      即使过往已经逝去鼔了很久,她已经八年再也没有吃过麻饼,指尖却仍熔然残留着那暖人心扉的余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