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和尚手机在线

      转移伤势后西因士手上就变得血淋淋的。

      他毢都不需要查看他就知道自己的手臂皮肉被向锯齿小刀片一样的东西划得皮肉溃烂。M

      舆㟊如果蝴蝶夫人的魔发不吸收什么生物,西因士的伤势就会一直这样直到霣他自然愈合。

      骲 Გ 绝对不能让阿库什继续放肆下去。

      西因士拖着唳在蝴蝶夫人手中不安分乱动的发鞭。

      㹄 说来也奇怪,蝴蝶夫人的뚠头发是可以生长缩短的,但是为什么被控制的头发不会伸缩呢?䒈

      因为阿库什控制不了蝴蝶夫人,魔发长在蝴蝶夫人头上,蝴蝶夫人的毛肝囊不长魔发自然不长。

      所以쿐阿库什可以控制蝴蝶夫人的魔发,但是他控制不了蝴蝶夫人。

      这就可籠以很好的解释刚才那一系列蒙太奇的情况。

      只要蝴蝶夫人的头不离开血色㟭沼泽,那她满头的乌黑秀发便不会在这里为非作歹为所欲为。

      想到这里,西因士猛然松开手打开血色沼䞏泽让蝴蝶夫人全身沉入血色沼泽。

      蝴蝶夫人半个身躯沉入血色沼泽,西因士身后再无蝴蝶夫人。⻅

      现在ȡ阿库什黑掉了蝴蝶夫人的魔发,现在西因士只剩下蝴蝶꽮夫人的双拳和两脚ꆅ还뤰有尤加利鸡肋८的钥匙能力。

      ゜有可能尤加利的线也会像蝴蝶夫粼人的魔发一样被阿库什莫名控制。

      쪲西因士看着阿库什化成的白蛹,他搓搓自己刺痛皮肉被血黏连的手。

      ꨝ “妲斯돟琪!那详个蛹交给你了!拖봱住他!”

      西因士ॶ对着妲斯琪喊,妲斯琪架起她的地浪掉头往蛹的方向前进Ꚁ。

      西因士和妲斯琪再次兵分两路尝试调换战场寻找新的突破。

      妲斯琪的兑换机突然不奏效很显然就是阿库什这个心黑的家伙弄出来的祸害。

      既然轁阿库什控制了⌆兑换机,那他控制妲斯琪的土流就并不突兀,与之相反这相当合情合理。

      㹅 而如今⧰妲斯琪的土流却不受影响,西因士不知道这是偶然时间荼还是必然事件。

      啟妲瀰斯琪的土流必然譢有一种特质是蝴蝶夫人₃的魔发还有妲斯琪的兑换机所不具备的。

      这特质究竟是什么西因士也讲不出。

      ……

      妲斯琪的兑换机瓦特了,她只剩下自己的生育与大地之母。삥 ꚡ

      她䒑乘着土浪冲向阿库什,没有人比蛹中暗中操控一切的阿库什更明白妲斯琪脚底下的土浪到底有多特殊。

      阿库什在此期间多次얃索取妲斯琪的地浪控制权,但是无一例外他都失败了。

      蛾1754的控制限制无非有二,一死物二与阿库什本숳人存在精神连接的活物。

      妲斯琪的地浪没有与阿库什建立有效的精神连接因为它看起来没有这个鰓必要。

      葫大地是死的,大地不是生物这千真万确,所以阿库什才会纳闷。

      为什么他偏偏无法控制妲斯琪脚下那块明明是死物范畴Ᾱ的大地?

      难道妲斯琪控制的䨊土流和蝴蝶夫人一样油是有生命的活物?

      桝 藏外在蛹里思考的阿库苨什很快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妲斯琪的第二钥匙能力载༞体即使长着土地的模样但它极有可能不是土地,它是一个和土地长得像的活物。

      生育与大地之母具体是什么,可能只有妲斯琪自己一人最清楚。

      多亏了阿库什那神经兮兮的蛾蛹,妲꧇斯琪现在萈只能全盘依靠自己使用次数岌岌可危的第二钥匙能力。 ⊁

      面对阿库什那寂静的蛾蛹妲斯琪没有后退的⤄路。

      ﯆感受到妲斯琪的逼㽽近,챷阿库什警觉她的钥匙能力。

      꽳 妲斯琪控憦制的土流不可控,妲斯琪控制的力场阿库什看不见无法感知因此也不可控。

      妲斯琪的第二钥匙能力载体相当的麻烦,因为它们全部都是阿库什无法控制的未知之物。

      西因士为了不让蝴蝶夫人的魔发祸摚害队友,他宁可舍弃了那头好用的魔发也不肯让ᒃ蝴蝶夫人的头颅离开血色深渊一步。

      阿库죻什在蛹里暗中感知,他在搜ꅭ索身边可以被他控制的物体。䒌

      춸说来也让他难过,ᨚ阿库什脚下的地是妲斯琪驾驭的那块有生命的地,他无法控制。

      西因士的蝴蝶夫人是活得,她一拳一腿都是生勾勾的,阿库什依然驾驭不了퀐。

      ⨮ 阿库什的精神扫描拜芝尼,最后他在精神里摇摇头。

      拜芝尼要拖着西因士,他还묉是不要指望那个傻愣愣的兤姑娘能脱开身。

      阿库什眼看着这考场场地空寥寥的什么都没有,他有些丧气的졽感知到了刚才被拜芝尼三番五次砸开的考场边沿嚀石墙。

      有了

      阿库什感知到了那訹些有所残损的石墙,如果阿库什没记错的话,考场混凝土墙内理应混有钢筋加固。

      想ͮ到乖这▲里,阿库什的意识对䁂着考场边沿的混凝土墙抓取。

      妲斯琪看着考场四周防护作用的混凝土墙突然间活了过来。

      ㌷ 它们꽵扭动着自己被钢筋铁板固定的身躯在一声声墙体剥落䯽下,带着墙体石屑缓缓的爬到阿库什的蛹边。

      ꩇ这揈就是阿库什新获得的武器,妲斯琪看着这些突然活过来墙她自己也愣了愣。

      活䉓的?

      妲斯琪盯着那些玩意,她一ꍎ时半会儿也不敢动,她就定在原地盯着阿库什的蛹。

      她现在还弄不清楚实际状况,敌不动我不动。

      阿库什看妲斯琪没有轻举᫗妄动,他至今也没弄清楚妲斯琪的路数,他也不敢轻易出击。

      妲斯琪的地还有阿库什的墙就静静的观察着对方,两人身边静止的时空和另一头嬧老拳互送的沂场景㜜截然不同。

      䎞妲斯琪想进攻,她脚下的土地开訪始不安分的攒动着,呆在蛹里的阿᝼库什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地面的蓄势而发。

      克制,冷静

      妲斯琪看着阿库什身边离场㿲出走的考场围墙随着地面的试探性活动而⢫跃跃欲试。

      要不妲朢斯琪就不动,要不她就雷霆万钧先声夺人。

      妲斯琪的地面攒动⡠过后,它开始剧烈的膨胀,妲斯琪在脑中开始为土流塑型。

      她一直在诱导阿库什煎熬难똭耐主动出击。

      阿库什在精神中感知到妲斯琪在通过脑来控制她嶌身边的土流,这让阿劝库什很惊讶。

      地面随着攒动后,ꍱ在妲斯琪的控制下它们就像一团发酵极速膨胀的面团。

      妲斯琪到底打算把它们捏成什悆么样的形态只有她自己清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