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阴

      还好就是高营副,换个连长,那不成天嘴巴子不断吗?

      好,今天逼急眼了,我也说几句。

      有的话可能和这次战斗没有什么关系,可憋在心里难受。

      自从到了咱们新四军,俺就感觉自己是个人了!是和可以挺直了腰杆和鬼子打仗的爷们了。

      当然不是说高连长过去对咱不好,咱们过去也是兄弟。

      可是连高连长自己都经常挨骂受气,自己都顾不了,有的时候就顾不了兄弟了。

      咱一到新四军就感觉亲切,陈营长就像俺的大哥,就凭新四军打仗干部冲在前面,俺就打心底佩服!

      这次战斗,俺也瞧出点名堂,那就是怎么才可以打好运动战,敌人在运动,咱们也在运动,怎么才可以知道敌人想干什么,正在干什么?

      摸准了这个,那咱们就可以有个提前量,等在什么地方准备着。

      俺说不好,就这些都是听高营副平时唠叨的。在这里俺也借机表个态,俺和俺那个排,决不会当孬种!”

      他的一席普通的话,却饱含着内心的真诚,引来了大家一片掌声。

      还有个班长说:

      “营长。我这里有个问题,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在这里提出来?”

      陈营长一听就说:

      “说。什么都可以说,没关系。”

      班长接着说:“咱们连啊还差个医生,现在的卫生员是他妈的一个二百五,啥东西都不懂!有的时候他包扎的绷带走他妈的几步就散了,就会抹个红药水紫药水,咱们班上次战斗负轻伤的那个战士,也就在小腿肚子打了个眼,到现在还流浓呢!有个头痛脑热的就只能强忍着,我没有其他意思,我是说害怕非战斗减员,少了打仗的还得派人伺候,划不来啊!”

      一连长站起来,对大家说:

      “这个问题提的好,我先说说这个事,我和营里连里的几个领导就这事都说了好几次了,也向团里报告过,团长回答说,我自己还差医生呢!自己想办法去。

      可到那里想办法?

      咱新四军又不能抢,否则劳资早到县城抢几个回来了!

      前几天路过军分区医院,那个院长被劳资的200发手枪子弹给收买了,同意咱们每个连派两个人去军区医院学习几个月。

      这可是个好差事啊,以后仗打完了也不用回家种地了,在县里面弄个门脸,就当先生了!

      我看你们连就你和卫生员去吧,你心细还有点文化,给老子好好学。

      明天就去,走的时候到司务长那里去多领点烟卷,带点大洋,还有缴获的那些新奇玩意儿,经常给那些大夫孝敬点,掏他的真本事学。

      有一条注意啊,医院女同志多,少黏糊,别他妈的以后有女护士抱着孩子到9连来找爹!”

      大家一听,哄堂大笑。把那个班长都笑的不好意思了。陈营长接着说:

      “大家还有没有什么说的?没有了我就说几句,最后由高副营长详细的把这场战斗的经过,发展,教训,经验给大家讲评。

      注意听,老高可是黄埔的高材生哦,这才是高僧念真经啊。

      咱们2个连虽然没有人员伤亡,但是正如刚才有的同志说的,这个仗真的是打的很窝囊!

      完全是个事前无准备,无计划,无方案的被动之战。

      同志们啊,其实很危险啊,好在敌人没有算计我们而是算计的县大队。

      如果敌人真的是计算咱们,那我们1连还能在这里有说有笑吗?

      恐怕是哭都来不及了。

      一切情况证明,咱们遇到的对手是个高人,善于用兵,善于变化,也非常熟悉咱们八路军的作战方法,就连撤退也是有鼻子有眼的,看来以后咱们打交道少不了,都得多长个心眼!

      下面听老高的。”

      高明秋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从屁股地下拿出叠的整整齐齐的白布,起身把布挂在了墙上。

      大家一看是地图,上面有不少红的蓝的箭头,线段。

      都是自己才经历过的战斗,再傻的人这么一对比也就明白了,形象啊!

      大家的注意力一下子就集中在地图上了,只见高副营长手里拿了一根细棍,走到地图前,开始讲了:

      “我用从头开始的直接讲述加评论的方法,这样大家容易明白。这几天战斗的起因在这里,田庄。

      柳金华政委为确保伤员安全,向南派出一个中队到小镇警械的作法是必要的正确的。

      这个中队不仅仅是警戒,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就可以就地阻击敌人,为田庄的政府机关和伤病员的转移提供足够的时间。

      大家注意,以后类似的警戒保障,我们应该注意一个距离问题,比如柳金华政委选择小镇保障田庄距离是合适的,为什么?

      因为距离远了不方便联络,加上彼此之间中间地带空隙过大,敌人有穿插空间。

      近了就没有足够的转移时间,这也是黄埔军校说的距离差。

      我这样讲大家都明白吧。”

      一听高副营长这样深入浅出的讲解,大家一下子就明白了,有的过去知道但是说不出来,不知其所以然啊。

      高明秋继续讲:

      “那么,问题出在什么环节上呢?

      出在小镇负责保障安全的这个中队擅自南进到万庄,这里就有几个问题提请大家注意,

      一是擅自行动,忘记了自身的主要任务;

      二是就算你打土豪也应该不在当地滞留,打完就马上退回小镇,也不会有以后的灭顶之灾;

      三是敌人情报工作完善,捕捉了这个中队在万庄打土豪并且滞留在那里的信息,从而引发了以后的事情。

      这时候,别说我们部队,就连柳金华政委的县大队也不清楚现在发生的一切。

      鬼子的这个指挥官并没有吃掉万庄的李光中队,而是把他作为诱饵,为了迷惑县大队,他们只用了伪军执行围困李光中队的任务,而大队人马却在小镇到万庄的中间,就是这条小河的两边山上埋伏,准备给于增援万仓的县大队以毁灭性的打击。

      小鬼子为了保障他们在战斗结束以后能够顺利撤退,回到县城,特别在曹庄渡口的对面留下了守备部队,确保他们退路的通畅和安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