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蜜语免费看

      沈醉还想辩解,可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盲音。

      洪翠花早已挂断了电话!

      “沈老弟,你没事吧!”贺老六见沈醉面色苍白,䰨关心地问道。

      “我没事!”沈醉迅速调节好情绪,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嗯,没事就好,这年头,挣钱不容易,能低头时,尽量低头,年轻人,不可意气用事。”

      贺媁老六语重声长地道。

      沈壡醉点头苦笑,没有说话。

      ℎ 沈醉已无话可说,尽量低头?人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而是要他直接卷铺盖走人。

      看样子,갼每月一百四十元的保安做不成了。

      这个未来丈豿母荺娘已经判决了他磏的“Χ生死”!

      多年的军旅生涯,枪林弹雨,舍生忘死,使沈醉形成了一种宠辱不惊的习惯。

      膣 这个夜班,沈醉仍是一丝苟茸地上到第二天早晨八点,交接完毕궚之后,沈醉与贺老汞六回到宿舍。

      Ҙ 两人洗漱完毕后,贺老六倒在床上准备睡觉。

      但他看见沈醉没睡,反而在收拾ῤ行礼,好像要准备走了。

      贺老六见此情此景,大吃一惊:“沈빈老弟,你这是干什么?你要离开?”

      “嗯,这里不适合我!贺大哥,这七天里,谢谢你对我照顾有加,我马上要走了,不过,没关系,今后我们会有见面的机会的。”沈醉微微一笑道。

      “哎,我……我,对你说什么好呢?你也许昨晚得罪了洪董!过去的事,就别提了……老弟,你保重,今后电话联系!”贺老六硬咽着说道。

      一个公司的董事长下令炒一个人的鱿鱼,无论是谁都保不住的。

      更何况洪翠花对焓沈醉早已看不顺眼,只是以前碍于丈夫夏怀烈的面子,而不敢拂逆。

      贺老六当然不知道个中原因,还以为昨晚沈醉托大,不给洪翠花行礼呢。

      果然,八点过十分,鍫沈᯻醉接到人事主管吴静ꌋ玉的电话,邶叫他去财务部结算工资。

      沈醉说馿了一声⡔“好的”,就挂断了电话。

      沈醉䧙快速收拾行装,向贺老六打了声招呼,提着简易行装,向财务部走去。

      财务쑝部在三楼,当沈醉提着行礼放到门卫室后,正准备返身去财务罕部时,只见有一辆卡车如风一般地,开到天娇时装股份有限公司门前停住。

      从卡车上跳下数十人,皆手执尺余长的钢管,分两氽排站定。

      杋不一会儿哔,一辆劳斯莱斯跟着而ꧡ来,在车上下来了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嘴角叼着雪茄,俨然一副唯我独尊的气派。

      此人左右两边,分站两位保镖,皆是西装革履,戴着墨洜镜。

      ꁠ 此等阵势,一般罡人见着,煞是吓人。

      天娇时装的保安见状,忙拔通了刘队长的电话。

      컖 刘队长闻言,忙来到厂门外,见对方这阵势,知道对方有备而来。

      他亦是见过世面之人,知道来者不善,但他仍是先礼后兵,一抱拳道齼:“请笖问各位是那路英雄,如天娇公司平时有得罪之处,还望海ꑳ涵,在这里,刘某向你邏们陪罪了。”

      “没你的事⣘,你滚到一边去,叫那个侨꿡商洪翠花老妖婆出来,阎某有话要对她说!”

      沈醉已认鐤出此人正是“活阎王”,他报复也来得䇹太快了,昨日到今日,前后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杀上门来了。

      漻 沈醉此时已被洪翠花开除了,已不是天娇时装公司的员工了。他也清楚,凭鬚着夏家气大财˜粗,在南天市军政꠳商三界结交的名流,摆平这种事,还不是小Ꟈ菜一碟。

      됬 㘍 걆因此,沈醉把行礼放在保安室,然后转身,径直斖朝财务室走去。

      忒 一会儿,沈醉乘电梯到达三楼,进入财务室。

      焁只见财务室的几䚦个男女眼镜,正在谈论“活阎王”带人前来闹事之事。

      他们见沈醉进来了,都止住了话题。

      “是那一位给我算工资的?麻烦给我结算一下!”沈醉轻轻地潳说道。

      “沈大哥,这边来,我已经给你算好了。”炣武춘瑛说道,“沈大哥,这是怎殟么回事呀?”똯

      リ “唉!被懂事长炒鱿鱼了!”沈醉一ㄏ笑。

      ♀“事长炒你鱿鱼?不应该呀!事长应该重用你才븡对呀,你昨日收回巨款,羪是功臣,她一向功过分明,理应嘉奖你才对呀。”揪武瑛无比惊讶地道。

      其他(她)眼镜都随声附和。

      沈醉在工资䈧单上签了字,见实领工资一栏工资是四百二十元。

      蔠武瑛解释道:“无故解聘,补嬖偿三个月工资。”

      沈醉不知道苍南国的《劳动法》是否有这样一条。

      夆反正夏家亦不缺㭟钱,多几百烁少几百,对于夏家来说无关痛痒。

      쾅沈醉拿了工☫资,揣入袋中,向财务部的眼镜们打了声招呼,正准备告辞离去。

      只听武㠿瑛说道:“沈大哥,你不帮帮天娇时装渡过此劫?”

      “劫?这是椻怎么了,夏氏财团摆不平此事?”沈醉心内一惊。

      “只怕此劫难逃!夏氏集团与活阎王斗上,吃亏的是夏家。”武瑛说道。

      毳 “哦,连夏家都摆不平,我沈醉力单势薄,更是无能为力了。”沈醉轻轻摇头。

      “沈大哥,我知道你身怀绝技,决非常人,对꽚于活阎罗这种人,只能以暴制暴,就比喻昨日……”

      “好了,别说了,我相콈信㨌你们董事长有能力ꋊ摆平此事。”沈醉说着就往门外走去。

      뗌谁知刚把门打开,洪翠花却正欲走进财务室。她见沈醉在此,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董事长࣌好!”沈醉向洪翠花打招呼。

      洪翠花此时已是热锅上的蚂蚁,心急如焚,那里有时间顾及沈醉这点破事,只是向沈醉点了点头,算翷是回答。

      然后,洪翠花走进财柩务䒰部쟷,一会崑儿之后,财务ẘ部刘主管也来了。

      沈醉自去了一楼,不在话下。

      且说洪翠花见财务部的人员都到齐了,于是开Ժ口问道:“公司ண账户里还有多少现金?”

      “六千八百万!”刘主管说道。

      씿 “唉,才六埶千八百万!海外M国那ꏃ批货的定金到了没有?”洪翠花焦虑地问道。

      贩“回董事长,他们三天后打进公司账户,一共一亿零三百二十万。”

      不得不佩服,这刘主管虽맖说形象猥琐,但业务精通,对各种账务往来记得一清二楚。

      “杯水车薪,无济于蛁事!”洪翠花摇头一叹。

      原来,这天娇时装股份有限公司的厂房是自己承建䣮的。但地皮是一个姓黄的。

      ꪏ 合同上写着租地ឞ皮三年,以后续租蚋再签合同。 锵

      谁知“活阎王”利用手段,把鬹这块地皮从姓黄的手中买了去。

      今日洪翠花的期限已到,要她立即搬走。

      要不然,把这块地皮买去,“活阎王”要价三百亿! ᡍ

      允这明摆着﨣是坑夏氏家族。

      洪翠花这一段时间正在为这事发愁,谁知昨晚来公司,碰上了沈醉。

      因此才上焂七天班的沈醉,却成了出气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