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下载安装新闻

      天上的乌云已经有了要散开的迹象,天边一角已经能隐约的看到几点散落的星光,暴雨就是这样,来的快去的也快。

      就在欧十楠看着那逐渐露出的躲藏在乌云后的星光时,他背对着的大门忽然想起了一阵敲门声。

      欧十楠没有开口,也没有任何的动作,门不一会就开了,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影,手里似乎还端着什么东西。

      房间里只有几盏壁灯发着淡淡的灯光,但却也足够欧十楠看清进来的人是谁了。

      赵泽姬身着一讨宽松的运动服,平时扎在一起的黑发现在任其散乱着。

      她手里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那上面防着的是两杯咖啡,一开门见欧十楠真看着她这边,她微微一笑。

      端着咖啡走到了他身边,然后端起一杯咖啡递给了他。

      “谢谢。”

      欧十楠抬手接过,顺手把那个已经空了的杯子递给了她。

      她笑了笑,接过然后把杯子放在盘子里,然后把盘子顺手放在身边的一堆书上,自己有又端起另一杯咖啡捧在手里。

      赵泽姬转头看着房间里的那张大床,很干净很整洁,很明显自她昨天进来整理过以后就没有被动过。

      她回过头有些心疼的看着欧十楠,而他此刻已经回过了头,又专注的看着天空发着呆。

      “十楠,你也好好休息会吧,这样下去你身体会熬不住的。”

      轻柔关切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又一次回过头,看着她。

      “没事的,谢谢。”

      他嘴角挂着一丝弧度,赵泽姬能听出来他的语气里,早已不像之前一样毫无感情,而是发自内心的给了她回答。

      看着眼前这个坐在办公椅上的少年,这半年里他的头发已经长了不少,就在前几天她实在看不下去了,硬拉着他出去给他把头发理了。

      此刻他的刘海已经遮不住眼睛里,只是差不多到眉毛的位置。

      他的相貌现在在壁灯的映照下,看的很清楚。

      一张很完美的脸,非常的符合现代青年的审美观,甚至她觉得就算这张脸是长在一个女孩子身上都毫无违和感。

      最吸引人的还是他的眼睛,一对凤眼,眼角稍稍上翘,就好像会说话一样,可是他的眼睛里却又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

      就好像一滩死水一样,漆黑的瞳孔里似乎倒映不出任何的风景,可是却好像一个黑洞一样,没有任何的生命能不在其中沉溺。

      可是却又好像现在外面的夜空一边,总是让人会觉得里面是否有一片美丽的星空。

      再加上这一段时间他基本上都没怎么睡过觉,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而且眼睛下面还挂着淡淡的黑眼圈。

      看起来就好像那种故事里形容的病娇人一般,可偏偏他又是个男孩子,正处青春期的他脸上已经开始显得有些棱角分明,喉结也开始显现。

      赵泽姬不禁有些看呆了,欧十楠也没有再开口,只是安静的看着身边这个正呆呆看着自己的人。

      过了一会,她才回过神来,才发现他正看着自己,她心跳有些加速,可是这份感觉还没来得及浮现在她的脸上就被她压了下去。

      她抬手干咳了两声,以此来缓解气氛。

      “咳咳,该休息的时候还是要好好休息知道吗?”

      “嗯……”欧十楠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爸出差估计还要好久才能回来,所以这段时间你就归我照顾了,知道吗?”

      她说着,又把手中的咖啡放回了盘子里,然后往前两步伸手拉起了欧十楠。

      她的力气不大,但是欧十楠自己站起来了,任由她摆弄自己。

      她要微微仰起头,才能和这个已经比她高出一个头的弟弟对视,尽管要比她高出一大截,可是她在他面前却不会觉得有丝毫的压力。

      她拽着他,硬把他拽到床边然后抢过他手里的咖啡放到床头柜上,把他推在床上坐下。

      “每次都说一样的话,是不是非要我拿个镜子给你看看你自己的脸色你才不嘴硬。”

      她有些生气的看着她,双手环抱在胸前,脸上尽是无奈的表情。

      他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坐在床上看着他,眼神里看不见一丝的波澜。

      “再看你也得休息了,乖乖睡会好吗?”

      这次欧十楠却没有再说自己没事,只是又看了一会她写满了心疼的脸后,她的脸色也并不好,眼睛下面和他一样已经挂上了黑眼圈。

      眼睛深处藏着一丝深深的疲劳,这半年来,几乎他所有的起居都是她在料理,虽然欧向葵也说过要给他请个家政来专门照顾她。

      可是却被她坚决的驳回了,她认为不熟悉欧十楠的人就算是请来了,也只会给他添乱。

      而到欧向葵因为公事出差之后,她更是为了方便照顾他。

      自己也搬到了公司里住了下来,自那天起之后,欧十楠每天晚上基本上都是被她催促着才愿意躺下休息的。

      白天,因为欧向葵不在,所以她一个人要主持公司里所有的大小事务,还要找时间来帮他收拾房间整理床铺。

      晚上几乎都是欧十楠几点睡,她也都在把他催的睡下了之后,也才会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也就是那时候起,看着她来这房间里整理打扫的背影,他学会了自己收拾东西,但是床他却无论如何都整理不出来这种整整齐齐的感觉,所以也只好留给她来收拾了。

      尽管他和她说过无数遍不需要她来弄这些,可是无论他怎么说,第二天的休息时间,她依旧会准时的来到这里收拾。

      此刻看着她虽然是微笑着,但是也盖不住疲倦的笑脸,他点了点头。

      把绒衣脱下来放在一边,然后钻进了被窝,他很清楚,她这么劳累的原因,有多半都是因为自己。

      尽管他从来没有对她如对虹枫几人一样敞开心扉,可是她却丝毫不在意,依旧每日细心的照顾着他,尽管他从来没有真正的承认过她的身份,可是她对他的关心却从来不会因为这些而改变。

      他又怎么还能继续让他劳心费神,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做到自己能做的,尽量为她减少些工作,然后抓紧学习,尽快能够真正的在工作上帮到她。

      甚至因为这个,这半年来他有无数次想要回去看看虹枫他们四人,可是却都硬生生的忍住了。

      赵泽姬见他乖乖的躺进被子里以后,她弯下身,轻轻的帮他整理着被子,她垂下的长发偶尔撩在他的脸上,有些痒。

      等她整理好后,就收回了手,那种痒痒的感觉也才消失。

      她微笑着,看着他说道:

      “好好休息吧,等会我进来检查,可不要到时候你还醒着啊。”

      欧十楠点了点头,然后平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看着他的脸,她的记忆恍惚间又回想起了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那时候的场景真的历历在目,这个和她的命运截然相反,却与她一样可悲的少年。

      如今也已经慢慢的走出阴霾,马上就可以沐浴在阳光之下了。

      她脸上的笑容依旧,可是却是那样的开心。

      她轻手轻脚的走到书堆前端起盘子,然后悄悄的走出了门。

      出了门之后,她看着这空荡荡的走廊,这个点公司上下早已下班了,整栋大楼就只有她和欧十楠两个人。

      她转身走到走廊对面的一间房间,打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的布置也是十分的简单,一张床,一个梳妆台,一个衣柜,一张桌子一个单人沙发。

      桌子上放着台还亮着的笔记本电脑,旁边是一堆各式各样的文件。

      这栋大楼里还有很多空余的房间,所以要随边找出间屋子住下还是非常简单的。

      把盘子放在桌上,她就直接躺倒到床上,刚一躺下,睡意就如潮水般袭来,就在她迷迷糊糊要闭上眼睛的时候。

      她忽然起身甩了甩脑袋,好让自己清醒些,她起身拿起刚刚放在桌上的盘子里的咖啡,喝了一大口后,又转身来到衣柜前。

      拿出职业装换上,看着镜子整理好着装之后。

      就又换上高跟鞋出了房间。

      来到走廊尽头乘上电梯,直接来到公司地下一层的车库,车库的灯还亮着,两个值夜班的保安看着她后对她打了个招呼。

      “赵总,又出去啊,注意安全。”

      “嗯……”

      她脸上换上了职业的假笑点了点头,然后走到车边拿出钥匙打开车门,就直接驾车驶出了大楼。

      在路上行驶了快半个小时候,最后驶进了本市最大的私人医院内,在停车场停好了车之后,她下车关上车门,直接就朝着医院的一栋楼走去。

      上了几段楼梯之后,她来到这楼顶层的一个房间门前。

      深呼吸了几口之后,又抬手往脸上拍了拍,好使自己精神些,做完这些后,她便抬手敲了敲门。

      不一会门就开了,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

      “小赵啊,今天也来了啊。”

      “嗯,林阿姨,辛苦你了,我爸他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主治医生说是情况已经控制住了,现在他刚睡着呢。”

      两人小声的说着,赵泽姬已经走进了病房。

      这个房间很大,但是却只有一张病床,旁边摆满了各种紧密的一起,病床对着的墙上,还挂着一个壁挂型的电视,不过此刻却并没有打开。

      而病床上躺着的,正是是欧向葵,这时的他,躺在床上的他此刻闭着眼睛,因为做化疗的关系他的头发已经掉光了。

      而且整个人也都消瘦了许多,脸上有些病态的潮红,于半年前相比更是苍老的许多,丝毫没有了从前纵横商业界的那个桀骜不驯的欧向葵的影子。

      此刻的他,只是个病入膏肓的中年男人而已。

      赵泽姬看着躺在床上的他,眼角不自觉的有些湿润了,不过马上就被她给擦掉了,她轻轻的来到病床前坐下。

      林阿姨也没有多停留再说些什么,只是一脸复杂的看了一眼坐在病床边的赵泽姬的背影,然后自觉的走出了病房,然后轻轻的把门带上了。

      她看着已经睡着了的欧向葵。

      这个现在已经生命垂危的男人,是曾经在下属和其他股东面前霸气非凡、永远能做出正确决定的男人,是曾经拯救了她、给了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的男人。

      也是那个只要一有点时间休息,就会一脸苦涩的和她说着自己的儿子的种种的父亲。

      赵泽姬看着他如今已经显得十分瘦弱的脸,眼睛开始泛红。

      就在这时,欧向葵的眼睛突然缓缓的睁开了一条缝,好像是醒了,注意到病床边坐着个人,他费力的把头稍稍转向赵泽姬,虚弱的开口道:

      “泽姬,你来啦。”

      “嗯,爸,我来了,是不是我打扰到你休息了。”

      欧向葵想摇摇头,可是用尽了力气也只能轻微的挪了挪。

      “没有,你不用担心。”他轻轻动了动手,似乎是想像以前一样抬手摸摸她的脑袋。

      可是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赵泽姬连忙握住了他的手,然后强打精神,尽管眼睛已经泛红,可是却还是笑着和他轻声说道:

      “对了爸,我和你说啊,最近十楠特别的努力,每天都在学着看那些文件,就连我让他休息一下他都不啃,刚刚我来之前才把他催了去睡觉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