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媳乱情小莹

      有人要跳楼?!

      消息一出,整个高三直接炸锅了。

      学生们也顾不得什么上不上晚自习了,一股脑的全都用了出去。

      王成也跟着人往外跑,不过他心里面却有点别样的味道。

      上一世一模考试之后,可没有这种剧情啊。

      看来自己的重生,终究还是对这个世界造成了影响。

      如果对方真的从楼上跳下来,自己算不算也有责任呢?

      这个时候,黄帅突然凑过来道:“成哥,你说该不会是李友亮要跳楼吧?”

      王成眼前一亮,如果是李友亮的话,王成觉得这可是件好事情。

      就当是李友亮自己良心发现,选择为民除害了。

      不过可惜,正所谓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

      要跳楼的人不是李友亮,而是实验班的另外一个姑娘。

      王成跟实验班的人并不熟悉,所以这位姑娘他并不认识。

      倒是一边的黄帅交游广阔,看着站在天台上的姑娘,他倒吸了一口冷气道:“这不是一班的葛苗嘛!”

      王成一脸好奇道:“你认识?”

      黄帅点了点头道:“认识啊,小学和初中的同学,而且我们还是一个村的,他们家跟我们家离得不远。”

      王成努了努嘴道:“那你们关系应该挺近的吧,你帮忙劝一劝。”

      黄帅苦笑一声道:“劝不了,说句不好听的,葛苗这个人有点学疯了,别人说的话她根本就懒得搭理。”

      “她这是为什么站上去了?”

      王成觉得凡事总要有原因的,跳楼也一样。

      曹璐不知何时来到了王成的身边,朝着天台的位置看了一眼道:“我听说好像是因为这次一模考试的成绩不理想。”

      王成吓了一跳,然后一脸无语道:“不至于吧,才一模考试而已,又不是最终高考,不用这么极端吧。”

      别看王成现在的成绩进步的很快,这次考得很不错。

      可实际上王成真的算不上是学霸,根本没办法理解这些努力用功学习的人,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

      黄帅在一边若有所思道:“如果是别的人,当然不至于了。可如果是葛苗的话,我觉得她能站在那个地方,也算是合情合理的。”

      王成一脸好奇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

      “葛苗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从小父母离异,跟着她母亲长大。”

      “她母亲是个教师,从小对葛苗的要求就非常高。”

      “我之前听一些女同学说,葛苗的家里面,现在还没有电视机,就是因为葛苗的母亲害怕影响葛苗学习。”

      王成有些咋舌道:“不至于吧,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思想?真没有电视机吗?这也太恐怖了吧。”

      对于王成这个年代的孩子来说,电视机这东西,是他们接触这个世界,了解这个世界很重要的东西。

      一个人的三观成型,需要多方面的因素共同作用。

      如果只靠葛苗母亲的言传身教,葛苗三观有所缺失,也是在所难免的。

      再说了,到了他们这个年代,妖魔化的东西早就从电视机变成网络了,葛苗的母亲这个思想也太落后了吧。

      王成好奇的询问道:“那葛苗平日的成绩怎么样?”

      曹璐回答道:“其实很不错,能进入班级前十,考一个重点大学不是问题。”

      “这不就结了嘛,既然平日里成绩很好,这次只是发挥失常,那下一次好好发挥不就行了?”

      黄帅叹了口气道:“恐怕还真不行,我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葛苗考的不怎么样,当时她母亲可是追着她打,追了好几条街。”

      “一想起当年那个残暴的场面,我现在都有点打哆嗦。那时候葛苗母亲的神情很恐怖,简直像是要吃人一样。”

      王成摇了摇头道:“也就是说葛苗现在这么极端,是因为害怕她母亲的惩罚?”

      “也不能说全是吧,其实葛苗对自己的要求也挺高的。平日里和葛苗有所接触的人都知道,葛苗的生活里面,除了学习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这次一模考试考砸了,葛苗可能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存在的价值了吧。”

      通过黄帅和曹璐两个人的讲述,王成已经在心里面勾画出了葛苗大体是个什么样的人。

      与其说葛苗很极端,不如说是葛苗的母亲给她的压力太大了。

      很可能是葛苗的母亲被抛弃之后,将自己人生所有的希望,全都压在了葛苗的身上。

      从小就要承受如此巨大的压力,葛苗直到现在才被压垮,其实已经很厉害了。

      一想到一个孩子生下来就是一台学习的机器,他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就只是为了考试考高分,这种生活简直让王成毛骨悚然。

      尤其是相依为命的母亲,因为考试成绩的问题,会从慈母顿时变成索命的恶鬼,这种场面想想都让人觉得生无可恋。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校方肯定不会没有反应。

      很快老师和校领导就赶了过来,一边疏散看热闹的学生,一边高声叫喊着,希望葛苗要冷静。

      开玩笑,有个跳楼的就已经很闹心了。这万一跳下来再砸死一两个,他们还活不活了?

      可惜老师并不是谈判专家,所以翻过来覆过去的,劝解葛苗的也就只有那么几句话。

      无非是什么“你还有大好的青春要享受啊”,“多为你父母想想啊”,“现在跳下去之前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一类的话。

      这些话对葛苗根本就没有效果,尤其是“想想你父母”这一类的话,更是火上浇油。

      所以这群教师不劝还好,一劝葛苗直接就坐到了天台上,两条腿已经悬在了半空。

      见葛苗的情绪如此不稳定,校方也不敢有多余的动作,只能报警处理。

      很快警方和消防全都就位,但是营救工作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尤其是葛苗看见了消防人员之后,更是情绪激动,随时都可能直接从天台上掉下来。

      葛苗的母亲问讯,也赶了过来。

      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非但不劝一劝自己的女儿,反而来了就破口大骂,哪里有什么老师的样子。

      看着这个女人歇斯底里的样子,王成总算明白葛苗为什么会走极端了。

      眼前的这个女人,压根就没想着要拯救自己的女儿。

      来这里的目的,只不过是想要疯狂的发泄内心的不满而已。

      “哎,所以说人比人要死。和这个疯女人一比,我觉得我妈还是挺好的。”

      “是啊,我妈发现我真的不是学习的材料,也不逼我,直接让我选择艺考这条路,我妈真是太好了!”

      事情越闹越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另外一栋教学楼上课的那些艺考生,也过来看热闹了。

      其中有几个人还带着乐器,看来是打算回宿舍了。

      看着其中一个人手中的吉他,王成心念一转,一把夺了过来道:“哥们儿,借你琴用用,另外有便携式音箱和麦克风吗?”

      说完也不管对方乐意不乐意,就自顾自的拨弄起了琴弦。

      被抢了吉他的人一脸懵逼的看着王成道:“有是有,不过放在教室那边,你要干什么?”

      王成眼前一亮道:“有就行,你赶紧去拿过来,人命关天没时间解释了!”

      这时候警方还在劝阻葛苗的母亲,消防人员还在找机会营救葛苗。

      剩下的大部分人,全都抬着头盯着天台,有的已经不顾学校的规定,拿出手机开始录像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突然听见了一声吉他扫弦的声音。

      紧接着一个男声道:“喂喂,能听见吗?我给你们唱首歌吧!”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拜托拜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