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野定规

      休养了一个晚上,孙有为的身쿷体明显뾲有所好转。

      李征本来就没下重手,虽然很痛,但都是皮外伤,以他八品武者的体质,休养个一两天,差不过就好了。

      身上的伤不重뛏,ᴄ但是心里的⁵伤,却很重。

      李征的这一通打,将孙有为在怀㟓远镇积累了多年的威望,彻底打没了。

      他再想架空蒋捕头,已经没有一丝可能了。

      一想到以后李征创立的帮派在怀远瞝镇一家独大浯,而李镒征像林则刚那样威风而又潇洒的生活在他的眼皮底下……他就痛心疾首。

      不行,绝对不行!

      쎪 反正他的脸面已经丢尽了,不怕再丢人了。

      他的实力不行,不代表其它人也不行啊。

      比如……

      孙有为想通之后,再次来到蒋捕头૰的门前,敲响了蒋捕头的房门。

      蒋捕头开门后,还没开口说话,孙有才就跪了下来,虮一把鼻涕뷿一把泪的哭诉道:“蒋捕头,您要为我们做主啊瀡。我们被李征,当着全镇所有人的面给打了!这一役,让我们六扇门的名声扫地了。呜呜……蒋捕头,这事不能这么算了啊!呜呜……蒋捕头,就算不为我们报仇,看在六扇门的名声上,您也不T能不管啊。呜呜……蒋捕头……”

      禲一大早的,被孙有为来这么一出,还真把闋蒋捕头给整懵了。

      “你别哭了,你哭的我头痛。”

      你说一个大男人皒,鈟像女人那样跪地痛哭,像什么话,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怎么着了你呢。

      言 蒋捕头将孙有为让进门,揉着太阳穴,有气无力的问道:“说说吧,倒底怎么回事?”

      孙有为赶紧添油加醋的将昨天的暯事讲了一遍,把李征 描绘成了一个无法无天,嚣张⸢跋扈,残暴߯不仁的江湖败类,行走的暴徒。

      劅蒋捕头自然知道孙有为讲述的话中,韋不尽不实。

      但是,有一点,孙有为确实没说错。얅

      李征这一闹,他六扇门的名声算是一落팪千丈,若是置之不理,对他们六扇门工作的展开,非常的不利。

      若是因此而耽误了他的正事,那可不行。

      而且,李征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少年高手,也的确需要重点关注一下。ਁ

      万一,李征是魔➞教中人呢?

      若真是如此,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出于这些方面的考虑,蒋捕头权衡一番后,答应了孙有为的请求。

      靉……

      随着观想出越来越多的螕劲力,随着自己的实力一点一点的提高,李征是越练鯣越有成就感,越练越上头,根本就停不下来。

      李征还发现,暗劲强化他的五脏六腑,和之前天生神力强化他唺的肌肉时一样,强化的有限。

      可是当时初入暗劲境时,ꐮ明明感觉不是这样的啊?

      李征想到了之前累计大奖得到的三个天赋。

      李征分析強之后,认訓为,应该是六疾不生这个天赋的原因。

      暗劲不用㋿消耗在强化五脏六腑ᰆ上,积累䒓起ꅐ来的速度救,非常的快,才七八个时辰的时间,消耗琣了三四十颗十全大补丸后,他的暗劲就已经大成,快要圆满了。

      ……

      第二쬎天,上午,辰正时分,张诚敲响了石榴巷十三号的大门。

      “帮主,您让我安排的那些乞儿,我已经安排好了。您看……”

      张诚还没说完,李ꛈ征就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话,一脸郑重的起身走向弶大门外。

      张诚⩘不明所以,紧随其后,出了大门。

      张诚看到李征的对面ᄀ站着一个샜七品蓝衣捕快,还有一个␀八品绿㓱衣捕快。

      这个八品绿衣捕歱快,张쒉诚认识,不正是昨天“李征单挑六扇门”这出大戏的另一个主角,孙有为懎吗?

      䨥这야是,自己打不묚过,叫家长了?

      啧啧,这孙有为,以前还算是一号人物,现在,真是越来越出息﵌了。

      这个蓝衣✼捕快,应该就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蒋捕头了。

      졕 絫 好大的酒气,大早上的,他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不对,这经久儐不衰的酒气,不是一时半会먔儿形成的。

      这⸤是……长期酗書酒?

      张诚对蒋捕头的第一印象,非常差。

      “六扇荌门蓝衣捕快蒋旭,因为怀疑ೖ你是魔教中人,对你心生敌意。奖励:技能书鬼《纯阳剑典》。”

      蒋퓎旭看到李征之后,一脸警惕的上下仔细打量了李征一遍,发现李征身上没有一丝魔气和煞气。

      ڵ排除了李征是魔教中人这一选项后,蒋旭对李征的戒备之心,消减了大半。

      ꊺ “六扇门,蒋旭。”蒋旭拱手道。

      “李征。ମ”鉊李征非常븿郑重的拱手回ﱤ礼道。

      这《纯阳剑典》绝对是他见过的最高等级的功法了。

      李征点击学习之后,受益匪浅。

      枸看蒋旭的目光,如看至爱亲朋。

      再加上……

      李征的态度,那是前所未有的好。

      站在一旁的张诚俺都看呆了,这还是我认识㪎的瞔那个李征,不会῵在我一不留神的时候,换人了吧?

      “͌不知,你是哪里人?师从ꨥ何门?因何原由来我们怀远镇这样的边陲小镇?”

      “⠹江口县,Ṥ李家庄人,为了逃难才来到怀远镇。至㭌于师承……在下덀一介散修,没有师承。”根据原主零碎的记忆,李征如实回答道壿。

      ……

      张诚听后,明显一愣。

      江口县?

      怀远镇所属的易山县五百里外的江口县?

      蒽 今年夏天发大水将整个县都ꁋ淹了的江口县?

      所以,李征是难民出身ᚧ?

      李征的出身,令张诚震惊非常。

      렇张诚突然想到,昨天安顿山神庙的那葛群乞丐时,无意听到的消息。

      那群乞丐,同样是江口县人氏,同样是因为逃难,才来到的怀远镇。

      怪不得李征发达了之后,立刻安排他去安顿好这些人。

      原来是同乡啊。

       ……

      蒋旭愣了一下,呢喃道:“江口县?仔细听,还真有一丝江口那边的人的口音。”

      둗 李征的话,蒋旭并没有全信。

      最起码,这个散修,在蒋旭听来,就纯属胡说八道。

      李征呼吸悠长,眼神明亮,一看就是暗६劲大成了。

      小小年纪就八品高阶的实力了,这样的武道天才,怎么可能是一介散修?

      蒋旭扫了李征腰间的青锋剑一眼。

      再感知到李征身上隐隐显露的锋芒,心中有了判断。䅰

      ⍺李征主修的应该是剑法。

      下三品的剑法,江湖上有名的,有哪些?

      六扇门的《破魔剑法》,苍山书院的《挥毫八法》,还有武当山的《太极剑法》等数十种。

      到底是哪个呢?

      먼 不同的功法修炼出劲力也有所不同。

      但是劲力本쒑来就隐于体内,晦꧚而难明,若是輸没有相应的秘法,䦬很难只通ނ过眼睛就作出精准的判断,确认李征的出身和来历。

      那么,就只能用笨办法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