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叔叔2

      冯府

      战斗到关键时刻,冯娇凤举起长剑,九蟒所化雷龙附在剑上。  ⰳ

      高空上,

      㭳冯娇߁凤扬眉侧目,手中雷剑倒提在侧:“九雷化龙阵乃上Ͽ古奇阵,还不放下武器授首!”

      话音未落,长剑已劈下,一道十米粗的雷龙落下。

      面对雷柱冯仁丰第一次认真起来,他从怀ᐺ中一模,取出一柄手掌大小的六面宝锥,迎风一晃宝锥化作磨盘大小゠。

      拌 矛 “六宝如意锥퉢,给我破!”

      蘩随着宝锥的出现,冯娇凤脸色一变,这等纯正的法器,绝不是邪修能够用的。

      ݈“⹟噗!”䖕

      冯娇凤面色一红,强行打断了阵法,但这只让雷龙威力稍减。

      毕竟是阵法全力出手,哪是说收就能收住的。

      멒 锱空中宝锥与雷龙相撞,随着一声轻响雷岁龙应声而破,宝锥只是微微暗淡,然后一晃便被冯仁丰收入怀中。

      뱔 本就强行中断施法,现在术法又被破除。

      괺 冯娇凤面色苍白,驾驭不住飞行法器,缓缓朝着地面落去盺。

      还好离地面不远,她右手掐了个法诀稳稳落Ⓗ在了地面。

      但就算确认了眼前之人不是邪修룶,嘳但冯娇凤脸色缓和了繯许多,她拱手䃺行了个道揖道:“多谢道友手下留情,我是紫烟宗余长老门下弟子。

      请问这位道友在ꇫ那座山头修行,在我冯家又是为ϙ何?” ᖩ

      总算是解除了误会,但面对亲姐姐的生疏,冯仁丰面䆿露苦笑道:“据此㲓八百里外天心观是我修行的山头,我名...赵风忍,路过此地,受府内亲友所托,与阴差调节一二,让你能见父亲最后一面。”

      冯娇凤脸上还有疑惑,恰在此时张Ꮞ旭甈沉칕声道:“时候快到了,速速道别,然后让令尊随我离去吧。”

      随着声音落下,张旭身上的雾气消失,象征阴差的y服装,手中的勾魂锁链,每뤯一处郯都彰鄫显了他勾魂使者的身份。

      到此,冯娇骼凤才是明白뱋了,她对着冯仁丰做了个道揖,然后又对张旭连声道谢。

      接퐱下来冯父魂魄离体,父女之间依丁依惜别,而冯仁丰和张旭则是站在了院外。

      张ᇷ旭到此头一次开口说话:“你为何不告诉她,你的真实身份?”

      冯仁番丰神情一黯,他轻轻摩挲着手中的法器。“一个浪荡游子,从鱯未回家过一次,纵使告诉了阿姐,我就是冯仁丰那又如何呢㛓?”

      背 䆍 ㍍一人一阴差,在幽静的庭院内,皆是一言不发。

      “好一个带孝子,看的我真是好感动啊!”

      矍阴恻恻的声音响起팈,十多位身穿黑袍的人出现,随着他们出现,四周黑雾缭⽏绕整个庭院与世隔绝。

      黑暗的环境下,䱠冯仁丰祭出法器,一道半透明的罩子出现。

      “滋!”

      如晓同烈火烹油,透明的护罩快速被挤压。

      张旭身上阴差服晠亮起,黑雾被强行隔离开来,看来短Ӄ时间是造不成威胁。

      冯仁丰祭出各鹻种法器,但是都如同石沉大海,Ʋ完全掀不起一丝波澜。

      就在两人频频尝试,却都束手无策下,阴恻恻的声音再现。

      “这是五子化魂阵,别挣扎了!晘就算是元婴修士落在了阵阆内,都得给我化干净了!”

      此时庭院内,黑衣人头领手中握着一枚龟背,然⧌后将龟背收入了袖中。

      身旁的小弟连拍马屁,其中黑衣矮个男子,正是之前的邪詚三,他搓着手兴ﴼ奋道:“老大威武,还剩那个小娘们,她就交给我了,大家能否给我点时间?”说完还嘿嘿怪笑起来。

      举着人头灯笼的邪修不屑一笑,他晃着手中的灯笼,烛⡌光微微晃动。“不是我的鬼ﰕ头灯,他们那有那么容易着道,老大剩下来的冯家几十口生魂......”

      “邪一杀人取魂,其他人搜查名单,半⋐个时辰后在这集合!”

      随着一声招呼,十多位邪修四散,他们冲向了冯府各地,举着人头灯笼的邪修转身朝着内院走去。

      ႔ 邪三就老大负手而立,那不知道这是给他的㼭默许,他桀桀怪笑一声,转身朝着灵堂迈步而去。

      夜色深沉,冯府内院,一间房屋灯珠未熄,却是冯家主母,冯娇凤的亲娘佘氏。

      D 佘氏已是五十出头,老年丧偶悲大莫过心襸死。

      这一点恐怕只有真到了此处之人,才能深刻地领悟到这种悲痛。

      原本乌黑的謉头发,在这几天的悲痛中,早已化作了苍苍白发。佘氏眼中含泪,手中握着一枚玉簪默默不语。

      在一旁伺候的丫鬟靠着柱㶼子,不知何时竟然沉沉地睡去,佘氏轻叹一声她本不让丫鬟陪她熬夜,却是小丫头强撑着要陪着。

      正当佘氏想叫醒막丫鬟时,一阵阴风吹蕫来,案台上的ﺴ烛台쿭火光闪烁。

      扣动门扉的声音响起,她朝È思蠸夜想的声音响起:“红僠娘,睡了吗?!”

      ୊佘氏神情激动,她站了起来呼唤道:“老爷是你吗?”

      门扉打开,一身员外ោ正댊服,头戴官帽的儒雅中年人进来:“红娘,我来看你了。”

      黆佘氏颤巍巍地伸出手,又畏缩地不敢摸眼前的男子,她声音沙哑泪水长流:“老爷真的是你吗?”

      中年男子跨步珉而来,两人相拥而泣,稍顷佘氏才止住眼鰋泪。

      퍎不知过了多久,中年男子抽身便要离去,佘氏赶忙抓住了男子衣袖:“老爷不要,不衚要离开我!”

      此㤄时的佘氏并没注意到,她的老爷目露奇异之色,表情言行完全不읛似爱人模样。

      Ʞ 中年男子轻轻抚摸着她的发髻苦涩道:“我也不想与你分开,但我时辰到了,不得不走。”

      佘氏仰头哭诉道:“ᜟ老爷若是要走,就把红娘也带上吧。”

      中年男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好鉪,那么我就把你一起带走吧!”

      那声音变得异常尖锐,已不是原本老爷的声音。

      佘氏抬头看去,只见那那是老爷,而是一披头散发的恶鬼。

      木 恶膯鬼辏双眼猩红,吐出的舌头老长,垂下的双手指甲有十寸长,正肆无忌惮地狂笑着。

      ᔇ原本就心神憔悴的佘氏,在这么一吓㒑下几乎晕橝厥,但却怎么也晕氲过去,只是圊倒退着贴在墙壁软软倒下。

      房间外

      提着人头灯笼的邪修看着房内,他的脸上露出无比享줃受的神色:“哈哈哈,果然得到满足的生魂,再用恶毒묢的手法杀死,这才是最佳的提取灯油方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