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诱妻成瘾

      来到训练场,克尔松藞开抓住哈特的⇧手,然后找来一把木剑塞给哈特。

      哈特䃇一脸疑问地接过木剑,不知道克尔是什么意思,不是要他帮忙练习铁块嘛,拿一把木剑来干啥。

      “哈特㷔,你用ꃖ木剑攻击我,任何地方都能攻击。放心,我不磎躲避,不还手的私。”

      既然铁块是要求能随意控制肌肉的收훡缩飧,有点类似于地球上的硬气功,所以克尔就想到通过击打的方式来辅助修炼。在地球时,他曾经看过一个很老的视频,一个老武师在教授弟子练硬气功,老武师抱着跟柱子,不断地击打弟子身体的各个部位。

      听到克尔这摜句ﺒ话,哈特可就来精神了啊,刚才被打扰的不快都消失了,抓起木剑就刺向克尔。

      克尔没想到哈特这么猴急,完骯全没反应过来,就謿被刺中胸口,疼得他直干呕。

      “哈特......,你是想杀死䲱我吗?!也不提前通知一声!” ꬋ 蝱 “这຾样训练才更有效果뒙啊,敌人攻击你时,可不会先提醒蝠你声。别废话了,看招。”

      陸 说完又是匑一剑砍向克尔的胸口,克尔连忙在胸口耤运起铁块,可才刚开始学铁块,还没那么熟练,綮铁块都没来得及完全施展开,就被蛪砍中胸口。 韂

      “嗷呜~఻!”

      “哈特,你说뎰吧핑,我到底什么时候惹你不澤快了。”

      “没有的事,我⿙是在认真地帮你练楛铁块ᄋ,刚好自己也顺ⶺ便练习一下剑道,防止被近身隌后没有对敌的办法。฀”

      “羵真的?!”

      “你到底还练不练了,别废话,你说랤的不躲避的。”

      说完,哈特一个闪身绕到克尔的身后,然后一뉿剑刺向他的后腰。 穈

      ......

      一个小时后,哈特站在修炼场上,大口地喘着气,全身已经汗湿,双手都在发抖,这是用力过度的症状,可他却神色兴奋,䓵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看了下手中已经断園裂了᧹的竹剑,随手扔到旁边,伸㾂出手。

      “怎么样?起得来不?”

       克尔此时正躺在地上,鼻青脸肿,全身都是伤痕,很多地方都出血了,虽然都是皮外伤,但是真的疼啊,眼里含着泪水,都被崏揍哭了。

      “口合&^#*#”

      哈特:“??”

      “能说话就表示没事了。现在你的首要任务驥不是练铁块,还有个更主要的事情需要做。”

      㾿 “???”

      “跟我来。”

      说完,拉着克尔就往镇子外面走。ਖ

      一路走到小岛的海岸边,看着清澈的海水,欉哈特说道:“今天就顺便把游泳给学会了吧,我在边上看着,你放心地去吧。”

      磊 “嗷.....鐃.咝......!”

      克尔刚一开口퀍,扯动了嘴角的伤,疼得他直抽冷气。

      向哈特投了一个感激的眼光,不亏是他的好兄弟,知道他不会游泳后,就主动过该来教他游泳。

      反正有哈特在边上,克尔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听说一般教练教㧈人学游泳,都是直接把人往水里丢,淹不死就学会了。

      ͟所以克尔开开心心地纵身一跃,跳벌向大海。

      ᵹ 可惜克尔没看到,后面的哈特在他跳水时,嘴角轻轻地扬起,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ᣎ噗通一声,克尔跳入飔海水中了。

      “嗷呜~~!”

      可马上克尔就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叫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啊,像是被人千刀万剐了一样,在水里扑腾扑솤腾地就往岸上划。

      大家都知道,ꡣ海水是咸的,那是因为海水中含有大量的盐。而克尔刚才为了练习铁块,又緒被哈特一顿揍着,身上多处伤口。有个话叫伤口上撒盐,克尔现在就是这样。

      身上Ꚃ的伤口接触到海水,那种钻心的疼痛,疼得克尔眼泪鼻涕哗哗地流於。 굥

      題 “克尔,你怎么了?水里有什么东西攻击你吗?”

      曨 哈特在边上假惺惺地关心着,一副焦急的样子,可就是不伸手拉一把克尔,更别说跳到水里拉救克尔了。

      克尔现在哪有功夫回答他啊,伤口上的疼痛,让他根本没法说话,浜拼命地在水里划拉着。事实证明,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在灌了好几口水后,克尔终于游到了岸边。双手用力졽一撑,整个人就越出了水面。

      噗通一壬声扑倒在地,两眼无神⃂,一副被玩坏了的样子,全身不时地抽搐着。天

      졠 “啊呀~!克尔,你真是个天才,竟然自己就游回来了!”

      哈特一脸“崇拜”的样子,“记住刚才的感觉,赶紧再来撰一次,相信你很快就能学会游泳的。”

      克尔躺在地上,怀疑地看着哈特⟊,见哈特一副全耩心为自己着想的样子≀,才压下心中挓的疑惑,嘴角抽搐着。

      “那个......,ⱐ哈特......,今天就到这里吧,刚才练习铁块时,太......太累了,今天텧就休息一下吧。明天......明天再来。”

      哈特一副㟥你可别骗我,明天一定㌔要来哦的样子,“嗖嘎~,好吧!”

      呼~~!

      克尔大㤄大地出了一口气,搪塞过去了쉆!

      活动了下身뙯体,想坐起来,“咝~!”,伤口被牵动,钻心的疼痛袭퉍来,不行,海水里的盐还在伤口上,得要赶紧回去用水冲掉!

      “哈特再见,我有事先走了。”婉

      逧说完就忍着疼痛,往基地方向跑去。

      “咝~,嗷~~!”

      “咝~,嗷~~!”

      留下一路上的倒吸气声和惨叫声。

      看着克尔跑远的身影,哈特去ꭍ下背后的狙击步枪,终于没人打扰他熟悉这把枪了!

      䵿

      就算使用相同的踓工聜艺,制作出来的每把枪都会有细微的差距,这点差距对普通人来说也许没什么感觉,但对于一个狙击手来说,却是直接影响他们的命中率。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就是这么回事。

      哈特仔细端详着这边枪,可以看见这把枪和基地制式枪械不同,看这把枪的制作工艺,应该是某个大师的作할品,不过枪身上没有任何制作者的标志。

      枪托上已经布满了包浆,想来已经使用很久了,可枪膛却没有一点磨损,看来它的前任主人是个高手,一直用霸뉣气加ﻗ持枪身。在伟大航路上,懂得霸气的人太多了윜。

      会霸气的不一定是强者,但强者一定都会霸气。

      一个会尽心保峞养自己的瞀爱枪,并且还会霸气的人,一定不会是个弱者。

      哈特一直这样坚信着。

      “虽然不知道你的过去,也不知道你的真正名字,以后你就叫血蔷薇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