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综合三八

      佉“东海市北郊的一套高级Ÿ别墅,市场价12800万。”

      从原主浩如烟海的记忆中提取出的数字,一长串的零让⟁人眼花缭乱。

      安峦在白色A纸上记下,手腕都在颤抖。

      我上辈子做梦才敢想的资产!

      东海市的大别墅!

      安峦捶了一下胸口,小心脏在扑通扑通地狂跳。

      “东海뀴市퀱艺馨小区的四套房子,市场价总计3300万。”

      我勒个去!

      웠光是两套房产,已经过亿了。

      原身的生活真是太潇洒了,标准的财务自由。

      ᣝ 想到这里,샧安峦眼红不已,内心唾弃:嗬,这么有钱,难怪能同时勾搭四个女人。

      䯡䇣“姑苏城、金陵市以及京都三个地方,共计房产七套。”

      安峦咋舌,ꂙ掰扯着手指算不过来了:“大约价值5500万。”

      峕 除此倡以外,原身的股票投资、黄金储备、信托基金等一大箩筐。

      原主非常有远见,没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资产的形式五花八门。

      杂七杂八的项目合计算﷾下ᥦ来,⢗又是四千万的资产。

      “对了,星辉国뵻际大楼只留下了一层,其余的三层租出去了,倓一年能收两簱百万的租金。”

      “原಍身䋛写的的老歌,每年还有销量分成,算下来竟然有姹四百万的收入。”

      “另外,以原主的身份㚺,参加各种综艺쵱的出场费。偶尔接到几个代言,每年嵙也有一千万左右的收入。”

      安峦越写越震惊:“妈蛋,打工救不了中国人。当老板才是正道的光。”

      原主,你他喵的太有钱了吧!

      “我的天,快两亿的净资产,每年就算躺着,都还有上千万的收入。”

      安峦揉了揉脸,有一股不真实感,呼吸都急促起来,他拿到高考成绩事都没有此刻兴奋。。

      “我一天天忙活啥呢?不如解散工作室,享受人生吧!”

      躺在柔软的枕头上,安峦望着天花板。

      “太划算了。我只不过是老了十几岁,但是获得的财富和社会地位是上辈子做梦都謼不敢想的ৎ。

      何况,四十岁帅大叔的身体,底子还是很不Ⲃ错的。

      赚了!硴赚了!

      从明天起,做一个恶臭的老板,吃喝玩乐,门门精通。”

      拿枕头盖住了脸,安峦畅想了一下纸醉좙金迷的堕落生活,乐呵呵地合不拢嘴。떥

      蓦然间,他想起李响,想起ۗ了胡灵,想起了程峰。

      一个个都仰仗着自己实现ᔐ梦想,预备在歌坛起飞呢。

      “不㳗,芜不,不⍷。

      我可不能辜负ᣐ他们ꊡ。

      不能被财富腐蚀掉我不屈的灵魂。”

      身됟负中九华曲库,在金曲匮乏的平行世界,像是背着麻袋捡钱。

      不捡白不捡!

      钱到用时方恨少!

      才几个亿,不能就此懈怠!

      䨌 何况,李响、安翊君和范文佩的资质水平真心不错。 沺

      安峦也ꈃ不忍明珠蒙尘。

      他爬了起来,捡起床边的A4纸醅,重新开始梳理。

      “工作室的经营性流动资金꼏,”安峦愣了一下:“啧,从四千五百万掉到了两百万。”

      哎,这就是乾纲独断的后果。

      ꉗ一旦掌舵ા者出了意外,没有合格的第二鷶顺位者顶上,那工作室就像是巨轮沉船,再难前行。

      原主的性格刚愎自用,控制欲非常强。

      在峦心工作室,他说一不二,凡事亲力亲为,从不假借他人。

      因此原主昏迷后,工作室没人能挑大梁。

      뻾几个小组腵长争权夺ൽ利,造成了巨大的动荡,从而引起艺人出逃、违反合约等一焋些列问题。

      “说到原主的昏迷,到底是谁在背涭后推他下台阶的?”

      安峦托着下巴沉思,他回忆着今天的点滴。

      “尹明薇就是个纯情少女,蟩原主脚踏四条船,她都余情未了,一副下不定决心割舍的模样,太好骗了。

      软萌的妹子是妥妥的恋爱脑燚,应该先排除掉她。”

      一想到其他三人,安峦就봊头疼。

      둀和尹明薇相比,她们可不是好惹的。

      他索性再次烜看向手上的A4纸。

      “工作室几乎没有经营性的ᅛ现金流,必须立马赚钱。

      除非,除非我卖掉手上的投资或者房产。

      荻啧,股票不好套现。

      黄金卖起来也麻烦。

      房产的话——”

      想到要卖掉房子,安峦就肉疼:“我是真的舍不得啊。䂁”

      上辈子,他连二线省城的老家房子都买不縜起。

      现金,坐拥N套꓊房产,如何ḿ能割舍掉?

      晤卖房藀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卖房的。

      ᑻ安峦又将目光瞄准了藤萝少女团。

      “不知道《少年》的销量会怎样?

      如果不错的话,先写上七렘八首口水歌卖钱。

      最好打出名气,再把藤萝少女团打包卖掉!”

      临睡前,他掏出手机瞄了一眼。

      瀽《勇气》已经颤颤悠悠地来到了青橙榜的67名。

      这速度……像是老牛爬坡,虽慢但稳。

      再看一下李绾绾的《春风细雨》。

      搒呦呵,፺掉到了第93名。

      “哈哈,”安峦幸灾乐祸地笑了。 쳒

      ……

      翌日。

       安翊君起了个大早。

      她光着䅷脚丫下床뭄,推了推旁边的胡灵揳:“灵儿,起床呀。”

      “嗯——”胡灵用薄毯盖住了头:“别叫,让我再睡一会。”

      㗭 安翊君昨天带着胡灵去姑苏城吃夜宵,回到东海又聊到了大半夜。

      胡灵连眼睛都睁不开。

      但安翊옃君心系父퀤亲,想┺着要给老爸做早饭,所以早上六点就爬起来了。

      火急火燎地洗漱完毕,下了楼。

      “飞낯牛精灵。”

      “我在,你说!”

      “东海市交通广播。”

      Ἀ “这就为主人播放东海市交通广播。”

      쫰安翊君来到厨房,发溫现李阿姨已经买好了菜。

      见四下无人,料想李阿姨正在楼䗧顶的花园浇花。

      她从冰∌箱里取出牛奶和鸡蛋,又번取了一个玻璃芘盆,打算做一个营养煎饼。

      飞牛精灵正在播放广播:“接下来带来的是一首新歌,安翊駠君演唱的《勇气》。

      相信听众朋友们对安翊君并不陌生,一位实力强劲但命途多舛的女歌手。

      安翊君呢,人气低但获得了新星大赛的冠军,导致路ꍫ人缘不太好。

      但是时隔多年后,她终于发歌,炆质量在我看来,碾压同一届的选鄰手——”

      这一席话,听得安翊君又气又喜。

      㟕 气得是,猫江稶湖上仍在质疑当年的新星大赛冠军的含金量。

      喜的是,主持人似乎对《勇气》大加褒奖。

      娖“什么嘛,”安翊君吹了一口气,撩起了额头上凌乱的发丝:“新星大赛本来就不是看人气的。游

      要看人气,你们去追《歌王创造营》啊!”

      她当初就是受到风言风죟语的攻웯击,心中产生了芥蒂,和同届的亚军和季军关系平平,基本断了联系。

      “奇怪,没有打歌的流程啊。难道是뼆主持人自来水?”

      闪过各种念头,뼰飞牛精灵里传出《勇气》。

      安䫹翊君一边搅拌着蛋液和面粉,时不时添加牛奶,一边跟着在唱:“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仟,只要你一个——”

      哼着小调,셽直到唱完了歌。

      主持人的声音再楾次响起:“听众朋友驨们觉得如何?有什么想法请在ٳ……

      那《勇气》的成绩也是相当出色。

      在几乎零宣传的情秼况下,于今早正式登上了青橙榜24小时销量的第十名!”

      啪嗒!

      安翊君打翻了玻璃盆,面粉糊了她一身。

      “第十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