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达00 剧场版

      莱滨县高级中学。

      食堂。

      江州市电视台的记者看了弹幕,赶紧回头,然后就注意到了璧人似的两人,他一脸激动的朝这边走过来。

      “任老师,打扰一下您,我们是江州电视台的,请问您方便接受我们的采访吗?”

      任铭懵了一下,本想当个看客,这咋还成主角了?

      不过他还是点头道:“可以。”

      同时他上前一步,挡住组长,可能是占有欲作祟,他不想让太多人见识到她的美。

      “任老师,我听香稻村的村民说,您一个人跳入汹涌的洪水,救了一名被困村民,请问是真的吗?”

      任铭:“是有这么回事。”

      他的回答,直接让直播间的弹幕炸了。

      【卧槽!我还以为村民吹牛,原来是真的!】

      【这也太假了!】

      【我的天!这还是人吗?】

      【谈笑间说出这么牛比的话,这才是装比的最高境界!】

      【原来是他,我看过他的节目!】

      【这记者有亿点帅啊!】

      【身后的是他女朋友吗?】

      听他直接承认,江州台的记者傻了,“那任老师,您能说说当时是怎么想的吗?毕竟那可是洪水,直接跳下去九死一生。”

      任铭道:“当时落水者六七岁的女儿就在我旁边站着,她哭着向周围大人求助,但是没有一个人敢看她的眼睛,她无助的样子让我心里很难受,就想为她做点什么。也没多想,就直接跳了下去。”

      黎晗蹙眉,这个家伙,果然是一上头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记者又问:“那在您入水的瞬间,有没有后悔呢?”

      任铭摇头,“当时想的就是赶快救人,其他的没考虑太多。”

      “我听村民说,您还在洪水里游泳,请问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发现,自己和落水者的距离,一直没有拉近,如果一直保持现状的话,永远也追不上他。我又没办法让他慢下来,就只能加快自己的速度,所以游起了泳。”

      【牛比!】

      【如果不是多方证实,我一定不信!太变态了!】

      【除了大写的服,我还能说什么】

      【洪水里游泳,这确定不是编的?】

      【别人是洪水里挣扎,您是游泳,太太太太牛啦!】

      【这水性,说他是水神下凡我都信!】

      华远阅读

      【有这能耐,不去参加奥运会扬名立万,窝在这当小记者?】

      记者压住内心的震撼,“那您现在回想起来会后怕吗?如果给您重来一次的机会,您还会选择这么做吗?”

      任铭思虑片刻,“现在想想,我当时确实挺莽的,直接跳下去的最大可能,就是非但救不了人,很大概率会连自己也给搭上。不过幸运的是,最后我们俩都平安无事。在这我也劝一下观众朋友们,如果遇到类似状况,千万不要像我一样直接跳下去,那样太危险,而且还容易给后续救援增大难度。

      “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想自己可能还是会跳下去救人吧。毕竟我救的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一个家庭。”

      【放心吧,只有你会直接跳】

      【我想起来了,他就是那个帮大学生讨薪的记者!】

      【这记者太棒了!】

      【跟大家科普一下,这位记者小哥哥是南江卫视的,还是每早六点半《早安南江》的主持人】

      【这样才、颜、人品兼备的小哥哥,不粉留着过年?】

      【懂了,现在就去建必答贴吧】

      “好,感谢任老师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就不打扰您了。”

      “您客气。”

      记者走了,任铭转身,“组长,我们回卫江吧。”

      他现在身无分文,手机也丢了,黎晗是他唯一能求助的人。

      黎晗淡淡道:“你这么大能耐,可以顺着木江游回去。”

      一提起他往洪水里跳的事,她就生气,这人得多缺心眼,才会往那里边跳?而且他刚刚竟然说,再来一次,还往里跳?

      任铭讪笑,“组长,您说笑了,我哪有那本事。”

      黎晗:“没有吗?”

      任铭:“没有!”

      黎晗轻哼一声,转身就走。

      他赶紧跟上。

      江州市火车站,售票窗口。

      “一张去卫江的高铁票。”黎晗对售票员说道。

      她竟然来真的?

      任铭以为她是开玩笑的,但看这架势,她好像确实想让自己游回去。

      他当场就怒了,我任某人也是有尊严的好吗?

      一路上,他说尽了好话,没想到换来的确实这样的结果。

      好,既然你这么作践我,那我就游回去给你看!

      他食指轻点黎晗的肩膀,她回头。

      黎晗:?

      任铭指指自己,小声道:“组长,还有我啊。”

      经过0.031415秒的深思熟虑,他认为游回去的想法不可行,于是决定暂时放下尊严,给她一个认错的机会。

      黎晗:“你也要坐?”

      任铭:“嗯呐。”他双手合十,“拜托拜托。”

      黎晗唇角一勾,转头,对着售票员,“再来一张。”

      呵,女人,知错了吧!

      我劝你好自为之,好好反思,以后不要再犯这样的聪明,小聪明。

      ……

      下午一点二十,两人上了高铁。

      两人的座位是挨着的,刚一坐到座位上,困意瞬间向任铭袭来。

      从昨天起床开始算,他已经近三十个小时没合眼了,期间他搬沙袋,读档,跳洪水里救人,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他差不多都到了极限。

      其实之前他就很困了,只不过因为各种意外,他一直在强撑,现在所有事了,他精神一放松,直接就顶不住了。

      从入座到入眠,他用了不到三十秒。

      黎晗原本还想再揶揄他几句,但谁知他直接睡着了。看着他疲累的侧脸,她有些心疼。

      三分钟后,黎晗感觉右肩一沉,扭头一看,他的脑袋不受控制的靠在了自己肩上。

      她左手一动,就想推他,但抬到一半,她又放弃了。

      十五分钟后,她感觉肩膀有些酸,但车还有两分钟就到了,她决定再忍忍。

      视线下移,她看到了任铭手里握着的水,是她给的那瓶。

      她一笑,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转,左手轻轻从他手里抽出水瓶。

      ……

      13:40,高铁到站,该下车了。

      任铭被一只玉手推醒,意识恢复,他感觉呼吸间充满了熟悉的幽香。

      睁开疲惫的双眼,他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靠在组长肩上,他瞬间精神起来,“对不起,对不起。”

      黎晗黑着脸,指指自己的右肩。

      他看过去,发现那里湿了一大片。

      卧槽!

      他眼睛因震惊瞬间张大。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他心里惶恐极了。

      完了完了完了!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我竟然把口水流到了组长肩上。

      这下要彻底凉了!

      他感觉到,自己的脑门,好像缓缓印上了一个血红的“死”字。

      看着他慌张的样子,黎晗笑了。

      春暖花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