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性爱爆草

      一群白衣蒽少年目瞪턭口呆地看着黑衣少年纵麳身跳崖,桑槐眼角抖了抖,他能够听见杜式话语中的仇恨,但旋即嘴角露出了一丝狰狞밎。

      “哼,不自量力的东西!”

      “师兄,这杜式跳崖了,师傅要知寮道了,肯定会责怪渟的,可怎么办啊?”陌青莲惊恐地问졐白衣少年。

      “表妹,怕什么,一只蝼蚁而已,死了就뿟死了,再说了,是他自己跳崖的,关我们什么事儿?”桑槐不屑地说道。

      唃“师妹,这天水涧连门中的长老都不敢轻易下去,据说下面有元婴境高阶的妖兽盘亘,帓这小子跳下去就算摔不死,也定然会被妖兽吃掉,再说了,今天这事儿大家也都看见了,是这ꅴ小子自己跳的,怪不得我们!”白衣少年淡淡地说道。

      “就是,刘师兄说得对,是这小子自己᳅跳下去的!”

      顤 “这小子找死,那能赖ૻ谁?”

      “这天水涧可不是什么善地ꘊ,他不小心失足落下去,我们也无能为力닎!”

      삎……

      一群少年你一句我一句地说完,就在白衣少年带领下飞快地离开了玄武湖边,桑槐回头吐了一口口水:

      “呸,一块茅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原本没想取你性命,奈何你这么不经打!”

      嬳光线昏暗,流水轰鸣,长满苔藓的山壁上,几条熲露出红信子的小蛇盘绕在山壁伸出的劳枝丫藤蔓上。

      一个黑衣少年半身躺在方圆十丈的石滩ٺ上,双脚漠进漆黑的水中。

      也不知道这山涧到底有多高,抬头只看见一条如指粗的亮光,偶尔还被绝壁上的枝丫藤蔓遮挡。

      漆꧶黑的潭水绕过少年的双脚,向댣山義涧的深处而去。

      谁也没有发现,当漆黑的水流从少年脚下滑过时꒍,有一丝丝黑色的元力仿佛ᷱ被吸引般歒,㸄缓缓地钻进了少年的身体。

      少年胸口上的血痂,慢慢地脱落,찹露出白嫩的肌肤。

      䃑 山涧中要是萋有阳光,就能看见少年的周身돃有一层微不可察屝,淡淡的黑色光晕,像茧一样把少年包裹。

      山涧无岁月,也不知道过去几天,这少年的똜身体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死去没有。

      周围偶有小蛇从他身上爬୅过,除了巨大的水流轰鸣声,这里只能用静得可怕形容。

      少年仿佛死去一般,身上包裹的黑色光晕越来越浓厚涴。

      一条尺来长黑色的小蛇露出两颗明亮的얶眼睛,在黑暗的山涧中放出莹亮的光芒,远远地盯纋着石累滩上黑色衣衫的少年。

      小黑蛇向少年滑动了一些距离,小脑袋昂起看了看少年依旧没有轘什么动레静,警惕的眼睛闪过一丝犹豫的光芒亥,随即又拖动短小的身体围着趴着的少年转了⎐一圈。

      它看了看这个浑身襡被黑色光晕包裹的少年,最后毫不犹豫地钻进了黑色的光晕,熁盘在少年的背上。

      ⃩也不知道头顶上的光线明暗了多少次,黑衫少年右手指头动了动,紧接着左手的指头也动了动。

      少年背上黑色的小蛇突然抬起小脑袋,两颗晶莹透亮的眼睛吃惊地盯着少年的手指头。

      “呼——”

      一声轻轻的呼气声突然打破了这山涧的寂弗静。

      黑色小蛇小小的脑袋抬得更高,傲哧溜地窜出黑色的气茧,离少年一丈的距离,两颗小眼睛死死地盯着少年。

      随着少年的呼气声,他身上的黑色气茧仿佛受到什么牵引,脼迅速地变小,钻进黑色的衣衫消失不ẛ见。鷵

      少年眼皮动了动,挣扎着最后睁开,一丝黑亮从眼中闪过,少年轻轻活动了一下头,慢慢撑起身子,试图让自己坐起来,但是几经努力最后都没有成功,无掺奈地转过头。

      突然看见一双莹莹的㻃光点在闪动。

      少年一身冷汗,心中揣测这是什么东西?

      ⑋ র 借着头顶上指粗的光线,当他看见是一条浑身쌸漆黑的小ꍚ蛇时,少年身体缩了缩,然后紧紧地盯着複眼前的小蛇。

      记忆慢慢的从朝天门弟子桑槐那댺凶猛的一脚到最后઒跳落悬崖中想来。

      少年咬咬牙,心中一股狠气,猛地坐起身子。

      罾扯得身上一阵撕心裂肺的廴疼痛,然后没有好喚气地看着眼前的小黑蛇说道:

      “看什么看,连你这小东西也瞧不起我,衢今天我摔不死,来天我一定要那杂碎死无葬身之地!”

      鹨 “小子,也脬就你敢跟龙爷我这么说话,要不是龙爷我,你早死了,信不信龙爷我一龙爪拍死你!”

      ﵑ顪“谁?谁在说话!有人吗?”

      杜㬲式突然听到人言,身上的冷汗还没有干,又出一身冷汗,要是有ᩘ人,就能够看见,杜式身上的最后一丝杂质都出透彻了。

      “怎么?怕了,就是面前的龙爷我,怕了就求饶,兴许你龙爷我一高兴,放你一条生路!”

      杜式眨了眨眼睛,不相信地看了看眼前黑色的小蛇,小小的脑袋,胖胖的身体,两颗透亮的眼睛,简直就四是一迷你型的小宠物,哪有什么龙的样子,分明就是一条ऩ蛇嘛!

      “切,连龙角和龙爪都没有,也敢称龙?”

      杜踁式看了看周围黑漆漆的山体,又看了看头顶上的天,这郌分明就是个绝地,活过来了迟早也得饿死,还谈什么报仇不报仇的,就在小黑蛇要说话时,杜式쥵不禁叹气地说道:

      “来吧,龙爷,你一爪子拍死我吧,反正这鬼꿂地方迟早也得死!”

      小黑蛇听了杜式前面一句话,正气愤得恨不得扑埧上去咬上一口,当听到后面一句话时,不禁一愣,敢情这小ꅫ子是绝望了啊。

      “二货,你龙爷在这深潭中也待有一百多年都没有想死,你就这么着急的想死啊?二ℝ货,看在你叫龙爷的份上,龙爷也不拍死你了,好久没有说话了,来,给龙爷说说你怎么ꏟ下来的?”小黑蛇饶有兴趣地看着杜式。

      “我不叫二货!我叫쳵杜式。”

      杜式叹雹了口气,淡淡地把来龙去脉㰵说了一遍。

      “切,我懃还以为什么呢,最多就是个练气境的小子就把你逼得跳崖了,唉鳽,这清风域的人类真是一代不如一代ڲ啊,想当年神魔大战时,那个叫陆青风的顶尖强者,吹口气就能把九幽魔海吹干。

       不过,你这小子宁愿跳崖也不ꪳ愿磕头求饶,不错,龙爷我喜欢,就你这性格葦,看来你这条命,你龙爷我没白救。小子,你说你拿什么来报禹答我!”小黑蛇仰起小脑袋,语带笑意的说道。

      “我쩊就是一个穷小子,我能拿什么报答你?”杜式淡淡地说道,突然神情落寞,“这跳下悬崖,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不知道我娘在家还好不?”

      “没有想到你还是个孝子,小子,没关系,跟龙爷再在这潭底待个百視八十年,等龙爷恢复实力了,打败潭底的大家伙,就带你出去!”小黑蛇自信的说道。

      “什ٯ么?百八十年?你带我的骨头出去吧!” 广

      杜式虽然说着丧气话,当听到有机会出去,手不自觉的往边上挪了挪。

      他貑分明记癛得掉下山崖的时候,手里拿着砍柴刀窤,要是刀丢了,指不定꒿又要挨上娘的骂,那已经是家里唯一的铁器了。

      杜式挪动的手,突然摸醂到一根圆圆的东西,拿起来杞一看,是一根人的腿骨,赶紧扔了出去。

      ᘽ “小子,要是你有本事,将修为提升到结丹境,也能够出去,不过我看你是没什么指望了,这百来年下来的结丹境强者也不知凡几,最后不也都死在了这里了么!맲”小蛇摇了摇小脑袋说道。

      “那这些强者是怎么死的?”杜式好奇地瀊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