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pp

      姜老师开了红酒,又找出四个波尔多杯子,给每个人到上,又切了大盘水果。我戴上了手套拿出那张珍贵的舒伯特,用超级纤维毛巾擦拭着唱盘和黑胶,把唱臂上的唱针缓缓地放在唱片上,摘下手套把电话和电视全部静音拿起酒杯坐在了鸟笼里自摆着握着杯底,轻轻地摇晃着,闭上了眼睛,享受着美妙的钢琴曲、红酒还有充满雪花味道的午后阳光!

      九分四十一秒后,留声机停止了工作。我和张孟君睁开了眼睛,她说:“该柴可夫斯基的《六月船歌》了吧?”我看了一眼她又看了拿着红酒杯的姜老师,她也是故意的吃着盘中的车厘子,我站起来又重复了一遍刚才放唱片的动作。

      “你笑什么呢?”王凤问小张

      “回忆刚才叔叔的截拳道!”小张并没有睁开眼睛,却很是巧妙的把红酒杯里的红酒送入了嘴里。

      外面的雪小了些,几乎是不在下了。那俩人安静了好一会终于勇敢的回家了,临走时,王凤对着姜老师说:“晚上别做饭,我来。”

      姜老师关上了门,深深地出了一口气,走过来的时候,眼眶又湿润了,拼命地温柔着敲打着我的前胸:“大傻子,你就是个大傻子,大傻瓜!”,我搂住了她,可她哭的更厉害了,过了好长时间,姜老师那桃红的眼睛抬了起来看着我,我吻了她的眼睛,轻轻的很是自然的那么的温柔的亲了她……

      “我在看看后背!”

      “没事,不疼。”我点了支烟说

      她已经撩起了T恤,轻轻地拍着我的屁股:“让你在逞强,让你英雄救美,让你当英雄。”又趴在了我腿上说:“你想过我的感受吗?”双手抱住了我的腰。

      “她爱上你了!”姜凡说

      “谁?”我问

      “张孟君,或是她俩。”姜凡坐了起来

      “没事吧,一小屁孩。”我把烟灭了说

      “在我眼里,你也是小屁孩呀,结果呢!”

      我没说话!

      “她用了二十分钟的两首曲子回忆着你只两三分钟打倒那十三个人,从音乐中回忆着你的影子,而且是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着,她真的爱上你了。”停了一会儿又说:“而且,她懂你,还能和你神交。”

      “瞎说什么呢,还神交,咱两先交交吧!”我笑到

      姜老师紧紧地搂住我,生怕我一会就消失了似得,却不抬头,脸贴在我胸前:“你太招人了!”

      “我长得又不帅,身材也不好,又没钱的怎么招人了?”我把下巴抵在姜凡的头上说。

      “你不懂,是灵魂。”她说

      “哎呀,你在说的深奥点,这好像是我的台词吧?”我笑了一下

      “是男人味儿!”姜老师才看着我

      “男人味儿在床上。”我一把抱起姜老师走到了主卧

      “节制。”姜凡躺着说,没一会儿留声机里却已经响起了口琴声,一会又换成了箫……

      窗外的篮圈又走了!

      “大坏蛋,小坏蛋,大坏蛋,小坏蛋……”姜老师躺在我胸口喘着气说

      “到底是大呀还是小啊?”我摸着姜老师的头发说

      “老坏蛋!”说完又看看我的后背:“怎么恢复的这么快?”

      “多亏我有个好老师。”我笑着说

      “你才是我的好老师!”她红着脸说搂着我小憩了起来

      下午起来,她又给我涂了些药,只听见敲门声响起,张孟君进来后又换了一本《人间草木》说到:“走吧,羊肉快炖好了。”

      姜凡微微的笑了笑换了衣服到了王凤家,一进门看见桌子上放着凉菜,花生,酱牛肉,猪蹄子和五粮液,啤酒,红酒,各种杯,却不见她人影,我进了厨房:“炖羊肉啊?”

      王凤没抬头只是嗯了一声,我又接着说:“给我烙几张饼,我泡羊汤吃!”

      “好。”还是没有抬头,于是我出去坐在了桌子上到起了酒,却见姜凡和张孟君在沙发上唠着嗑。

      我刚吃了几颗花生米和酱牛肉,酒还没进肚就听见外面人声嘈杂,都嘟囔着什么,然后我家的门被敲响了,王凤从厨房出来看着我:“别开了,别出去了,求你了!”她显得很是紧张,姜凡和张孟君也都站了起来。

      “又来了?”说着我站起来喝了一杯酒就要去开门,王凤过来拉住我,沙发上那俩也过来劝着我,我哪管那些:“没事!”我拉开了王凤家的门。

      好家伙,王所,刘指导员,队长,民警,应该还有记者看见我后涌进了王凤家。

      记者刚要采访,我戴上了口罩,这一句那一句的问了起来,好容易问完了,王所过来握着我的手,摘下了口罩但却是对着镜头说:“我代表党,代表人民,代表政府,代表派出所特向间单同志授予“见义勇为”称号。一片相声响起!

      刘指导员把锦旗递给王所,王所又郑重其事的交在我手上,示意我举在胸前,记者拍完照后又是长达十几分钟各种认识的不认识的合影开始,我看见了居委会的各种大姨大妈们,还有街道的环卫工人和每天给小区打扫倒垃圾的大叔,最后一个是梁朝伟,他摘了口罩与我握手,很是一个体面的小伙子,然后在我耳边说:“老大,你才是影帝!”

      等大部队撤了后,王所和指导员坐在沙发上对着王凤说:“王凤同志,为了与歹徒搏斗周旋,你也付出了相当大的勇气和牺牲,所里决定特升你为一级警司,相应的工资提升和福利待遇年后一并到位。希望你戒骄戒躁,再创辉煌,在以后的工作中,在确保人民群众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的前提下,也要保护好自己!努力工作,不忘初心!”然后握着王凤的手看着镜头,一会又把刚才的话稍加改动后又放在了张孟君身上,等记者点了个头后,刘指导员也说了几句。记者朋友在王所的耳边嘀咕了几句,王所拍着脑门说:“你看这忙的都差点忘了。”于是从手包里掏出一个牛皮纸袋子重新又让我把锦旗放在胸口,看着镜头说:“间单同志,为了表扬你见义勇为和不惧危险的行为,政府特奖励你五万元!”然后递到了我手上,记者比画了个OK的手势后,王所松开了我的手,笑的像花一样的眼角又恢复了平静问:“可以了吧!”一男一女两个记者说:“OK.”

      “好,那就这样,小间啊打扰你了,觉得不舒服就去医院拍个片子,你嫂子在医院上班,有事电话联系。”

      “好的,谢谢王所和刘指导员的关心!”我说

      说完俩人便带着两个记者出了王凤家,我在门口客气了几句留下来吃饭之类的话,他们便上了电梯,又向我挥了挥手。我看着电梯门关上后,也关上了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