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上厕所全程视频

      大家看着棺椁平台下的入口,对甚伟称赞有佳。

      最为激动的,就是队长了,其次是子郡如。

      老教授则是一副平常样儿,表现的就像是……甚伟本就应该发现,发现不了就是他的失职,没有资格进队。

      四人目前没有一人踏进去,还在寻找机关,像是这么隐蔽的地方都会有机关,而且伤害程度非同小可,轻易就能要了人的性命,比箭矢还强、比感染还严重。

      “空间狭小,内容丰富,不找到机关在哪,两侧的石板就会将一切压成肉饼,那本书也将被毁,大家小心。”老教授继续担任起指挥的工作,很认真寻找机关,还让队长和他一起。

      在一旁很想知道他们再聊什么,队长也是第一次在队员面前这么的没有面子,好歹也是队长啊,悠着点训!

      “孩子,刚才对不起了,是我没注意场合,害你丢人。”听到这句话后,老教授的威严又提升了。

      队长欣慰而又知错的笑了笑,就像老教授口中的孩子。

      “明明就是我的疏忽,老师莫怪就好。”队长既彰显了自己的是错就认又表现的那么隐秘。

      “我要学的……还有很多,老师的本事我定能学到。”

      “您这双眼睛,简直就是慧眼,一看就准,再细小的机关也能被您发现,我看,恐怕要学一辈子了。”

      从此古墓主人棺椁平台下尽头开始,上下里外、前后左右纷纷找了个遍,上至四米多顶部,下至一米深墓坑……可怎么找都找不到那块石板的开关位,都绕一圈了,不仅老教授和队长这边什么眉目,就连甚伟和郡如这边也没有。

      就这样,陷入了迷惑,四个人谁都没有办法。队长想到了之前破解小坟墓的盗墓贼时,另一边却发现了线索。

      云甚伟在左边文官的棺材上,找到并翻译了一行字。

      上面写着:“辅佐我的主子多年,记下一本事迹,写在那本书内,但我王并不知晓,望后人记得我们这块小地方。为让后人传扬,机关用那边的武将兵器轻轻一挑或直接闯入即可,不会伤到人。由于我主先入墓,我与武兄后入墓,此书的存在,并没有得到我主认可,相信后人一定会帮助认可。”

      甚伟一边擦着尘土,一边用自己半吊子的文言文翻译并读了出来,变得简要一概,让人容易听懂,还引起了队长和老教授的注意。

      “应该……就是他说的那样,闯一闯?”说着话,只见老教授已经拿起了武将的剑,正向密室走去。

      动作快、行为付出、不墨迹不磨蹭,而且采用的方法还是棺材上说的保险之法,既能亲自尝试不让学生们受危险,又能自己打开这神圣的密室,享受破解真相的快感。

      他把过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佩剑,插入一端下方,果然感觉到了下面有机关保险,可是他一敲,剑竟然没断,而那块他们看不出来且悬着的大石板也被拦住了。看来那棺材里的文官,并没有对后人说谎,真心希望后人能发现此事迹。

      在老教授行动的全过程之中。

      队长、甚伟和郡如非常紧张,心都跳出来了!

      而后,出现了令人熟悉的第三幕……

      甚伟见状,面露鲸鱼笑,既邪恶又渴望,越过所有人直接冲了进去,跳上摆放古籍的台子,准备拿起它!

      这一行为被队长看在眼里,正好他又刚刚接受了老教授的道歉和安慰,精神头、厉害劲和队长的风范就回来了。

      一看到甚伟又这么做,他就生气,并气到面部颤抖。

      “混蛋!”

      “你在干嘛?”

      “又作死是不是?”

      里面的甚伟不仅没有在乎,还执意用露着渴望、痴迷的表情拿起古籍,翻开来看!

      “跟你说话你没听见是咋地?给我滚下来!”队长来到了甚伟的脚下,看着台子上玩弄古籍的甚伟,他又不敢参与,因为这样只能更进一步破坏文物。

      “放下!我让你放下没听见?在不听话我上去揍你了,臭小子!”

      也不知道甚伟这毛病从哪惯得,遇到好东西就那么的、超级超级好奇的去看,但能力又很强悍。

      此行为在队长眼里就是惯得毛病,没有规矩,也只是因为他能力强悍才留的,以后多加改造呗!

      可是老教授并没参与,而是选择在密室里检查机关是否安全;环境是否可大声喧哗、有没有别的空间和确定那块板的强硬度,然后……也没有骂甚伟。

      更加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老教授竟然和甚伟一样跳到古籍的台子上,开始检查。

      子郡如跟的是老教授的步伐,而不是队长的步伐。

      这一点也在甚伟身上也有所发现,别的队员也一样。

      “这趟收获,不小啊,这本书,怎么也得有千年历史,但哪个朝代还需要带回去考证,哈!”这句具有激动性的话,是老教授看着甚伟手中的古籍所说,表情是那么的兴奋,发现宝藏和破获真相的那种快感在此显现。

      “这么薄?值几个钱啊才?”下面的郡如用吐槽的语气,打消了两人的期待,并引起了队长的不满,而她也出去,从主墓室继续调查,不参与这密室的悬宗。

      “喂,喂喂喂!”队长眼神犀利,表情严肃审疑。

      “我们是专业的考古队,并不是盗墓的,发现文物的时候讨论它的价格这样好吗?”

      他还是没上去,放卷宗的台子上仍然只有甚伟和老教授,看得入迷、痴迷。

      密室里的台阶高半米,整个高两米半、宽两米半,中间摆放这一根石柱,石柱上设有石台,石台上古籍,古籍的故事仅仅只有五页,五页的字还那么稀少,但每一个字都是价值,每一页都是事迹,也不亏是被誉为遗失的小国。

      “我想,这古墓的主人顶多也就是干不过那么大的朝代,名义上归顺了,私下却过着君主的日子。”甚伟狠狠的吐槽了这本古籍,应该说是……分析。

      “甚伟分析的言之有理啊,但这也属于新的发现。我们不要气馁,至少它的年代很值得探索。”老教授两句话展现了他对文物的热爱,还安慰了失望的甚伟,并接手他手中的古籍,自己继续进一步检查。

      这一行到此就算是结束了,考古探险队有收获也有伤痛。

      全程伤了一人、发现卷宗一本、地下空间一个、小坟奇观一座和古墓洞穴一座。

      “回去后记得找人保护起来,谁都不准靠近。”队长这会又开始对大家发号施令。

      “那谁……甚伟啊!”

      “你替我感谢一下提供位置的张教授,郡如你俩一起!”

      即使是这样,队长还要撮合他们,其实队长的年龄不比23岁的云甚伟多多少,仅有32,还需要成长,老教授只是他的老师而已,兼师父,所以这么快就当上了队长,实则地位还是不如老教授,但甚伟,可是他亲自招进来的。

      ————————

      此段行程已结束,该走了。

      平安的进,平安的出,真的就什么事都没有。

      出来的时候,其他队员早已不在,为了那个受伤的小妹妹而大费周折,没通知就走了,如果再耽误,伤口非得深度感染,迫不得已,连短信都没通知。

      不过以队长的人格,是不会怪罪的,只要知道他们没有借此理由去干别的就行,一心为队友治伤就好。

      队长还宽宏大量,让老教授和郡如以及甚伟先走,自己在这等着自己人来封锁,避免有些村民闯入,导致高山坍塌,发生了可没有办法挽回!

      古籍被老教授他们带走了,墓地只剩队长!

      …………

      出了这座乡村,甚伟看见那名摸金的竟然在等他。

      “教授!停一下!”甚伟下车,与他交谈。

      “怎么样?有收获吗?”他一开口,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

      “有!”

      “当然有!”

      “怎么?眼馋了?”

      甚伟那叫一个嘚瑟,不停的向他炫耀,可谁知,这位摸金的接下来的话让甚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别高兴太早了,告诉你……”他对甚伟封耳。

      “在你们之前,有人来过,我开墓的时候发现,那位高人比我还厉害,但还是被我发现了。你们国家队好好探探,别收到几个物件都盆满钵满,悠着点啊!”

      就此,两人分别,而这个消息,他为了确保安全,连工作几十年的老教授都没说,更何况是郡如呢!

      当问起的时候,他就说:“啊,他想让我进入他的队伍。我身为国家队考古员,怎么可能,对不对!”随着最后一脸暗藏玄机的疑惑,他们三个回家了。

      两天后;

      云甚伟和子郡如两人在同一间房子里醒来,桌子上还有吃剩下的食物,看起来菜色美味。

      “哎呀!妈妈~~~”郡如这超嗲的声音,心都化了。

      “别给我介绍对象了,我有喜欢的男人,而且你说的那个人那么丑,你姑娘我这么漂亮,你好好想想配得上吗?”

      “也请你不要批评我的工作OK?”

      “我喜欢的?”

      “……”

      “我喜欢的小我三岁。”

      “没错!我决定要养他,哼!”

      电话继续打着,敲门声闻风而来,郡如那叫个激动。

      “行了妈妈,你未来女婿来找我了!”急促的说完就挂了。

      而子郡如,就穿着一件白色上衣和安全裤去开门,故意这样打扮,为的就是勾起甚伟的色。

      可事情总是如我们所料之外,他不仅没反应,连看都没往下看,美腿白搭了!衣服白勾引了!

      “什么事?”她很不耐烦的一句问话,转头就走向了床,然后躺着,也不拘谨、不掩盖,如此开放,甚伟看在眼里,并误会了郡如,以为她是那种开放的女孩。

      “还赖床!忘了我们今天的事了?”

      真是一句话点醒梦中人,郡如瞬间吃惊,看了看时间,比吃惊还大吃一惊。

      “哎呀,哎呀,完了完了!晚了晚了!”

      “张教授一定会对我又训又骂。”说着话,她连忙跑去卫生间,开始洗漱,路途中还说……“那个……老弟你等等我啊,我很快的!”

      随后甚伟就露出了一脸无语,心里在说:“女人……化妆、洗漱、打扮,至少一个小时,张教授的一顿训是免不了了!”

      此内心独白中的张教授并不是他们队里的老教授,而是某所大学的教授,也正是他提供的古墓线索给云甚伟,让他们考古探险队去探索,才有那么多事,才发现的那本古籍!

      现在的时间是

      在城市的另一头,距居中央的位置,老教授正在自己家中拿着那本卷宗进行搜索。

      他想研究出这本卷宗出自哪里、什么时间、什么人物。

      等研究完了,再交给国家机关管理。

      明明是白天,可他的房间却是这么的黑暗,只有普通黄色的灯光在照亮,还有他用来观察文物的特制手电,以及架子上那属于他自己的文物、奇珍异宝等面面俱到,甚至还有小型的宫商角徵羽,不过是某朝代的仿品,但也值钱。

      “这本书……好神奇啊!”他皱着很有深思的眉头说道。

      翻来翻去总是那么五页,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他觉得这本古籍太诡异了,普通人还真看不出来,也就得他这样的老手和高手才能看出来,检查出其端倪。

      然而,他回来到现在,已经两天没合眼了,就是为了找出这本古籍中的秘密,可至今,毫无收获。

      弄得我们老教授是焦头烂额、心急如焚,也不能求人。

      可就在他伸懒腰的时候,旁边架子上他自己的一本书给了他深刻的灵感,一瞬间!明白了这本古籍的秘密。

      他拿起电话,准备要打的时候,一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手起刀落、干脆利落!

      老教授在自己的工作室被杀了!

      这个凶手,只能看到他那穿着修身西裤的下身和剪短的指甲里、手上充满了彩墨的手。

      应该不是30岁以下的人,从皮鞋来看是个男人。

      还做了不留指纹、不留任何痕迹的措施,很高明。

      杀完,什么也不做,不为文物珍宝、不为琴棋书画具!就是单纯的杀。

      而架子上的那本书,是老教授自己的。

      名字叫做《代》·现代仿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