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噜

      苏锦棉见他宛如临终一般严肃的表情,咽下了吃的。

      然后露出“意料之外很兂好吃”的表情。

      苏锦棉觉得这人或许也是个呆逼。

      “昨晚的事吧……”苏锦棉搓了搓手,准备好了回答:“其实我也有点错。” 

      舦 “我不该喝那么多酒的。”她招认:“喝多了后也不知道怎么了……”

      严琛神色一僵。긔

      “没ⷁ事疬。”㫳好久橮后,他才回答:“……我,我不介意。”

      苏锦棉有点奇怪咛的看了他一眼:“哦ꖵ,不介意就好。”늋

      不介意啊。

      吃㌺过早饭,严琛很快出门去了,苏锦棉在家里奘呆着,有点发怔。

      岟 딷 很快✞又换了个家。

      䫼ÿ今后要在这里呆很长时间了。

      她很少有“家დ”的概念,毕竟从小ਬ搬过的地方很多,后来住上大房子也没多久。里头的家人又都不认自己。

      可现在不同。

      她出门丮,外头的无论仆妇还是小厮,都认真的叫她:“夫人”,还毕恭毕敬溜的给她行礼。

      走蓭到哪儿,都有人问她渴不渴饿不饿想不想要喝水,是不是无聊了。

      㗙还说这些都是严琛坚交代的。在家里可以无视他这个主人,但必须照顾好夫人。

      严琛平时是个不管家的人,却在这点上格外细致。

      苏锦棉感觉到了一种以前从没感觉到的东西。

      这就是“关心鴷”“爱护”吗。

       以前没人爱护过她。走在外头,说什么闲话的都튗有盝。没钱的时候ⲻ说没钱的闲话,后来有钱了,继父不曾苛待她,但✁是有钱人也会有有钱人的闲话。

      ꬺ家里人没爱惜过她,䂒母亲从小就不待见她。

      苏锦棉还真的没尝过被人如此细致入鄰微的捧在手里呵护的感觉。ᷜ就ṣ像……她是一个精䛕致的易碎品,怕磕碰坏了。뀱 ⡃

      但她一直都是自己讨生活的啊。还活到了现在,也没中途死在半路啊。

      苏锦棉不觉得自己是精致的易碎品。

      晚上,严琛回来。和她一起吃过饭。那人脸上还是淡淡的,平时都看不出来他想些什么。

      苏锦棉下意识的想要揣测他的想法,就如同她每到一个地方,必然㓘会把当地人摸得透透的。

      茺并不是她想要摸测,而是这几乎形成了一种本能,让她不用多少力气,就能观察到每个人心里想的什么。凰从而知道每个人是什么样的人旧。 翢

      像苏未央,苏木棉那屰样的人,她一上来就不喜欢。

      但是严琛不同。

      她好像就没几次推测严琛准确了的时候。这人在想什么,从刚开始见面的时候起她就不知道。

      譬如现下,怎么会就突然让她成了亲,还成了紹他的妻子?

      新婚夜也没碰她。对于过去半生,活在居无定所,漂泊无依状态下的苏锦棉,对于自身清白看的没有那么重ȱ。也不觉得自己졘是高高在上清纯不可触碰的。既然他们在捋这里结婚了,那么同房也是应该的。

      可他没碰她。

      쫌 但是经过这许多事,苏锦棉能觉出헳严琛是有点喜欢她的,但更多的她感觉不出来,也猜不透这人在想什么。

      她自认对于他没有什么恩,那他能为她做到这一步,究竟是为的什么?

      “累了吗?”严琛突然㛞问她。

      苏锦棉愣了下,似乎意识ᓙ到什么,然后点点头。

      疿 然后严琛上了床。

      她静静的坐在那里,不动也不挣扎,看着他准备怎么做。她安静的眼眸如同冷水,看上뤲去能浇灭一切心怀不轨之徒。

      严琛停了停。

      他这么想着。먰因为他펢知道苏锦棉并ꈌ不是因为喜欢才和䃫自己结婚的。自己和她结婚的初衷就是为了保护她,相信她也是一样。

      因此,他不会强迫。

      但是,是真心喜뛿欢。

      至少严琛早就认清了自ι己的情感。他对她,是真心喜欢,愿意用一生去保护和付出。

      并不求她能给他什么。

      这种关怀,好似刻在了骨子里头,忘却不掉,也阻止不了。

      Ꮾ如果他有妻子,那必定只是她一个人。除了她之外,他不会娶别的人。

      这好像,就在看到她的那一瞬就注定湞了般。

       严琛摇了摇头,不明白自穰己在想些什么。他看着苏锦棉状似乖巧的样子,实则感觉她肩膀셌都绷紧穽了。

      还是在害怕。

      严琛不想戏弄她,只是却又割慖舍不掉。 婬

      至少,这算是自己的一点自私吧。严琛想。尽管不爱自己,但是也不能让她离开自己。

      就这㈀样吧。

      ꏀ 他想。

      ꆘ 然后伸手,揽下苏锦棉的肩头,然后把她一下拢进怀里。

      苏锦棉以为下一步就是解她衣服了。

      谁知并没有,那人只是把她揣进怀里,然后合上了眼。

      낅 苏锦棉试探性的挣扎了两ꉈ下,出不去。但是怀抱里很温暖。

      她还没在一个人的怀抱里入眠过。但是这次她适应了。很快便休息了一整觉。睡得非常好。

      好像,没有比这芌更安心的时候。

      䵹 䰫 这样过了皹两天,经苏府又叫她回门了。

      回去是肯定要回去的。苏锦棉收拾好东西,和严琛一起回到了家。

      回家饃的时候,苏大人非常热情的招待祧他们。

      苏锦棉其实是有点看不清自己这个扗爹爹的。毕竟不是她亲爹,按照原主岬留下来的记忆,这个人是非常爱护他女儿的。

      ༎ 但是这份原主的记忆,只是因为意外而死亡的原主生前的个人主观印象罢了,究竟有多实,苏锦棉一般不会考虑这个问题。

      毕竟原主很爱她这个䋑父亲。

      닃但是此次回程,苏锦棉觉得她这个父亲,的很多做法都非常令人费解。

      这也是她为什么不肯回家,回家一定要严琛跟着的理由。

      如今茂她任务又没完成,万一在ᖲ家中出㱧了什么意外,龝可承担不来됀。

      但是苏大人的热情让她有点招架不来。苏未央也没来,不知道去哪儿了。

      苏锦棉坐在自己家中喝茶,本能的目光四下飘着,似乎想⌵要看清些什么东西。

      原本对小女儿䧎疼爱,对大女儿严苛的老父亲。在쫃大女儿得胜归来后,变得非常殷勤的示好。

      这本来没什么。

      但是当明冠京都的严家公子主ൃ动要求,求娶他小女儿的时候,却抵死了阻拦不肯。

      如今,在两人结婚后又非常热烈的前来迎接。

      苏锦棉觉得其中有东西她看不清,但鶼是,随숵着她思路的理解,醻渐渐的理清了些곷。

      她目光陸注意到附近的茶盏。

       不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