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app未满十八岁禁止

      灵狐教美妇身着一件红色华贵宫装,闻言,笑道:“还不是担心这洞穴中有什么诡异之处嘛,妾身还不是为孟家各位探路嘛。”她脸色苍੎白,元力消耗巨大。刚才看似只是元力化物,实际上却是连移动甡身法都掺杂于其中,消耗自然暛巨大。

      认为一条路㜀通过去就可以到达덫传承之所,美妇教主自然是全力催动功法,现在看来,完完全全是得不偿失。 ꑞ

      “教主如此热情,也请探探两处洞道吧。”겟孟行风哈銼哈一笑,将一颗二阶聚ຳ气散服下。他这句话,算是将此事翻了过去,现在连传承的边还没有碰到,内斗ﳹ起来未免格局太小。

      “孟家主倒是高看了小女子我。”宫装美妇深知孟行风的想法,媚笑之间,小心思也收ꗆ起来些。美目在这两条岩洞黑暗中打量片刻,看着完全看不出细节的岩洞,教主狭长的美目扫了扫孟云和胡馨灵二人。

      孟云被她的眼神看的有点发毛,鼻子不自觉抽了抽。眼下这坏女人,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坏主意呢!

      “孟家主应该也更信得过自己人吧,不如这样,我们两䛻队在原욑有的阵型黽,把小辈互换一下,倒也是方便䭨互相沟通,及时交流。”宫벝装少妇微微笑道,덭随意丢给旁边待命的胡馨灵一个眼⁂神,两者眼神微微交流,胡馨灵撇撇嘴,在外人面前还是给教主做足面子,顺从地低下了头。

      她们明显关系并不一般,胡馨灵似乎也没有多么担心,只是小脸上有所不爽之色,似是埋怨。

      而孟云看向美妇的眼神一凝,这家伙难怪可以当这种大教的教主,想法果然清奇,此举正是怕孟行风一边发现传承,想要独吞呢。不过如此一来,他냖们的圣女也要被换过来,这一招不可味不精妙。

      孟行ᶣ风拒绝,便是首先撕毁约定,给了双ᗛ方翻脸的机会。妙啊,妙啊,不愧是灵狐教教主。

      ꣑孟云心中暗叹,面对㈏孟行风微微皱起的眉头,他嘴角抽了一下,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圣女在孟家手上,也不怕他炇们不就范。

      ⛑ 从先前美妇处处照顾胡馨灵来看,二者关系明显不一般,两人均是金发飘飘,핔甚至有可能是一对姐妹花……

      美妇见孟云点头干脆利落,也有点狐疑,但还是喜道:“小家伙胆识不错,若是有心,以后来灵狐教当个供奉,我뵇给你找女孩子。”孟云瘪瘪嘴,也不知道说什么,这教主大人显然是兴拿自己讨趣呢。

      微微摇头之下,孟行风右手抬起,扔给美妇一颗蓝色宝石,将另一颗戴在手上。

      “有ᢆ紧急情况就捏碎它,我这边自然有感应。”

      “我们走这边。”宫装美妇将头发扎起来,便走进左边的洞穴之中。灵狐㗢教诸位长老很自觉的将孟云围在中间,不多时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孟行风见灵됃狐教众人离去,皱眉看向胡馨灵,后者倒像是一只无助的小狐狸,楚楚可怜起来。

      ͜

      唥 “你们灵狐教一向是八面玲珑,没有点小心思我还真不信。不过老夫劝你还是不要耍花招,对我们两方都不好。”

      胡馨灵听罢,也是连ㅩ连点㇞头,看上泍去乖巧极了。

      “走。”孟行风大步跨出,身后长老们也是整装待发雵,迅速进入右侧㠰洞穴之中。

      随着进入火山的深度增加,温度上升也变得更加剧烈起来,不多时,孟云劲装便已经湿透,喘息中都带上了一丝丝黑色。

      这是火山之中的火毒,短时间内吸入ꆒ,并不会有太过强烈的影响,不过,若是真正中毒,便会处在幻觉之中,在这岩浆世界之内,可谓是危险至极!

      前方美妇权当是看不见,也不去管⵷。心中却是冷笑,若是这小子昏倒,倒可以谎称没有找到什么东西,少分一杯羹给孟家。

      䛐 孟云要是知道这家伙心中所想,怕是要活生生气膿的背过气去。

      孟云头微晕,火山中剧烈的火毒弴,在此处也已经相当浓郁了,以至于在呼吸之间,不知不觉的进入了自己的体内。孟云自须弥介中大大方方的取出一颗心冰丹,含輸在嘴中,顿时吐出一口喐黑雾,周身又舒缓下来。

      家主也算是早有预想,暗地里给每人几颗心冰丹备不时之需。

      “老家伙果然有所准备。”美妇见状,也是心中暗叹,重新将精神力向前投射而去,莲步微摇之间旗袍飘动,身后众人᥿快走才跟得上。

      Պ 洞府之中炎热无比,漆黑弥漫,只有看着脚底的红光,才能避开蔓延的岩浆。长久之下,便如同蒸桑拿一般。

      再次脱去上身一件衣服,只留下一件短袖内衣,孟云眼光微飘,隐隐约约看到那㺙诸位长老身上光芒微微笼罩,心中只得暗叹,要是元力强盛一些,也就不至于连温度都无法隔绝,变成如今这般狼狈的样子。ొ

      “呼——”脚掌缓慢抬起,他也疲惫了不少。在孟云的感官中,时间紇至少过去了半个时辰,鱻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到达终点,这火山腹心真是宽阔,算得上샛是一处洞天福地。

      孟云也有奇妙的感觉,悄然运转丹田气旋时,那枚葫芦籽似乎是感受⨱到了火属性的侵入,颤颤悠悠的摇晃起来,竟然在吸收着ꛎ部分火属性的能量,并且随着呼吸将火毒排斥在外。

      “真是个好东西。”孟云心中偷笑,随着葫芦籽对火焰的吸收速度逐渐加快,他也不必要再使用心꒕冰丹,省下来几枚丹药。

      默默抬头看去,宫装美妇脸上逐渐流露出陶醉之色。灵狐教诸位供奉之间䫳确实脸色各异,显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是火属性的元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妇的步速逐渐慢了下来,脸色也逐渐阴晴不定起来。

      孟云逐ᨆ渐将丹田处的气旋稳定下来,葫芦籽吸收了一定火属性元力后,居然想要形成气䇮旋吸入更多,孟云只好精神集中,死死控制住气旋的转动。

      以美妇对于玉的重视,孟云也不禁怀疑,若是让这家伙知道玉中葫芦籽在自己手里,究竟会不会撕破脸面,强抢豪夺?

      幸好那葫芦籽似乎感受到他的想法,在一阵轻微震颤之下,其运动便微弱下来,微ᰌ不可闻。芚

      ࠧ 嗡——

      忽然,前方一阵低沉嗡鸣之Ⴅ声骤然响起,引起一阵灼热气流自孟云身旁划过,前方宫装少妇闻声停下,前方洞穴逐渐收窄,后方红光浓烈,似乎传达着不妙的意味。

      “小兄弟,能不能拜托你去看看……”旗袍美妇慢慢转身,金色屣长发如瀑在驘身后挽作马尾,温柔的声音传来,说不出的奇怪。

      “我……”孟云心笑道,准备让我去送?刚欲拒绝,却见美妇在櫯他眼中骤然变得圣洁起来,身材饱满,面带桃花,宫装下美腿修长,如ፆ同姐姐般委婉地恳求起自己,委ᴨ屈之色挂在脸上,美眸中微带泪光,惹人怜惜,不自觉间居然答应下来,向前几步便进俢入了缝隙之中。 ᝭

      大荒郡较为偏僻,不少人家也比较传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十五岁便已经完成了终身大事。孟云虽然是大家族小少爷,和安乐乐那般纨绔子弟待久了,耳濡目價染之下,也有了亿点点的了解。因为♻这个,也没少收到铃梓双揪住耳朵批评。

      “哈哈哈哈哈……”

      殊不知,紫色巨镜之前,一道红发红发身影在草地之上笑开了花,如同猪娃子般满地打滚。

      “魅惑术。”돉孟云进入缝隙,伴随着脑中嗡的一声,晕眩的大脑逐渐清醒过来,孟云闭上眼睛,却还是有一道明媚的身影刻在脑海中,火辣的身材,楚楚可怜的神色,孟云默默摸摸鼻子之下,手掌之上果然是出现了一道暗红,鼻血还在滴答滴答往下掉。

      “卑鄙!”孟云羞愤道,赶紧控制血脉,止住鼻血,而后随手扒ꤑ住一块岩石躲在之后,眼光则是小心翼翼向前方看去。

      前方不同于之前走的甬道,反而极度开阔,赤红色的一片,是如同丹炉一般广阔的洞穴。这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火毒,将数十丈高处的洞穴上方熏染成黑色。

      此处的火毒如此浓重,若不是腹中那粒葫芦籽的高速运转,他若是想要在此处逗留,消耗的心冰丹怕是就要到两位数!

      不愧是元灵者巇呀,竟然占据这么庞大的洞㧇府宝地作为道场!

      此刻,孟云只能把这个洞府与那元灵者联系在一起,在元灵大陆胷,强者即是正义。后者在他心中的形象一时间就高大不少。

      “咕噜咕噜……”洞穴之中,大部分都是赤红的岩浆,恐怖的声音崦响起,孟云的目光自然落在黑岩道路的ힴ尽头,在那里,一只十数丈长的玄炎虎蟒盘踞在一颗青翠的藤蔓旁,蟒耪身之上,四处脓包般的隆起,将一片鳞片顶开,碎肉掉落뙴在地,使它看上去颇为ꀩ奇怪,似乎是有什么奇妙的反应正在发生。

      眼前这头玄炎虎蟒禁闭双眼,静静守护在藤蔓旁,藤蔓之上一棵金色葫芦悬恪挂着,光芒闪动之间,散发出强大火属性的气息。

      那葫芦瞬间헹便将孟云的目光吸引而去,使得后者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浮想联翩。간

      葫芦,自己丹田处也是一枚葫芦籽,莫非有什么联系不成?

      难道……我这个葫芦籽也Ⓦ能⁘种出眼前这种天材地宝吗?孟云心中瞬间便有了一点开阔的感觉。 蟐

      “小家伙,看见什么了?”孟篑云前脚退出洞府,美妇后脚就问。孟云唍心中发狠,鼻子却又感到酸痒起来,似是溵有了反应。孟云赶忙低头,将见闻一五一十地告诉她。

      如今,二者可谓是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欺骗灵狐教教主,自己䡑也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了。 ఞ

      听罢,美妇眼中兴奋之色连闪,莲步迈出便想䛷要进入。孟云赶忙拽住她,“我能不能不进去?我进去,完全就是给你们拖后腿。”

      孟云说这话倒是诚心诚意,那只巨蟒实力徝太过惊人,光是注视便感觉眼球如针扎一般,后者一次随意攻击之下他大概是连灰都剩不下来,美妇瞳孔却微缩:“不行,你要跟上。”若是孟云偷偷逃走通知孟家众人,就不好了。

      此刻,她还是希望能多争取一点好处,至少,她已经大概确定了那葫芦是什么!

      勼“搞到它!我五年䫿之内必然泳突破元灵者!”灵狐教教主十分兴奋,她的天赋不错,但依旧是卡在了元灵者境的门槛,距离后者挮还有不短的距离,眼前这天材地宝可以改变这种现状!

      ᮈ在灵狐教的逼迫之下,孟云千不甘万不愿,还是只能再次踏足这洞府一般的境地之中。

      뤡 “压制元力波动。”宫装美妇看到这头虎蟒,娇躯微微一颤,吩咐道。纵然是以她的实力,这头虎蟒依然给她带来巨大的压力,皮肤都在其ᢆ威压之下微微刺痛。

      悄然前进,灵狐教众人只是片刻便再次前进。

      Ť只是前进了十几步,孟云便脸色惨白的摇摇头,刚才没感觉到,这头虎蟒散发出的威压如此之强,威压简直直直逼向爷爷的强度,使他心脏都在震颤。这种强度,他需要停下来适应。在压力之下修炼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更有利于实力的精进。

      美妇无奈,只得派一位须发皆白的长老监视他,现在还不能让这个糧小子死了,圣女还在他们手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