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劲再深一点儿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应该报答你!”陆在川说道。

      “你是不是还想说你要ᎃ以身相许?”苏木讥诮一声。

      陆在헏川诧异地看她一眼,没想到她也会开玩笑?

      不过不知为什么好像对不这个想法并不排斥。

      苏木看他,ẅ翻了个白眼,自己就是开个玩笑,可别当真!

      村民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这两人是不是有什么过结?

      不过看样子又不像뉋真正吵架的人,倒像是两口子打情骂俏。

      但他不敢乱说,怕自己误会了。

      一烊路过去都有人跟苏木打招呼쇶,苏木也很热情地回应。

      陆在川惊讶,看来苏木在这儿的人缘很好。 喇

      䘣 “我富看他们穿着打扮和你们差不多,他们不是侗族吗?”陆在川问。

      “我们这侗族和苗䐴族差不多,服饰都是以黑色系为主,男人篳的比较接近,女人的稍有不同。䆔”苏木点头,“你看我,我们苗族的发髻是盘于脑后头顶,侗族是偏髻,偏于左侧。”

      “我们的服饰都有裤装和裙装,裙装都是百ᙑ褶裙。但她们的上衣有唐代遗风,是开襟露抹胸,我们多是圆领和交领。”

      “还有节日盛装,那些ﵚ银饰也稍有不同……”苏木一顿,跟他说这些干嘛,自己怎么跟着他的节奏走了?

      蕘減陆在川点头,如果不说他还真没注意,感觉都差不多。

      “你们的服饰很漂亮!”陆在川说道。

      લ 看向苏木,她今天还是一袭黑衣,欳不过领口、衣服下摆还有袖口都有颜色鲜亮的精美刺绣,高扎的发髻很精神,耳朵戴着两籧个很大的银圈耳环,感觉新潮又可爱。

      “这都是她们自己做的。我们这的女孩子六岁就开始学刺绣,手艺非常好!”村民说道。

      “真ꀎ的?”陆在川有点惊讶,指着苏木身上,࿜“这也是你自䯵己做的衣服?自己绣的?”

      “那当然!”苏木有点骄傲,这Ჭ可是身为苗族女孩的饀自豪。

      “这没什么,你没看见她们的盛装綷,那才好看呢!”村民笑道。

      “真想看一看!”陆在川点头。

      虽然一个省榣的,但他㫀在省城能看到的৺少数民族还是比较少,而且盛装一섐般也是重大节日才会穿,平时也没什么机会看到。

      “那你有福了,过几天就是咱们这的姊妹节,到时候就可以看到啦。”村民笑道。

      “ቛ是吗?”陆在川看向苏木,真想看看惾苏木穿盛装是萸什么样的。

      苏木抿т抿嘴,不想说话。

      村䳛民把二人带Ꟗ到杨老三家门口就先回去ậ了。

      杨老三看见苏挙木马上迎謁了出来,鍥“阿木,你来啦?”

      况“杨꜏三秭叔,杨阿公怎么样了?”苏木问。

       “痛得受එ不了,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要不然我也不好麻烦你!”杨老三有点不好意思。

      “那有什么麻烦的?以前是我阿公,我阿公不在了就该我来。”苏木微笑说道。

      鱜 杨老三看到苏木身后还跟着凿一个헳汉族小伙子,不由问道:“这个㯛是……”

      뻂 “大叔,你好,我叫ᵽ陆在川,我是省城来的医生쫫,是下乡医疗녪队的,我就跟来看看,学习学习……”陆在川忙说道。

      “哦,欢迎,进来吧!”杨老三点头。 Ⱪ

      苏木跟着杨老三直接到了他父亲的房间,老人躺在床上直哼哼,看起来很痛苦。

      “杨阿公,我来뒈了,我是白匠嘎的外孙女阿木,您还记得我吗?”苏木亲切地问道。

      “匠嘎”就是苗医的意思。

      老人微微睁开眼看见是苏木点点头,“你来啦?” G

      “杨阿公,膝盖又疼啦?”苏木问。뛉

      老人点头,“疼得厉害!”

      苏木看向杨老三,“杨三叔,把阿公扶起来웪我看看!”

      坊“哎!”杨老三应了一声,把父亲扶坐到床边,帮他把裤腿卷了上去。

      陆훆在川一看,䟮老人的膝盖严重变形,肿得很厉害,不由吃惊,“这是风湿性关节炎?”

      ⑯ 说实话,这病不好治,西医也没什么好办法,一般就是吃一些沉激素类的药或是止痛药,根本不能根治。

      他知道这病很多Ἓ是靠中医治疗缓解ᰲ病情,不知道苏木会怎么治?

      苏木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还是有点见识的,퍽几年医科大学没白上。

      “很严重,怎么不早点叫퍨我?”Ĥ苏木说道。

      “这不是老毛病了吗,我阿爸欘又特别能忍,他不说我们都不知道,糆这都下不了ⲽ床了ﱡ,我们才发现……”杨老三有点惭愧。

      “这个病我阿公以前也说过不能根治,只能帮您缓解痛苦。”苏木说道。

      “我们知道,只要久不痛那就是帮大忙了,我们看着阿爸这样心里也难受。”杨老三说道。

      苏木点头,从背篓里拿出自己的药箱。

      药箱是木的,很旧了,丷都磨出了包浆,看上去有些年头。 ჶ

      苏木打开药箱,从里爴面拿ఄ出一个酒精灯还有几个竹罐,陆在川有点好奇,原来她也会用到酒精这类东西?

      侮苏木又拿出一枚缝衣针放在一旁,对ൿ杨老三说道:“杨三叔,给我拿一根筷子过来!”

      “好!”杨老三点头,忙凊去厨房拿了一根竹筷递给苏木。

      苏木接过筷子,用一把小刀在筷子一端的中间劈开,裂开两三厘米便停了手,把缝衣针的针尾插进竹筷里,只留下针瞍尖大概两三毫米的样子﷢。

      然后用针上的棉线把筷子牢牢地扎紧,以防针脱出来。

      ᮾ苏木又拿出一个小陶罐,打开陶罐的塞子,툾用镊子取了药棉在陶罐里沾了点药液擦在针尖上。

      然ꂍ后蹲在老人的身前拿起筷子用针尖的部位朝老人膝盖处轻轻扎下去ᄅ,手腕一点一点,像鸡啄米一样做点刺,约十针刺成一个小圆圈。

      接着取了一个竹罐,点燃酒精棉球,在竹罐里迅速燎了一圈,把竹罐里的空气燃了,快速吸附在点刺的皮肤⤩上戓,襩竹罐就吸在了上面。

      因为༵整个膝搧盖都肿了,范围大,苏木扎了好几个地方,都粓吸上竹罐。

      陆在川在寻一旁看着,这不就是拔火罐吗?竳和中医差不多。

      不펆过不知道她那个药敃是什么,她在忙着,陆在川也没好意思问。 䛲

      銵这时一Ⓑ个中年캪妇女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走了进来,“听说阿木来了,正好帮我看看孩子!”

      苏木看她一眼,꫰“阿婶,您稍等一会儿,我﷓这儿马上就好。” 헼

      “大婶,要男不我先帮您看看?”陆在川走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