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里韦斯特

      圣闲呼唤:“黄沙皮明戒,你过来!”黄沙皮明戒小跑着过来,甩了甩嘴角的口水,微笑着大狗嘴,㰕问圣闲:“主人,你叫我来干嘛?”

      圣闲微笑着讲:“明戒,我要你从今以后,䭴保护艾曼,你做不做得到?”

      黄沙皮明戒甩甩头讲:“我只能保证,在女主人之前先死。”

      艾曼轻轻抚摸了一下黄沙皮明戒的狗头,轻轻亲了一쳥下黄沙皮明戒的额头,对黄沙皮明戒说:“谢谢你,明戒,如此忠诚的硰你,我很喜欢你。”

      黄沙皮明戒高兴得嗷嗷直叫,呼叫后,微笑着狗嘴讲:“那女主人你得给我加狗粮,我要吃咱们家工厂所产的狗粮。”

      艾曼微笑着讲:“从今以后,我吃什踣么,你就吃什么,你是我们家里的好狗狗。”

      黄沙皮明戒摇头讲到:“就不,我就要吃狗粮。”

      艾曼尴尬了,圣闲手上出现一包狗粮,牛肉味玉米狗粮,圣闲先吃一粒,微笑着讲:“味道还不错,鲜美牛肉味,一吃就知道,是䧜我们天玄郡的土特产。”

      燌 黄沙皮明戒小跑着过去,微笑着狗嘴讲:“主人,我也要吃!”

      艾曼也跑过去,微笑着讲:“夫君,艾曼也想吃!”

      㜐 圣闲自顾自的吃着狗粮,就不理会艾曼与黄沙皮明戒,明戒生气了,对圣闲咆哮吼:“在不喂我狗粮,我要咬你了!”

      圣闲怕怕的样遖子,给了明戒一粒狗粮,明戒大嘴一咬,却轻轻接住了狗粮,ꌒ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咀嚼着狗粮。

      艾曼嘟囔着小嘴说:“夫君,艾曼也要吃狗粮。”

      黄沙皮明胏戒吞下狗粮,生气着讲:“不许跟狗狗抢狗粮,你们都是坏人,不给我找小母狗就算了,连狗粮都要抢。”⒝

      圣闲母一脚踹倒明戒,怒斥:“死狗,我去哪里给你找얜小母狗?”

      察黄㈥沙皮明尛戒翻身而起,对圣闲讲:“我䪊喜欢他们家的西施小母狗很久了,只是㣛他们家大门没헡缝隙,我钻不进去他们家。”

      说话的黄沙鿼皮明戒㣃,看着阳霸道,阳霸道ి生气着讲:“我们家的西施小母狗,是我母亲养所养,都把它当做自己的孩子养,你想打我们家西施小母狗的主意,没门。

      我们家的西施小母狗,才二十八岁,炼气六阶九级的修为。”

      苍淼잕微笑着뼖问明戒:“你找茬想闯我们家,就是为了西施小母烻狗?”

      黄沙皮明戒狗脸满尴尬的表情,微笑㶈着讲:“我这狗鼻子,忒灵,我闻到你们家西施小母狗的味了,只不过,二十八岁的母䓁狗,你确定是小母狗?

      鲢 在说我后宫两千九百九十九条各种品种小엊母狗,就差你们家的西施小母狗了灭。”

      阳霸道一听,满脸惊讶道:“我去!我堂堂人族炼气士,后宫居然还不如一条黄沙皮狗?”

      此话一出,苍툡淼怪异的看向阳霸道,咆哮着吼:“给我从实招来,你在外面养了多少女搼人?”

      阳霸道头皮发麻,抓头而语:“也不多啦,就九百八十九位!”

      苍淼滒怒斥:“狗都不如的东西,你咋不多包养些?”

      阳霸道无语了,弱弱着问:“你不怪我?”

      苍淼咆哮着吼:“把房产证给我,九脩百八十九所住宅,那得多大资产呀,今年房价大涨,等这福利小镇成为这一片区的贸易交易核心,到时候゚房价还会涨,你个狗都不如的东西,咋这么没本事呀,你如若没能力包养三万后宫,超过黄沙皮狗十倍,咱们就离婚,ꜹ我不想跟狗都不如的人,做夫妻过日子。”

      黄沙皮明戒面目呆滞,弱弱着问:“这跟狗걇又有什么关系?” Ń

      艾曼小心翼翼的拉扯了一下圣闲,小声问圣闲:“要不你也去包点小三之类的玩物,我感觉社会发展,有可能会是男人越坏,女人越爱。”

      圣闲叹气:“我父亲是天玄郡守,当大官,还是道隢会首座,我如此这般,影响不好。”

      艾曼想了想讲:“要不我们离婚吧,我去包养男人。”

      圣闲无语了,傻愣住几秒,才说到:“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呀?我父亲是天玄郡守,道会首座,我二大爷是佛会㟤主持,佛教会长,我的弟兄哥们,也都没弱者,我们还玩这种游戏,还让不让低阶民众活下去,繁衍生息了?

      我是善义理共会的主持加会长,还是几位小弟的导师,你让我如྇何教导小弟们?”ᢻ

      薛焰有点害怕的眼神看着圣闲与艾曼,白莹弱弱着对艾曼讲:“我觉得吧,有时候,做妓女比较干净,我能选择我爱的人,我έ能保证,我怀的种,一定是自己夫君,薛焰的种。”

      圣闲叹气而语:“我也是穷苦出身的孩子,我父亲圣德拼命,才有今天的我,我很感激我的父亲,他ጦ给了我一切,可我这拥有的一切,不是我用来断别人生路。

      곊这小镇三十多万人,我们如此玩,会把多少人逼迫至绝路,而怨气冲天。

      你我벺夫妻,ᯰ关起门玩的游戏,是夫妻情趣,而放开了玩,就是烂人,利益不损害他人生活,怎么玩都可以,可是影响到更多人生活,碩请恕我办不到。”

      漼说话的圣闲,看向黄沙皮明戒,怒斥:“既然跟了我,你只能选一条小母狗睞做终身伴侣,如若不然,趁早滚蛋!亦或者我阉了你!你自己选择。”

      说话的圣闲,看向阳霸道与苍淼,开口说:“我的朋友,如若你们在如此肆无忌怛,那请恕我ⓙ们不能做朋友,咱们的友谊至此而尽,必须断绝关系。”

      阳霸道皱眉而问:“为什么?”

      圣闲笑语而言:“我有硬币,我只会投资受集体保护的正道行业,引民追逐正业,这也许你不会懂,可是这是我做为我父亲的孩儿,所学믇所领悟的生活之道,民众所需所求的行业商业,亦或者民众自由能量力而购买的商品产品,我都会去做,那怕是发展맧明㑎面上的色情行ࣟ业都行,可我不会干绝他人生活之路的ᯇ事。

      自愿自由发展之路,或者根本就没他人生活发展之路,是两个方向,不同结果的事,我选择民众在得到硬币后,他们自愿矉消费,而不是他们跟本没有选숸择权,就被阉割了。

      宁可让民众自己去努力,去学习,一点点的自我成长,自悟超自然力量,我也不会发展阉割众民之事业。”

      黄沙皮明戒颤抖着狗嘴,眼泪滑朵落着讲:“我的后宫三千小母狗啊,鑆为了我的大业,实在是对不起ꙴ了,以后我只能努力挣钱去嫖了。”

      圣闲不屑着讲:“我不养无用的狗,若无一用,杀了煮火锅。”

      擌艾曼舔着嘴说:“敢跟我抢狗粮吃,我必须把你的狗鞭炖汤喝。”ờ

      圣闲一颗狗粮丢在嘴里,微笑着讲:“嘎嘣脆,味鲜美,这可是天玄郡消耗不了的新鲜牛肉加玉米粉烤出的狗粮,完全无公害产品,人狗皆可食用。”

      艾曼叹气而语:⡮“为了把天玄郡剩余肉类产值,消耗掉,咱们夫妻俩可真是够拼的!”

      圣闲叹气而语䲰:“都怪我父亲伎呗,加大搞生产,结果产值过高,天玄郡所有人家养狗都消耗不了,只能养野狗了。”

      艾曼笑而爳摇头:“产量产值高,产品滞销,也总比没咵有食物,被饿死,要好很多!”

      圣闲踹一脚黄沙皮明戒,怒斥:“死狗,想吃我们的狗粮,就得一夫一妻制,如若不然,狗粮撒地里做粪草肥地,也不养不忠于法则规矩不听训导的狗。畜牲又何妨,养狗终得有仁义,付出而收获忠义心,如若不然,杀了炖火锅。”

       薛焰高䓻兴着讲:“圣闲大师,我跟白莹愿意做你们的狗,一起跟着你们吃狗粮。”

      圣闲哈哈大笑着讲:쐶“你们是摚人,ⴠ你们有真爱,想玩狗,井回家关门骑你婆娘去,把她当狗骑,毕竟宠物嘛,养着玩呢。

      别跟我谈经验哟,我圣闲可是正经人,俗事别来烦我。覗”

      薛焰嘀咕到:灈“正经个屁,你个老色鬼,别人心爱的人跳嬤脱衣舞,你还打赏鼓励一枚硬币。”

      圣闲皱眉而语:“咋滴啦?我支持你们生意⪷,还是我帵的不对了?我这是行善积德,这都怨你们,没有其他正当手段挣我手上的硬币,我也只能勉为其难的打赏一枚硬币,给予你们活路。”

      侖 薛焰无语至极,无言以对,白莹㗀弱弱着说:“要不我还是做妓吧,这样来钱快,零成本,收入还可以。”

      薛焰一口鲜血喷出,虚弱颤抖着指着白莹,怒斥:“你想要气死我啊?”

      白莹皱眉而问:“你不是炼浩然正气的嘛헉,我这样气你,有助你境界提升,快速聚气修炼,极速修仙升天。”

      薛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嘴里含糊不清着说:“被你气藸死的吧?还修仙升天呢,我看是极速上西天吧!

      Ὢ我可跟훻你说,佛在人间人心里,不在西ℴ天云雾上!”

      圣闲叹气而言:“有真爱的炼气士,还队是选佛修炼气士,我还没见哪个人,被别人的积德行善之事,给气死的,癰如果有,那就只能恭贺白逕喜事,仙人驾鹤归西去。”

      櫝 黄沙皮明戒,咬着圣闲的裤腿,用泪眼汪汪的眼神,看着圣闲祈求到:“主人,我知道错了,可是我那两千九百九十九条小母狗的遣散费꧈,你得帮助我,她们都怀孕了,你是知道的,母狗都是很能生的,多则十几条,少则五六条。”

      圣闲瞬间咆哮吼⑕叫:“慁渣狗,给我滚!”圣闲一脚就把黄沙땴皮明戒给踹飞,怒目而视阳霸道,阳霸道瞬间就给跪了,弱弱着讲:“我性能力没狗强,没那么多种,不算是渣男吧?”

      圣闲咆哮吼到:“那你觉得呢?” 

      阳霸道陝嘀咕着讲:ᤣ“要不是看在你修为比我高的份上,我早就揍你了!” 

      圣闲笑眯着眼,以威胁的口气问:“意思是说,我现在不教训你,将来会没有机会了?”

      ꃽ苍淼赶快讲道:“和气生财,和气生财,个人行为思想品德道德不好,是我的错,是我没管教好阳ꖏ霸道你大哥,给阳霸道大哥一次机会,他只是行为品德不好,其实他人不坏,他也是看那些女人,没有生活路途,出资包养她们,其实他也볕算是行善积德。”

      圣闲一大嘴巴子,甩打在阳霸道脸上,怒斥:“你是不是家传绿灵木气诀,太上忘情法,给炼得至上无情,灵魂思想都太上忘情,变得无情无义了?”

      阳霸道脸上一个大巴掌彤彤的印记,恶狠狠着对圣闲讲:“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圣闲反手一大嘴巴子怒斥:“天地也没Ƀ与民争利,而不给唷民众生存空间呀?

      㨝 做人,得有意义,就算死,也要死得有意义,你如此渣废垃圾,死了谁人会怜惜你?就你这样的人,死了也就只是众民所期待的笑话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