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依恋直播

      “呕......”

      看着眼前灰头土脸还吊着一条胳膊픓就像偷东西被臭揍了一顿的属下,铁青着脸听完汇报的丰田秀少佐喉头发出了一声极其古怪的声响。䯱

      不纯粹珧是织被属下愚蠢到家的战术给恶心到了,当ὂ然了,也不是腹部微微隆起拥有富态将军肚的日军少佐真的有宝宝了,那是,一口老血从胸口涌上,生生的又被丰田秀给吞了回去。垏

      本来,明月当空、敌军遁逃、挥军直入是为将者何等惬意之时,但这种美好的心情在一个小时之前就已经被中国人用20具士兵的尸体在其上蒙了一层阴影,已是颇为拢烦躁了。

      可让闿日军少佐没想到的是,一个小时之后,得寸进尺的中国人干脆又向上泼了一桶大粪。

      做为丰欝田秀麾螷下战斗力最强的第1步兵中队,满编近200癐人,其中百分之六十都是经历过整场会战的老兵,一直以来都是丰田秀手中最锋利的刀,攻必克守定坚,所向披靡。

      可不过是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这把刀就钝了。

      不,应该说是断了。

      如果说是因为의去攻坚堡垒,下嘴太狠导致磕碎䗓了满嘴的大牙,这丰田秀完귳全可以理解。 

      至少,那可以说明咱是英勇的铁头不是?咱大日本帝国陆军向来就是如此铁头,赢是干,输还是干,符合武士精神。

      但现在算什么?풗一次区뫈区的抵ⅲ近侦察,小两百号人你就给老子只带了八İ九十人回来是什么鬼? 

      没错,黑川ꩴ织造的两个三天前刚补充成满编的步兵小队在፷十几挺机枪居高临下的扫射下‘很明智’的崩溃了。

      可身处战场那可不是说想跑就能跑的,疯狂的中탘国人根本没有吝啬子弹的意思,硬是一直追着他们射到400多米之外戶。

      砜于是,连㾪同中队柑部的十几个人,总共达12꒐0多人左右两翼都来不及对正在攻击自己友军的中国佥人射出几籑颗子弹,自身就被疯狂的輆机枪子弹打得艃肝胆俱裂。

      当场就有十几人毙命,后续逃窜的过程中又被中国人的机枪扫倒近二十䳎,现如今还能站作在他们正在往喉咙深处咽老血的少佐大队长面前的ѩ80多号人,那都是连伤员一起来凑数的结果,躺担架上的都算。

      馉 而至于那个正在ᖅ被囖中国人疯狂火力围攻的步窜兵小队,还用说吗?虽然留在双方交战区域外负责观察的几个尖兵还没回来报告,但不管是丰田秀还䈉是黑川织造,都已经在心里将那几十号人伳归为玉碎的结局。

      真不是他们不想抢救,而是,根据当时双方的火力对比,很有可能把整个步甕兵中队都陷进去。

      “丰田大队长,根据对方展现핺出的轻重火力,那栋楼内的中国人,最少有一个步兵团。”

      㴩黑川织造只能用ᄄ敌人的强大来遮掩自己的无能,否则,他怕怒火中烧的上奅官会让自己去破腹以谢还在本岛的陛下。

      那可真是太惨了,不光是簽陛下压根看不到,更重要的是,自个儿拿刀在自己肚皮上划拉个十字,然后眼睁睁看着黄绿色的肠子流出来,כּ一直生生疼死。

      欭 늏 虽说那被冠于特属武士的荣耀,但日军中尉一点儿也不想有这个待遇,琤如果可以,他想好好的活着,最不济,让他死在战场上也成,好歹能给家族挣个好名声。

      ℍ 蟱“一个步兵团?”丰田秀几乎是从牙齿埓缝里蹦出这个不科学的疑问。

      这特么得有抑多凑不要)脸ₕ才敢如此谎报军情?

      你特良的给老子在一栋楼里塞一个2000人的浇步兵团看看?就算没⣫2000,1000多人塞得进去,你当是鱼罐头?

      椷很┃想宰了眼前这个曾经带给自己荣耀的混蛋,却偏偏做不到,丰田秀怒瞪着灰㏌头土脸属下,一张脸已经扭曲嘑犹如鬼魅。 䨘

      “他们有四挺马克沁重꽛机枪和超过十挺轻机枪一起开火,非一个步兵团,断然无此火力,而于前方伏击我部的中国人,则都手持德制ᱩ冲锋枪,有此装备者,必为中国精锐之军。”黑川织造继续努力为保䣑住自己的小命奋斗。

      丰田秀牙根紧咬,看向挂在临时指挥部墙壁上的地图,地图上四行仓库的小字终于被他看清,看着某少佐的脸色僵硬,身后的大队参谋迅速摇动电话,请旅团部查询关于四侕行仓库的情报。

      当数分钟后四行⠃仓库所有情报由作战参谋轻声汇报于丰田秀的耳中,丰田秀的脸色僵硬了。

      或许,黑川织造并不是瞎几把扯,别的大楼或许容纳不下一个步兵团,但一栋占地面鿯积达2万平方米高20㳦余米的大楼绝对可以。

      如果真是这样,黑川织㥼造的失刑败也不算是太难以⌇接受,而他也终于找到了向上峰解释今夜之战损失惨重的理由了。

      足足一分钟没在说话,默然扭头面向一千米以外。

      远方传来的已经不是激烈的枪声和爆炸壻声,而是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那至少是好ć几万人才能发出的巨大声浪。 㥠

      日军少佐的手紧紧握住挂于腿侧的指挥刀,⚦猛然拔出,在日军中尉脸部肌肉剧烈抽动之际,指向一千米ꐜ之外,冷声道:

      嶣“传令下去,各步兵中队,召回所ꊶ有搜索小分队,全军修整5小时,于黎明ᷳ五时埋锅造饭,六时整肃全军向四行仓库抵近;另,报请胁板联队长阁下及渡边旅团长阁下,我部希望获得师团炮兵联队的帮助,以期将四行仓库之内的残敌一举覆灭。”

      “嗨意!”一旁的中尉传令官重重低下头颅。

      再看向一直垂着脑袋的黑川织造,眼珠上覆盖的血丝几乎是跳跃着的,声音无比冰冷:“黑川君,你部所遭受到的耻辱,必㼽须由你部亲去洗刷,晚间我会再给你补充一个步兵小队,明日你做ﮮ为全军之前锋,你可敢担此重任?”⫊

      “嗨意!职下此次一定不负大队长所托。”黑川织造鏃重重垂下头领命。

      也借此遮掩住他眼里泛起浓浓的苦涩,日军中尉明白,ἰ他终究还是逃不脱死亡的命运。뱤

      㣝所谓前锋,听起来很好听,其实不过是賁试探中国人兵力和火力点的炮灰罢了。

      假若真像他所想象的那样中䮁国人有一个步兵团,就他手下这百把号人,恐怕都没资格进入大楼近处一百米就全部死绝了。攈

      但愿ê,他刚才鼓足了勇气瞎几把吹的牛皮不存在。 ꄊ

      要不然中国人氌跑出大楼来伏击他那个倒霉步兵小队的也不会只是数十人而⤄已了,兵力充足下的中国人习惯可从来都是人多围殴人少不是?飷

      这估计也是支撑着这个日军倒霉蛋中尉夜里没有哭出声的唯一理由了。

      这名久经战阵的日军빔中尉显然还没意识到,只是经过夜里这꒑两场算是小规模的遭遇战,他曾经不可一世的大日本帝国陆军的骄傲已经被打落尘埃。

      现在占据他脑海最多的念头,竟然是期待对手兵力不뜓足,这样他才可以继续活着。

      这就是真相,这世上所有的强,都是源自拳头顦够不够硬,只要够硬,再坚硬的核桃,也一样能破开其坚壳看到位于其中的脆弱靅果仁。䣡 혩

      日军就是那颗核桃。

      已经失去必胜信念的日军中尉,就是那颗核桃上一块小小的壳。

      而现在,这块壳,已经碎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