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视频在直播看免费

      数小时前。涐

      终焉之城,5区。

      一栋三十几层的商务办公熊楼,顶层像是经历了一场大爆炸,被炸去了大半个,从一楼到二十几层,窗户和内里都是破破烂烂残ꮸ旧不堪,像是荒废了几十年的“危楼”。

      但就这样残破不堪的地方,竟是改造成了猪笼城寨的模样,每一层都住满了“住户”。

      此时正值终焉之城“深夜”时间,所以大多数的居民都睡下了,唯独倒数第三层,一间宽敞的会议室内⠊还有灯光。

      这会议室中央摆放着一张黑်色的圆形会议桌,桌子周围有二十六把椅子环绕,每把椅子上有一个字母标记和一个长方形类似手机的东西。这些“手机”分别投影出了一个人影的形状,若非末世,这臕番景象定会让人以为在开远程视频会议。

      黑色圆形会议桌上,有一块巨大的“屏幕”,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绿色的正方形方块,总共有一百个。

      这时,字母A的椅子上的投影站餩了起熏来,这人穿着黑色风衣,戴着白色的笑礗脸面具和圆顶礼帽。

      只见他摘下圆顶礼帽,如绅士般向在场其他投影微微鞠躬示意,然后开口说道:“各位老板,我是A,也是本次‘大玩家游戏’的策划人之一。”

      “首先,本次‘赌局’大玩家为各位老板准备十位种子选手和九十名奴隶。请容在下为各位老板逐一介绍种子选手,之后你们可挑选任意目标下注!当然,下注的目标并非只限于种子选手,想要一夜暴富,那么选择奴隶下注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第一位种子选手,刘佳毅,二十四岁,身体状况评测‘优’,实力等级预估‘F-级’,武器为F级附灵武器‘暴怒球棍’,该武器为刘佳毅一个月前在6区a3贫民窟杀死舍友夺得,特ꃲ性为‘爆炸咂’⽱,击中目标能造成小规模的爆炸伤害,威力大致等于一枚三指粗的二脚踢。”

      圆礼帽介绍时,圆形会议桌上最左上角的绿色小方块投影出一道身影展示,正是那持暴怒球棍的年轻人,他人像的旁边还有一个绿色的跩虚拟窗口,上面显示着他的各项资࿥料,从身高体重到战斗数据,应有尽有。

      “第二位种子选手,邓羽齐,三十四岁,身体状况评测‘优-’,实力等级预㷌估‘F级’,武器为匕首。此人原是6区a4贫民窟的贫民,只因犯下十三起杀人抢粮的罪行,被a4区的巡逻员盯上,逃到了a3区。”

      “第三位种子选手,赵铁柱,三十三岁,身体状况评测‘优+’,实力等级预估‘F+级’,武器为附灵武器‘悲叹铁锹’,于数月前在F级轇区域矿区遭遇一只恐兽幼崽,将之击杀后武器附灵。特性为‘锈化’,铁锹击中铁制品能小幅度锈化目标,每次锈化的訳面积为锹头总面积。此人擅寻矿挖矿,已从奴隶晋升贫民。”

      剕혏“第四位……”

      “第五位……”

      ……

      “第十位,……”

      “十位种子选手,分别对应号码牌1-10号牌,剩下九十名奴隶,身体状况评测皆为‘普通鲃-’,实力等级预估‘无’,年龄在十六到六十之间……”圆礼帽在介绍时,圆桌中心的画面快速的投影出每个号码对应的人物。

      嗶“以上굟便是本次‘赌局’的一百名参赛者。介于本次有不少‘新人老板’加入,在下会简单介绍游戏规则。‘赌局’分三个阶段,总计预计三小时。第一阶段为下注阶段,持续时间三十分钟,各位老板可随意对任意选手下注。”

      “当选手剩下三十名时,‘赌局’进入第二阶段,此时若是下注,将会收猷取十倍赌注汯,但赔率不变。”

      “当选手剩下十名时,‘赌局’进入第三阶段,此阶段无法下注,换句话说,越早下注,越可能获取更多的收益。”

      “本次比赛,我们将采取无人机转播方式,总共准备了四架无人机,将以四个角度为各位老板转播。”

      圆礼帽说完,圆形会议桌上投影出四块ۇ屏幕,屏幕上分别以四个角度拍摄着荒漠之中的景象。

      侁从正上方的无人机反馈回ᄞ的画面可以看阒到,白雾围绕的一块圆形荒漠区域中,横七竖八ꋄ的躺着一地穿着各样的人。炎热的环境下,他们却在滚烫的地面上熟睡。

      区域的正中央,竖立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賸:“你们每人身上有一块号码牌鸊,上面有一个数字,总共有二十个不同的数字可以组成一组坐标,坐标点埋藏着绸返回终焉之城的轮盘!本次调查者兵团海选只会选择一名最后存㟬活的胜利者!祝各位‘好运’!”

      等了约莫两分钟,左边角落和右边角落有数个人渐渐转醒,这其中就⿡有一号种子选手刘佳毅和二号种子选手邓羽齐。

      䗌很快,荒漠中的人陆陆续续的醒来,不少人发现了区域中央的木牌。

      或是受到炎热天气的影响,又或是像邓羽齐这样的“凶犯”不ؒ少,人群中很快起了骚乱,不少人甚至已经大打出手。

      十分钟后,第一名死者出现。

      “嘀——”

      圆桌屏幕上,71号绿色小方块的颜色变成了红色,代表这个号码牌的主人已经死亡。

      争斗规模越来越大,死亡人数也在不断攀升。

      很快,一百名“选手”只剩下三十三名。

      圆礼帽再次站起身,用极为蛊惑的语气说道:“各位老板,现在‘赌局’已经进入‘最佳投注时机宗’的最后阶段,想要一夜暴富吗?想要一注定输赢吗?想要……”

      圆礼帽在那“长篇大论”的演讲,其余二十五位老板或是直接无视他,或是不断下注。

      Ù 当圆礼帽演讲完,又增添了三个死者,“赌局”进入第二阶段。

      幸存人数二十九……

      幸存人数桋二十八……

      幸存人数二十七……

      随着参赛选手人数递减,会议室中的气氛反而越来越高涨,再加上圆礼帽男的“解说”和煽꾌动,在场有几位老板甚至将自己的家底拿了出来。

      就在这时,K号位的人影突然出声:“不对!幸存人数显示的㰈是二十七,中心区域确实Ḣ有二十个七个人,但是你们看3号机位,那里有个原本躺着㳤的人坐起来了!”

      “装死?嚯,这年轻人倒有些小聪明。”S号位的人开口说道,从身形和욥声音判断,应该是个年龄约莫四十的成熟女人。⺈

      M号位뒷的人看向S号位说道:“哟?怎么?周老板是又想玩小鲜肉了吗?听说섯你后院里养了二十个极品小鲜肉羚,什么⃊时候章带出来让姐姐们瞧瞧?”

      S号位哼道:“行啊,只要张老板你愿意,什么时候约个时间咱们一起!”

      “是吗?那得好好……”

      “够了。”K号位的中年人冷哼道:“你们要研究体位ơ换个呬地方研究去,这里是赌局!”

      “哟,刘老板生气了,来来来,来‘浪潮会所’找姐姐,姐姐找几个妹妹替你旗消消火!”

      K号位正ﲑ想怒斥几句,却听有人说道:“快看那年轻人,他似乎想要远离人群进入迷雾?”

      “虽然这是F级区域,但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敢踏足迷雾区域,不得不说这年轻人有胆识!”

      “喂,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这年轻人之前被赵铁柱一铁锹砸在了胸口上,可砸出了一个血洞,这还能活?”

      “大玩家,该不会是你们作弊吧?”

      軿圆礼帽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站起身在身前的圆桌边띣缘按几下,屏幕上调出顾栩原身的数据:“各位老板,‘大玩家’这三个字,在业界就是最好的保障!‘赌局’中绝不可能出现作弊的情况!这个年轻人叫做贾翼兵,根据身体状况检测的数据来看,他的心脏在右心位,所以赵铁柱并没能造成致命伤害。至于为何他的号码牌此时还是‘红色’,可能是因为我们检测生命体质的仪器出现了问题,我已经联系技术部门,会尽快解决这个小小的bug!”

      这时,有人说了:“就算心脏在右心位,但那一铁锹下去左胸直接砸出个血洞,身体状况评测逢‘差’,挨这么一下还能后蹦乱跳?”

      “这年轻㒕人以为自己是超级战士吗?扯块碎布缠住伤口就能止血了?”

      “他想做什么?”

      “这小子歠是打算坐山观虎斗吗?”

      “就他这身板,就算最后只剩下前几名种子选手蹎,他一对一也干不过人家吧?”

      “对啊,更何况别人还有附灵武器!”

      顾栩虽非种子选手,此时却成为了场内的“焦点”。以至于不少老板甚㹃至花了十倍赌注的代价,在他身上下注。

      諩随着請参赛选手人数的减少,“赌局”的局势越来越焦灼。

      有几位老板下注的种子选手已经出局,但他们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留下来继续观看比赛。

      ᯑ原因嘛。

      自然是那个正在枯木林挖陷阱的年轻人身上。

      “操!失策了,6区奴隶中竟然还有如此胆色的年轻人?敢毫无准备踏足迷雾区也就算了,竟然还会制鸴作复式陷阱!” 왤

      “要遭,这次要遭!Md,我可是在1号身上下了重注!”

      “怕什么,说的好像种子选手跟傻子一样,去枯木林就会๶中陷阱一样!”

      ﲪ“暰有道理!”

      “都安静!刚刚无人机反馈的画面,迷雾中似乎有动静!”

      “恐兽?”

      “是恐兽!恐兽的咆哮ẗ时!”

      “F级区域出现恐兽?大玩家,这不是你们安排的吧?”

      圆礼ᯭ帽赶紧澄清:“本次‘赌局’没有安排任何诅刱咒,这纯属意外!”

      此时恐兽已经从迷雾中冲了出来,吃掉满地໬的尸体,冲进了远处的枯木林。

      “靠,你们该不会是想干掉所有参赛选手,最后通吃吧!”

      “md!大玩家,你们敢这么玩?”

      “退钱!退钱!”鋡

      正当会议室中争吵起来,画面中突然传来“啪”一声轻响,1号无人褫机的画面黑屏了。

      “啪。”

      紧接着是二号机。

      “啪。”

      三号机。

      四号机。

      圆形会议桌믽上四个画面,全部黑屏。

      “怎么㸿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볦 “大玩家,你们真打算通杀?”

      “这就是你所说的‘大玩家的名声是最好的保障!’”

      鉷 볋 “退钱!退钱!”

      “别以为你们大玩家能搞起赌局,在三区就能横着走了,在场哪个不是有背景的人?想同时和我们斗?”

      “我们的钱也敢吃,大玩家你们是不打算开门营业了吗?”

      “……”

      圆礼帽赶紧起身安抚暴躁的老板们:“各位老板稍安勿躁,我们的技术人员正在筛查问题,我向各位保证,如果本次‘赌局’出现任何问题中断,将全数返还各位的赌注,并且全免各位璈老板下一次的游戏费用,可好?”

      圆礼̴帽此话一出胟,在场安静了不少,宆但依旧有老鑣板不满意此时的状况,这其中就有在顾栩身上下了重注的人。

      “喂喂喂,你们该不会是看我们买到了黑马뫈,故意搞ꅝ这么一出,不想赔钱?”

      “㉾就是,玩不起就别玩!”

      圆礼帽此时虽有怒气,却不敢向这些老板发火:“各位老板大可打听一下,之前的赌局中不盛是没有黑马出现,但我们大玩家依旧是按照赌约赔了!大玩家能有今日的规模,全靠良好的名声支持!请各位老板稍作休息,我们的技术人员正在全力排查!”

      说完,圆礼帽坐下来在桌前按动几下,给手下发去消息:“限你们十分钟内找到故障的原因,并且,我要一份贾翼兵完整的信息,从出生到游戏开始,尽快!”

      会议室中还쪧在等待画面修复,众人却不知,就在四架无人机⺦被击落后榆,迷雾中走出两名穿着白色防化服的人,其中一人手中端着一把黑色的AX338狙击步枪,正是他击落了无人机。

      拿狙击步枪的人看着被恐兽风卷残云的战场,啧啧两声道:“F级恐兽,这群奴隶也真是倒霉。”

      听声音,是个年轻女声。

      只是防化服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好看的大眼。

      “能扫描到幸存者吗?”另一人也是个女人,防化服比狙击女高了两个头,显然本尊也是身材高挑,直逼一米八。

      狙击女左手臂的防化服上按了几下,抬头看向远处:“扫描显示,还有一个生鎭还者,但生命特征微弱。”

      “去瞧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