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毒枭

      “队长,队长,大事不好了,有件命案发生在镇东头那里,镇聭上的百姓都跑过去围观了!”

      正在衙门大厅品茶的阿緡威㡊闻言,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带懇着一队人马跟随这名报信的队员去到Ȑ那命案发生的地点。

      当阿威他们赶到时,镇东头已经被围得水泄蘤不通了,几乎所有任家镇的百姓都跑这边来了。阿威眉头一皱,让几个手下去疏通人群。

      “衙门来了,大家都让让!슨”

      人们纷纷给阿威等人밡让出了一条通道,阿威来到命案发生的现场,让人封锁了周围,不允许任何人㱊靠近,以免破坏现场、影响破案。

      ⏬ 只见地上躺着的人已经被白布给盖꛾上了,一名治安队员连忙给他递驔上一双手魻套,阿威接过戴好后便蹲下身子,掀起白布的一角查看。

      说起来,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命案与死尸,心里难免有些发毛。

      ㌯ “这……”

      阿威强忍住不适盖上了白布,那人死相实在是太㑃过难看恁,他的头部已经臃肿至极,五官仿佛都要被좎撑得掉下来一般。眼角、耳朵都有슥白色的液体流出,躇嘴里还有白沫不时流出,夹杂着一股让人作呕的气味。

      阿威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他只能鑢离那具尸体远些㱍,不然当真会吐出来⩘的。

      “九叔也来了!”

      ꜑֯ 忽然,人群里픣有人惊呼道。

      ᰬ 只见一位有着显眼的一字眉、和一抹小胡子的뻈中年人带着两个不太正经的年轻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其中那个年轻人阿威认识,不是前不久见过的秋生又是谁?

      “哼!你们两个给我安分点,别在人前给我丢脸!”九叔低声骂道。

      “哦。”

      “知道了。”

      秋生和文才见九叔表情严肃,这才停止了打闹。

      “队长有令,没有允许,任何人不得靠近尸体。”

      几名治安队员将九叔一行人拦下,不让他们进去。

      九叔眉头一挑,刚欲解释,就听里面传来了一道声音。䚂

      “让他们进来吧。”

      “是,队长!”

      九叔眉头又放了下来,大步流星地来到尸体旁边,蹲身查看尸밵体的情况。后面的秋生与文⏍才二人也凑了上来,片刻后,秋生和文才围在一棵树的旁边呕吐⃂着,只有九叔还在原럣地皱眉思索。

      “睛九叔,可是发现了什么?”

      脂 阿威用手捂住鼻子上前问道。

      “嗯,这人不是他杀也不是自杀,很有可能是被厉鬼索命,才線造成现在这样췐的。”

      九叔解释了一番,围观的百姓有人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也有一些人不太相信九叔的这个说法。

      “什么厉鬼索命,我们治安队办案讲究的是人证物证,就算是九叔也不能空口说㪟白话啊ӊ!”峨

      阿威身边的一名队员出声质疑道。

      “哎呀,我师傅说是厉鬼做的,那就是厉«鬼변做的嵗,你难不成还敢怀疑我师傅?这任家镇쫑谁不知道我师傅这个人熿有本事,উ他说的话会是骗你们的?”文才不满地说道。

      “就是,九叔这个人我们是知烥道的,不可能骗人,应该就是厉鬼干的,不然怎么解释这人死相这么难看?”

      ”什么?没听人家治뾅安队说了吗?凡事要讲证据,没有证据的事可不能胡鳥说?”

      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九叔也瞪了一眼文才,没好气地说道:”先셸把嘴巴擦干净再ᐩ说吧。”

      文才闻言,低头擦了豉擦嘴角,不再发话。

      “这人死因确实ܐ很难定论,面部竟然如此臃肿,可是这人又不㝐是溺水,死的时间也不算长,实在是离㙏奇。”阿威皱眉道。

      “哎呀,队长,我师傅见过퓣的死人多了去了쮃,这种情况你没见过,他可是见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你就相信他吧。”

      秋生拍了拍阿威的肩膀,无视了九叔那张饊有些发黑的脸。

      “嗯磛,九叔说的这种情况倒也不能排除,目前也只有这个解撮释行得酥通了。”

      㑳 阿威耺点了点头,突然一名队员跑到聉他跟前汇报道: 糏

      “队长,死者已经调查清楚,是我们镇的一个赌徒,名叫阿彪。”

      稘 “阿彪?竟然是那小子?”

      “那小子可是为了去赌钱,不仅╷把家里的老宅抵押给了赌坊,就连媳妇也赔给了人家!”

      Ṱ “还攟有这种人?那他媳妇后来怎么样了?”

      “怎么样?他媳妇自然不肯答应,当天晚上就投井自尽了綄!我看这次啊,是他媳妇回来找他索命来着!”

      璵“投井自尽?水鬼?”九叔喃喃道。

      “师傅,你是怀疑……”秋生问道。

      ㎗“嗯。”

      崝九叔点了点头,这꘳件事倒是有了一些思绪。

      阿威看了九叔一眼,让手下找了一个知道阿彪媳妇自尽⅑的那口龎井,并带着他们过去。횰

      ᄄ 登九叔扭头嘱咐文才回去拿一些家伙过来,然后便跟在阿威等人的身后,走向那口井所在。

      那꧙井距离这里并不算远,就在阿彪家后面不远处,是ᗖ一口废弃的荒井,因为井水非常浑浊,根本无法饮用,于是便被人们荒弃不用了。

      听知情人介绍,阿彪的媳妇可能还在那口井里,因为他们没见到阿彪家办什么白事,当然꽢最大的可能是没钱办了。

      쫡众人一到那,一股阴风就刮了过来,在这炎热的夏季,实属古怪。

      ”找几釛个人将尸体捞上来。”

      “是。”

      过了大半天,众人才将那阿彪媳妇的尸体给捞上来,,此时的尸体模样还是完整蛦的,没有任何的腐烂,仿佛是熟睡过ꦻ去一般。

      “怎么可能쩲?这阿彪媳妇起码已㛥经死了快大半个月了,这天气又那么热,怎么可能一点变化都没有?”

      蛡 ꡽这一幕끵吓덽坏了在场的众人。

      这时壚,文才也带着家伙赶来了。秋生连忙过去帮忙,两人快速摆好法坛,九叔⨩则是拿着一个罗盘≕绕着水井走了一圈。

      “嗯,果然是她!”

      “师꘾傅,那接下䪚来呢?”

      九叔沉吟片刻,便让人去给阿彪媳妇定了一口棺材过来,接着便说道:

      “这阿彪媳妇的冤魂셯还在这ἶ口井里,且她白天不能出来,要想施法超度她,也得等到晚上。”

      “我会在这口井周围画一道符,限制她离开,其他人晚上不要乱走动,最好不要过来这里,以免出现什么意外㬔。”

      阿威点了点头,吩咐几个手下晚上过来巡逻,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九叔点了点头,然后便开始准备晚上的事了,阿威跟在他不远处,瞪大了眼睛,想要看看传说中的九叔ἷ,是如何做法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