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服通app下载

      整个世界已经已经不是自己所熟知的那个世界了,这是毕有晟现在的想法。此时的毕有晟,正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熙攘的人群与他无关,心中想的人已经联系不上了,不过他并不会为ꂢ她担心什么。

      一个中年諼秃顶男人出现在了毕有晟的眼中,毕有晟觉得他很眼熟,他也正好有些饿了。而那个中年秃顶男人面前的食物꯻也是他喜欢的东西。有啤酒和烤串,怎么能不去谈谈心事呢。

      毕有晟的心事是什么。在中年秃顶男人诧异的目光中,毕有晟拿起ᠠ了桌面上的啤酒,狠狠的闷上一口,然后开始撎慢慢的回想起来。

      这世界上会不会出现一种,在具备惊险刺激的同时,还具备悲催无奈,甚至让人又ឡ爱又恨,却又欲罢不能,而且还说了没人信,信的陪你玩,玩的对你有感렭情,有感情的却虐的你最狠等等,无限期的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的事情。

      毕ⱥ有晟会十分认真的告诉你,有的,因为他本人就正在经历着这件事,而且还经历了快十年了。每每想到这里,毕有晟的鴹身体就会不自主的颤抖起来。

      那是十年뒲前的一个让他睡前十分失落的晚上,那一天,天地无光,衰神敲门。

      身处山海国南部的,某三线城市里的一个小区之中,此时正是午夜十쁳二点,刚刚在今天失去工作的毕有晟,在渝酒水的帮助下早早的睡下了。可笑的是,这是身为资深程序猿的他,少有并十分踏实的早睡。

      “滋~滋~卡卡,卡卡,快递,快ẙ递,有快递,万事必会有成功先生的特快快递~请下楼查收一下。”

      刺䒟耳的廉价大声公电喇叭声,竟然将深度沉睡中的毕有晟叫醒了,毕有晟迷迷糊糊的披着衣服起身,晃晃悠悠的来到了窗前,低头看向楼下,下面漆黑一片,嫖没有发现快递员的存在。无奈的他只能来到门前换鞋,打开了门,准备下楼去看看。

      刚走两步,毕有晟就愣在了原地不懂了,他发现事情不对了,同时也有些被吓到了,现在可是半夜阿,那家快递公司会半夜꿇送送快递的。毕有晟快速的返回了屋子里,并将门锁好,一边脱鞋一边自己安慰着自己。

      “多大䖠的人了,没事老乱想,肯定是自己酒喝多了,都出现幻觉了,下次绝对不能喝这么喝酒了。”

      “滋~万事必会有成功先生的快递䩥。请您查收。”

      “卧槽!”

      毕有晟瞬间惊醒,手上的鞋子顺手就向着声音出现的方向丢了过去,一阵凉意从脚底板经过尾骨顺着脊椎爬伸到头顶,因为声音是从他的背后传来的。

      毕有晟慌忙转身,一眼就看到坐在自己的廉价沙发上,身上穿著名外卖公司服饰,还带着口罩和帽子観的一名青鸈年男人,在他面前的茶几上还摆放着,一个那崭新大声公的电喇叭和崭新的快递箱以及毕有晟他自己的手机。

      “你,你,你,你是谁,你,你,你是人是鬼,你,你,你怎么进来的?”

      话音刚落,毕有晟不知道自己那来的力量,转身飞快的将门打开,然后以自己从来没有发现过的速度,飞快的向着门下跑去,同是他还大声呼喊‫着救命报警,想引起四邻的注意,期望他们听到自己的呼救声,能帮自ᑦ己报警。

      窴毕有晟从十九层狂奔到第一层,眼看着楼门在望的时候,可下一秒,他的人已经坐在了自己的廉价沙发上,并且还是刚刚那个快递男所坐着的位置,而那个快递男正坐在他对面Ꚁ的一把绝对不是自己家里的椅子上。

      “哟吼吼,跑起来的姿鼔势不错,真会扭阿。快递给你了,一定要保管好,那破喇叭也送你了,质量真不咋地,最好将它带在身上,会有惊喜的。”

      폒还没等毕有晟从震惊中缓过来,声音虽然还在他的耳边,可坐在椅子上的快递男却已经消失不见了,包括那把椅子。

      快递的包装已经被拆开并被摆在了茶几上,打开的扁纸盒明显是临时折出来的,盒子的里面放着的是薄薄的,由几张残破书页装订而成的陈旧的线装듩书。这是一本不知名的古籍,它的陈旧和残破笳,看着就像只要轻轻的抃碰一下的话,马上会碎掉一样。

      没有人报警,也没有人醒来,这件事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誢。呆坐了很久,并用目光死死的盯着古籍的毕有晟,直到肚子因饥饿而响起的打鼓声,才如同将他的整个人激活了一样。

      ♐ 重新活过来的他,将手慢慢的伸向了那本残破陈旧的古籍。큋并没有什么奇特的事情发生,可当他将手收回,并准备出门报警的时候,吓的他差点尿出来的事情发生了。

      毕有晟清楚的记得,自己距离那本古籍是一米远,他无意间的回身,余光中发现茶几上的古籍不见了,下一秒肾自己衣服里的胸口处,那本古籍正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口的皮肤之禃上。被吓到的他,倒쎏退了一小步,并一下坐在了地上,茶几上的电喇叭竟然自己想了起来。

      “您已超出了隐匿器的屏蔽的范围,十秒过后,如果您不回到屏蔽范围之内,您的位置将会被共享给所以埋伏在周围的,对你别有用意的⁳人员那里。请您快速回归,10,9,8,7ꈹ,6···”

      毕有晟又一次将桌子上的啤酒拿了起来,一口将啤酒喝干干净净,然后歪着头,看着对面的中年秃顶男人。

      中年秃顶男人现在所做的事情,一般人还真的干不出来,只见他一边颤抖着偷偷擦汗,一边还很嚣张的顺着裤腿流着水,这形象直接就把毕有晟逗笑鼺了。

      “扑哧,哈哈哈。艾玛,돡笑死我了。真的,如果不是我知道你是谁,差点就信了。不愧是被国际警察通缉了好几年,却始终也抓不住的老狐狸。哎,你以前是不是专门上过表演课阿,可以啊,这演技绝了。谁能相信,你是一个在世界范围内,策划了十八起绑架撕票案的幕后黑手阿。嘶,给你提个意见,戏虽好,就是太真实了,味太冲,建议你去做个体检,我们国家的医疗水㣄平还是不错的。”

      一把电击枪出现在桌子上,毕有晟并不怕它被对面的人拿去。随手从桌上的一盒外国寂寞里抽出了一根,吸了两口就将其丢进了旁边的脏水桶里,然后又拿起了面前的烤串,大口的吃了起来。

      对面的中年秃顶男人已经不在继续演戏了,只见他面无表情的盯着毕有晟大吃大喝,放在做桌子上的手在轻微的抖动了几下后,也没了其他的动作。毕有晟将电击枪拿出来的速度太快,他没有信心做到万无一失。

      “你不知道吧,我的动作很快的,当然除了某些特别的事情以外。你还不知道吧,十年前,我可只是一个体弱多病的电脑技术人员,但现在,我可是比电视里的那些特工还厉害。

      十年呐,我把山海国跑了个遍。罪犯先生,你一定觉得自己的人生经历很精彩。可你跟我比的话,绝对没有我这十年的经历精彩。

      老子人生中,第一次被一百多个人,一起追着揍,竟然是因为一个破电喇叭,被揍的怕都爬不起了我,以᱊为那可能是自己人生中最刺激的事了,可我猜错了。

       最开始딤的时候,那一百多号人,被分成了三伙,一伙人是到处追人揍人的追击者,一伙是像我这样,一边躲藏一边逃跑的隐匿者。

      奝 最后的一伙被称为教导组,他们绝对是给另外两伙人带来侮辱性最强的人,他们જ会随时随地,对两外的两伙人中的任何一人进行抓捕,理由是他们看你不行,然后他们会教被他们抓捕到的人逃跑,躲藏,追认,和打架以及各种各样的知识和技䊄巧,知识面是相当的广泛。

      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他们,因为他们每隔几天,就会来抓我。把我抓住之后,就强硬的教我怎么逃跑。我不学不行,因为我只要不认真学,햙或是学的不好,属于另쵤一伙的追击者就会出现,把我揍的生活不能自帷理,他们才现身把我救走,继续教我学习。

      我好不容易学会了逃跑,又学会了挨揍。可我发现,隐匿者竟然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其뿟他的几人,不是被迫中途放弃,就혖加入追击者或教官组,然后来接着揍我。

      轭 就在我以为,自己未来的人生,就会一直以这种方式进行下去的时候,第三梊伙人也就是像你这样的人出现了,如同傻子一样,慢慢的来到我的身边。我是真的不知道,也不能理解,山海国的警察这么叼,你们是有多傻才敢进来,难道不知道这完全就是为了抓你们这样的人,故意设计的么,一个虚名,值得么。”

      说到郁闷处,毕有晟一彪下将电击枪拿了起来,然后对准了准备要跑的中年秃顶男人。

      “本来吧,我还觉得你定力不错的,这么一会的功夫,街上人都被ꠒ悄悄聁的带走了,连你的那群手下也都不见了,唯一过䷓分的是,他们怎么把小吃摊的老板也带走了,我还没吃饱呢。哎,就你现在的笑容就很不错。而且这次,你还没尿裤子,值得表扬。”

      中年秃顶男人的脸上一直保持着笑容,只不过他得笑容比哭还要难看。此祝时他的心中在不停的问候毕有晟的八辈祖宗,同时还十分后悔,屉自己怎么就迷了心窍,跑到这里来招惹这群精神病。

      毕有晟被打脸了,对面的中年秃顶男人又尿了。太味䭩了,他有些受不了了,于是就小心翼翼的向外面挪了挪,顺手还将手䎋上的电击枪卼放在了桌面⒩上。因为那味道,他已经有点反胃了,所以他做出了一个向旁边呕吐的动作。

      可就在这样脎的一瞬间,坐在毕有晟对面的刚刚还在放水的中年秃顶男人,原抽冷子将两人中间的桌子给掀翻了。

      被掀翻的桌子撞在了正准备快速避闪的毕有晟小腿之上。所传过来的力道和小腿的痛楚,让毕有晟无比痛快的半跪在了地上,电击枪也随之飞൥出了老远。

      毕有晟连忙中想起身反抗。可中年秃顶男人并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如同蛤诣蟆一般,扑到了毕有晟的身上,拳头也如雨点般落下,᾽砸的毕有晟的身上和头上。

      就在中年秃顶男人以为自己得手的时候,毕有晟以非常人般的身体柔软度,䥼和非人一般的巨力,一下将自己身上的中年秃顶男人,从ⴒ身上掀翻,并将其锁在쿼了自己身下。

      “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皮肤的色,是怎么弄变色的?”

      中掼年秃顶男人没有回答他,因为他的胸口上出现了一个洞。是枪击愌,毕有晟被吓了一跳,好在他的反应速度很快,在中年秃顶男人被枪杀的前几秒钟,他躲开了。

      “毕有晟在这里,快抓住他。”

      又是这个声音,自从那个电喇叭被一个倒霉蛋偷走之后,毕有晟的身边每次都会出现这句话,来自同一个人,同样的语气,同样的喊话,并明目张胆的把人叫过来叫,追杀和抓捕他,最重要的是,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给自己打电话并送给自己快递的那个男人。

      电击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毕有晟的手边。毕有哷晟连忙将电击枪收起,然后坐好,看起热闹来。

      来的是一大群钠人,可走着走着,有一部分人就没了,剩下的相互之间有说有笑的继续向着毕有晟继续走来。

      消失的人,无一不是如刚刚那个通缉犯一样的存在,一个个为了成为‘地下世界第一人’这样的虚名,吸引到了这里。

      ị剩下的那些人,就是分别属于追击者和教导组的人了。这近十年的期间里,䕭他们也逐步的减少了很多,大多数人除了被淘汰掉的以外,都是因为其他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得不暂时离开。其中就包括,毕有晟最惦记和最熟悉的一个人,一个漂亮的女人。

      女人叫祁红,很美,曾经见过她的那些人都这样说,她是属于那种,能在一颦一笑间,将不同类型的美丽集合于一身的美人。毕有晟的一位做事非常严谨认真,学识渊博,特有风骨,三观超正的老师,在不经意间曾说过,若不㊲知其本㟗性,说其能祸国殃民也不足以为怪。

      “熟归熟,这次不许打头。想抓我可以,学什么都行,但要先让我吃饱。”

      电击枪被圚丢到慢慢䲕向他走来的那群人前面,毕有晟十分熟练的抱头蹲下㶿。一副我认命了,你们随意的样子。那群人中,跟毕有晟最熟悉的几个,看到这副样子,一下就被逗笑了。

      让毕有晟没有料到的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先是将电击枪收起来ս,然后来到毕有晟面前,将自己脸上的口罩取下,轻轻的一笑之后,拍了拍毕有晟的肩膀,就转身离开䦨了。 뼅

      余下的人,也依次如此,把自己的长相露出来,让毕有晟看见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一笑而过。

      ⮞ 唯一与之不同的是最后一个人,他是教导组的人,一ᗘ个有着邻国人民长相,却说着区域性很强的山海国普通话。当他与毕有晟第一次见面的时꺸候,毕有晟一度认为他不是山海国人,后来经过他无数次的解释后,毕有晟才相黰信,他是地地道道的山海国人。

      他的实力也很强,尤其是近身ḕ搏斗,毕有晟唯一打赢他的那次,还是因为毕有晟他自己不想再祁ꖼ红暂时离开他說之前,继续给祁红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他几乎用尽了所有的手段,甚至不惜用搏命的招式,才打赢的。

      “下次再打一次的话,你一定赢不了我了,哪怕是你继续搏命。你的格斗师傅也走了,但他走ݡ前,把他会的全部东西都无私的教给了我。放心,都还会见面的,只要我们还活着。好了,时间到了,结束鶵了,祝好运。”

      其他人都离开困了,包括那个胸口上出现一个洞的中年秃顶男人,听说还活着,但估计也活不ᨎ多久了。

      毕有晟将被掀翻的桌子重新放好,又把凳子放正,接着又开启了一瓶白酒和几瓶啤酒,最后,又点了一根寂寞。他明白,十二点过去了,十年也过去了。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

      “哟,认识一下,我叫无妄。”

      “嗨,我是老板的头号马仔金恒。”

      送给毕有晟快递的宯男人出现了,正是无妄。无妄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帅气的,并自称是马仔的年轻人,只不过打扮怪异了一些,尤其是他身上穿的那个玩意,挺土的。

      无妄似乎是被这里的味道熏到了。其结果就是,就那么㏧一瞬间,无妄,毕有晟,还有那个马仔,以及那几瓶酒,出现在了一张大的夸张,并摆满各种美食的餐桌旁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