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弄得我好爽

      祝觉检举揭发之后,随后何总队快速ﹼ改变了行动计划,兵分两队。

      一队蝮前往青龙湾宆码头,一队前往中环广场騁。

      祝觉全程安静站在何总队身后,见到对方改变部署,轻轻一笑。

      他知道,何总队很快就会查到段一凡身上。

      只要查,段一凡必然暴露无遗。

      其实直接找上何总队检举㉞揭发,并不是个好主束意。

      毕竟警方办案讲究证据,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ᔦ他说什么都是空口无凭。

      祝觉这样做,也是临时起意,能直接斩揪ﶆ出段一凡更好,揪不出来,那就嶵在想别的办倚法。撶

      大不了直接摊牌,一泰拉石巨剑怼死段一凡,任务条件可没说一定要生擒活捉。

      봟 而且햩,段一凡对于他来说,就是摆在明面上送分的。

      真正有难度的,是怎么把选择了社团阵营的轮回者干掉。

      社团阵营,可不仅有社团成员,还有隐藏在警队的卧底。

      ……

      一个小时后。

      䗌 部署完毕的警员们,又返回到会议室。

      何总队没有立即宣布行动开始,众人不知道他在等쟙什么。

      很快,一氙名警员匆匆进门,交给了何总队一份资料。

      看了一会儿,何总队目光下意识与祝觉对视一眼。퍗

      接着,何总队放下资料,站在众人面前宣布计划开始:

      “今晚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彻底打掉福和集团。”

      “现在,我宣布,任务开始……”

      何总队目光在人群中扫猈过的同时,也无意的在祝觉和段一凡身上停留了一眼。

      “接下来我说一下各组分工。”

      룜十几位警员精神一震。

      “一组留在总部,负责监控监视、联络通讯以ᆆ及远釐程操控。”

      “二组提前埋伏在ᒑ交易地点,势必要将人货一起当场抓捕!”

      祝觉是玛三组,除此之外还有个四组,这两组何总队没提。 ซ

      没提,两组也没问,反黑组的口号是绝对服빀从。

      何总队说着打开屏幕,઒屏幕上出现几个人照錤片,是앉福和集团的几位主干成员,外加一位宋先㾬生。

      “뇜今晚的主角,福和龙头陈又喜、东利掌门宋先生…以及所有掼交易人员,为了打掉福和,我们用了几年时间准备!!”

      何总队扫了一眼人群:“有没有问题??”

      “没有!!”

      뭖“沲行动!”

      “收到,si蓀r。”

      一组二组瞬间开始忙碌。

      三组四组的人暂时没有任务,全员身躯挺直的坐在会议桌前。

      十几位轮回者各有心思,不明鼙白何总队这是什么意思。

      붴 这时鶺,祝觉却是注意到,尠何总队跟随段一凡出了会议室。

      他轻轻起身,悄悄跟了出去。

      段一凡离开会议室,以上洗手间为由摆脱组员们视ί线。

      来到㦓洗手间,段璮一凡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

      蓿 眼神纠结一阵,最终还是选择发送短信従。

      믅 发샂送完毕,顺手将记录删除。

      昇“喂喂喂,老婆,手机马上俠自动关机…什么事啊…非要现在说ܡ。”

      “那你等等,我去找找同事手机打给你。”

      〷何总队突然走进洗䓘手间。

      看见段一凡,神色뚶自然道:“一凡,好巧啊,还没走。”

      段一凡笑道:“出任务前清理干净,您教的嘛。”

      何总队想起了什么,哈哈大笑道:“当年你第一⡌次执行任务,我让你清理干净,是怕你吓尿裤子큀,毕竟,出任务死人也是很正常的嘛。”㘰

      说煦着,何总队有些感慨,他对段一凡给予厚望,也因此哪怕是查到了段一凡的通讯记录蓰,还是想亲自证实一下。

      毕竟,如果有问题的是祝觉,也不排除通讯记录造假的可能㚟。

      虽然,这种几ↆ率很小。

      又或者珴说,他对段一凡的信任要远远大于뚬祝觉。

      想着,ꥌ何总队忽然叹息掉道:“对了一凡,我老婆说有事情要和我讲,我手机没电了,㰵能不能借你电话用用。”

      尽管何总队刚刚的通话,段一凡也听见了,但眼中还是闪过一丝㪱异色。

      这一丝异常色彩,自然瞒不过在反黑组呆了半辈子的何总队。

      럨何总队基本已经确定,这位自己最信任的年轻下属是真的有问题。

      “不方便就算了,年攬轻人嘛,总有点小秘密。” ➕

      很好的掩饰住眼底那抹复䇩杂,何总队和善笑着。

      “没关系。”

      微微一愣的段一凡笑了笑,将电话递到何总队面前。 ⟠

      何总队接过电话,很᭷自然的໏打开通讯쥢录,果然一眼就看见찼了一个备注为S的通讯人。

      一切不用多说,㒥何总队已然心中有数。

      ொ但他没打算现在摊牌,段一凡的二组是去青龙湾码头抓人。

      而真正的交易地点是在中环广场,他怕抓了段一凡,会引起陈又喜注意。

      헻 段一凡只是个棋子,陈又喜才是幕后首脑,抓陈又喜才是重中之重,那뻌是他们盯了很多年的目标。恎

      何总队淡定的拨通了老婆电话,

      “老婆…长话短说,越短越好,同事着急出任务…”

      胅 ䷤“哦……啊…嗯……就这朓事䲢啊,我当什么事呢,都听你的,好了拜拜…”

      挂断通话,何总队递回电话。

      “多谢。”

      틷 “客气了何总队。”

      何总队点檄了点头,关切道:“出任务小心点,福和的人䍍都是不要命的疯子,他们手里デ可能有枪械。”

      輻 戅 “放心,没问题的。” 

      两人相视一牴笑。

      何总队心ᩓ中惋惜,没想到自己看重异的年轻后辈,竟然是个社团金。

      “两位砲警官,撒尿啊。”

      突然,门后的祝觉走出。

      “鲁前辈。”

      “你来了小鲁。”

      段一凡面无表情。

      何总队看祝觉的眼神,则是温和了ཬ许多。

      溶 这⻋个尿撒的气氛有点诡异,何总队和段一凡全程看他,祝觉不自然的抖了抖大头脆。

      结束后,三人一起出了洗手间。

      段一凡道别两人,直接归队。

      “鲁飞,你带三队去칻青龙湾码头▌。”

      去码头,当然是为了监视段一凡。

      何总队之前㏊让祝觉全程跟随,此时下发任务,显然틐是已经뢘相信了他。

      “收到。” 銋

      祝觉面色一正,㋮忽然又道;“不过何か队,在出发之前,我想先整理一下队伍。”

      何总队不解道:“什么意思?”䩾

      ∙“三队,有社团派来的内ూ鬼。”

      “怎么揪出来。”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