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佣兵团

      “赤血圣灵果?”

      张小凡愣了一下,伸手接过那个玉瓶,玉瓶通体碧绿,入手微凉,他好奇的上下打量了一眼,又摇晃苦了两下,忍不腠住疑惑道:“赤血圣灵果是什么?”

      碧瑶笑颜如花的俏脸上,笑意顿时转淡,然后渐渐消失。她那琥珀般清澈纯净的美眸中,挂μ着淡淡的忧郁,眼波流转间,柔情似水,带着淡淡的涟漪。

      “赤血圣灵果是补精血、养本元的圣药,是早已绝迹了一千多年的一种灵果。”

      张小凡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已然明白了她的心意,他自然也感受得到碧瑶此时情绪中的悲伤忧郁,忍不住疑惑道:“瑶儿?你怎么了?”

      “我没事,”碧瑶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抬眼望着情郎손,嗔道:“老公,父亲博览群书,见识天下少有人能及。 ᔣ

      听他说,当初黑心老人还未婙炼化噬血珠时,曾经被噬血珠吸去了半身精气血元,后来就是用这赤돿血圣灵果,搭配培髓根和雪莲玉肌ꆋ露治疗的,据说效果极好,不仅血肉皮肤恢复如初,甚至冰肌玉骨,犹如婴儿一般。”

      㫀 张小凡闻言大娅喜过望,也不管自己浑身的雨水,起身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然后低头就要亲去,碧瑶见他兴奋的模样,脸上同样满是欢喜,见他亲了过来,本能的后仰想要躲过。

      张小凡却心中激动,穁热情异常,用左手环住她的Ľ纤细腰肢嚠,右手伸过她的脑后,抚摸着她的长发,追着那张躲避的樱桃粉唇索吻。

      碧瑶娇笑着ᅘ不停扭头躲避,蓊故意不让他亲到,绝美的俏脸上笑颜如花,冰雪般的小鑢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尽显少女俏皮娇羞。

      “唔......”

      良久,唇分,张小凡忍不住舔了舔嘴唇,露出回味的神色,香香的,凉凉的,还甜甜的......

      碧瑶没好气롂的嗔了他一眼,羞道:“流氓,坏蛋,你居然就拿这个␞回ﯽ报我?”

      “咳咳,”张小凡干咳一声,恬不知耻的嘿嘿笑道:“那你还想要什么?” 悤

      随后他面上露出夸张的惊色,震惊的看着她道:“难不成你蒩在觊觎我的美色?췧想要以兆身相许?”

      “我告诉你啊,以身相许是不可能的,这里没床。”

      吟 “呸!”碧瑶呸了一声,随即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笑了一会儿,她才温柔的看着抱着自己的少年。

      然后她伸出纤纤玉手,学着张小凡之前的样子,抬起他的下巴,调戏道:“坏蛋,本䛉小姐就是觊觎你的美㝆色,乖乖跟我走吧,随我去鬼王宗,本小姐一定好好宠幸你。”

      张小凡翻了翻白眼,感觉到左手中玉瓶凉凉的触感,疑惑道:“瑶儿,既然这赤血圣灵果都已经绝迹千年了,你是怎么得到这种绝世奇珍的?”

      张小凡浑身早已经湿透,但他心中欢喜,并没有意识到被他抱着㐌的碧瑶,水绿衣衫上也被他沾的湿了。

      冰凉的感觉传来,碧瑶忍不住簹在情郎怀中缩了一下,眼波流转,闪烁着淡淡的回忆光芒,嘴角挂着温柔笑意,柔声道:“你不知道吧,娘亲生前有两大爱好,一是赏花成痴;二是喜欢收藏这些富有天地灵气的奇珍异果。

      헵 尙据说当初赤血圣聪灵果现世的时候,总共有三颗,一颗被一位神秘人得到,不知所踪;还有一颗被当时的黑心老人得了去。而这便是最后一颗,퓅娘亲一直用不到,就用这碧玉瓶好핸生保存起来了。”

      “哦哦,”张小凡再次拿到눵眼前看了一下,好奇道:“可是,不是果子吗?这里面明明是液体啊?”

      碧瑶愣了一下,随后睁大眼眸,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惊道:“你是不是傻澟,因为这是赤血圣灵果的果液啊!”

      “嘻嘻,傻낯小子,不然怎么保存?”

      “好吧。”张小凡无奈的摊﷩了摊手,低头再次亲了下那娇嫩诱人的薄薄粉唇,正色道:“瑶儿,谢卫谢你,有你真好。”

      碧瑶有⑪些恨恨的掐髊了他一下,佯怒轻嗔道:“当日的经过我听说了,就知道你㿔一定会自驶责愧疚的。”话说完再次埋首在心上人怀中,喃喃道:“你开心就好。”

      大雨依旧疯狂꧍砸下,冰冷的揮疾风依然呼啸肆虐,㍯吹的小伞不停摇晃,也吹的落雨倾斜,打在两人的衣衫上。

      伞下,少年少女馶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呢浃喃低语,情意绵绵。

      不知过了多久,张小凡抚摸着碧瑶那冰䒈凉的脸蛋,心疼道:“瑶儿,这里太冷了,你受伤痊愈没多久,快回去吧。”

      “嗯,”碧瑶抬起眼眸,尽管浑身冰凉入귯骨,但情郎的⮀紧㔾紧拥멦抱和温柔抚摸,却让她倍觉温暖,水嫩的俏脸上笑意浅浅,娇声道:“老公,这赤血圣灵果我一直随身携带着,你先收下,等我这次回去后,再看看娘亲有没有留下培髓根和雪莲玉肌露。”

      “这些都是举世难得的奇珍异宝,你就这么给我了,鬼王知道吗?”

      碧瑶轻笑一声,先是摇了摇头,然后扬起小脑袋,傲娇道:꩝“这是娘亲留给我的。”

      张小凡微微一笑,伸手捏了捏她那挺俏的鼻尖,调笑道ꃜ:“原来我是找了个小富婆当媳妇儿。”

      “嘿嘿.......”碧瑶有些Ӂ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转而皱起婉约柳眉,小嘴撅起老高,嗔道:“偏你还贪心不足,处处留情,还不老实交代懥,你,你是什么时候和她做出那等事的?”

      “她?”张ሐ小凡面色一红,随即疑惑道:“什么事?”

      碧瑶眼波流转,幽怨堪怜,低声道:“不然呢,她怎么会怀有身孕?”

      张小凡呆了一下,抱着碧瑶的手不由得據紧了紧,这才知道,原来她早就来了,看到了,也听到了.........

      “真的?”

      “嗯。”

      ࣡ 张小凡老实交代了事情的经过后,碧瑶埋首在他怀中沉默片刻,两行清泪悄然落下。

      “对不起,瑶儿。”

      碧瑶抬起眼眸,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才叹了口气,酸溜溜得道:“哼,那样一个美人儿,又便宜你了ʞ!”

      张小凡沉默不语,腞准备这迎接她的暴风雨,却见碧瑶只是眼眸幽幽的望着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瑶儿?”

      “怎么了?”

      ䷃“你,没,没事。”

      碧瑶见他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撅着嘴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再次埋首在他的怀中。一直以来,他的温柔都对她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让她很贪恋。

      良久,碧瑶才幽幽道:“你一定很奇怪我怎么就这么放过了你吧?”

      狂风还在呼啸,大雨似乎缓了些,偌大的风声吹过갅,传来碧瑶淡淡的声⡯音,凄婉?幽怨?还是无奈?或许连她也不知道。

      她的脑海里,只有眼前这个少年,瓕一次又一次的쳩不顾生死,拼命去救自己的画面,↊只有他的温柔,只有他的爱意,只有他的舍生忘死,只有他。ၞ

      “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只是,”碧瑶幽幽鄲地诉说着,话说到一半,心中酸楚却是再也忍受不住,她鴀的眼圈忽然泛红,哽咽道:“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早就知道褰?”张小凡紧紧地抱着怀中少女,静静的听着她的幽怨。 ⲥ

      碧瑶答非所问,目光幽然,꿽轻声问렲道:“老公,你还记得吗?”

      “滴血洞里,你你告诉我了‘老公’两个字的含义,巶还问我弧愿意嫁给你吗?我说‘那她呢’的时候。”

      张跮小凡愣了一下,微微点头,轻声道:“记得,当时你沉b默着没回答。后来⹽问我走哪边,我说走右边吧。”

      圯 “然后,你就骂我,是呆子,ꖱ大傻瓜。” ᒒ

      碧瑶白了他一眼,见콘他还是没有明白뛷自己的意思,嗔道:“你本来就是傻瓜,笨蛋ત,呆子쓀,大大的傻Ὴ瓜。”

      “当时,我就回答你了啊!”

      묰 张小凡有些懵逼,惊讶道:“回答我了?我怎么試没听到?”

      碧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学着当时的样子,道:“老公쓥,前边两个岔道,咱们走哪꘣边?”

      “我回答你的,不是问你走哪边,是‘老公’两个字啊,大笨蛋!”

      张ⷅ小凡惊愕当场,脑海中仔细的回想着当时画面,片刻之后,他脑中灵光一闪,顿时恍然。

      原来当时他已经跟碧瑶说了“老公便是丈夫、夫君的意思”,又问她是否愿意嫁给自己,碧瑶不着痕迹的回了他蛣一句“老公,前边两个勗岔道,咱们走哪边?”。

      当时他的注意力放在后面的问题上,现在才陡然明白过来,碧瑶既然知道了“老公”两个字的含义,还依然如此称呼他ၹ,意思不言而喻。

      甚至当时张小凡曾当着她的面说过,陆雪琪是自己的恋人,这也就还意味着......

      想到这里,张蚎小凡心中狂跳了一下,有些震惊的望着怀中的绝美少女,眼中神色复杂。

      ⿰ 一边惊叹于女孩的心思实在诡异难猜;瞠一边又为她愿意嫁给自己,甚至愿意接受陆雪琪而墔狂喜不已;一边又满是感动,为她的深情痴情感动,为Ȣ她的善解人意感动,也为她的无怨无悔感动。

      若非情到深处,身份高贵、天资绝色又高傲的她,又怎会甘做娥皇女英委屈自己?

      (详情慽请回看126章^_^)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