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视频改名蝴蝶

      秦放近心情不是很好, 理由是韩臻这个家伙每天在他面前说他闺女有多爱,以至于秦放看到韩臻就烦。为什么?他都还没洞房,这家伙就已经有孩子了, 有孩子也就算了, 还整天到他面前炫耀,他能不气人吗?

      今天, 一到值时间,秦放就自顾的走了,而且走的很快,他到了马棚,马上就上马,昆狮跟在后面,紧跟着也上马了。

      昆狮还不解, 大人今天这是赶时间?

      “驾……”秦放大喝一,乌帅仿佛感觉到了主人的急切,从马棚里奔腾而去。

      边关灰尘多,乌帅又跑的快,扬起一阵阵的尘沙。

      韩臻是紧跟着来的, 结果只看到乌帅的尾巴在尘沙中摆。韩臻就不明白了, 每天一起走不好吗?秦放今天怎么就自己走了?韩臻拍拍乌将的背:“加油, 追上去。”

      昆狮在秦放的身后道:“大人,韩百夫追上来了。”

      秦放一,连往后看都省了,他对乌帅道:“乖乌帅, 跑快点,把后面的那个傻子甩了。”

      乌帅又加快了速度,一会儿就和后面的韩臻拉开了距离。

      韩臻一看秦放又远了, 忍不住大喊:“秦放你等等……秦放……”

      奈何,秦放不见,就算到了,他也会假装不见。

      没过一会儿,到了家属房门,如果是以前,秦放会放慢速度,但是今天没有,他让乌帅直接跑到家门。

      千夫宅子这边人少,街道大,也不会有孩子在街道上玩,所以秦放也放心。不像百夫宅子那边,因为院子小,所以小孩喜欢在院子外面的街道上玩。

      秦放到了家,松了气。

      “大人回来了。”洪叔在门,看见秦放回来了,赶忙过去牵马。

      秦放把马缰给他:“来了,今天家里有事情发生?”

      洪叔道:“今天太太去乡了,带了花菜、玉米和西瓜回来,那个叫西瓜的大果子非常的好吃,很甜,里面还红红的。”

      秦放一,忍不住挑眉,他回想起杨海燕上一次去乡时的场景,那会儿被蛇咬了,她吓的眼睛都红了,这次还敢去乡?看子这次成熟的蔬菜和果子对她的吸引力很大,不然也不会冒着被蛇咬的危险去乡。

      秦放进了正院,守门的余婶看见了,朝着里面大喊:“大人回来了。”

      秦放心想,如果她媳『妇』在里面做坏事,余婶这一喊,算是提醒了。杨海燕到秦放回来了,就让莲嬷嬷去通知范婶上菜了。她出了屋子,看见秦放额间还有汗水,便拿出帕子帮他。带着女人香的帕子,从他的鼻尖飘过,他吸了吸那味儿,再垂眸看着杨海燕,想到韩臻这家伙那得意的儿,他有些意。

      尤其是他媳『妇』这好看,白嫩带粉的脸,长长的睫『毛』,水灵灵的眼睛,还有两只手都能握住的腰身。他觉得嘴巴有些干了,但更快的是作,他直接双手扣住她的腰,光天化之,大有当流氓的意思。

      杨海燕不知他所想,替他擦了汗水便问:“今怎么来的这么快?往大概还再等上一炷香的时间。”

      秦放抿着嘴看着她,没有说话。因为今避开了韩臻,拼速回来的,往都是被他拖慢的。

      杨海燕见他不说话,带着火苗子的双眼一直看着自己,还以为自己有哪里不妥的,她低头,仔细检查了自己一番,发现没有哪里不妥,便不解的问:“怎么了这是?”今天别怪。

      秦放看着她,扣着她腰身的双手越来越紧了,后说出一句话:“还有五个月。”

      杨海燕疑『惑』:“五个月什么?”

      秦放看她似乎把十八岁之约忘记了,忍不住有些委屈。他沉提醒:“再过五个月就过年了。”

      杨海燕:“……”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这八月份呢,谁会在八月份的时候想着过年的事情?就是想准备过年的新衣服,也一般是在十一月、十二月的时候嘛。所以杨海燕怀疑,秦放这是吃错『药』了。她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后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也没有发烧啊。“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怎的无缘无故提过年的事情?”

      秦放一她的话,就知道她忘记了,怜他生生记了两年,太不公平了。所以他是不会允许她忘记的:“没有受刺激,再过五个月,你就十八岁了。”

      杨海燕一,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古代,二十一岁的处男伤不起?但见秦放紧紧看着自己,像是她敢反驳,他大有以死明志的意思。杨海燕叹气:“记着呢。”

      秦放她说记得,就放心了。

      只是杨海燕不解他无缘无故提起这个,故而问:“你怎的突然说这个了?有原委?”

      秦放又抿紧了嘴巴不说话了。

      杨海燕见状,也就不问了:“你先去厅里,去给你做果汁喝。”

      秦放见她不问了,又有点心急,她如果多问几句,自己也就说了,但是现在她不问了,他也不好意思主说了。便拉着她:“跟你一起去。”

      杨海燕:“随你。”

      两人一同去了厨房。

      范婶见到他,忙行了个礼:“大人、太太,你怎么过来了?”

      杨海燕道:“来做果汁,把沉在水里的西瓜拿出来。”一边说着,她一边还洗了个手。

      范婶把西瓜搬到长桌上,杨海燕把西瓜擦干净,然后开始做果汁。西瓜汁做法很简单的,把西瓜去皮切块,然后放到大碗里,再用大勺子把果汁压出来,过滤到干净的大汤碗里,一个西瓜,过滤出来的西瓜汁也不多,不过也够他一人一碗了。

      杨海燕做好西瓜汁,便对秦放道:“走,去吃晚饭吧。”

      秦放端起西瓜汁:“够一个人喝。”

      杨海燕了,真是哭笑不得:“饭后还能再吃西瓜。”

      范婶趁机问:“太太,这剩的西瓜果实倒了吗?”

      杨海燕道:“如果大家不嫌弃,你分了吃吧。”

      范婶:“哎,不嫌弃不嫌弃。”怎么会嫌弃呢?那么好吃的西瓜,就算西瓜汁被挤出来了,但还是甜的,有水分的。

      来到餐厅,秦思芽和秦守成已经坐好了,他等了好一会了。见秦放和杨海燕来了,秦思芽道:“大嫂,你去哪里了,怎么来啊?”

      杨海燕道:“你大哥今儿累了一天了,去给他做了果汁。”

      秦放接了一句:“是意给做的。”意思是,你都别喝。

      秦思芽和秦守成自然看得出那大碗里的西瓜汁,不过他午已经吃过西瓜了,所以即便嘴巴还馋,也不会。

      杨海燕很是无奈:“咱饭后再吃西瓜。”谁还能跟二十一岁的大男孩计较。

      秦思芽高兴道:“太好了,饭后吃西瓜。”

      于是一顿晚饭来,秦放一个人把西瓜汁都喝了,他还喝的津津有味的。

      饭后,杨海燕给大家又切了一个西瓜,她只吃了一块,余都被秦家三兄妹解决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杨海燕有点累,所以洗了澡上床就『迷』『迷』糊糊的想睡了。但是她想睡,有人不想睡。秦放用手指捏捏她的脸,不停的干扰她。杨海燕抓住他的手:“你想干嘛?”

      秦放在洗澡的时候就已经把想说的话在心里过了一边,所以这会儿杨海燕一开,他就能坦白的说了出来,不过嘴巴里都是抱怨的话:“近韩臻非常的烦人。”

      杨海燕原本是困的,到秦放竟然说起韩臻了,她大感意外的睁开了眼:“韩臻怎么你了?”按照她对秦放的了解,这不像秦放会说的话啊。

      秦放哼了:“他近每天吵着说他闺女,很烦。”

      杨海燕:“……”

      秦放也不用她开,又道:“你说小孩子真的那么麻烦吗?”

      杨海燕:“……”

      秦放继续:“你说以后的孩子也会这麻烦吗?”

      杨海燕:“……你想说什么?”

      秦放沉默了一会儿:“想个孩子。”

      这话把杨海燕的瞌睡虫都吓跑了,她想说孩子得缓缓,到秦放又开了:“知道还等五个月。”

      杨海燕真是又被他说的哭笑不得了:“孩子十月怀胎,五个月哪里够?”

      秦放道:“不算她出来的子。”忍不住又加了一句,“的闺女肯定比韩臻家的闺女好看。”

      杨海燕反问:“那生不出闺女怎么办?”

      秦放大气道:“没事。等孩子长大些,以再生。”

      杨海燕没脾气了,直接闭上眼睛睡觉了。

      秦放有了生孩子的心思,就开始行了。这不,第二天一值,没有马上回家,他去找王大夫了。王大夫的医馆晚上关门的晚,秦放又是值了就去的,所以王大夫还在医馆里。王大夫看见秦放来了,倒是很欢迎:“秦大人怎么有空过来了?”

      秦放看见『药』童在,他对王大夫道:“有点私密的事情想请教您。”

      王大夫一,觉得这事情有点严,便谨慎道:“请秦大人随进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